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前言    后记   附录    编辑者简介

 

*画竹四首:春景晴竹

元•竺仙梵仙

 

      东风正吹暖,丽日方融融。
      名园 斗花卉,刺眼争白红。
      何人种绿玉,挻挻森作丛。
      寒梢滴烟露,高节凌云空。
      岂无青鸾紫凤,时来集其上。
      使我侧耳细听,引颈长相望。
      人间久绝箫韶音,燕语莺吟杂歌唱。
      又复野草芳菲连天,蜂蝶知几何。
      厥性不与绿玉和,瞻彼淇奥念君子。
      风前彷徘闻鸣珂,下有龙孙露头角。
      NJNJ满林人未觉。
      岂是人间桃李蹊,风吹未断花先落。

《竺仙和尚语录》卷下

【注释】
        题注:《画竹四首》分别为:春景晴竹、夏景两竹、秋景风竹、冬景雪竹,此仅录其一。
        丽日:明亮的太阳。
        方:副词才、刚。
        融融:①和睦欢畅的样子。②温暖。此为②意。
        绿玉:喻竹。
        挻挻:shānshān,长长的。
        森:竹木众多,引申为众多、繁盛。
        寒梢:指竹。
        青鸾:qīngluán,传说为青色的凤凰类神鸟。
        紫凤:传说中的神鸟。
        箫韶:虞舜时的乐章,此泛指美妙的仙乐。
        瞻彼淇奥念君子:“瞻彼淇奥”语出《诗经•淇奥》。念君子,思念、缅怀卫武公。《诗经•淇奥》是一首以竹比兴歌颂卫武公的诗。
        鸣珂:显贵者所乘的马以玉为饰,行则作响,因名。也指代居高位。
        龙孙:竹笋的别名。
        桃李蹊:比喻吸引众人奔趋的地方。

【作者简介】
        竺仙梵仙(1292~1348),又作竺仙禅师,我国元代东渡日本的竺仙和尚。《竺仙和尚语录》由竺仙梵仙撰,裔尧等编。收于大正藏第八十册。系竺仙在日本弘法时之语录集。编集净妙寺、南禅寺、真如寺、建长寺、净智寺、无量寿寺语录,以及法语、偈颂、赞语、行 集道道记、塔铭等,卷下之下附录天柱集一卷。


 附原诗剩余部分:

 

夏景雨竹

 

万本修篁绿参错。太半长梢解新箨。三时甘泽飞清凉。千亩渭川滋广莫。

涳蒙远色天外来。压林云影空中颓。但见植物霢霂。不闻流水声喧豗。

叶叶枝枝翠蓝滴。娟娟濯濯琅玕碧。萧骚浑似作龙吟。便恐拏云去无迹。

却愁七贤六逸无所居。又愁世没虚心抱节之者将何如。忍见人间恶草木。

弥道周途满山谷。不可一日无此君。自欲举手披青云。

 

秋景风竹

商飙起玉宇。爽籁无等伦。况以君子德。被及君子身。

岂歌婕妤扇。不思张翰蒪。恩怨及治乱。终始非吾人。

白帝敕飞廉。发足来青苹。不驻松柏下。竟此舞翠筠。

婆娑应节拍。袅娜合屈伸。修枝似长袖。翩翻一何频。

回鸾展绿羽。宛转多逡巡。飘忽闻歌声。戛玉含清新。

能振万林木。岂唯动梁尘。怪底再四听。耳与声非亲。

自疑昆仑曲。得非湘水滨。复想土囊口。否则兰台闉。

岂是太山阿。无乃北海津。胡为十万夫。与我为比邻。

愿乘万里浪。宗悫迹已陈。悲哉宋玉辩。词赋徒酸辛。

有斐此君子。文质何彬彬。金戈映翠葆。活动如有神。

何须为管城。以语书诸绅。昔人作汗简。训诲犹谆谆。

炙削失故节。杀青灭天真。猗猗此丛绿。大化同陶钧。

清声满天地。岂唯席上珍。但恐搏扶摇。变化腾青旻。

 

冬景雪竹

江云不动风萧萧。贞节丈夫寒气饶。万里青天不可睹。何人撒下瑛琼瑶。

可是玉龙初战罢。满天鳞甲随风飘。氛氲散漫既交错。蔼蔼奕奕何瀌瀌。

崩腾排拶至委积。坛栾萧瑟如闻韶。贞节丈夫转严毅。甲刃摐摐如栉比。

不骑铁马突重成。横驱玉凤森张翅。瑶池玉妃争好丑。不住瑶池事王母。

千乘万骑驾玉龙。却呼玉凤参前后。谁识婵娟岁寒事。子猷去后空臞瘁。

虚白存心自凛然。本枝固有冰霜志。琉璃剪花云母英。赖有姑射仙人情。

密密疏疏点寒翠。随风结缀欹不倾。百万儿孙卧寒土。正此骈头饮云乳。

密滋壮气鞭玉虬。更拂云霄战风雨。

    

上一首<---本首--->下一首

 

返回主页     留言评论


 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621230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 老农 
技术支持:
淇县之窗    豫ICP备09020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