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河文化研究  第十一卷 2017年 今天是:
 

返回网站主页

淇河文研11主页 文史资料 文化新闻 景点名胜 淇卫名人 评论探讨 文艺作品 留言评论  
       

文艺作品 - 《晋国雄风》第八回 投狄国重耳避祸 晋献公假虞灭虢
《晋国雄风》第八回 投狄国重耳避祸 晋献公假虞灭虢

 
作者:钟石(底兴魁)  加入时间:2017-4-28 22:06:14  点击:

(2017-04-09 08:34:10)

晋献公二十二年(周惠王二十二年,鲁僖公五年,公元前655年),自申生受迫害而死之后,梁五、东关五对优施说:“重耳、夷吾,与太子一党。太子虽然死了,他们尚在,我甚是担忧。”

优施也对骊姬说了同样的话,提醒她还得想法除掉重耳、夷吾。于是,骊姬半夜里向献公哭诉:“妾听说重耳、夷吾,都是申生的同谋。申生死了,二公子归罪于妾。他们终日练兵,准备进攻都城以杀妾而图大事,君不可不谨慎。”

献公犹豫未信。第二天在上朝时,内臣禀报:“蒲、屈二位公子前来朝拜,本已入关,但一听说太子已死,他们马上掉头回去了。”献公疑心顿起,说道:“不辞而去,他们一定是太子的同谋。”遂当即派侍卫勃鞮率兵赶赴蒲城,擒拿公子重耳。派贾华率兵赶赴屈城,擒拿公子夷吾。

狐突把次子狐偃叫到面前,说道:“重耳连胁重瞳,贪天生奇相。为人又贤能聪明,将来准能成就一番大事。现在你必须立即赶往蒲城,帮助他逃往别国,然后和你哥哥狐毛一同辅助他,日后再伺机收复国位。”

狐偃遵从父命,连夜赶到蒲城来投奔重耳。重耳得知献公已经派人赶来捉拿他的消息,心中大惊,赶忙与狐毛、狐偃商议出奔之事。正在这时,勃鞮率兵已到。蒲城人想闭门拒敌,重耳连忙制止说:“不可抗拒国君的命令。”勃鞮攻入蒲城,将重耳的住宅团团围定。重耳与狐毛、狐偃逃到家中后园,勃鞮挺剑紧追。狐毛、狐偃先翻墙逃出,重耳正要翻墙,被后面赶来的勃鞮抓住衣襟,挥剑斩断,重耳乘机逃脱。三人遂逃奔狄国去了。

到了柏谷(位于今河南灵宝西南)这个地方,占卜求问去齐国或楚国的吉凶。狐偃说:“不用占卜了。那齐、楚两个国家离晋国很遥远,而且奢望很大,不能在困厄的情势下投奔它们。道路遥远难以抵达,奢望很大又难以投奔,我们在困厄中去投奔它们肯定会后悔。令我们困厄而且后悔的国家,不能指望投奔后得到帮助。若按我考虑,还是去狄国吧,狄国靠近晋国,但与晋国没有交往。这个国家愚昧落后,和邻国结怨甚多,投奔它很容易到达。狄国与晋国不交往我们正好可以隐蔽下来,与邻国结怨多我们可以与它共担忧患。如今我们如果能在狄国获得休整并为它分忧,从这里静观晋国政局的变化,而且密切注视诸侯国的行动,那么成就大事没有不成功的。”于是重耳就逃亡到狄国。

    狄国国君曾梦见一条苍龙盘踞在城上中,这时见晋公子来到,忙热情迎接。不一会儿,城下又来了几辆小车,车上的人急呼快开城门。重耳以为是晋国追兵,便叫城上放箭。城下的人大叫:“我等不是追兵,而是晋国愿意追随公子的臣民。”

重耳登城观看,认得为首一人正是晋朝大夫赵衰(字子余,晋国大夫越威之弟)。重耳说:“子余到此,我没有忧虑了。”随即命人开门放入。其他人员为胥臣、魏犨、狐射姑、颠颉、介子推、先轸等知名之士,还有执鞭的、做饭的等数十人。重耳大惊,问道:“诸公在朝做官,为什么来到此地?”

赵衰等齐声说道:“主公失德乱政,宠幸妖姬,逼死世子,晋国迟早必遭大乱。我们向闻公子宽厚仁义,礼贤下士,所以愿追随公子逃往别国。”重耳一听众人之言,痛哭失声,说道:“诸位君子在我危难之际,前来助我,我重耳今生今世无论生死都不会忘记诸位的恩德。”

魏犨捋衣露臂,上前大声建议:“公子在蒲城经营多年,深受百姓拥戴,现在我们可以向狄族借兵,再动员起蒲城百姓,杀向都城。现在朝中人人心怀不满,一旦我们兵到,定会有人起来响应,到那时,清除朝中奸佞之人,安定国家社稷,告慰天下百姓,岂不比现在这样流离道途、寄身别国为好?”

