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河文化研究  第十一卷 2017年 今天是:
 

返回网站主页

淇河文研11主页 文史资料 文化新闻 景点名胜 淇卫名人 评论探讨 文艺作品 留言评论  
       

文艺作品 - 《晋国雄风》第九回 百里奚脱难归秦 传君位献公托孤 (2017-04-09 08:35:12)
《晋国雄风》第九回 百里奚脱难归秦 传君位献公托孤 (2017-04-09 08:35:12)

 
作者:钟石(底兴魁)  加入时间:2017-4-28 22:47:07  点击:

(2017-04-09 08:35:12)

晋献公二十三年(周惠王二十三年,鲁僖公六年,公元前654年)春,晋献公派遣贾华率军进攻屈地。夷吾怕守不住,和屈人订立盟约然后,准备逃亡。郤芮说:“在重耳离开蒲城之后,同样逃到狄国,这就表明你有重耳同谋的罪过。不如去梁国。梁国接近秦国而又得到它的信任。”于是夷吾就到了梁国。

 

夷吾随即下令召集军卒守城。贾华原本就没有必非要获擒获夷吾之意,带兵到屈城后,故便有意放松对夷吾的包围,并派人私下通知他:“公子应当快速逃离,不否则一旦大军一到,就再也无法脱身了。”

夷吾对郤芮说:“重耳在逃亡狄国,我们也往那里去怎样?”

郤芮反对说:“主公怀疑二公子同谋,所以才兴兵攻打。如今再逃往一国,那妖姬骊姬就更有说辞了,我们不如逃往梁国,梁国与秦国相邻,秦国势力强大,又与晋国有婚姻之好,等主公去世之后,我们正好可以借助他们的力量来收复国位。”

夷吾应允,于是与郤芮等人逃往梁国(古梁国位于陕西韩城市南的芝川、龙亭两镇地域,距今已有2700多年的历史。上世纪80年代,一些专家、学者终于找到古梁国城廓——少梁城遗址。它成大半圆形,东靠黄河一边无城墙,城内面积约20平方公里,包括今西少梁、东少梁、新城、芝川、芝东、芝西、芝北、瓦头、芝塬和城北等十余个自然村)。

贾华假装追赶不及,撤军返回都城复命。献公见贾华空手而回,不由大怒,责骂道:“两个公子你们一个也没有捉拿回来,你是如何带兵的?”当即下令将贾华绑缚斩首。大夫卆郑父在一旁奏道:“主公以前派人修筑蒲、屈二城,使两位公子得以聚兵准备,这次没有将他们拿住,也不能全怪贾华他们。”

梁五也奏道:“夷吾才智平庸,不足为虑。重耳素有贤能之名,很有号召力,这次人们都纷纷跟随他去,一致使我们朝堂为之一空。而且他出奔的狄国与我国又是世仇,若不攻取狄国将重耳捉回,我晋国必定后患无穷。”献公听从二臣之言,赦免了贾华,接着又让人召来勃鞮。勃鞮听说贾华几乎不被杀,连忙跪下主动请求率兵讨伐狄国。献公当即准奏。

这年正是秦穆公任好即位六年,秦穆公尚未有中宫,这时便派大夫公子絷向晋国求婚,欲娶晋献公长女伯姬为夫人。

献公命太史史苏用《易经》测算,史苏测算后说爻辞不吉利,此亲不可许。献公又命太卜郭偃以龟卜之。郭偃占卜后说大吉。史苏与郭偃争执不休。

献公说:“历来就有 ‘从筮不如从卜’之说。占卜既然大吉,怎么可以违背?我又听说秦国是接受了天帝的命令,他们的前途不可限量,因此,我们不可辞婚。”遂同意了这门亲事。

秦国大夫子絷回国复命,路上遇到一人,红光满面,虬须高鼻,以双手握住两锄正在耕地,铁锄入地数尺。子絷感到惊奇,便命随从把锄拿来观看,但随从中竟无一人能将铁锄搬动。

公子絷问那人姓名,那人答道:“公孙氏,名枝,字子桑,晋国公族的远亲。”公子絷说:“以你之才,为何屈身于陇亩田野之中?”

