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前言    后记   附录    编辑者简介

 

2

*大风至卫辉

清·汪仲洋


万里风扬尘,黄云昏一片。
隔手视御人,闻声不相见。
捲地忽倒吹,散为羊角旋。
白日筛其上,影黑如龙战。
小憩沽村醪,藉慰行人倦。
彼此更相笑,须眉倏怪变。
绿竹何猗猗,淇水净于练。
再濯临清流,还我本来面。

 

《心知堂诗稿》卷六《出栈集》下

【题解】

      本诗写于嘉庆九年(1804)十二月。作者由陕西到京都,路过卫辉。“万里”八句描写大风的形态和气势。卫辉地处太行东南麓,属于风口,冬季风大。“小憩”四句写途中休息。最后四句在前边描写的基础上进行升华。作者借助古卫地“绿竹猗猗”的典故,有意突出淇水的“净”,以此来“临清流”,最终“还我本来面”。未句平中出奇,含蓄蕴藉,味道深沉,颇有寄寓,隐隐表达对清白人生的追求。
【注释】
      黄云:黄尘,沙尘。孟郊《感怀》:“登高望寒原,黄云郁峥嵘。”
      隔手:形容相距很近。杜甫《湖城遇孟云卿复归刘颢宅宿宴饮散因为醉歌》:“疾风吹尘暗河县,行子隔手不相见。”

      御人:驾驭车马的人。
      羊角:旋风。《庄子·逍遥游》:摶扶摇羊角而上者九万里。成玄英疏:“旋风曲戾,犹如羊角。”
      筛:摇动,抖动。清·江昉《疏影》:“摇漾无声,一任风筛,依约翠侵帘隙。”
      龙战:本谓阴阳二气交战。《易·坤》:“上六,龙战于野,其血玄黄。”后遂以喻群雄争夺天下。

      何:多么。

      “绿竹”二句:绿竹多么美,淇水比白绢还洁净。猗猗,yīyī,美盛貌。《诗·卫风·淇奥》:“瞻彼淇奥,绿竹猗猗。” 练,白绢。此句说明当时淇园竹并未灭绝,淇水仍然纯净无比。   

      再濯:再洗,反复洗。濯,zhuó,洗。

【作者简介】

      汪仲洋,字少海,成都人。嘉庆六年辛酉(1801)举人,道光元年(1820)任钱塘知县。有《心知堂诗稿》。光绪《海盐县志》卷14《名宦录》有记载:下车兴文教,戢豪暴,创设巡船,增修水栅,匪类闻风不敢入境。日理积案,剖决无滞,观者称神明焉。时议修筑海塘,仲洋悉心经画,不辞劳瘁,在任四年,筑塘八十余丈。视旧塘尤坚固,历久屹若金城,人称为“汪公塘”。刻有《塘工成案》,筑法甚详。工于咏,公余赋诗纪事,和者甚众,有《海壖唱和诗》六卷。

上一首<---本首--->下一首

 

返回主页     留言评论


 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621230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 老农 
技术支持:
淇县之窗    豫ICP备09020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