重耳连连摇头,说道:“你的话虽令人心壮,但攻打都城、令君父受惊之事,却不是我这个逃奔别国之人所敢干的。” 

魏犨本是一个勇猛之人,这时见重耳不接受自己的建议,不禁咬牙切齿,双脚乱跺道:“公子害怕骊姬如害怕猛兽蛇蝎,如此胆怯,何日能成大事?”

狐偃在一旁边劝阻魏犨道:“公子并不是害怕骊姬,而是害怕落个不忠不孝之人罢了。”魏犨这才不再言语。

    重耳自幼谦恭礼让,向来待狐偃如父,待狐射姑如兄,朝野内外的贤能才智之人无不愿与他结交,因而虽在落难逃亡之际,还是有许多名士豪杰愿意追随他而去。

晋大夫郤芮与相助夷吾守屈城的吕饴甥是生死之交,虢射是夷吾的母舅,因此独有这来屈城投奔公子夷吾,并告知夷吾贾华率兵将到。

勃鞮又带兵攻到狄城,狄君也在采桑布下重兵,两军相持月余,未分胜负。卆郑父又向献公进言:“父子亲情,断没有斩尽杀绝之理。二为公子既然已经逃亡国外,对他们如此追杀,显得太过分了。再说与狄国作战,我们未必能胜,如此劳民伤财而久攻不下,必会被诸侯见笑,主公还是主动撤兵吧。”献公无奈,只得命勃鞮撤兵。

献公怀疑其他公子与重耳、夷吾是一伙,担心日后奚齐即位时他们从中作梗,于是又下令将其他几位公子尽数赶出晋国,同时正式立奚齐为世子。群臣见此情景,除“二五”及荀息之外,无不扼腕痛惜,许多人称疾告老回家,从此闭门不出。

这年,晋献公准备再次向虞国借路进攻虢国。问卜臣郭偃说:“我能够成功吗?”郭偃回答说:“能攻下。”晋献公说:“什么时候?”

郭偃回答说:“童谣说:‘丙子日的清早,龙尾星为日光所照;军服威武美好,夺取虢国的旗号。鹑火星像只大鸟,天策星没有光耀,鹑火星下整理军队,虢公将要逃跑。’这日子恐怕在九月底十月初吧!丙子日的清晨,日在尾星之上,月在天策星之上,鹑火星在日月的中间,一定是这个时候。”

晋献公于是派使者到虞国借道。虞国大夫宫之奇劝阻虞公,说:“虢国是虞国的外围,虢国灭亡,虞国必定跟着完蛋。晋国的野心不能让他打开,引进外国军队不能忽视。一次已经够了,难道还可以来第二次吗?俗话说的‘大车的板和车子互相依存,嘴唇缺了,牙齿便受冷寒’,这说的就是虞国和虢国的关系。”

虞公说:“晋国是我的宗族,难道会害我吗?”宫之奇回答说:“太伯、虞仲,是太王的儿子。太伯没有随侍在侧,所以没有继位。虢仲、虢叔,是王季的儿子,做过文王卿士,功勋在于王室,受勋的记录还藏在盟府。晋国准备灭掉虢国,对虞国又有什么可爱惜的?况且虞国能比晋国的桓叔、庄伯更加亲近吗?如果他们爱惜桓叔、庄伯,这两个家族有什么罪过,但是却被杀戮,不就是因为使他们感到受到威胁吗?亲近的人由于受宠就威胁宫室,尚且被无辜杀害,何况对一个国家呢?”

虞公说:“我祭祀的祭品丰盛又清洁,神明必定保佑我。”

宫之奇回答说:“下臣听说,鬼神并不是亲近哪一个人,而只是依从有德行的人,所以《周书》说:‘上天没有私亲,只对有德行的才加以辅助。’又说:‘祭祀的黍稷不芳香,美德才芳香。’又说:‘百姓不能变更祭祀的物品,只有德行才可以充当祭祀的物品。’这样看来,那么不是道德,百姓就不和,神明也就不来享用祭物了。神明所凭依的,就在于德行了。如果晋国占取了虞国,发扬美德作为芳香的祭品奉献于神明,神明难道会吐出来吗?”虞公不听,答应了晋国使者的要求。于是,宫之奇带领了他的族人出走了,并说:“虞国过不了今年的腊祭了。就是这一次,晋国不必再次出兵了。”

