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河文化研究  第十一卷 2017年 今天是:
 

返回网站主页

淇河文研11主页 文史资料 文化新闻 景点名胜 淇卫名人 评论探讨 文艺作品 留言评论  
       

文艺作品 - 《晋国雄风》第十回 除奸党里克设计 扶幼主荀息死节
《晋国雄风》第十回 除奸党里克设计 扶幼主荀息死节

 
作者:钟石(底兴魁)  加入时间:2017-4-28 22:48:55  点击:

 (2017-04-09 08:40:00)

话说晋献公去世后,荀息遵照献公的遗命,拥立十一岁的公子奚齐为君。骊姬根据献公的遗命,拜荀息为上卿;又加封梁五、东关五为左右司马。二人带着卫士日夜巡逻,加强防守,以备非常。国中大小事务,具由荀息先定而后行,并告讣诸侯。

在办理晋献公丧事期间,百官都来参加献公的丧葬,只有狐突一人假托重病在身没来。里克私下对卆郑父说:“奚齐即位为君,他哪里比得上逃亡在外的公子重耳?”  卆郑父说:“这事全由荀息一人掌握,我们可以去探探他的口风。”于是二人乘车来到荀息府上。

旬息将二人迎入,里克告曰:“主公去世,公子重耳、夷吾都逃亡在外,大夫身为国家重臣,不将两位公子迎回继位,却拥立一个蛊惑先君的婢妾的儿子,这如何能叫人们心服呢?太子申生无罪被杀,两个公子对奚齐母子恨之入骨。他们以前不发难动手,只是碍着先君的面子,如今先君去世,他们岂能善罢甘休?两位公子外有秦、狄两国兵马相助,内有晋国百姓响应,一旦回国夺位,你又有何办法对付??”  荀息回答:“我受先君献公临终嘱托,辅助公子奚齐,那么奚齐就是我晋国的国君。不知此外还有何人。如果我力不从心,无法保得新君周全,我只有以一死来报答先君的知遇之恩。”卆郑父听吧连连摇头,他说:“死又有什么意义呢?我看不如另立新君。”

荀息斩钉截铁的说:“我既然已经答应了先君,今日又怎能食言呢?”二人再三劝说,荀息却心如铁石,坚决不肯答应。里克、郑父无奈,只得告辞回去。在回去的路上,里克对郑父说:“我和荀息多年同朝共事,交情不错,今日这样苦口相劝,他却固执己见,不肯听从,这可如何是好?”

郑父说:“那你就努力干吧。他拥立奚齐,我们拥立重耳,那就各为其主吧。两个国士所筹划的事,没有不成功的。我来帮助你一起行动。你带着申生手下的七位大夫等待我,我让狄国行动起来,并联络秦国动摇奚齐的势力。拥立人望较差的做国君,我们可以从他那儿获得重酬,人望好的我们可以不让他回到晋国。晋国还能是谁的天下!”

里克说:“不行。我听说,义是利的基础;贪利是产生怨恨的原因。废弃义就谈不上得到利,贪欲深了怨恨就会萌发。那奚齐难道得罪了民众吗?民众的怨恨是因为骊姬迷乱国君并且欺骗了国人。她诬陷群公子,夺去他们原来的利益,使国君失误,听信她的谗言而驱逐群公子,逼杀无辜的申生而被诸侯取笑,使百姓无不将憎恨藏于内心,这恐怕就像堵塞大河一样,溃决了再也无法挽救。所以我们打算杀悼奚齐而拥立逃亡在外的公子为君,是为了安定民心消除忧患,并且可以指望得到诸侯的援助。也许可以说,诸侯认为合乎义的就抚助他,百姓喜欢的就尊奉他,国家才能安定巩固。现在如果企图通过杀了继位的新君来谋取个人的好处,就是贪利而且违背了义。贪利则民众怨恨,背义则好处还会失去。为了一点好处招来民众的怨恨,会乱国而身危,还要害怕被诸侯记载于史,这样做是不合常理的。”二人私下商议已定,便派心腹武士改扮成宫中侍卫,混杂在人群中,乘奚齐主持丧葬不加防备时,将他刺死在灵堂上。当时优施正在一旁侍奉,他见有人行刺,忙拔剑来救,也被刺客刺死,一时间宫中大乱。

荀息在外闻听此讯,心中大惊,急忙跑进灵堂,抱住奚齐的尸体放声痛哭道:“我接受先君托孤遗命,却不能保护太子,我将来有何脸面见先君于地下?”说着便想对着殿中大柱撞去,打算以死殉主。