公孙枝说:“苦于无人引荐。”公子絷说:“你肯随我到秦国做官吗?”公孙枝说:“‘士为知己者死’。如能得到您的引荐,我自然愿往若。”公子絷随带上公孙枝一同回到秦国,并向秦穆公引荐,穆公拜公孙枝为大夫。

穆公得知晋国已经许婚,便再次派公子絷带着聘礼到晋国,去迎娶伯姬。

晋献公召集群臣问谁可作为媵官陪嫁。舟之侨怀恨百里奚,于是乘机进言:“百里奚不愿在晋国做官,心存异志,不如让他随同去秦。”献公当即准奏。

却说百里奚是虞国人,字井伯,三十岁时才娶妻杜氏,生了一子。因家庭贫寒,怀才不遇。百里奚欲出外做官,因担心妻子无依无靠而恋恋不舍。杜氏说:“妾闻‘男子志在四方’。君壮年不出外做官,难道非要守着妻子在这里坐困吗?我能自己谋生,你不要挂念。”家里只有一只老母鸡,杜氏把它杀了为百里奚饯行。但厨房里没有薪柴烧火,杜氏就把门插卸下来烧火。百里奚饱餐了一顿,然后与妻子告别,妻子抱着二子,拉着百里奚的衣服哭着说:“苟富贵莫相忘。” 

百里奚遂离开妻儿,到了齐国,却无人给齐襄公引荐。百里奚穷困潦倒,乞讨到了铚地时,四十岁的百里奚在那里结识了蹇叔,两人谈及时事,情投意合,非常投缘,于是二人结为兄弟。

蹇叔长百里奚一岁,百里奚呼蹇叔为兄。蹇叔家也相当贫困,百里奚就在村里为别人养牛,从而混些饭吃。时值齐国公子无知弑襄公,新立为君,悬榜招贤。百里奚欲往应招。

蹇叔说:“齐国先君有子在外,无知非分窃立,终必无成。”

百里奚便不再去齐国。后又听说周王子颓好牛,其为他养牛的人都可获得比较高的待遇,百里奚便辞别蹇叔要去周王城。临别时蹇叔告诉他:“大丈夫不可轻失一身于人。一旦仕人,再弃之就是不忠,如果不弃而与之同患难,则不智。所以你要谨慎选择。我料理完家事,就去王城看你。”

就这样,百里奚到了周王城,以饲牛之术谒见了王子颓。颓大喜,准备用为家臣。这时蹇叔自铚地来到京城,百里奚与之同见子颓。出来后,蹇叔对百里奚说:“子颓志大而才疏,与他相处的人都是一些投其所好的人,他成不了大事。不如离开这里。”百里奚因久别妻子,很想回到虞国的家中看看妻子。蹇叔说:“虞国有贤臣宫之奇,他是我的故友,已经多年没有见过面了。我也想去相访。弟若还虞,我当同行。”于是二人一同到了虞国。百里奚回到家中,听邻居说,妻子杜氏贫困不能自给,已经流落他方,不知去处。百里奚感伤不已。蹇叔与宫之奇相见,说起百里奚之贤。宫之奇遂向虞公引荐,虞公拜百里奚为中大夫。

蹇叔对百里奚说:“我观虞君贪图小利必不是有为之主。”

百里奚说:“弟久贫困,就好像鱼停留在陆地上,急需进入水中。”蹇叔说:“弟为贫而仕,我难以阻你。他日若要见我,当去宋国的鸣鹿村。那里僻静幽雅,我将在那里安身。”蹇叔辞去。百里奚遂留在虞国任职。等到虞公失国,百里奚也没法离开虞公,他认为:“自己既然不智,就不敢再不忠了。”到了这个时候,晋国要用百里奚作为媵官陪嫁到秦国。百里奚叹道:“我抱济世之才,不遇明主,而难展其大志,又临老做一媵官,就好像做了仆妾一样,这是多么大的耻辱呀。”

