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前言    后记   附录    编辑者简介

 

赠周兴嗣诗四首·其三

南朝 梁·吴均

与君初相知,不言异一宿。
意欲褰衣裳,阴云乱人目。
之子伏高卧,伊予空杼轴。
无因渡淇水,见此猗猗竹。

《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梁诗卷十一》

【题解】
    吴均这首赠诗中充满了对周兴嗣的景仰和倾服之情,并将周兴嗣的才华与《诗经·卫风·淇奥》所歌咏的卫武公相提并论,把它誉为当世可以见到的“有匪君子”。诗中对周兴嗣博学才思的赞誉情真意切,言辞中肯;用典精当,言简意赅;诗意含量及丰富。诗中的"淇水"“猗猗竹”都典出《淇奥》,暗喻周兴嗣就像猗猗淇竹,就像君子卫武公。
【注释】
     周兴嗣:字思纂(一作“篆”)。南朝·梁陈郡项(今河南沈丘)人,时任敕员外散骑侍郎,是一位文学侍从之臣。中国著名传统启蒙读物《千字文》的编纂者。据《太平广记》记载:“梁武帝让人拓取王羲之的墨迹一千个杂乱无序的不同单字,命周兴嗣编撰成四言韵文,还要求有文理。周兴嗣只用了一夜工夫就编缀成书。但是,由于用脑过度,一夜之间头发全白了。”《千字文》内容丰富,涉及到天文、地理、历史、文化、道德、伦理等各个方面,被称为才子奇书。
    不言句:不用说无异于“一宿”。一宿,即“一宿觉(yīxiǔjué)”,佛家语,谓一个晩上就豁然而悟。唐玄觉禅师初谒六祖慧能,问答投契,顿时得悟,因留住一宿,时谓"一宿觉"。见《景德传灯录·温州永嘉玄觉禅师》。后因以指神悟﹑顿悟。
    意欲句:不辞劳苦,急于为国事奔波。相传公输班为楚设置云梯,欲攻宋,墨翟闻之,"自鲁趍(趋)而十日十夜,足重茧而不休息,裂衣裳裹足",赴郢说楚王。事见《战国策·宋卫策》﹑《淮南子·修务训》。南朝陈徐陵《让散骑常侍表》:"昔墨子诸生褰裳救楚,鲁连隐士高论却秦,况乎谬蒙知己,宁无感激。"后遂以"褰裳"为不辞劳苦,急于为国事奔波之典。褰衣裳,撩起衣裳。褰,qiān 撩起。
    阴云句:当指政治形势的突然恶化使人难以看透世事的变化。据野史记载,周兴嗣同梁武帝在萧齐时代,有过同僚之谊。梁武帝当了皇帝,关系由朋友变君臣。周兴嗣有一次不小心得罪了梁武帝,梁武帝一怒之下,想杀他,到底还是于心不忍,于是把他关起来对他说,你能一夜间,把一千个不同的字,写一篇好文章,就赦你无罪。《千字文》写好了,可是周兴嗣的头发全白了。因此得到宽恕。 
    之子:这个人。
    伏:隐藏,此指默默、无声无息。
    高卧:安卧,悠闲地躺着。汉汲黯任东海太守时,因多病,“卧闺合内不出。岁余,东海大治。”后汉武帝又召拜汲黯为淮阳太守,汲黯不受印。武帝说:“吾徒得君之重,卧而治之。”黯居郡如故治,淮阳政清。事见《史记·汲郑列传》。后以“高卧”为无为而治之典。
    伊予句:你我空忙碌,意谓我们一般人与他的才能相比天差地别。作者自谦,极言周兴嗣才华出众,高超绝伦,一般人无法与之相比。杼轴 ,zhùyòu,一作“杼柚”。旧时织布机上管经纬线的两个部件,比喻文章的组织构思,此指营谋。
    无因两句:虽无缘渡过淇水,亲赏淇奥“有匪(斐)君子”卫武公的风采,但却目睹了周兴嗣这当世“有匪(斐)君子”“猗猗绿竹”的仪态。《诗经·卫风·淇奥》是一首卫国人民歌颂功德盖世的卫武公的诗,其中有“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句,人们曾用“猗猗绿竹”比兴卫武公 ,此“猗猗竹”指代具有卫武公才华的周兴嗣。猗猗,yīyī,美盛的样子。
【诗人简介】
  吴均(469—520),南朝·梁·文学家。均一作筠。字叔庠。吴兴故彰(今浙江省安吉县西北)人。史书上说他出身寒贱,好学,为文有俊才。沈约很称赞他的诗文。梁武帝天监初年,柳恽为吴兴守,召他作主簿。后官至奉朝请。他曾打算撰《齐书》,求借齐起居注( 齐朝皇帝的言行录)及群臣行状,武帝不许。后来因为私撰《齐春秋》而被免职。晚年又奉诏撰通史,未成而卒。吴均的诗文“清拔有古气”,时人多效法他,谓之“吴均体”。现存 吴均诗歌多是乐府、赠答、咏物之作。有辑本《吴朝清集》。

上一首<---本首--->下一首

 

返回主页     留言评论


 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621230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 老农 
技术支持:
淇县之窗    豫ICP备09020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