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河文化研究  第十一卷 2017年 今天是:
 

返回网站主页

淇河文研11主页 文史资料 文化新闻 景点名胜 淇卫名人 评论探讨 文艺作品 留言评论  
       

文艺作品 - (视频)大型古装豫剧《鹤发丹心》淇河之花—胡恩峰主演
(视频)大型古装豫剧《鹤发丹心》淇河之花—胡恩峰主演

 
作者:大鼎豫剧  加入时间:2017-9-25 16:06:44  点击:

 2017-09-24 杨奇 大鼎豫剧

 

      纵看古今,人生皆戏,戏映人生。点击标题下的蓝字“大鼎豫剧”,我们将免费为您提供经典戏剧、曲艺、新闻轶事及深度哲文,为您的生活增光添彩。

 

https://mp.weixin.qq.com/s/gXeS3RgRi91TDxRz5QZnew豫剧《鹤发丹心》全剧 著名表演艺术家张宝英的徒弟胡恩峰主演

 淇河之花 —— 胡恩峰

作者:杨奇

 

 

    2016年初春,中央电视台戏曲频道举办“民营剧团争霸赛”,来自河南的八家民营剧团个个摩拳擦掌,明里暗里都使尽了浑身的解数。尽管,胡恩峰率领的淇河豫剧团最终没有取得“好成绩”,还被讥笑为“不懂人情世故”、“不会办事”。但她们整齐的演员阵容,崭新的“戏箱”,训练有素的乐队伴奏,成熟的领衔主演和硬邦邦的“外八角”,让观众和专家评委由衷地发出赞叹:“戏好!演员好!团风更好!”金奖银奖不如老百姓夸奖。

     作为民营剧团团长兼领衔主演,胡恩峰以她不屈不挠走正路,带好团,演好戏的精神赢得了大家的赞同,从此走进了广大观众的视野。

孕育梦想的岁月

       1969年,胡恩峰出生于河南浚县白寺乡西胡营村。这里是“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也是老百姓号称的“戏窝”。每年春节和元宵节是传统的出会日,声势浩大的古庙会,各种民间戏班云集、各路社火争奇斗艳,观者如云,热闹非凡。“十里城池半入山”的大伾山大佛楼依崖雕凿,“八丈佛爷七丈庙”更是让人流连忘返。
       地处西胡营二里外的浚县林场,有一个知青点,这里经常搞文艺演出。六岁的胡恩峰在上海知青许银娣的教诲下,已经会唱京剧《智取威虎山》里小常宝的“八年前风雪夜大祸从天降”、《红灯记》里李铁梅的“我家的表叔数不清”等好几段样板戏了。
       胡恩峰的父亲从小就在林场工作,种树育苗,打药治虫是个行家里手。在林场也算是个文化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他写的毛笔字、画的六扇屏,都是知青们最喜欢的“宝贝疙瘩”。几乎每个知青的房间里或床头上,都有他写的毛主席诗词或画的梅兰竹菊图。他最受待见的是拉京胡、板胡,西皮、二黄,二八、流水,他都拉的如痴如醉。家里经常是知青聚集的场所,里间外间,炕上窗台上,都挤满了人,歌曲戏曲,京剧豫剧曲剧,河南坠子大平调此起彼伏,通宵达旦。恩峰的母亲很好客,在那样困难的条件下,总能拨拉出一把花生或者一簸箩红薯干片招待这些知青点的姐姐哥哥们。年幼的胡恩峰在这样的生活氛围中,增长了许多艺术细胞,也种下了自幼酷爱戏曲的基因。每逢林场开会,许大姐就会背着小恩峰去场部,趁着会议还没开始,往台上放一把椅子,让恩峰站在椅子上给大家唱上几段唱样板戏。这段岁月,使胡恩峰在幼小的心田里就有了长大要当演员的梦想。
       小学毕业后,聪明伶俐的胡恩峰考上了西胡营中学。刚开学两天,她听说县文化馆办的戏曲演员训练班要招生,时急慌忙地就拉着二姐往县文化馆跑。跑到考场,汗流浃背的姊妹俩给老师唱了一曲《毛泽东思想是不落的太阳》。结果,妹妹胡恩峰考上了,姐姐胡恩青落榜了。原来,二姐胡恩青在学校教书,系民办教师,此时已经订婚了,婆家不想让未来的儿媳丢掉民办教师的饭碗,就和母亲串通好,找到县文化馆,故意让二姐落了榜。为此,二姐恼恨了母亲好多年。

