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前言    后记   附录    编辑者简介

 

淇奥(图)

春秋·《诗经》

     瞻彼淇奥,绿竹猗猗。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瑟兮僩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瞻彼淇奥,绿竹青青。
     有匪君子,充耳琇莹,会弁如星。
     瑟兮僩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瞻彼淇奥,绿竹如箦。
     有匪君子,如金如锡,如圭如璧。
     宽兮绰兮,猗重较兮, 善戏谑兮,不为虐兮!

《诗经•国风•卫风》

【题解】
      卫武公(约公元前853年——前758年),卫康叔九世孙。姓姬,名和,卫都朝歌人。公元前812年,卫武公继位。他在执政期间,能修康叔之政,增修城垣,兴办牧业,政通人和,百姓和集。后来,太戎杀周幽王,卫武公率兵佐周抵戎,在战斗中立了大功,被周平王封为公。卫武公在位55年,能自责,百采众谏,常与下臣共勉。他95岁时,曾作《抑》诗以自儆。公元前758年,卫武公去世,被谥为“武”。卫人感其德,赋《淇澳》歌颂其高风大德,淇人在县城西北耿家湾淇园内修武公祠和有斐亭,以志不忘。
【注释】
      卫:西周时期周武王封置的姬姓诸侯国,位于今河南省淇县(朝歌)东、东北一带,包括今浚县、滑县、濮阳等市县,始建都于今浚县的卫贤。后武庚叛乱,周公以成王命以兴师平叛,杀武庚、管叔、放蔡叔,以三监之地封于康叔,成立卫国,并将原来的邶、鄘及殷余民都封给了康叔,建都于朝歌。从康叔建国至懿公败国,在朝歌历时383年。后又在漕邑、楚丘、帝丘、野王建都,公元前221年,秦兼并天下,嬴政立为始皇帝。公元前210,秦二世废掉卫君,卫国世系彻底断绝。
      瞻:zhān,此意远看。
      奥:yù,通澳、隩, 水岸弯曲处。一说为“奥水”。《尔雅》:“厓内为奥,外为隈(wēi,山或水弯曲的地方)。”刘氏彝曰:“奥谓水涯弯曲之地。”唐·徐坚《初学记》卷六·地部中:“重涯曰岸,岸上地曰浒,曲涯曰澳(一曰隈)。” 
      猗猗:yīyī,美盛貌。《集传》曰:“猗猗,始生柔弱而美盛也。”
      匪:通斐fēi,才华不凡。
      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加工骨叫切,加工象牙叫磋,加工玉叫琢,加工石叫磨。金庸先生在《神雕》中解释说“这是赞美一个男子像切磋过的象牙那么雅致,像琢磨过的美玉那么和润。” 
      瑟:sè,矜持庄严貌。
      僩:xiàn,心胸宽大貌。
      赫:光明。
      咺:xuān, 有威仪貌。
      谖:xuān,忘记。    
      充耳琇莹:耳坠上装饰着美丽晶莹的翠玉。《毛传》:“充耳谓之瑱。”琇,xiù, 美石,宝石。
      会弁如星:嵌饰在帽子缝上的美玉珍珠,闪闪烁烁,犹如繁星。会弁,kuàibiàn,一种束发的小型冠冤,上有缝,可饰以玉。会,kuài,缝隙。弁,biān,古时的一种官帽。赤黑色布做叫爵弁,是文冠;白鹿皮做的叫皮弁,是武冠。后泛指帽子。
      箦:zé,“积”的假借。郁然茂密貌。
      锡:《诗经通论》曰:“锡即银。古人银、锡不分,称银亦曰‘锡’。”
      圭、璧:玉器。比喻人治学有成就,象圭、壁那样已琢磨成器。《毛诗正义》:“金锡有其质,炼之故益精;圭壁有其实,琢磨乃成器。”圭,是一种长方形的玉版,上端象剑的尖端。古时,帝王、诸侯举行大典时,手中奉着圭。《周礼•春官•典瑞》:“王执镇圭,公执桓圭,候执信圭。”壁,平圆而中有圆孔的大玉器。      
      绰:chuò,旷达。 
      猗:yǐ,通倚。
      重较:chángjué,车箱上有两重横木的车子。
      谑:xuè,开玩笑。
      虐:nüè。指戏谑之甚。无礼貌。不为虐,是指那男子善于说笑而有节制,并无粗狂无礼的地方。或解释“虐”为秽亵。  
【译文】
      远远看那淇河湾,绿竹葱茏长得欢。美君子文采风流,像象牙细切细磋,像宝玉精雕精磨。看容仪庄严威武,看心地光明磊落。美君子文采风流,记心头永颂功德。
      远远看那淇河湾,绿竹青翠长得欢。美君子文采风流,耳瑱(tiàn玉质耳坠儿)美玉光闪闪 ,皮弁上珍珠星灿。看容仪庄严威武,看心地光明磊落。美君子文采风流,记心头永颂功德。
      远远看那淇河湾,绿竹密密长得欢。美君子文采风流,质精纯有如金银,论德才有如圭璧。胸襟广宽厚温柔,乘车辇(niǎn车)倜傥(tìtǎng洒脱,不拘束)风流,笑谈幽默又风趣,不会伤人多仁厚。
       http://61.144.205.241/blog/bulelin/archive/2007/08/29/89821.aspx
      
















        《淇奥》和《硕人》一描写男人,一描写女人。觉得《淇奥》里如竹般的男子,或者是自古以来对好男子的标准了。中庸之道影响了国人千百年,太锐利的男人,始终缺了些温情。“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学识、品质、气度,淡定从容儒雅,深藏如水是男子最吸引之处吧!貌美的男子不出奇,现在选秀也好,超男也罢,充斥眼帘的只是一张张年轻的脸,说到气度,说到举止处事,几乎全军覆没。要历练多少时日,这些花样男才会蜕变。
        青青君子,遇到了也不一定是件快乐的事,君子的心思广大而深重,或者,隔着幽篁,寄情于明月,默然相对,既如知己又无知己,两两相忘才是最为正道。

上一首<---本首--->下一首

 

返回主页     留言评论


 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621230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 老农 
技术支持:
淇县之窗    豫ICP备09020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