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河文化研究  第十卷 2015年 今天是:
 

返回网站主页

淇河文研10主页 文史资料 文化新闻 景点名胜 淇卫名人 评论探讨 文艺作品 留言评论  
     

 

评论探讨 - 我告诉我:“樱花是恶之花”

我告诉我:“樱花是恶之花”
 


作者:草根蚂蚁  加入时间:2016-2-22 21:39:03  点击:

2016-01-26 山城故事

  又到樱花欲开时,

  如血颜色无人识。

  树下摩肩争做宠,

  国仇家恨有谁知?

 

  极寒天气未过,这冰天雪地的,据说新区的几位朋友又开始筹划第二届樱花节了。

 

  说实话,和几位朋友都是挚交,朋友们要做事业,我们绝不该说三道四,横插一竿子。但樱花节这个事儿应属“政见”,关系到国仇家恨。退一步说,国仇可以不谈,我个人的家庭就与日本人有仇,家恨要牢记。我老家在唐山,那里是日本人盘踞时间最长的,我爷爷爸爸都被日本人伤害过。我父亲给我讲的最多的就是他老家附近发生的一桩惨案,大家可以在网站上搜一下潘家峪,全村的人都被烧死,日本人的屠村手段令人发指。我爷爷死在日本人的煤矿上,我父亲是残废军人,他的伤都是日本人留下的。我父亲没有什么文化,但他临死都要求我不能忘记日本人的仇恨。

 

  所以,我真的很讨厌樱花,她令我联想到很多血腥和屠杀,很多仇恨和愤怒。

 

  记得去年,我和几位老兄就曾经义愤填膺的抵制过所谓的樱花节我还写了不少东西,希望能唤醒大家的爱国热情,不要迷恋樱花那表面的颜色,而忘记了樱花背后的凶残和罪恶。但很少有人听我们的“絮叨”和“牢骚”,尽管我们以为那是“呐喊”与“狂吼”。结果,还是一阵狂风冷雨推迟了花期,那可能是我们先人的灵魂,那些被日本人害死的前辈们在“显灵”,冤魂们又能如何?他们不能砍去那些妖魔鬼怪的樱花树,华夏南路上的那些樱花依然以我们华夏的名义盛开。媒体报道,有人拍照,有人写诗,有人歌唱,有人嬉戏。樱花好啊,樱花美啊,我家有个樱花街啊——我爱樱花啊上面的。有人以樱花的名义显摆旗袍,她们忘记了看电影《金陵十二钗》,我们中国人的姐妹是如何穿着旗袍被日本兵强奸的。有人以樱花的名义卖房子,这比那些去日本买马桶盖的“货”们更恶劣,他们忘记了,大和民族的国花,什么时候都是坑害中国人民的“芥子毒气”,你们怎么能在中国的土地上,以日本人的名义“欺骗” 中国人?

 

  我无法谴责那些天真烂漫的孩子们,他们不懂得,这世界上的一切都是有“阶级性”的,在中国的历史上,我们旁边的这个“樱花民族”始终都在虎视眈眈的做“侵略中国的阶级”,而我们这个软弱的民族,始终都是善于“忘记被侵略”的阶级。是的,樱花是美,美的不见得就是好的,有多少日本兵曾经一边狂杀中国人,一边高唱“大和樱花”?是的,樱花无罪,但在许多中国人眼里,她是罪恶的象征,任何懂点历史的中国人都知道樱花意味着什么?是的,樱花可能曾经生长在我们国土的某个地方,就像日本国的冲绳岛,那曾经是铁面大汉民族的地盘,但日本人的军事基地就建筑在那里,随时都能够灭我中华。这样的例子多了去了,再谈就是“多余”,真的成了“絮叨”。记着,朋友们,这世界上的任何东西,只要是到了日本人手里,就会变成杀害我们中国人民的凶器,不是耸人听闻。

 

  今年,我不再想“孤独”的去和爱樱花的朋友们“抗争”了,我的力量很小,草根蚂蚁而已,我写这些文字,也许只有我自己看。是啊,我是曾经自不量力,在赏樱花的人群里做另类,大家笑我也好,骂我也罢,我都承受。来年清明,待樱花开放之前,我去我爸爸的坟前把这些文字烧给他看,我会告诉他:“爸爸,我依然记得你说的话,我依然很日本人,你的话我也告诉了我的儿子,让他也恨,在他的心里埋一颗仇恨的种子,不能让他成为一个无恨的人。”

 

 

请点击 原贴地址 看更多内容

 




 
     
我告诉我:“樱花是恶之花”

河南省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621230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设计策划:老农       ☆ 

ICP090208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