于是,百里奚在去秦国的路上逃跑了。他要去宋国,到道路艰难。只好到楚国去。来到楚国的宛城,碰到城外的猎人。他们把百里奚当作奸细捆了起来。

百里奚说:“我是虞国人,因国难逃难至此。”猎人问他:“你有什么能耐?”百里奚说:“我善于养牛。”猎人们就把他松了绑,让他喂牛,他养的牛又肥又壮。猎人都非常高兴,奏知了楚王。楚王召见百里奚,问他:“饲牛有什么技巧?”

百里奚说:“要及时地让它吃草,还要不能让它过度地劳累,要把你的心放在牛身上。”

楚王说:“很好,你说的对。你不要喂牛了,给我养马吧。”

于是,楚王就把百里奚安置在位于东海的马场里,让百里奚养起马来。

却说秦穆公见伯姬的陪嫁人员中有媵官百里奚的名字,但没有其人,非常奇怪。公子絷说:“百里奚是虞国的故臣,在来的路上逃走了。”穆公问公孙枝:“子桑在晋国,必知百里奚这个人,他是是何等样人?”公孙枝回答说:“百里奚是个贤人。他知道虞公之不可谏而不谏,是其智。他从虞公来到晋国,而又不出任晋臣,是其忠。并且这个人有经世之才,但总是不遇其时。”穆公说:“寡人怎么才能得到百里奚而用之呢?”公孙枝说:“臣听说百里奚的妻子在楚国,百里奚必逃亡于楚,何不派人往楚国访之?”遂派使者到了楚国,千方百计打听到了百里奚的下落。回来向秦穆公汇报:“百里奚在楚国的东海的海滨,正在为楚君牧马。”

穆公说:“孤以重金向楚国求之,楚国会放百里奚来秦国吗?”公孙枝说:“不可,那样百里奚肯定来不到秦国。”   

穆公问:“为什么?”公孙枝说:“楚国让百里奚牧马,这是不知道百里奚的贤能。君如果以重金相求,是告诉楚国百里奚之贤。楚国知道了百里奚的能力,必然自用,如何肯放回秦国?君不如以逃媵为罪,而以贱赎之,当年管夷吾就是这样脱身于鲁国的。”秦穆公说:“很好。”随派人出使楚国,以五张羊皮去换百里奚。使者见到楚王说:“敝邑有贱臣百里奚,逃亡在上国。寡人欲将他抓捕回去治罪,以警示那些想逃亡的人,请以五羊皮赎归。”楚玉恐怕失去秦国的欢心,随使东海人将百里奚困拿后交给秦国使者。

百里奚临走时,东海人感到百里奚回去就要被杀头,拉着他的手,哭泣着相别。百里奚笑道:“我听说秦君有伯王之志,他怎么在乎我这个小媵?必然是求我于楚,要将我重用。我这一走,就是富贵来临了,请你们放心好了。”百里奚遂被押上囚车而去。使者带着百里奚到了秦境,秦穆公使公孙枝远远相迎,先松其绑,然后穆公亲自召见。

穆公问:“你今年多大了?”

百里奚说:“才七十岁。”

穆公叹道:“可惜呀,老了。”

百里奚说:“如果让我去追赶飞鸟,搏拿猛兽,我肯定老了,干不了那事。如果让我策划国事,臣还显得年轻。昔吕尚八十岁时钓于渭水河滨,文王载之以归,拜为尚父,成为周朝问鼎的栋梁。臣今日遇君,不是比吕尚还更小十岁吗?”

