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前言    后记   附录    编辑者简介

 

养竹轩歌为周庄吴逵子道赋

元·华幼武

 

高轩公子良不俗,不种奇花种修竹。
奇花照眼一时红,修竹虚心万年绿。
春雷击地新笋生,龙角森森那忍触。
自锄暖土厚栽培,手挈银瓶细浇沃。
深根扫除蝼蚁窟,香叶终期凤凰宿。
日使沾濡雨露恩,岁寒且惮冰霜酷。
猗猗绕户矗琅干,还舞连烟比淇澳。
招摇皓月金琐碎,勾引清风生戛玉。
炎天展簟卧苍雪,春日听莺泛醽醁。
可能一日暂相忘,坐对此君看不足。
君不见白乐天,重言养竹如养贤。
又不见东坡诗,无竹士俗不可医。
君今有竹善培养,会看直指青云上。

 

苏州大学出版社(元)华幼武 撰《黄杨集》华仲厚、华叔和、华季平 重编,
赵承中 点校 2012年01月出版

【题解】
      种竹、养竹、敬竹、赏竹、赞竹、用竹、以竹为乐、以竹而骄傲,作者深深地体味到了种竹养竹之乐,并在最后两句里,深情地劝人也来养竹,其对竹子的浓烈的怜爱之情,饱含在诗的字里行间。
【注释】
      龙角:竹笋。
      挈:qiè,提、持。
      沃:把水从上浇下,溉灌。
      香叶句:古人常把竹子与凤凰联系在一起,有“凌雪劲节无人见,终日虚心待凤来”的诗句;《庄子•秋水》载“南方有一种叫凤凰鸟,它从南海飞往北海,非梧桐不栖,非竹实不食,非甘泉不饮。” 香叶,指竹子的叶; 终期,始终期望。
      日使二句:每天让竹子浸润雨露之恩,天冷的时候将怕冰霜严酷。沾濡:zhānrú,浸润,浸湿。惮,dàn,怕。
      猗猗:yīyī,美盛貌。
      琅干:lánggān,同琅玕,美石,也指青色的珊瑚,常以之喻竹。
      还舞句:(绕户的绿竹)还舞动着连成一片仿佛绿雾的翠竹,简直可与淇澳之竹为伍。比,并列;淇澳,淇河之曲岸,因《诗经•淇奥》诗中有“瞻彼淇奥,绿竹猗猗”句,淇澳(同淇奥)的竹子从此闻名天下。
      皓月:明亮的月光。金琐碎:月影被风竹摇碎了。
      生戛玉:敲击玉片发出铿锵悦耳的声音。戛,jiá,敲击,弹奏。
      炎天句:炎热的夏天展开竹席躺卧下去,就像躺在苍青色的雪上那样凉爽。簟:diàn,竹席。
      醽醁:línglù,亦作"醽渌",美酒名。
      可能二句:可能暂时忘记了一天的时间,指一天的时间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过去;只因对着竹子欣赏不足,如痴如迷。坐,因,意同“行车坐爱枫林晚”中的“坐”。此君,竹子的别名,典出被称为竹子的知音的晋代文人王徽之(字子猷)的诗句“何可一日无此君”。
      白乐天:白居易,字乐天。白居易在《养竹记》中写道:“竹似贤何哉?竹本固,固以树德,君子见其本则思善健不拔者;竹性直,直以立身,君子见其性则思中立不倚者;竹心空,空以体道,君子见其心则思应用虚受者;竹节贞,贞以立志,君子见其节则思砥砺名行夷险一致者。夫如是,故君子人多树之为庭实焉。”
      东坡诗:苏轼号东坡,他有一首诗《于潜僧绿筠轩》:“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人瘦尚可肥,士俗不可医。......”
【作者简介】
      华幼武,金元之际文学家、处士(隐居不仕)。江苏无锡(一说江阴)人。字彦清,号栖碧。华氏世家是无锡名门望族。幼武父华铉很有才干,是元大都(北京)的一名小京官,但英年早逝,撇下28岁的妻子陈氏及3个幼小的子女。陈氏替夫尽孝,赡养公婆,培育儿女,含辛茹苦31年,因操劳过度而双目失明。她的高尚德行传到了朝廷,后被顺帝旌封其居住地为“旌节里”,门上署了八个大字“贞节华娣陈氏之门”,她的儿子华幼武随即辟贞节堂,处士尤笃孝敬,一时惊动了四乡八邻。华幼武读书善吟,有《黄杨集》四卷。
     附:中华诗词网 2007年07月02日(清)顾嗣立 编选《元诗选初集·辛集》中,此诗作者为“云■〈鼎页〉天民叶颙(樵云独唱)”。

上一首<---本首--->下一首

 

返回主页     留言评论


 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621230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 老农 
技术支持:
淇县之窗    豫ICP备09020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