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前言    后记   附录    编辑者简介

 

自淇涉黄河途中作十三首

唐·高适

自淇涉黄河途中作十三首:

 川上常极目,世情今已闲。
 去帆带落日,征路随长山。
 亲友若云霄,可望不可攀。
 于兹任所惬,浩荡风波间。

《全唐诗》卷212_32

【题解】
      这组诗是高适天宝六载(747年)夏秋间自淇上渡黄河归至梁宋(河南东部开封商丘一带)时作。
      此诗作为组诗首篇,有“小序”作用。大意是:诗人要从淇水上游的隐居地南渡黄河到梁宋一带去,虽然在黄河边放眼远望的时候很多,但此次一路跋涉,面对长河落日,感慨于背井离乡,与亲友天隔一方,心里别有一番滋味。口头上说“于兹任所惬”,在此淇上隐居非常惬意,其实字里行间却处处透露出无限落寞空寂之感。末句“浩荡风波间”就寓意未来难以预料的意味儿。  
【注释】

      川上:指黄河上。《论语》“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极目:远望,尽目力所及。

世情:世态人情。

闲:通“娴”,熟悉。

长山:泛指山川。

惬:qiè,称心,满足。

于兹:在此,当指隐居淇上。

浩荡:无常不定。

风波:风和波浪,比喻生活或命运中所遭遇的不幸或盛衰变迁。

 自淇涉黄河途中作十三首:二

 清晨泛中流,羽族满汀渚。
 黄鹄何处来,昂藏寡俦侣。
 飞鸣无人见,饮啄岂得所。
 云汉尔固知,胡为不轻举。

【题解】
      作者渡黄河见汀渚满眼小鸟中,一只高洁轩昂的黄鹄,它的惊人之飞鸣尚不为人所认识,但它不屑于与众鸟一起争食,并不急于展示一飞冲天的资质和才能。托物言志,黄鹄就是尚未发达的诗人自 喻。
【注释】

泛:漂浮。

羽族:指鸟类。

汀渚:tīng zhǔ水边陆地和水中小岛。

黄鹄:鸟名。比喻高才贤士。

昂藏:轩昂,高峻。

俦侣:chóulǚ,伴侣,朋辈。

饮啄:yǐnzhuó,饮水啄食。引申为吃喝,生活。

云汉:云霄,高空。

胡为:为何?

轻举:谓飞升,登仙。

 自淇涉黄河途中作十三首:三

野人头尽白,与我忽相访。
手持青竹竿,日暮淇水上。
虽老美容色,虽贫亦闲放。
 钓鱼三十年,中心无所向。 

【题解】
      此诗所记录的应是作者隐居淇上时的所遇,并非旅途见闻。作者接待一位老年隐士的来访,这位隐士三十年来在淇河以垂钓谋生,生活清贫但心绪坦然。头发全白但容颜美好。“野人”的隐居生活情景中有着诗人自己的影子。
【注释】

      野人:田野中的人,平民;诗中所写的老年钓者,实际上是个隐士。

日暮:太阳快落山的时候。

      闲放:悠闲放任,闲散。

中心:心中。

无所向:无所追求,谓避世而居,与世无争,恬淡闲适,安贫乐道。

自淇涉黄河途中作十三首:四

南登滑台上,却望河淇间。
竹树夹流水,孤城对远山。
念兹川路阔,羡尔沙鸥闲。
长想别离处,犹无音信还。

【题解】
      前四句写黄河和淇河两岸的秀美景色。满眼是翠竹大树,竹树之间,水流汩汩;放眼远望,是孤城远山。后四句写诗人对路途遥远和与亲友久别的寂寞和憾恨之情。
【注释】

滑台:《河南通志》:滑台在滑县西北,高一丈,周围十六步。相传古有滑氏,於此筑垒 。汉末以来为军事要冲。 因五胡十六国时代后赵明帝石勒骑将逯明曾据之以为险要,故又谓之“逯明垒”。中唐之前,滑台尚存。金明昌章宗五年(1194年),黄河南徙,滑台随波而逝。