       训练班的老师都是从县剧团请来的富有经验的老演员,他们教起学生来,得手应心,教导有方。身段表演、唱腔吐字、刀枪把子、武功毯子,四功五法,一样不落。虽说只有短短两个月,却让胡恩峰打下了良好的戏曲基本功。
       教身段、唱腔的侯老师原来在县剧团是位唱须生的老演员,演出中摔伤了腿,走起路来一跛一跛的。他上课要求严,手里常掂根树枝,看谁练功学戏不认真,抬手照屁股上就是一下。他常说:玉不琢不成器。学习不挨打,等于瞎胡耍。在训练班侯老师让胡恩峰扮演的第一个角色就是演个小丫鬟。当着全班同学的面,侯老师说,你们看看,让你们演个丫鬟彩女,不是在台上紧张的哆哩哆嗦,就是像根木头杵在台上一动不动。你们看看人家胡恩峰,像个小人精,上了台这脸上身上就有戏。一看就是块唱戏的料。虽说是班务会上的口头表扬,可对坚定恩峰学戏的信心却起到了极大的鼓励作用。     训练班毕业后,胡恩峰分配到浚县曲剧团。进团就安排她在《断桥》中扮演青蛇,那是她第一次登台面对观众,把她紧张的浑身颤抖,腿都不听使唤了,待到青蛇口喊:“我要杀!我要杀!”却紧张的连宝剑也抽不出来了。演完戏后,她觉得自己没把戏演好,羞愧的躲在幕条后边呜呜大哭,内心里一直在责备自己关键时刻掉链子。她暗暗下决心,今后一定要多下功夫,下死功夫。在哪里跌倒一定要在哪里爬起来!

 赶鸭子上架  

        随着经济社会的飞速发展,民间职业剧团由于无编制,无经费,后继无人,陷入生存艰难的困境。浚县曲剧团终于招架不住经济社会的外冲内困,宣布解散了。天天曲不离口刀不离手的练功学戏,偏偏在这时候连个演戏的机会也没了。无论如何,胡恩峰都不想放弃自己当演员的梦想,她想到了一条出路:考戏校,进一步深造;既能提高自己的艺术水平,又能解决文凭编制问题。
       她和小伙伴骑着自行车跑几十里地,到滑县考点去报考戏校,也不问是哪里的戏校,管他是平顶山戏校、鹤壁戏校、还是安阳戏校、省戏校,只要人家让她进门,她就考。没想到两个人都通过初试了,一个接到省戏校复试通知,一个接到安阳戏校复试通知。那一段时间,她白天复习文化课,早晨晚上练基本功,真是“三更灯火五更鸡”,别提有多下功夫啦。
        到安阳参加复试那天,大雨滂沱。幸好有许银娣大姐骑着自行车冒着大雨到车站接她,又带她去郊外的戏校复试。进的戏校,她看到许多同学匆匆忙忙提着烟酒礼物在四处托熟人找关系,自己人生地不熟,心中不禁增添了许多无助的惆怅。许银娣大姐鼓励她,不要有精神负担,只管好好展现自己。恩峰面对考官,表演了翻身前桥、干净利落,又说了一段绕口令、吐字清晰、如珠落玉盘,只见几位评委矜持地交流了一下眼神,暗暗点头。没过几天,她就接到了录取通知书。恰好就在这时,崔兰田的徒弟吴廷珠和直少贤夫妇组建浚县豫剧团来请她去接手主演。是去县剧团参加工作,还是去安阳戏校读书学戏,胡恩峰上下为难,左思右想不得其解。还是县剧团的老师一句话说到了她的心窝里:“你已经当主演了,还上啥戏校啊!这机会多难得呀,将来戏校毕业了还不得来剧团从穿兵打旗开始,到那时候你已经成角儿了”。老师的话果然没有说错。到浚县豫剧团后,她就春风得意,马不停蹄地接演了《屠夫状元》中的张凤英,《寇准背靴》中的柴郡主,《五女拜寿》中的五凤,《哑女告状》中的梅香,俨然是个小主演了。许银娣大姐听说后大发雷霆,数落她埋怨她吵她,鼠目寸光,井里的蛤蟆,你就在剧团呆一辈子吧!

