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河文化研究  第十一卷 2017年 今天是:
 

返回网站主页

淇河文研11主页 文史资料 文化新闻 景点名胜 淇卫名人 评论探讨 文艺作品 留言评论  
       

文史资料 - 甲骨文为什么会突然退出人们的记忆?(2)
甲骨文为什么会突然退出人们的记忆?(2)

 
作者:秋雨  加入时间:2017-2-27 17:39:24  点击:

 

二、从周人丑行遥想甲骨文的遭遇

甲骨文骨片记录的全是商代的事情,但到了周代,似乎一夜之间出现了竹简文字,“封神榜文”好像用的就是竹简,而非甲骨,周公姬旦在淇河岸边为第一位卫国国君姬封举行授土授民仪式,所制作的《康诰》《酒诰》和《梓材》,这三篇文告似乎也是写在竹简之上,甲骨文突然消失了,似乎甲骨文转瞬之间退出了人们的记忆。帝辛还在使用甲骨文,一夜之间突然消失,这似乎不是因为天灾,很可能是一场人祸,与周人彻底否定商代帝辛有关。

西岐周人在姬发的带领下,由姜尚作为军师,由微子作为内应,在扫清了东进路上的障碍之后,终于等来了商代帝辛拓疆东南,致使京城兵力空虚的大好机会,于是西岐周人发动了牧野暴乱,一举夺了商的京都,但商所管辖的地域并没有同时间全部占领。周人侵入中原,中原人士根本不认可他们这一异族的统治,商之遗民也从来没有低头,他们前赴后继,义旗高举,不断起来反抗,西周年间反周的有:武庚、东国、录国、荆楚、东夷、徐国、群舒、密须、淮夷、国人爆动、周边各族、鲁国、姜国、千亩、郐国等,少数民族反周多得无法统计,东夷人、淮夷人威胁成周洛邑、西进河上,直逼得周公旦、周昭王、周穆王等不得不再三东征,甚至周昭王被淹死在汉水之中。反抗的浪潮此起彼伏,周人不得不想尽百法巩固自己的统治。

(一)为标榜正统与五帝连血缘关系

《诗经》里有一篇《生民》,是关于周人始祖后稷的传说,说是后稷的母亲名叫姜嫄(原),她因采踏巨人脚印而怀孕。《史记·周本纪》中有:“周后稷,名弃。其母有邰氏女,曰姜原。姜原为帝喾元妃。姜原出野,见巨人迹,心忻然说,欲践之,践之而身动如孕者。”这些除了“姜原为帝喾元妃”,皆出自《生民》,不知太史公依据的什么文献而确定“姜原为帝喾元妃”?但也有人认为姜嫄为高辛氏后世子孙之妃,不知谁对谁错?或许两者都站不住脚,都是错的。

不管姜嫄是不是帝喾元妃,或者是不是高辛氏后世子孙之妃,姜嫄怀孕后稷的离奇传说,说明后稷与帝喾或者高辛氏均无血缘关系。太史公有着根深蒂固的龙生龙凤生凤思想意识,硬是要把后稷与帝喾搞成父子关系,似乎这样周人就“根红苗正”,可以名正言顺地占据中土,据有天下。但后稷的后裔西岐直至周朝,他们所崇拜的图腾据说是熊而不是龙,周人避讳说熊,于是称熊为“大人”。从图腾的崇拜来说,周人也不应该是帝喾的后裔。后来又有说法,说是姬昌的祖父周太王乃是轩辕黄帝的第15世孙,周祖后稷的第12世孙,上承后稷、公刘之伟业。《诗经》中找不到这样的内容,1300多年只有15代人,骗傻子吗?

由《生民》可知,后稷还是小孩时,就知道自食其力,知道怎样除草,怎样种植大豆、大麻、大小麦、甜瓜等作物,而且所种的作物都籽实饱满硕大。《诗经·閟宫》中有“弥月不迟,是生后稷”“奄有下土,缵禹之绪”,据此推知,大禹治水后,由后稷领导农业生产,播种百谷,得姓为姬。《国语·周语上》载:“及籍,后稷监之,膳夫、农正陈籍礼。”“乃命其旅曰:徇,农师一之,农正再之,后稷三之”。西周年间,后稷也就成了主管农事的官职。

关于后稷农耕的这些宣传,一是西岐周人自己搞的,二是微子的后裔所记载的,似乎与华夏农耕文明的初始相左,如果华夏的农业起自后稷,神农氏、伏羲等,以及比后稷要早2000年的裴李岗、大亚湾等农业文明如何解释?这不能不说周人在绞尽脑计造假,西岐周人终于把自己标榜成了正统的炎黄后裔。正是:

周人造假成真史,后世传承谬误书。

零落流芳魂魄散,雪消秽浊骨泥污。





 

       

河南省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621230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站由淇县之窗网站运行和管理。  站长:老农(信箱qxzhd@126.com)  QQ:1036847795   网站电话:0392-7226249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

豫ICP备09020854号          豫公网安备 41062202000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