却望句:回头远望黄河与淇水间自己隐居之地。却望,回头远看。

川路:水路。

羡尔:羡慕那。

     别离处:当指作者自己在动身往淇上隐居时与亲友分别之处。

    末句:(隐居淇上以来)还没有亲友的音信来往。

自淇涉黄河途中作十三首:五

东入黄河水,茫茫泛纡直。
北望太行山,峨峨半天色。
山河相映带,深浅未可测。
自昔有贤才,相逢不相识。

【题解】     

作者从淇上隐居地乘舟由淇河东入黄河时眺望西北太行山有感而发。首二句写泛舟黄河情景;中四句写黄河西北太行山耸入云天,山之高峻与水之深险鲜明对比,相映成趣;末二句抒发渴望见到江湖贤才。其实,与其说“贤才”,不如说“伯乐”,因为作者本身就是“贤才”“千里马”,只是难得遇见能识别“贤才”“千里马”的“伯乐”。
【注释】

      纡直:曲直。纡,yū,弯曲。

      峨峨:éé,山高 陡峭。

映带:景物相互映衬。

 自淇涉黄河途中作十三首:六

 

秋日登滑台,台高秋已暮。
独行既未惬,怀土怅无趣。
晋宋何萧条,羌胡散驰鹜。
当时无战略,此地即边戍。
兵革徒自勤,山河孰云固。
乘闲喜临眺,感物伤游寓。
惆怅落日前,飘飖远帆处。
北风吹万里,南雁不知数。
归意方浩然,云沙更回互。

 

【题解】

唐代黄河流经滑州。《元和郡县志》谓滑州白马县“黄河去外城二十步”。旅途登滑台,既抒发离忧,又触景怀古,对历史上东晋、南朝刘宋王朝的国势不振,北方异族入侵表示感慨,实际上寄寓着作者对唐朝当时的边防时局的关切。
【注释】

怀土:怀恋故土。

晋宋:指东晋、南朝刘宋王朝。

羌胡:qiānghú,指我国古代的羌族和匈奴族,亦用以泛称我国古代西北部的少数民族。

驰鹜:chíwù,亦作驰骛,疾驰,奔腾。

战略:此指作战的谋略。

“此地”句:东晋、南朝刘宋时,经常于黄河南岸滑台一带交战。如东晋安帝隆安年二年(398年),慕容德自邺南徙滑台,号南燕。义熙六年(410年),南燕为刘裕的北伐军所灭。宋文帝元嘉八年(431年),檀道济(南朝宋将领)北伐失利,滑台陷于北魏。

兵革:兵器和甲冑的总称,泛指武器军备。此指代军队,将士。

临眺:在高处远望。

游寓:漂泊无定的寄旅生涯。

飘飖:piāoyáo,遥远貌。

归意句:回去的心意正浓。浩然,不可阻遏、无所留恋貌。

      回互:回环交错。此指天上的云、河滩的沙相连接,荒凉空旷的情景衬托诗人惆怅落寞的心境。

 自淇涉黄河途中作十三首:七

 

乱流自兹远,倚楫时一望。
遥见楚汉城,崔嵬高山上。
天道昔未测,人心无所向。
屠钓称侯王,龙蛇争霸王。
缅怀多杀戮,顾此生惨怆。
圣代休甲兵,吾其得闲放。

 