       天将降大任也,必先苦其心志。正当胡恩峰羽毛丰满准备展翅飞翔时,她遇到了戏曲演员一般都难以逾越的“难坎”,倒仓没嗓子了,一句“穆桂英我家住在山东”都唱不成。吴庭珠老师惋惜地说:这孩子哪儿都好,就是没嗓子,可惜了!胡恩峰也感到前途暗淡,心灰意冷,产生了离开舞台嫁人成家的想法。吴庭珠看到胡恩峰思想迷茫、情绪低落,就主动帮助她。每天早晨带她到河边练发声,练控制气息,慢慢调理嗓子,逐渐有了改变。嗓子恢复过来后,胡恩峰虽说思想稳定,但已经没有了以前的锐气。同期的姐妹有怀孕回家生孩子的,舞台上腾出了较大的空间,吴庭珠老师就“赶鸭子上架”,督促、逼迫她接角色接活接戏。由《桃花庵》里的苏太太改演陈妙善;由《秦香莲后传》里的冬妹改演紫云郡主;接演《打金枝》中的金枝、《三哭殿》中的西宫。在新创作的大型豫剧现代戏《春雨白露天》中扮演小白露,吴庭珠扮演成年白露,代表鹤壁市参加全省现代戏汇演获得了百花奖。难得的发展机遇,大量的舞台实践机会,使胡恩峰逐步锻炼成长为浚县剧团的台柱子。
        平时,演出《哑女告状》都是胡恩峰演前半场,吴庭珠老师演后半场。从省里汇演回来后,吴老师对恩峰说:“今天开始,我可是不化妆了,你自己演吧”。一听说吴老师要自己开始挑大梁,胡恩峰既是兴奋又是紧张,早早化好妆,穿好箱,候在幕条角里准备上场,却紧张得一直往厕所跑。到上场的音乐响起,锣鼓点还没打完,她就跑上舞台了,监场的老师在后边拽都没拽住,她就在九龙口站定亮相了。
       戏结束后,吴庭珠老师走到恩峰的身边平静地说:“明天《对花枪》,你的姜桂芝”。恩峰心里明白,自从一年半前她演过一场《对花枪》后,由于人事关系,团里就再也没有安排她演过这出戏。今天又安排她演这出戏,一定是演员又没嗓子了,又要她救场救戏。第二天,正在化妆时,她耳边传来一阵热嘲冷讽:“叫我给她配戏,她也配!”话音未落,只见那位扮演罗焕的演员把头上的水纱、网子一抹,摔门回家睡觉去了。等到该罗焕上场时,孙女出来替他顶了一句:“我替爷爷赔个礼”。姜桂枝本应该抱住孙女表示亲切,可孙女却冷冰冰地杵在台上一动不动,硬是在台上戳你,“割师傅”。就是在这样有人推助提携,有人下拌使坏的环境中,胡恩峰在民间剧团的舞台上经受了风吹雨打,逐渐成长成熟起来。