骊姬连忙派人阻止道:“先君灵柩尚未入土安葬,大夫这就不管了吗?再说奚齐虽死,公子卓子还健在,大夫可扶立卓子为君。”随后,荀息下令将守灵堂的侍卫太监处死,然后召集朝中百官商议,共扶公子卓子继承君位,这时卓子才九岁。

里克、卆郑父假作不知,拒绝上朝议事。梁五在朝堂上说:“奚齐被杀,实是里克、卆郑父二人为先太子申生报仇。今日他们不来议事,更说明此事与二人大有关联,我请求派兵讨伐他们。”

荀息说:“二人都是晋国的老臣,根深蒂固,党羽众多,朝中大夫大半出于他们的门下,万一讨伐失败,我们在晋国将无立足之地。我看不如暂时把此事按下不提,等丧事完毕,新君继位之后,再设法驱散二人党羽、处置他们。”

梁五退朝后对东关五说:“旬荀为人迂腐,虽忠心耿耿但缺乏谋略,我们不能听他的。里、卆虽是同谋,但里克因太子之死心中积怨甚深,如若先将里克除掉,卆氏孤掌难鸣,必会心灰意懒,就此罢手。” 东关五问:“用什么办法除掉他呢?”

梁五说:“现在先君的入葬之日已近,到那一天,我们可派一个的武士潜伏在东门,趁他参加送葬之际将他杀死。”

东关五说:“这办法好。我府上有一个门人,叫屠岸夷,身怀绝技,能背负千斤在山坡上奔跑如飞,我们如果用高官厚禄加以引诱,他一个人就足以办成此事。”东关五回家把屠岸夷叫召来,把行刺里克一事告诉给他,屠岸夷与大夫骓遄交情深厚,便私下里到骓遄家与他商议。骓遄听完连忙阻止他说:“先太子因骊姬母子陷害含冤死去,举国上下没有不为太子痛心而对骊姬母子切齿痛恨的,现在里克、郑父二人想要诛杀骊姬党羽,迎立公子重耳即位,深得天下人心,你如果助纣为虐,仇视忠良,晋国百姓怎能容你,即使侥幸成功,日后也会让人唾骂千秋,你千万不要干此蠢事。”

屠岸夷大惊道:“我糊涂无知,险些上了人家的当。我现在就去找他将事情辞掉。”骓遄说:“你推辞掉,他还会再派别人去。你不如表面答应,到时候阵前倒戈,帮助二位大夫诛杀奸党,我把迎立新君的功劳让给你,让你既能得到爵禄富贵,又能得到忠良美名,你看如何?”屠岸夷说:“小人感谢大人教诲。”骓遄问他:“你不会反悔吧?”屠岸夷对天盟誓,表示绝不反悔。屠岸夷走后,骓遄就赶去与里克、郑父商议,三家各自安排好家丁武器,约好在为献公送葬之日同时发难动手。

日期已到,里克故意托病不参加送葬。屠岸夷对东关五说:“各位大夫都出城为先君送葬,只有里克一人留在家中,这是老天爷让我们杀他,请拨给我三百兵卒,我带人去包围他的府邸,将他杀掉。”东关五大喜。于是,屠岸夷领兵假装把里克家围住。里克故意派人到墓地告急,旬息闻听大惊。

东关五说:“听说里克要趁都城空虚之际,起兵作乱,我们就派兵将他的府邸包围,如果能成功,是大夫你的功劳,如果不成功,我们也决不会拖累你。”

旬息心慌意乱,将献公灵柩匆匆入葬后,便保护卓子回到宫中朝堂,等待消息。东关五带兵来到东市里克府前,屠岸夷看见他,假托有要事相告,突然跳起将东关五的脖子勒断。东关五一死,军中大乱。屠岸夷高声大喊:“公子重耳已率秦、狄两国之兵来到城外,我奉里克大夫之命,特为先太子申生报仇伸冤,诛杀乱国奸臣,迎公子重耳继位。”

梁五得知东关五被杀,急忙来到宫中朝堂,想与荀息奉卓子出奔。这时屠岸夷追到宫中,随后里克、卆郑父、雅遄也各率家甲一起来到。梁五知道脱不掉了,随拔剑自刎,但没有立即死亡不,被屠岸夷顺手擒住,里克趁势挥刀把梁五劈为两段。

这时左行大夫共华也统领家甲来助,他们一起杀入宫门。里克挥剑先行,众人随后,宫中侍卫纷纷逃散。只见荀息面不改色,左手抱着卓子,右手举衣袖掩住。卓子吓得大哭。

荀息对里克说:“孺子何罪?请你们把我杀了吧,但求留下先君这一块肉。”

