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前言    后记   附录    编辑者简介

 

古意

南朝 梁·沈约

挟瑟丛台下,徙倚爱容光。
伫立日已暮,戚戚苦人肠。
露葵已堪摘,淇水未沾裳。
锦衾无独暖,罗衣空自香。
明月虽外照,宁知心内伤。

《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梁诗卷六•古意诗》
《玉台新咏卷五•古意》

【题解】
     这是一首描写王宫妇女的愁苦哀怨的宫怨诗。通过追念古人美好的情爱故事来表情达意。古人称道沈约古诗“以命意为先,以炼气为主;辞随意运,态以气流,故华而不浮,隽而不靡”。该诗虽字面无一“情”字,但通过一幅幅古代爱情故事 画面的追忆,全诗缠绵凄婉,将宫女对纯真爱 情的向往渴望以及空虚孤独,自怜自伤的心情,表现得淋漓尽致。诗中的“丛台”曾是风流才子吟诗作赋,鼓琴奏瑟的地方;“淇水”已成为古诗文中谈情说爱的场所和代名词,或是情爱的符号。此诗并非写于丛台淇水,但从古以来,丛台淇水的确是爱情故事曾频频发生的地方。
【注释】

      古意:古代的风格趣味,古人的思想、意趣或风范。也指追念古代的人、物、事迹的情意。
      挟瑟:携带着瑟。挟,用胳膊夹住。瑟,古代拨弦乐器。古赵人善奏瑟。       
      丛台:位于今河北省邯郸市市区,亦称武灵丛台。丛台之名,源于当时有许多亭台建筑连接垒列而成,“连接非一,故名丛台。”为赵武灵王观看歌舞和军事操演而建。古人曾有“台上弦歌醉美人,台下扬鞭耀武士”的诗句。据传当时丛台上有天桥、雪洞、花苑、妆阁诸景,以规模宏大、结构奇特、装饰精雅而名扬列国。
   “徙倚”句:(因爱慕丛台下的风流倜傥的猛男武士们)俳徊流连不忍离开。徙倚,xǐyǐ,俳徊流连而不离开的样子。容光,仪容风采。
      “伫立”二句:久久站立,直到天黑,(猛男武士们的仪容风采)令人艳羡思慕,肝肠寸断。伫,zhù。伫立,久立而等待。戚戚,心动的样子。
      “露葵”二句:向日葵已经可以收摘,淇水没有沾湿车的帷幕。《诗经·卫风·氓》中有“淇水汤汤,渐车帷裳”句,清代名人牛运震曰:“淇水渐车,与前淇水车来,关照有情,此归途所经也,写得景物萧条,正伤心独至处。”也是女子悲凉心境的反映。露葵,向日葵。唐·杜甫《夔府书怀四十韵》:“赏月延秋桂,倾阳逐露葵。”一说露葵是葵菜。裳,古指下衣。
      “锦衾”二句:(没有情郎)一个人睡觉,锦衾也不暖,穿上罗衣也徒自香。所谓“女为悦己者容”,无男人悦己,我为谁容?锦衾,jǐnqīn,锦缎的被子。罗衣,丝织 品做的衣服。
      末二句:女子自诉心伤。明月虽照在身外,却哪里知道我受伤的内心。晚清思想家、学者王夫之不喜欢沈约诗歌,但却惟独欣赏本篇“明月虽外照,宁知心内伤”十字,评曰:“为有生人之气。”宁知,哪里知道。
【作者简介】
      沈约(441—513),南朝文学家。字休文。吴兴武康(今浙江德清武康镇)人。自幼家境贫寒,学习刻苦、博览广泛,识见卓群。历仕宋、齐、梁三朝。官至尚书令。谥号“隐”。他与谢朓等人开创了“永明体”。著有《宋书》、《四声谱》等。

上一首<---本首--->下一首

 

返回主页     留言评论


 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621230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 老农 
技术支持:
淇县之窗    豫ICP备09020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