【题解】
      写逆黄河水流而上在荥阳一带观看楚汉相争 遗址的感受,表现了诗人厌恶战乱、向往和平的思想感情。
【注释】
      倚楫:扶着船桨。楫,jí,划船用具。
      楚汉城:指广武二城,在荥阳敖仓西三皇山上,两城相距二百多步,中间隔着深涧,刘邦与项羽曾在此对阵相语。
      崔嵬:高峻的样子。
      天道二句:意为天道难测,民心无所归顺。
      屠钓:宰牲和钓鱼,旧指操贱业者。《韩诗外传》卷八:“太公望……屠牛朝歌,赁於棘津,钓於磻溪。”三国·魏·  曹植《陈审举表》:“吕尚之处屠钓,至陋也。”唐·杜甫《伤春》诗之三:“贤多隐屠钓,王肯载同归。”清·龚自珍《己亥杂诗》:“随身百轴字平安,身世无如屠钓宽。”又:樊哙以屠狗为业,后赐爵列侯;韩信钓于淮阴城下,后被封为齐王。
      龙蛇:喻刘邦与项羽。
      缅怀:遥念,追思。
      杀戮:大量杀害,屠戮。
      惨怆:cǎn chuàng,凄楚忧伤。
      圣代:指唐朝,溢美之词。
      休甲兵:取消停止战争。休,歇息。甲兵,铠甲和兵器,指代战争。
      吾其句:我岂非能够悠然舒适。闲放,悠闲放任,闲散。
 

 自淇涉黄河途中作十三首:八

兹川方悠邈,云沙无前后。
古堰对河壖,长林出淇口。
独行非吾意,东向日已久。
忧来谁得知,且酌尊中酒。

【题解】

此诗前四句写景,描述作者泛舟黄河眺望北岸淇水原入河口所见:河水汤汤,浩渺无涯;天上云彩飘渺,地上黄沙满眼。还特写了淇口一带满是高大树木的良好生态。后四句抒情,书写自己违心的隐居生活的孤独寂寞,袒露自己虽然隐居淇上,但从未放弃忧国忧民干事创业的夙愿和心志,感叹无人理解,只得暂时借酒浇愁。
【注释】
      兹川:这黄河。兹,zī,这,此;川,河流,此指黄河。

      悠邈:遥远,久远。邈,miǎo,遥远。

      堰:挡水的堤坝,如:都江堰。

壖:即堧ruán,河边空地。

长林:高大的树林。

      淇口:淇河原入黄河处。《资治通鉴》:“汉建安九年(204年),魏武于水口下大枋木以成堰,遏淇水东入白沟,以通漕运,故时人号其处曰枋头。”

“独行”句:坚持避世隐居并非我的真意。独行,谓节操高尚,不随俗浮沉。东向,亦作东乡。面向东。古代以东为上方、尊位。此指作者不甘避世隐居,并未放弃仕途 的心志。

      末二句:有谁理解我的忧愁?姑且自饮自酌吧。酌,zhuó,斟酒。尊,亦作罇,樽,酒器也。

自淇涉黄河途中作十三首:九

 

朝从北岸来,泊船南河浒。
试共野人言,深觉农夫苦。
去秋虽薄熟,今夏犹未雨。
 耕耘日勤劳,租税兼舄卤。 
园蔬空寥落,产业不足数。
尚有献芹心,无因见明主。

 

【题解】
      此诗分三部分:开头四句是作者的自述 行程路线及最突出的“农夫苦”的感受;接着是农民诉苦:虽日日辛劳,无奈土地贫瘠,天旱收薄,但租税不减不免;末两句表达了作者对穷苦农民的同情和自己欲救无门的愤懑心情。 高适能于所谓盛世的开元年间,发现其背后严重的社会问题,这在盛唐诗人中大约是最早的。
【注释】

      浒:浒,水边地。

     舄卤:xièlǔ,盐碱地

     空寥落:冷清,孤单,寂寞。

     “产业”句:家产没有充足的数量。

献芹:向皇帝进献嘉言,又谦言自己浅陋。典出《列子•杨朱篇》:“ 宋国有田夫……谓其妻曰:‘负日之暄,人莫知者,以献吾君,将有重赏。’里之富告之曰:‘昔人有美戎菽、甘枲茎芹萍子者,对乡豪称之。乡豪取而尝之,蜇於口,惨於腹,众哂而怨之,其人大慙。’”后遂以“献芹”谦言自己赠品菲薄或建议浅陋。 

无因:没有办法。

明主:贤明的君主。

  自淇涉黄河途中作十三首:十

 