里克说:“申生在哪里?他不也是先君的一块肉吗?”随后对屠岸夷说:“还不下手?”只见屠岸夷突然从荀息手中夺过卓子,摔在台阶上,卓子立即成为肉饼。

荀息大怒,仗剑来杀里克,但也被屠岸夷斩首。里克等随杀入内宫。骊姬去投奔献公另一个妃子贾君,贾君闭门不纳。骊姬又逃入后花园,在桥上投水而死。骊姬的妹妹少姬虽然生了卓子,但无宠无权,里克虽然愤怒但没有杀她,而是把她打入冷宫。随后,里克等尽灭“二五”及优施家族。

随后,里克在朝堂大集百官议事,里克说:“今日奸党和庶孽已除,公子中只有重耳年长且贤,应当迎立重耳。诸大夫如果赞同,请联名成约。”卆郑父说:“此事非狐突老大夫主持不可。”里克立即派人用车去接狐突到朝中议事。

狐突推辞说:“老夫的两个儿子都跟重耳逃亡了,我如果和你们一起迎立重耳,那就是杀害幼主和荀息的同谋了。我老了,我同意你们的意见就行了。”里克随即执笔先书自己的名字,而后,卆郑父、共华、贾华、雅遄等共三十余人都联名同意迎立重耳为君。后来的不一一再书。随命屠岸夷奉表前往狄国奉迎公子重耳。

重耳看信上写到:“国家动乱,民众受到惊扰,动乱时才有得到君位的机会,民众受到惊扰时反而容易治理,你何不回国来呢?让我们为你回国肃清道路。”

重耳见表上没有狐突的名字,心中不禁起疑,便告诉舅舅子犯(即狐偃)说:“里克想接纳我回国继承君位。”

子犯说:“不行。坚固的树木在于开始,开始不培植好根基,终究要枯萎凋落。君临国家的人,必须要知道喜怒哀乐的礼节,用来训导民众。服丧期间不哀痛却想求得君位,难以成功;乘国家动乱之机想回国执政,将有危险。因为国丧而得到君位,就会视国丧为乐事,以国丧为乐事必定会导致悲伤。因为动乱而得以回国,就会把动乱当作喜事,把动乱当作喜事必定会放松道德的修养。这些都显然与喜怒哀乐的礼节相违背,还怎么来训导民众呢?民众不听从我们的训导,还当什么国君?”

重耳说:“如果不是国丧,谁有机会继承君位?如果不是动乱,谁会接纳我?”子犯说:“我听说,丧乱有大小之分。大丧大乱的锋芒,是不可以冒犯的。父母故世是大丧,兄弟间有谗言是大乱,如今你正处于这种境地,所以很难成功。”

魏犨说:“迎而不往,你准备长期客居他乡吗?”

重耳说:“你不知道就里。现在群公子尚多,怎么单单迎我回国?况且奚齐、卓子两个孺子刚刚遭诛,其党羽尚未散尽,我们一旦回去,再想出来就难了。老天如果真的要把君位赐给我,我重耳又何必为眼下不能回国而担心呢?”

狐偃也认为乘先君丧葬、国家动乱之际回国继位,有损忠孝之名,劝公子重耳不可答应。于是重耳便对屠岸夷推辞说:“承蒙你的好意,来看望我这个逃亡在外的人。父亲在世时,我不能尽洒扫的义务。父亲去世后,又不能回去操办丧事而加重了我的罪过,而且玷辱了大夫们,所以冒昧地辞谢你们的建议。安定国家的人,要亲近民众,处理好邻国的关系,还要体察民众的情绪以顺应民心。如果是民众认为有利,邻国愿意拥立,大夫们都服从,我重耳才不敢违背。请各位大父重新议定,扶立别的公子继承君位,我重耳决不敢有异言。”

屠岸夷回国报告。里克想再派使者相请。大夫梁由靡阻止说:“各位公子哪个不能继位为君,我们把公子夷吾迎回来怎样?”

里克说:“夷吾贪婪残酷,远不如重耳贤能。”

梁由靡又说:“他不如重耳,但总比其他几个公子强吧?”

众人赞同梁由靡的话。里克不得已,只得又派屠岸夷随梁由靡到梁国迎请公子夷。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河南省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621230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站由淇县之窗网站运行和管理。  站长:老农(信箱qxzhd@126.com)  QQ:1036847795   网站电话:0392-7226249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

豫ICP备09020854号          豫公网安备 41062202000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