却说虞公再次同意晋国借道讨伐虢国之后,里克率领晋国之兵通过虞国,然后将虢国都城上阳关团团围定。自八月至十二月,上阳城中粮草尽绝,士兵疲惫不堪,百姓日夜号哭,根本无力再战。晋国主帅里克见时机一到,让舟之侨将劝降书射入城中,迫使虢公投降。虢公看罢书信,痛心疾首:“我先君曾为周王卿士,我决不能向诸侯投降。”遂乘夜开城率家眷投奔周朝京师去了。里克等也不追赶,率军进城,安抚百姓,晋军军纪严明,秋毫无犯。里克命将虢国府库宝藏尽数装入车中,并把其中的十分之三连同俘获的美女乐献于虞公。虞公见晋国言而有信,心中自然欢喜。里克一面遣人飞报晋侯,一面假称有病,将晋国军队全部驻扎在上阳城。

虞公回到国都。一个月后,虞公突然得到禀报说,晋献公带兵已经到了虞国的郊外了。虞公忙问何故。探马报说是  晋献公恐怕晋军伐虢国有失,特亲自带兵前来接应。虞公说:“寡人正想与晋君见面结好。今日晋君自来,正合了寡人之愿。”遂慌忙出城迎接,两君相见,彼此称谢。自不必说。

献公随即约虞公到箕山狩猎。虞公也正想向晋国夸耀,便带领城中兵车良马,与晋献公一同并马射猎。围猎中途,忽然有人来报:“城中火起。”献公说:“这一定是民间不小心失火,不久就扑灭了。”又请虞公继续打猎。

虞国大夫百里奚密奏曰:“听说城中大乱,主公不可再次停留。”虞公遂辞别晋侯先行回城,半路上见人们一边纷纷逃窜,一边说道:“城池已被晋兵乘虚袭破。”虞公大怒,喝道:“驱车速进。”转眼间来至城边,只见城楼上晋军主帅里克倚栏而立,盔甲鲜明,威风凛凛,向虞公发话:“前日蒙君借我道路,今又借给我城池,多谢多谢。”

虞公怒不可遏,下令攻城。只见城头上一声梆响,箭如雨下。虞公只得命车速退,等待援兵到来。这时军人报:“援军已被晋兵截住,或降或杀,车马尽为晋军所有。晋侯大军来到了。”虞公进退两难,叹道:“我悔不听宫之奇之谏,落得如此下场。”回顾百里奚在侧,忙问:“当时你怎么不阻止我借道言?”

百里奚说:“君不听宫之奇,怎么又能听我的呢?臣当时不说话,也正是为了今日能够留在君的身边。” 

虞公正在危急之际,见后有一单车来到,原来是虢国降将舟之侨。虞公不觉面有愧色。舟之侨说:“君误听晋人之言,抛弃了虢国,注定会有今天。现在事已至此,与其出奔他国,不如投降晋国。晋君德量宽洪,一定会宽带你的。”

虞公踌躇未决。这时晋献公来到,使人请虞公相见。虞公不得不往。献公笑道:“寡人此来,是为了要回我的玉璧宝马。”遂命将虞公留在军中宿夜。百里奚紧紧相随,寸步不离。有人劝他离去,他说:“吾久食虞国俸禄,今日正是报还之时。”

献公入城安民。荀息左手托着玉璧,右手牵着宝马,走到献公面前说:“臣的计谋已经实现,今将玉璧宝马还给主公。”献公大悦。献公将虞公带回国内,便想把他处死。荀息说:“这种笨蛋,活着又有什么用处。”于是献公便以失国诸侯之礼将虞公留在晋国,并赠给他别的璧马。献公说:“我不能忘记虞公借道的功。” 虞国被灭后,晋献公并不废弃虞国的祭祀,而且把虞国的赋税归于周王。

降将舟之侨被献公拜为大夫。舟之侨又举荐百里奚。献公听说百里奚贤能,准备重用他,让舟之侨传话。百里奚说:“君子落难,连居住在敌国都不情愿,怎么能在敌国做官。我就是想做官,也不能做晋国的官。”舟之侨闻听此言,知道这是在影射自己,不由心中恼恨。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前一篇:《晋国雄风》第七回  中奸计申生遇难  尽忠心原款鸣冤





 

       

河南省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621230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站由淇县之窗网站运行和管理。  站长:老农(信箱qxzhd@126.com)  QQ:1036847795   网站电话:0392-7226249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

豫ICP备09020854号          豫公网安备 41062202000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