茫茫浊河注,怀古临河滨。
禹功本豁达,汉迹方因循。
坎德昔滂沱,冯夷胡不仁。
激潏陵堤防,东郡多悲辛。
天子忽惊悼,从官皆负薪。
畚筑岂无谋,祈祷如有神。
宣房今安在,高岸空嶙峋。

 

【题解】     

作者泛舟黄河经瓠子决口(今河南濮阳西南)时凭吊汉帝治河功绩所作,高适以大禹比武帝,讴歌武帝在黄水决口瓠子时,督率军民斩竹塞口,功成之后筑宣房宫于堤上,以纪念和庆祝治河之功,千古留名。
【注释】

      浊河:即黄河。

      豁达:开通,通敞。指大禹导河。

      汉迹句:汉朝循禹之道治水。因循,依旧法而不改。

坎德:《易·说卦》:“坎为水。”坎德,指水就下的德性。常以喻君子谦卑的美德。但此指泛滥成灾的黄河水,有诙谐讽刺味儿。

滂沱:pāngtuó形容水流盛大的样子

      冯夷:河伯名。河伯,黄河水神,也叫河神。汉武帝塞瓠子决河,作歌说:“为我谓河伯兮胡不仁?”

      “激潏”句:激荡汹涌的黄河水冲击着大堤。潏,yù,大水涌流。陵,侵越。

      东郡:郡名,治濮阳。秦置,汉因之。约当今河南省东北部和山东省西部部分地区。汉时河决瓠子,即在东郡。

      从官皆负薪:武帝令将军以下砍淇园竹为楗,中塞以草,用土石填决口。从官,属官。负薪,背负柴草。

      畚:běn,运土工具。

      宣房:武帝塞黄河之口后筑宫其上,名为宣房宫。

      嶙峋:línxún,形容山石峻峭、重叠,此形容宣房宫位于治理好的瓠子决口处的黄河大堤上的高峻状态。

      末句注:《英华》、四库本此句下尚有下一首开头四句,即“我行倦风湍,辍棹将问津。空传歌瓠子,感慨独愁人”。

自淇涉黄河途中作十三首:十一

 

我行倦风湍,辍棹将问津。
空传歌瓠子,感慨独愁人。
孟夏桑叶肥,秾阴夹长津。
蚕农有时节,田野无闲人。
临水狎渔樵,望山怀隐沦。

谁能去京洛,憔悴对风尘。

 

【题解】
      此诗写初夏时节诗人在滑台泊舟时所见淇水入河口一带景色:淇水两岸桑树成行,蚕农们都在忙着采摘桑叶。诗人在水边与打鱼、砍柴的 农民聊天,眼看着下层劳动人民的辛苦劳碌,而自己却无力相助,谁能像我这样远离京城长安,沦落山林隐居。对自己的处境深感惭愧。也抒发了满腹经纶却不被当权者赏识重用,无缘施展报国为民夙愿的愤懑。
【注释】

首句注:《英华》、四库本均以“孟夏”句为此首开头。

倦风湍:倦于风湍。意谓诗人黄河风浪中泛舟时间既久有些疲倦。湍,tuān急流。

      “辍棹”句:于是停下船来找渡口歇息。辍棹,chuòzhào,停止划船辍,中止,停止。棹,划船工具,形状类桨。问津,打听渡口。

      歌瓠子:指汉武帝在瓠子成塞河大功时曾作的《瓠子之歌》。

      孟夏:夏季的第一个月,农历四月。

秾:nóng,花木繁盛。

狎:亲近,接近。

渔樵:渔人和樵夫。

怀隐沦:想起 自己的沉沦,被埋没。寓含自己是一个无职无权,无助于人的隐者之意。

京洛:等于说京城长安。本指洛阳,因东周、东汉曾在这里建都,故称京洛

憔悴:困顿

风尘:比喻纷乱的社会或漂泊江湖求仕不得的境况

自淇涉黄河途中作十三首:十二

 

朝景入平川,川长复垂柳。
遥看魏公墓,突兀前山后。
忆昔大业时,群雄角奔走。
伊人何电迈,独立风尘首。
传檄举敖仓,拥兵屯洛口。
连营一百万,六合如可有。
方项终比肩,乱隋将假手。
力争固难恃,骄战曷能久。
若使学萧曹,功名当不朽。