 背起行囊走天下  

         浚县豫剧团跟全国各地的县级剧团一样,经过承包经营的短暂兴奋后,很快就陷入了自生自灭的发展困境,濒于瘫痪。为了生计,胡恩峰和丈夫背起行囊,背井离乡,踏上了搭班演戏的道路。为了寻求合适的合作团队,她曾经三进三出鹤壁市豫剧团,几次北上又几次南下,都是因为台上争名争利、相互拆台,台下拉帮结派,闹不团结,闹的不欢而散。在经历了与多家剧团多路主演的合作之后,胡恩峰发现了自己的短板:有基础,缺少高度;有嗓子,缺少流派特点。于是,她萌生了拜吴庭珠为师学习崔派艺术的想法。吴庭珠老师闻之,急忙给她出主意说:“你拜我的大师姐张宝英吧”。胡恩峰喜出望外地拉着启蒙恩师吴庭珠,感激的热泪凝眶。         2002年拜师仪式在浚县县城举行。城里的主干道上挂满了大标语:“热烈祝贺著名豫剧表演艺术家张宝英喜收我县青年演员胡恩峰为徒!”场面非常隆重。胡恩峰按照梨园界的规矩,以最高礼仪给老师行叩拜大礼。喧闹的拜师仪式过后,张宝英老师认真地看了恩峰演的几场戏,听了胡恩峰的演唱,就崔派的发声方法,行腔归韵,胸腔共鸣与鼻音共鸣,现身说法,倾囊相授,使胡恩峰眼界大开。演唱时不再一味拼高音,拼喊叫,而是讲究演唱技巧,讲究“以声传情,以情带声,用心演戏”。此后,她应邀到安徽蚌埠、浙江义乌、金华、蒲江等地演出,大受欢迎。她与金不换合作演出了《花枪缘》、《三哭殿》、《包青天》、《秦香莲后传》、《七品芝麻官》等戏,在大量的艺术实践中,在一场又一场的实际摔打中,胡恩峰的做戏、身段水袖,突飞猛进,尤其是她的唱腔新颖别致、有特色,有崔派味儿,紧二八、散板的喷口、气息控制十分讲究。让观众一听,就知道这是张宝英的徒弟,颇得张宝英真传,开口一唱,崔派韵味浓郁。

       在跑江湖,搭班演戏的过程中,胡恩峰十分留意各位名家前贤的演唱特点,注重博采众长。金不换的道白吐字清晰,贯口利落,牛派韵味十足。特别是金大哥为人仗义的品行,令人敬佩。每逢胡恩峰遇到困难,只要张嘴,金不换都是一个字“中”!为朋友甘心情愿“两肋插刀”。
       任宏恩老师是胡恩峰敬重的师长,他平易近人,从不摆架子,对待青年演员恩诲有加。与任老师合作演出《包青天》、《三哭殿》、《打碗记》,让胡恩峰受益匪浅。任老师演戏讲究演人物个性,擅于抓住角色的个性特征,活龙活现又入木三分地表现人物。他一直想找一个演青衣的演员合作,试了几个,他都不满意,说她们化妆不讲究。恩峰与任宏恩老师合作期间,任老师担心团里的小年轻欺生,怕胡恩峰受委屈。每逢她打水鬓、盘发、包大头的时候,任老师就坐在旁边一边看她化妆,一边给她递东西。等她化好妆,任老师总会当着大家的面鼓励她说:“一看这扮相就知道是张宝英的徒弟。不用唱,往台上一站,这就是秦香莲!”一句暖心窝的话,让胡恩峰不管遇到多大困难,受到多少委屈,心里总是暖阳阳的。

 做一个坚强的坚守者

       2011年春节,县里举办春节联欢晚会,一直漂泊在外的胡恩峰在晚会上的演唱,令县里的领导印象深刻,交口称赞。县文化局局长崔改琴了解了胡恩峰的情况后表示:这么好的演员咋能一直在外边跑呢。她亲自为胡恩峰解决编制,把她安排到浚县曲剧艺术保护中心,又千方百计地牵线搭桥请淇河酒业集团与胡恩峰联姻成立民间职业剧团——淇河豫剧团。
       很多亲戚朋友听说她要办剧团,就跑到她家里劝说:“要生气,成班戏;要做难,办剧团”。“咱县里办过多少个剧团了,到了还不是不欢而散,千万别去招惹这一行啊”。“现在这么多剧团争着聘请你去当主演,何必操这种苦心啊!”恩峰想起这十多年在外搭班演戏所受的窝囊气,她下定决心要办个自己的团,再苦再累也要办团。

