主页     前言    后记   附录    编辑者简介

 

2

*新乡作

明·皇甫涍


寻役祇简书,夙驾命征仆。
凝澌渐涉轨,长风吹改服。
临河畅悲襟,登原散忧瞩。
落蘂纷卫情,游云荡目。
停幰滋所怀,思音尔金玉。
哀响乱衾帷,寒膏照弦曲。
偃蹇东方明,不计肠断续。
 

《皇甫少玄集》卷十七

【题解】

      本诗重在写世事奔波的艰难。前两句写为了国事而宦途奔波,起早贪黑,不计辛苦。“凝澌”两句路上奔波的时间之长,碾着残冰而行,长风一起,换了服装,依旧奔波不息。“临河”四句写抵达新乡的途中的所见所感。临近黄河,悲情顿消;登上高原,忧虑尽除;落蕊纷纷,卫水情波;游云荡目,淇水扬澜。停车驻足,不由地怀想起历史上卫地的金玉之音。而现实却是寒夜孤灯,弦声哀哀,让征人心乱不已。在如此困顿之中,终于捱到了东方明亮,暂且没有了那令人断肠的哀音,又一天的令人心碎的征程开始了。
【注释】

      寻役:经常奔波在外。寻,副词,经常、时常。

      祇:同

      简书:用于告诫、策命、盟誓、征召等事的文书。亦指一般文牍。《诗·小雅·出车》:岂不怀归,畏此简书。
      夙驾:古语有星陈夙驾。陈,列;夙,早。星夜驾车行驶。《三国志·魏志·陈思王植传》:“肃承明诏,应会皇都,星陈夙驾,秣马脂车。”

      落蘂”句:落花纷纷令人泛起对这里古代卫国地域史事的诸多情思和回忆。落蘂,落花。蘂,ruǐ,“蕊”,此代花。
      凝澌:结冰。明·刘基《郁离子·灵丘丈人》:“夏不烈日,冬不凝澌,飘风吹而不摇,淋雨沃而不渍。”

      轨:车轮的痕迹,车辙。

      游云”句:淇河上空浮动的云彩使人眼花缭乱。荡淇目,荡目于淇。荡目,犹眩目,眼花缭乱。
      幰:xiǎn,车上的帷幔。此指幰车。
      膏:特指油灯。韩愈《答李翊书》:“养其根而竢其实,加其膏而希其光。”古语有“膏明”(灯火照明)、“膏映”(谓灯光照射)、“膏晷”(灯光与日影)。
      偃蹇:困顿艰难。

【作者简介】

      皇甫涍(1497—1546),字子安,号少玄,长洲(今苏州)人。苏州府诸生。嘉靖十一年(1532)进士。授工部主事,改礼部主事。历任仪制员外郎、主客郎中、右春坊司直兼翰林院检讨。谪广平通判,以后又任南京刑部主事、员外郎,迁浙江按察佥事。好学不倦,工于诗,有才名。与兄皇甫冲及弟皇甫汸、皇甫濂,皆有才名,时称皇甫四杰。其后同里人张凤翼、燕翼、献翼并负才名,吴人因有“前有四杰,后有三张”之语。《明史》有其传。著有《春秋书法纪原》、《续高士传》、《皇甫少玄集》、《皇甫少玄外集》等。 

上一首<---本首--->下一首

 

返回主页     留言评论


 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621230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 老农 
技术支持:
淇县之窗    豫ICP备09020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