 

【题解】
      此诗写诗人弃船登岸,在黎阳山一带徜徉,怀念隋末农民起义领袖李密生前业绩。对李密首举义旗、动摇隋朝根基的功勋给予充分肯定,对他缺乏智谋、未成王侯之业表示惋惜,认为他不具备萧何曹参那样的谋略,所以不可能功名不朽。
【注释】
      魏公墓:隋末李密起义,众推为王,号魏公。其墓在黎阳山南。地在今河南浚县东南。
      大业:隋炀帝年号。
      “伊人”句:那人行动何其迅速。伊人,指岁末义军首领李密;电迈,像闪电那样行动,极言行动迅疾。《宋书·孔凯传》:“铁骑连群,风驱电迈。”

      “独立”句:风尘,谓行旅辛苦劳顿。
      “传檄”句:李密命祖君彦移檄 (古代官方文书移和檄的并称,多用于征召、晓谕和声讨)郡县,指斥炀帝十罪;举敖仓,意即罄尽粮仓赈济民众。大业十三年,瓦岗军攻取洛口仓,有几十万饥民受益,起义队伍迅速壮大。敖仓,粮仓。原专指秦朝名为“敖仓”的粮仓,这里指隋朝的洛口仓,在河南孟津县东。

     “连营”二句:言起义军兵强马壮,势不可挡,有踏平天下的趋势。连营,扎营相连。六合,指上下和四方,泛指天地或宇宙。

     萧曹:萧何和曹参,两位有作为的汉相。

自淇涉黄河途中作十三首:十三

 

皤皤河滨叟,相遇似有耻。
辍榜聊问之,答言尽终始。
一生虽贫贱,九十年未死。
且喜对儿孙,弥惭远城市。
结庐黄河曲,垂钓长河里。
漫漫望云沙,萧条听风水。
所思强饭食,永愿在乡里。
万事吾不知,其心只如此。

 

【题解】
      此诗写高适在黄河边结识的一位高龄渔者, 描写了他自食其力、与世无争、安贫乐贱、知足常乐、不管闲事、无任何奢望,但知廉耻荣辱的朴质而典型的小农生活和思想意识。
【注释】
      皤皤:pópó,老人须发变白。
      有耻: 有知耻之心。《论语·子路》:“行 己有耻。”先哲圣贤立身做人一个重要标准和境界。孟子:“人不可以无耻”、“耻之于人大矣”。康有为:“风俗之美,在养民知耻。”“人之有所不为,皆赖有耻心。”
      辍榜:即停船。榜,通舫。

      结庐:建筑房舍。

      萧条:寂寥冷落,草木凋零。

      所思强饭食:心里想的仅仅是勉强吃饱饭就行。意思是要求不高,安于贫贱,知足常乐,无任何奢望。

      万事吾不知:不过问任何事情。

【诗人简介】

  

      高适(701-765) ,唐代诗人。字达夫。一字仲武。沧州(今河北省沧州市)人。郡望为渤海蓚(河北景县)人。少性拓落,不拘小节,耻预常科,隐迹博徒,才名便远。后举有道,授封丘尉。未几,哥舒翰表掌书记。后擢谏议大夫。负气敢言,权近侧目。李辅国忌其才。蜀乱,出为蜀、彭二州刺史,迁西川节度使。还,为左散骑常侍。永泰初卒。适尚气节,语王霸,衮衮不厌。遭时多难,以功名自许。年50,始学为诗,即工,以气质自高,多胸臆间语。每一篇已,好事者辄传播吟玩。尝过汴州,与李白、杜甫会,酒酣登吹台,慷慨悲歌,临风怀古,人莫测也。中间唱和颇多。现传世的诗文等20卷。有《高常侍集》10卷。诗238首。

上一首<---本首--->下一首

 

返回主页     留言评论


 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621230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 老农 
技术支持:
淇县之窗    豫ICP备09020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