穆公非常赞同百里奚的话,庄重地问道:“敝邑处在戎狄的包围之中,不与中原会盟,你有什么高见可以教人,使敝邑不落后于其他诸侯。”

百里奚对说:“君不嫌弃臣为亡国之虏,衰残之年,而虚心下问,臣敢不竭尽其愚?夫雍岐之地,文武所兴。山如犬牙,原如长蛇。周不能守,而让给秦,此这是上天给予秦国的恩赐。眼下,秦国介在戎狄之间则兵强,不与中原诸侯会盟则力聚。今西戎之间,为数不下几十,如能吞并其地足可以耕种,把他们的臣民统治起来足可以用以战争,这是中原诸侯所不能与君相争的。君以德抚而以力征,既会拥有西陲,又可以山川之险傲视中原。一旦有机会,还可以向中原发展。到那时,恩威尽在君的掌中,则伯业就成了。”

穆公听到这里,不自觉地站了起来,激动地说:“孤之有井伯(百里奚字),犹如齐国得管至父一样。”穆公一连与百里奚说了三日,言无不合。遂拜百里奚为上卿,任以国政。因此秦人都称百里奚为“五张羊皮大夫”。之后,百里奚又向穆公举荐了赛叔,秦国自此开始强盛起来。

这期间,齐桓公在管仲的辅佐下,打着拥戴周天子的旗帜,以盟主的身份号令诸侯,打败北狄,稳定鲁国,帮助卫国在楚丘建立新都,帮助邢国在夷仪建立新都,又在召陵与楚国对阵,使楚国不敢冒进中原,已经成为春秋时期的第一位霸主。

    晋献公二十五年(周惠王二十五年,鲁僖公八年,公元前652年)春,里克率领军队攻打狄国,梁由靡驾御战车,虢射作为车右,在采桑打败了狄人。梁由靡说:“狄人不以逃走为耻,如果追击,必然大胜。”里克说:“吓唬一下就行了,不要因为追击招来更多的狄人。”虢射说:“只要一年,狄人必然再来,不去追击,就是向他们示弱了。”夏季,狄人进攻晋国,这是为了报复采桑这一战役,应验了虢射所说一年的预言。

    晋献公二十六年(周襄王一年,鲁僖公九年,公元前651年)夏天,齐桓公在葵丘与各国诸侯举行盛大盟会,参加会盟的有齐、鲁、宋、卫、郑、许、曹等国的国君,周襄王专门派宰相周公孔出席。在葵丘之会上,周公孔代表周天子对齐桓公极力表彰。齐桓公代表诸侯各国宣读了共同遵守的盟约。其主要内容是:不准把水祸引向别国;不准因别国灾荒而不卖给粮食;不准更换太子;不准以妾代妻;不准让妇女参与国家大事。这些内容,有些是各国在经济上互相协作的要求,有的是维护宗法统治秩序的需要。条约还规定,“凡我同盟之人,既盟之后,言归于好。”这是会盟齐桓公多次召集诸侯会盟中最盛大的一次,标志着齐桓公的霸业达到顶峰。

葵丘会盟时,晋献公决定前往参加,但因途中生病,耽误了时辰,还没走到葵丘,在路上遇见出席盟会的周朝宰相周公孔。周公孔说:“盟会已经结束。”献公惭愧地说:“敝邑辽远,没有看到盟会的盛况,真是无缘呀。”

周公孔说:“那个齐桓公好大喜功,施些小恩小惠,致力于武功而不修德,所以诸侯到他那里只献一些薄礼却满载而归。这是为了让到会的诸侯受到鼓励,而使背叛他的诸侯心怀羡慕。每次盟会时只不过重申一下过去的誓约,同时简化其仪式,而多给诸侯些好处,用以显示他的诚信。他主持过三次盟会,保住过三个快要灭亡的国家,用以显示他的热心助人。为此他北伐山戎,南攻楚国,在西边发起了这次盟会。譬如一间房子,已经在它的栋梁上加盖了屋顶,还能再加什么呢?我听说,施惠难以普遍,受恩难以报答。不普遍不报答,最终会结下怨气和仇恨。那齐桓公施的恩惠好像放出的债希望得到回报,这种想法是行不通的。他哪有功夫来对付晋国?即使是以后的盟会,也将在东边举行了。你不必害怕齐侯,将来有你出力气的时候。您不参加盟会,他也不能把晋国怎么样。”这样,晋献公就返回了晋国。

