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前言    后记   附录    编辑者简介

 

采桑

南朝 梁·萧纲(梁简文帝)

 

春色映空来,先发院边梅。
细萍重迭长,新花历乱开。
连珂往淇上,接幰至丛台。
丛台可怜妾,当窗望飞蝶。
忌趺行衫领,熨斗成褫襵。
下床着珠佩,捉镜安花镊。
薄晚畏蚕饥,竞采春桑叶。
寄语采桑伴,讶今春日短。
枝高攀不及,叶细笼难满。
年年将使君,历乱遣相闻。
欲知琴里意,还赠锦中文。
何当照梁日,还作入山云。
重门皆已闭,方知留客袂。
可怜黄金络,复以青丝系。
必也为人时,谁令畏夫壻。

 

《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梁诗卷二十二》
     《乐府诗集卷·第二十八相和歌辞三·相和曲下》
    《玉台新咏卷七》

【题解】
      从《诗经·桑中》开始,桑林已成为男女相诱相亲和幽会的特定场所,即所谓桑间濮上 、桑中之约。该诗属南朝以爱情为主题的宫体诗类,情节类似汉乐府《陌上桑》,是其模拟之作,写出了春日里淇上与丛台一带打扮得花枝招展的采桑女们的交往、劳动与对爱情的憧憬。简文帝的诗作中频繁写到“淇上”一词,说明他对《诗经》中的《氓》和《桑中》等以爱情为主题的篇目烂熟于心。其实他诗作里的“淇上”几乎皆非实写,而只是将它作为与爱情有关的符号。因为南朝都城在建康(今南京),距离鹤壁域内的淇河400多公里,简文帝从未临幸淇河。可见淇河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和影响之大,名声之显赫。
【注释】        
     题注:中国古代的淇河两岸(所谓“淇上”)盛产桑树,养蚕业也相当发达,每当春天来临,采摘桑叶 自然是妇女们的活计,其地也往往成为男女恋爱的场所。崔豹《古今注》曰:“《陌上桑》者,出秦氏女子。秦氏,邯郸人有女名罗敷,为邑人千乘王仁妻。王仁后为赵王家令。罗敷出采桑於陌上,赵王登台见而悦之,因置酒欲夺焉。罗敷巧弹筝,乃作《陌上桑》之歌以自明,赵王乃止。” 汉乐府《陌上桑》对此作了典型的艺术概括。
     珂:似玉的美石。白玛瑙。
     幰:xiǎn,车幔。
     丛台:位于邯郸市,为赵武灵王为休息娱乐和观看操练兵马而兴建。因为它由许多台子连接垒列而成,故名丛台,或称武灵丛台。唐·李白:“妾本丛台女,扬蛾入丹阙。自倚颜如花,宁知有凋歇。一辞玉阶下,去若朝云没。每忆邯郸城,深宫梦秋月。君王不可见,惆怅至明发。”唐·储光羲:“妾本邯郸女,生长在丛台。既闻容见宠,复想玄为妻。”
     趺:fū,同“跗”。脚背。
     褫:chǐ,脱去,解下。
     薄晚:迫近傍晚。
     襵:zhě,同“褶”。衣裙上的折迭。
     镊:首饰,发夹,古代簪端的垂饰。
     讶:责怪。
     使君:汉代称呼太守刺史,汉以后用做对州郡长官的尊称。此指采桑女所爱慕的男子。
     锦:有彩色花纹的丝织品。
     何当:何时。
     袂:mèi,衣袖。
     可怜二句:言拒绝“使君”“共载”(共坐一辆车)之邀请。《陌上桑》中有“使君谢罗敷:‘宁可共载不?’罗敷前置辞:‘使君一何愚!使君自有妇,罗敷自有夫。’东方千馀骑,夫婿居上头。何用识夫婿,白马从骊驹。青丝系马尾,黄金络马头。”络,用网状物兜住。
     壻:古同“婿”。
【诗人简介】
      萧纲(503—551),即梁简文帝。字世缵,梁代文学家,南兰陵(今江苏常州西北)人。武帝第三子。由于长兄萧统早死 ,他在中大通三年(531)被立为太子。太清三年(549),侯景之乱,梁武帝被囚饿死。萧纲即位。在位二年,大宝二年(551)为叛将侯景所杀。时年49。追谥简文皇帝。为太子时,常与文士徐摛、庾肩吾等过从,以轻靡绮艳文辞,描写贵族荒淫生活,时称“宫体诗”。原有集,已散佚,明人辑有《梁简文帝集》。

上一首<---本首--->下一首

 

返回主页     留言评论


 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621230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 老农 
技术支持:
淇县之窗    豫ICP备09020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