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河文化研究  第十一卷 2017年 今天是:
 

返回网站主页

淇河文研11主页 文史资料 文化新闻 景点名胜 淇卫名人 评论探讨 文艺作品 >  
       

文艺作品 - 霞光晚照鹤鸣湖
霞光晚照鹤鸣湖

 
作者:贾振才  加入时间:2017-7-22 0:44:47  点击:

 

人生路途中如能遇到一个“好”字,那是很幸运的事;如能遇到一个“巧”字,那是更幸运的事;如果“好”和“巧”同时遇到,应该是最幸福的事了。没想到这两个字在游鹤鸣湖时都被我遇到了。

我说的鹤鸣湖是山城区石林镇的一个湖,原名汤河水库。我们来到湖畔正值夕阳西下,5月的天在这个时候已退去了炎热,剩下了温凉。这时的阳光也不再刺眼,只剩下了鲜红,能正巧这时候来,真的是再好不过了,所以我们遇到了“巧”字。

“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我和好友深深地狠狠地吸着小麦成熟的香味。虽然离开农村很久了,但我们这些农村出来的孩子对小麦有着天然的热恋,对土地有着天然的热爱。夕阳西下的麦田,更加显现着金黄;夕阳西下的村庄,更加显现着幽绿;夕阳西下时鸟的声音,更加显现着清脆;夕阳西下劳作的农民,也更加显现着辛劳。而我们就在这个时候来到了被麦田、村庄、树林围绕着的鹤鸣湖畔。

远远望去,湖水深绿中透着苍茫,远处的村庄、麦田隐约在这空旷的苍茫里。金色的湖水随着微风一层层荡漾开来,湖中的小岛在青绿中也镀上了一层层金黄。远方的小木屋在眼前不停地跳动。打鱼的小船,承载着一船霞光时隐时现。近处,微微的浪花在波涛中起伏。岸边杨柳轻拂,像娇媚的新娘。垂钓的人慢慢多了起来,但都安安静静,不断听到鱼跃出水面的声音。天静,岸静,风静,人静,而我和好友也禁不住陶醉在这静中。

夕阳慢慢衔着了远山,霞光更浓起来,五彩斑斓,天空在湛蓝中透出淡灰色。风大了一些,浪花多了一些,波涛猛了一些,而湖水中的光与影似乎更美更亮了一些,铺满湖面的似乎不是霞光,而像是柔软的缓缓折着的五彩的锦。这就不是“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所能展现的了。

  这时,人也慢慢多了起来,湖边热闹起来。垂钓的在一处,散步的,划船的,谈笑的,自动分散开来。安阳的甚至还有新乡号牌的车或紧或疏环绕湖边停靠。我暗想:他们从那么远的地方来这里,是不是也像我一样,来渴求人生中的“好”与“巧”?

看着周围,品味着鹤鸣湖的名字,我突然感到有些遗憾,鹤鸣湖——怎么没见鹤呢?是的,这里天空湛蓝,大地金黄,麦田飘香,湖水碧绿。从名字上看,应该有鹤的,应该有鸟的,有鹤有鸟才完美,才名副其实。

  我问同行的张君:“今天来这里,有遗憾吗?”他指指倒映在水中的灿烂的霞光:“有天、有地,有山、有水,有云、有影,有你、有我,还有什么遗憾?”“但是没鹤,没听到鹤鸣鸟叫。”他狡黠一笑:“我们到那边乘个快艇,鹤鸣湖不会给你留下遗憾的!”

快艇发动了。马达轰鸣着箭一样冲向前方,身后犁出了一道道深深的水沟。远处的木屋、小岛越来越逼近眼前,再一闪而过。霞光好像被犁碎了,点点闪烁,点点成金,一会儿又融为一体,上下起伏。

  “快回头看!”朋友指向小岛中的树林。我回头一看,只见一群白鹭飞了起来,洁白的身躯,冲向霞光灿烂的天空。“啊!”我的声音还没完全消失,一群白鹤又从树林里飞了出来,紧接着一群灰鹤飞了出来,一群不知叫什么的鸟也飞了出来。唧唧声,啾啾声,叽叽声,喳喳声,多种鸟声交织在一起,其中最嘹亮的是一声声直上云霄的唳叫,我知道那是鹤鸣的声音。过了好一会儿,在霞光的映照下,在湖水的倒影中,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那些鸟飞落到更远的树林里去了。

我和朋友早已傻傻坐在快艇上,忘记了快艇的颠簸,沉醉于夕霞晚照下的美景,沉醉在“好”与“巧”的最幸福的人生际遇中了。





 

       

河南省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621230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站由淇县之窗网站运行和管理。  站长:老农(信箱qxzhd@126.com)  QQ:1036847795   网站电话:0392-7226249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

豫ICP备09020854号          豫公网安备 41062202000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