晋献公走后,周公孔对他的驾车人说:“晋侯快要死了。晋国以霍太山为城垣,以汾河、黄河、涑水和浍水为护城河,戎、狄的人民环绕在它的周围。虽然有如此广大的国土,但如果违背了它所不应违背的准则,谁还会害怕它!如今晋侯不衡量齐侯的德行厚薄,也不分析诸侯的强弱大势,放弃闭门治理,又轻视行仁德,这就失去了人心。君子失去人心,很少有不早死的。”

晋献公回国后病情加重。骊姬坐立不安,哭泣着对献公说:“主君遇到来自自己骨肉的威胁,诸公子出走,而妾的儿子被立为太子。您一旦有个好歹,我一个妇人,奚齐又年幼,如果群公子依靠外援而来窥视晋国,妾母子该依靠何人呢?”

献公说:“夫人不要担忧。太傅荀息忠不二心,我当以幼君相托。”于是召荀息来到病床前,问道:“寡人闻‘士之立身,忠信为本。’我想知道什么是忠信?” 荀息回答:“尽心事主为忠,死不食言为信。”献公就对荀息说;“我把奚齐作为继承人,他年龄小,大臣们不服,恐怕会有祸乱,现在托付给你,你能拥立他吗?”荀息稽首回答:“下臣愿意竭尽力量,再加上忠贞。事情成功,那是君主在天的威灵;不成功,我就继之以死。”献公说:“什么叫忠贞?”

荀息回答说:“国家的利益,知道了没有不做的,这是忠;送走过去的,奉事活着的,两方面都互不猜疑,这是贞。即使您死而复生,活着的我也不感到有愧,这就是凭证。”

献公不觉泪下,骊姬则大放哭声。献公随命荀息担任国相,主持国政。这年九月,晋献公果然去世了。

晋献公在位时期,政治清明、任人唯贤。起用士蒍、荀息、里克、郤芮、郭偃等一批异姓人才为卿大夫,在国内,尽灭了桓庄之族,解决了“公子作乱”的问题,废除了公族大夫制度,巩固了君位。在对外方面,他奉行尊王政策,提高了晋国的声望。他强化军队建设,扩大编制,在原来一军的基础上,又扩建为上、下两军,由他和太子申生分别率领。晋国自武公开始,特别是晋献公在位期间,兼并邻国,开拓疆域,除消灭了虢国和虞国外,还吞并了北边的霍国(今霍州市西南)、杨国(今山西洪洞县南),南边的芮国(今山西芮城县西部和陕西大荔、朝邑一带)、魏国(今芮城县中部和东部)、郇国(即荀,今临猗县南)、耿国(今河津市东南)、冀国(今河津市东北)、骊戎(今陕西华县)、赤狄(即东山皋落,今垣曲县境)、董国(在今山西闻喜东北)、韩国(今陕西韩城)、黎国(今山西长治西南)、贾国(今山西襄汾贾罕村)、蓐国(在今山西闻喜一带)、冀国(在今山西河津一带)等等17个国家和部族,与齐国、楚国、秦国成为当时的四强。

但是,晋献公错用“二五”、优施等、宠爱骊姬,也给晋国的政局造成了混乱,无疑会影响到晋献公的伟大形象和晋国的繁荣发展。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前一篇:《晋国雄风》第八回  投狄国重耳避祸 晋献公假虞灭虢

 





 

       

河南省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621230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站由淇县之窗网站运行和管理。  站长:老农(信箱qxzhd@126.com)  QQ:1036847795   网站电话:0392-7226249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

豫ICP备09020854号          豫公网安备 41062202000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