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前言    后记   附录    编辑者简介

 

新入姬人应令诗

南朝 陈·江总

 

洛浦流风漾淇水,秦楼初日度阳台。
玉轶轻轮五香散,金灯夜火百花开。
非是妖姬渡江日,定言神女隔河来。
来时向月别姮娥,别时清吹悲箫史。
数钱拾翠争佳丽,拂红点黛何相似。
本持细腰惑楚宫,暂回舞袖惊吴市。
新人羽帐挂流苏,故人网户织蜘蛛。
梅花柳色春难遍,情来春去在须臾。
不用庭中赋绿草,但愿思着弄明珠。

 

 《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陈诗卷八》

《续玉台新咏》题目作《新宠美人二首·其二》

【题解】
      皇太子新娶小妾,作者奉太子命为作诗。通篇为应景拍马 词语。多用诸如“洛浦流风”“淇水”“秦楼”“阳台”“妖姬”“姮娥”“箫史”“细腰惑楚宫”等与情爱有关的词语故事典故, 烘托出场景的奢华高雅,描写了姬人 的美貌多姿,太子的风流多情。“洛浦流风漾淇水”,这里的淇水是个爱情符号,从《诗经》以来,淇水就成为热恋中的男女欢会 和送别之所,其实南朝·陈的首都在建康(今南京)诗人及诗中所写情景均不在淇水卫地,这说明淇水在古代的的名气和中国文化中的影响和地位。
【注释】

      姬人:妾,旧时男人娶的小老婆。

      应令:魏晋以来应皇太子之命而和的诗文。 魏晋以来,人臣放文字间,有属和於天子,曰应詔;於太子,曰应令;於诸王,曰应教。
      洛浦流风:曹植《洛神赋》序云:“黄初三年,余朝京师,还济洛川。古人有言,斯水之神,名曰宓妃。感宋玉对楚王神女之事,遂作斯赋。”一般人认为,曹植此赋反映了他对甄氏的爱慕之情。据此,洛浦流风,指男女风流韵事。
      淇水:《诗经·氓》:“送子涉淇,至于顿丘。”《诗经·桑中》:“期我乎桑中,要我乎上宫,送我乎淇之上矣。”后遂以“桑中”、“上宫”、“淇水”、“淇上”指 热恋中的男女欢会和送别之所。
      秦楼:旧时指妓院为“秦楼楚馆”。李白《忆秦娥》:“箫声咽,秦娥梦断秦楼月。”

      初日:刚升起的太阳。
      阳台:战国楚宋玉《高唐赋》序:“昔者先王尝游高唐,怠而昼寝,梦见一妇人,曰:‘妾巫山之女也,为高唐之客,闻君游高唐,愿荐枕席。’王因幸之。去而辞曰:‘妾在巫山之阳,高丘之岨,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后遂以“阳台”指男女欢会之所。

      玉轶轻轮:玉做的车轻便的车。“轶”、“轮”都指车。

      五香:木名,即青木香。明·李时珍《本草纲目·草三·木香》﹝释名﹞引唐·王悬河《三洞珠囊》:“五香者,即青木香也。一株五根,一茎五枝,一枝五叶,叶间五节,故名五香,烧之能上彻九天也。”

      金灯:金属制成的灯。

      妖姬、神女:均为美女。此皆阿谀“新入姬人”的妖艳美丽似仙女。
      姮娥:广汉宫里的月仙,又名“恒娥、瑶娥、嫦娥、素娥、姮娥、月娥”,典出西汉刘安《淮南子》。
      箫史:《列仙传》载:“箫史善吹箫,作凤鸣。秦穆公以女弄玉妻之,为作凤台以居。一夕吹箫引凤,与弄玉共升天仙去。”后以“箫史”泛指如意郎君。

      拾翠:拾取翠鸟羽毛以为首饰。后多指妇女游春。语出三国·魏·曹植《洛神赋》:“或採明珠,或拾翠羽。” 
      "本持"二句:渲染姬人之美。细腰、舞袖,皆指美女。细腰,楚灵王爱细腰美女,《后汉书·马援传》有这样的记载:“吴王好剑客,百姓多创瘢。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 吴市,吴都之街市。即今江苏苏州市。

      “新人”、“故人”句:新娶来的姬人的新房流光溢彩,旧人(原来的妻妾)的住处因太子很少光顾而凄冷萧索以致结满蛛网。流苏,下垂的穗子,装饰在马车、帐幕等上面下垂的穗状物,用五彩羽毛或丝线制成。

      末四句:皇太子之情爱难以遍及新旧之人,就像对“绿草”和“明珠”的宠爱有区别一样。
【诗人简介】
      江总(519—594),字总持。济阳考城人(今河南兰考)。仕梁历丹阳佐史、尚书殿中郎、太子洗马、临安令、太子中舍人。侯景寇京师。往依广州。陈天嘉中为中书侍郎。太建中。迁司徒右长史。授太子中庶子、通直散骑常侍。转太子詹事(职掌皇后、太子家事的官职)。迁太常卿。后主即位。历祠部尚书、尚书仆射。授尚书令。不持政务。随宴后庭。陈亡入隋。有集30卷、后集2卷。
     

上一首<---本首--->下一首

 

返回主页     留言评论


 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621230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 老农 
技术支持:
淇县之窗    豫ICP备09020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