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前言    后记   附录    编辑者简介

 

辟阳城

唐·高适

 

荒城在高岸,凌眺俯清淇。
传道汉天子,而封审食其。
奸淫且不戮,茅土孰云宜。
何得英雄主,返令儿女欺。
母仪良已失,臣节岂如斯。
太息一朝事,乃令人所嗤。
 

《全唐诗》卷214_69。

【题解】
      这诗内容是鞭笞吕太后与审食其淫乱,汉高祖反封审食其为辟阳侯。大约是高适北使归来,路过辟阳城做的。辟阳城在唐信都县东南三十五里,今河北省冀县东。这诗大半议论,义正辞严。
【注释】
      凌眺:登城眺望。
      清淇:淇河和清水的合称。在辟阳城上可见 的实际上是今天的卫河。 因为清水和淇水汇合后原自入渤海,自周定王五年,黄河南徙,汇合后的清水和淇水就直接流入黄河。干涸的清淇故道,汉代称白沟。曹操开白沟遏淇水北流之后,白沟又可直接称为清水、淇水或合称为清淇。杨守敬疏《水经·清水》曰:“清水本自入海,自周定王五年 ,河徙南注,黎阳以北,河之流遂绝,而故道犹存。今曹操开白沟遏淇水北流行清水之道。故《淇水注》渭之清淇,互受通称”。
      食其:yìjī,审食其,沛人,汉王刘邦败于彭城 (今徐州)西,楚取太公、吕后为质,食其为舍人侍吕后,后破项羽,封辟阳侯。后为相,吕氏败始免。
      不戮:不杀。
      茅土孰云宜:这句说封审食其为侯,谁说是对的呢? 茅土,古时封诸侯,各取方土,苴以白茅以为社(土地神)。《史记卷六十三·王世家》:所谓“受此土”者,诸侯王始封者必受土于天子之社,归立之以为国社,以岁时祠之。春秋大传曰:“天子之国有泰社。东方青,南方赤,西方白,北方黑,上方黄。”故将封于东方者取青土,封于南方者取赤土,封于西方者取白土,封于北方者取黑土,封于上方者取黄土。各取其色物,裹以白茅,封以为社。
      儿女欺:指吕后和审食其背着刘邦通奸。
      母仪:为人母的规范。良,诚。这句说吕后诚有失于皇后身份。
      臣节:为人臣的节操。这句责审食其。
      太息:长叹。《后汉书:苟悦传》:“得失一朝,而荣辱千载。”这句说一朝之失很大。
      嗤:笑。这句说吕后、辟阳侯之事使人耻笑。
【诗人简介】
        高适(701-765) ,唐代诗人。字达夫。一字仲武。沧州(今河北省沧州市)人。郡望为渤海蓚(河北景县)人。少性拓落,不拘小节,耻预常科,隐迹博徒,才名便远。后举有道,授封丘尉。未几,哥舒翰表掌书记。后擢谏议大夫。负气敢言,权近侧目。李辅国忌其才。蜀乱,出为蜀、彭二州刺史,迁西川节度使。还,为左散骑常侍。永泰初卒。适尚气节,语王霸,衮衮不厌。遭时多难,以功名自许。年50,始学为诗,即工,以气质自高,多胸臆间语。每一篇已,好事者辄传播吟玩。尝过汴州,与李白、杜甫会,酒酣登吹台,慷慨悲歌,临风怀古,人莫测也。中间唱和颇多。现传世的诗文等20卷。有《高常侍集》10卷。诗238首。
     

上一首<---本首--->下一首

 

返回主页     留言评论


 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621230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 老农 
技术支持:
淇县之窗    豫ICP备09020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