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前言    后记   附录    编辑者简介

 

送卫州贾云卿

北宋-刘敞

淇澳文雅地,相门英妙才。
春风万人喜,都城千骑来。
啸激鸾凤响,歌传松柏哀。
怀贤复访古,处处为徘徊。

《全宋诗》卷504

【题解】
     前四句:出身相门的老朋友贾云卿,“千骑”护拥,浩浩荡荡要到卫州做知州,卫州大地“春风万人喜”。而卫州之“淇澳”正是古代卫国的京畿之地。此诗首句就极力赞誉自古以来淇澳 即淇水卫地就是人杰地灵的“文雅地”,称颂贾云卿少年英俊,到此任职真乃“门当户对”,三生有幸。后四句:用两个发生在古共国(时属卫州,古卫国域内,今辉县市)的故事,举例说明“淇澳文雅地”、“卫多君子”之谓不虚,老朋友贾云卿到卫州任职少不了“怀贤复访古”,而且“处处”都会使人流连忘返。
【注释】
     淇澳句:澳,yù,通奥,隩,水岸弯曲处。淇奥,淇水岸弯曲处,
即今淇县北部的淇河大湾内。四代商王都城朝歌所在的地方。文雅地,出文才、文士之地。淇澳朝歌继商都之后,又做了周朝的卫都,卫国又先后出现康叔、卫武公、子贡、庄姜、许穆夫人、蘧伯玉、商鞅、吴起、吕不韦、荆轲、石碏、鬼谷子等声名显赫的历史人物。历史上有“卫多君子鲁多儒”、“卫多君子,其国无患”的说法。《诗经·淇奥》以淇竹起兴,歌咏君子 楷模卫武公而彪炳史册。卫国是众多诸侯国中存在时间最长的国家(836年),383年继以朝歌为都,其间“文雅”的人物和事件一言难尽, 无愧“淇澳文雅地”之谓。
  英妙:年少而才华出众,少年英俊。
     "啸激"句:
啸声激昂如鸾凤鸣响。啸,撮口作声,打口哨。《晋书·阮籍传》:“籍尝于苏门山遇孙登,与商略终古(商讨将来)及栖神导气(古代一养生术)之术,登皆不应,籍因长啸而退。至半岭,闻有声若鸾凤之音,响乎岩谷,乃登之啸也。"后用为游逸山林﹑长啸放情的典故。孙登精通音律,是“啸”的最高境界的人,今河南省辉县市百泉苏门山的啸台,因其隐居于此,并“长啸”山林而闻名。
     歌传句:典出“松柏之歌”哀王建的故事
故事发生在共城,古属卫国,时属卫州。《战国策》卷十三:“秦使陈驰诱齐王,内之,约与五百里之地。齐王不听即墨大夫而听陈驰,遂入秦”。处之共松柏之间,饿而死。先是,齐为之歌日:“松邪、松邪!住建共者,客耶!”说的是齐王建被囚禁在共城,饿死的故事。共城地处太行山脚下,在今河南省辉县境内,有茅屋数间,四周皆松柏,没有人烟。宫眷虽然离散,犹数十口人,止斗粟不够吃,有司又不按时给。王建有一幼子,中夜啼饥,建凄然起坐,闻风吹松柏之声,想起在临淄时何等富贵,今误听奸臣后胜,至于亡国,饥饿穷山,悔之何及!遂泣下不止,不数日而卒。宫人俱逃,其众多子女,分为七姓分而匿之。传言王建因饿而死,齐人闻而哀之,因为歌日:“松耶松耶?饥不可为餐。谁使建极耶?嗟任人时匪端!”后人传此为“松柏之歌”,盖咎后胜之误国也。

     末二句:卫州既是“文雅地”,那么肯定有不少值得怀念的古贤达之士,和值得探访的古迹遗址。所访之处,其生动的历史人物和事件无不会使人流连忘返,不忍离去。

【作者简介】
  刘敞(1019—1068),北宋史学家、经学家、散文家。字原父,号公是。临江新喻(今江西新余市)人。庆历六年(1046)进士。与梅尧臣、欧阳修交往较多。为人耿直,立朝敢言,为政有绩,出使有功。刘敞学识渊博,欧阳修说他"无所不通"。他的文章 质朴,流畅,见解独到。近于韩(愈)欧(阳修)。其诗简洁凝练,辞情相称。著有《公是集》、《春秋权衡》、《七经小传》、《公是先生弟子记》等。 

上一首<---本首--->下一首

 

返回主页     留言评论


 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621230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 老农 
技术支持:
淇县之窗    豫ICP备09020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