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河文化研究  第十一卷 2017年 今天是:
 

返回网站主页

淇河文研11主页 文史资料 文化新闻 景点名胜 淇卫名人 评论探讨 文艺作品 留言评论  
       

文艺作品 - 中华风:田万里《鹤鸣湖端想之一》
中华风:田万里《鹤鸣湖端想之一》

 
作者:田万里  加入时间:2017-5-21 13:09:52  点击:
 2017-05-17 田万里 

 

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这样的湖了。

 

我确实很久、很久也没有见到这样清澈的湖水了。

 

当我走近鹤鸣湖,中国北方的一个典型的清澈方式,连同周边的风景和乡土方言都显得与众不同。

 

北方能有这样的湖该有多美啊!这样的湖是上苍赐予的,这样的湖诞生在哪里,就是哪里或者说这一方水土的福气。这是一个原始的湖,就像当地民俗风景一样原始。尽管这样,来这里居住的人们依然感受到了人与大自然的和谐与融洽,这样的环境就是指向我们人类未来的生活方向。如果还有许多、许多的人,还能像我这样感受到它的美是歇斯底里的美,感受到它的美是无休无止的美,感受到它的美是大自然永无止境的美,就会忘记人与大自然的界限,那么,这样的美景在将来就不再会有雾霾的封锁。可惜的是我与它相见恨晚,沉溺在文字游戏之中太久了。今天这样的美一旦洞开我的视野,我将会投身于大自然,沉浸在大自然,同大自然一样生存在理性之中,需要的只是人类能够同大自然和谐相处。是的,有些人感受不到它的美的存在,但有些人早已感受到了,无视它的美就等于嘲笑人类自己。它的美一旦走进我们人类的生活,它所爆发出来的热情,绝对会使人类为它而疯狂。如果这样的话,它的美在人类未来的生活之中将变得异常重要和神圣,在今天的阳光下,鹤鸣湖这样一个代表美的湖,将会成为我们人类幸福的天堂。

 

让我们永远投身于鹤鸣湖,永远沉浸在湖水的清澈之中吧。我把湖水中的鱼儿画在心中,目光投向远处的时候,也与湖水融在了一起。这里的芦苇和油菜花是亲切而热情的,就像回到了家乡,家乡的亲人和景物一一前来握手、拥抱。同样,我也怀着格外强烈的热情拥抱了它,亲吻了它,就像热爱家乡的一切,因为这是美的家乡,这是清澈的生活方式。明天的我忘不了它,后天的我对于它的清澈依然难以忘怀。虽然我的表达很笨拙,但我在字里行间依然播种下了欢乐和幸福,让我的心在这里生根、发芽。如果我离开的久了,鹤鸣湖依然会找到我,把我的心盘剥得一丝不挂,暴露在外的尽是浓浓的湖水之意,清澈之情。这也充分说明了在水上水下,每时每刻我也离不开了它,因为我也是湖水中的一朵浪花或者一尾鱼儿,在自由自在的畅游之中,我已感受到了鹤鸣湖的前世今生,如今它已走出了人类的鄙视,经过历史上的数次变迁,当之无愧地成为了我们人类生活的清澈方式。故而,我已把鹤鸣湖三个字紧紧地锁在北方的某一个点上,红色石林就是它的家乡;我更愿把我自己所有的文字作品丢在湖中,也不愿把自己关在一个屋子里闭门造车,最后变成色彩盲、自然盲,我觉得这样的初心和执着是失之偏颇的。于是,我始终把它的召唤做为我们人类最热爱的事业放在心上,它始终把我的爱做为最清澈的礼物挂在湖中的浪花上。

 

 

我热爱鹤鸣湖,我更热爱能读懂它、认识它、珍惜它的人,忠诚于它的清澈就是尊敬我们人类自己。我的热爱是默默的,我的尊敬是有心跳和温度的。但我并不嫉妒它的美,因为它的美,我们人类才得于校正自己的言谈举止和品质。我们人类虽然已经走过了五千年的历史和风雨岁月,但我们人类的品质远远未达到湖水那么清澈。于是,我也要成为那么清澈的一个人,尽管我已是一个作家、诗人,同时也是鹤鸣湖的一位崇敬者,但我更喜爱的职业就是能成为热爱鹤鸣湖的一个艺术家、摄影家,与它的美同伴,与它的清澈同行,同时也要不断提醒自己,在这里,任何时候都是一颗小草、一朵小花、一尾小鱼,切不可超越人与大自然的界限,高高在上,鄙视一切。只有这样,我们人类才会处处都有家乡的感觉。过了很久、很久以后,一个崇敬者在这里才会接上了地气,成为一个现实者,才知道了湖水清澈的美,在这里人类与大自然是密不可分的,是兼备兼得的。那时候的我也想成为湖边的一个追寻美的居民,一个守望美的坚守者,一个保管美的守望者。

 

长久以来,我所信仰的梦在鹤鸣湖苦苦修行,可谁又能知道它的美对于我的生活是多么重要,它是我真正的自然偶像,也是我的欢乐和幸福,当我的脚步离它越来越远的时候,我也意识到了我不能拥有它是多么的寂寞和痛苦啊!并且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看来世界对我是多么残酷无情,就连这种感觉也不放过,对我施加美的暴力,给我安插清澈的抑郁,毫不犹豫地把我拉回鹤鸣湖,让我一次又一次沉浸在它的美、它的清澈之中,更让它的美侵占我的灵魂,它的清澈浸透我的思乡之梦。

 

湖面上的风阵阵吹来,是湿润的风,是温馨的风,更是散发着花香的风。空中的鸟儿俯视着水面,它们也想知道这清澈的家乡,是不是童话故事里的理想王国。特别是夜晚的天空在水面之下,常常会使我感到一种说不出来的寂静。这种寂静是思考的寂静,星星、月亮和我也将在这种状态下进入乡愁、乡恋、乡情和乡思。像我这样的人,无牵无挂的脚步流浪在它的清澈之中,它的美本来就不会让我产生什么乡愁,但是它从内心确实让我感受到了一种乡愁,触手而及的乡愁,也是懂得完善、完美自己的乡愁。尽管已拥有了这种感觉,但我并不要求自己能成为一个完人,就像天上的月一样有阴有缺,这才是我追求的人与大自然的最佳境界。

 

 

湖水沿着我的血脉迎风而立。在未来的远方,依然是人与大自然的和谐共处。湖边的油菜花就像从我灵魂深处喷发出来的寓言,裹着北方和远山的清香而来,更让我感受到人与大自然更是无界限的,早就具有了一个生命共同体的重要特征。风中饱含着我们人类的许诺,我就像一个孩子见到辞别已久的母亲,鹤鸣湖就是我梦中的家乡和家乡的梦,今生今世我不可能再次辞别母亲离她而去。

 

鹤鸣湖永永远远停留在我的梦里,长长久久栖息在了我的心上。

 2017年4月24日上午

【作者简介】

  田万里,河南鹤壁人,《决策与探索》杂志社驻鹤壁记者站站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作品集10余部,《中华风》杂志签约作家。

 





 

       

河南省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621230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站由淇县之窗网站运行和管理。  站长:老农(信箱qxzhd@126.com)  QQ:1036847795   网站电话:0392-7226249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

豫ICP备09020854号          豫公网安备 41062202000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