       缺资金,胡恩峰把儿子娶媳妇的两万块钱先拿出来,又东家借西家凑地筹了几万块钱,买灯光音响,买服装道具。恩师张宝英听说后,专门买了一道纱幕送来支持她办团。她以自己的真诚邀来了各路演员。一个演员阵容整齐,满堂全新服装的民间职业剧团在浚县县城亮相了。观众在舞台前围的里三层外三层,水泄不通,一些老年人深有感叹地说,好多年咱县里莫见过这么好的剧团了。
       开场戏演得风风光光,可是接下来跑台口找市场,却让胡恩峰做了大难。她听说同行姐妹的剧团,被“野外交”坑的演了十几场戏,却拿不到一分钱。自己心里也怵得不停地打鼓。可是剧团办起来了,总不能坐在家里等台口啊。她听说三十里外有个台口,没人敢去。她就叫起丈夫天不亮就坐车赶路,去找人家村支书。支书说话干脆:“咱也不用签合同,你演吧。演好了,群众都说中,我就给你钱。演砸了,老百姓不满意,算你白演,我一分钱都不给你。”胡恩峰二话没说,一口答应了。等戏演完了,老百姓围在台前久久不肯离去,一再要求加演清唱。支书找到恩峰说:“很多跑台口的剧团外交,一听说我提的条件,拔腿就蹿了。没想到就你敢接,还敢亲自来演,而且还演得呱呱叫,不简单!我们认了!今后,每年的演出都给你了”。就是凭着这股闯劲,胡恩峰和她的淇河豫剧团踢响了头三脚。
       民营剧团闯市场难,打造品牌更难。刚开始,胡恩峰率领的淇河豫剧团也采取“借鸡下蛋”的方法闯市场,借人家的旗号,打人家的招牌,演自己的戏。她始终要求自己要求全团:不管戏价高低,演戏不能糊弄观众,要保证质量。只要戏演得好,老百姓迟早会认咱的。一次到一地演出,第一场戏刚演完,恩峰正在卸妆,一位会首找到后台问:谁是团长。胡恩峰以为打人家的旗号露馅了,急忙支支吾吾地回答:俺团长有事呢今儿没来。会首开门见山地说:“别给我编瞎话了。我不管你啥牌子,啥旗号,我就认你,只要是你唱戏就中!我手里有五个台口,全部要你去唱”。就是凭着演戏办团的真本事,胡恩峰和她的淇河豫剧团闯出了一片天下。

       民营剧团生存的第一要务是要有自己的“看家戏”。可是对于民营剧团来说,花几百万来排一出新戏,那是败家子干的事,她们可望而不可及。因此,移植新戏就成了她们的首选。表导演可以跟光盘学、跟电视电脑学,但服装道具她们就得自己想法解决。没钱买,就自己动手做。好在团里的女演员们都是做针线活的行家里手,比葫芦画瓢,她们一样不差。一出新戏《虢都遗恨》的全部服装就是这样诞生的。
       人心齐,泰山移。淇河豫剧团成立四年,团风正派,人心稳定,与胡恩峰夫妇不计得失,真诚待人,以德服人有着根本的关系。大部分演职员都是从建团第一天进团,至今没有离开过。曾经有多少“名”演员,稍有成绩,就利欲熏心,自我膨胀,成了昙花一现。又有多少好剧团,一人专断,搞一言堂,“家”天下,排挤异己,压制人才,最终落得孤家寡人,偃旗息鼓。
       淇河豫剧团每年演出四百余场,四年演出一千六百多场,那是全团演职员上下一心,团结拼搏,艰苦创业,无私奉献的成果。女演员们曾经面对镜头,眼含热泪地告诉记者:为了演戏,把半岁的孩子交给爷爷奶奶,出来半年,回到家孩子直喊阿姨。听到这喊声,我的心都碎了!年轻的母亲把青春和大爱献给了剧团,献给了喜爱他们的观众,观众汇报给她们的就是发至内心的掌声,就是剧团的渐受拥戴的声誉!
       正当国营院团竞相在中原文化大舞台大张旗鼓地惠民演出以得到巨额补贴时,这些民营剧团却在默默无闻地行走在山西、河北的乡镇村寨,经受着市场和老百姓的检验。好在国家和省里已经出台了扶持民营剧团的政策,让我们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就在几天前,一场特大暴雨袭击了山西省长治市屯留县,正在这里演出的淇河豫剧团,损失惨重,简易舞台被风雨刮塌,服装电器惨遭雨淋。微信传来,圈内的朋友,纷纷表达关切。可是,可是“有关部门”却无动于衷,连一个慰问的电话都没有。
        “越是困难,越向前”!我期盼着这些民营剧团的坚守者,继续坚强!坚守!

 

 

        朋友们,喜欢本平台请支持我们,多多转发哟!想看更多精彩节目和文章请点击阅读原文,再搜索您喜欢的节目。感谢您的关注!





 

       

河南省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621230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站由淇县之窗网站运行和管理。  站长:老农(信箱qxzhd@126.com)  QQ:1036847795   网站电话:0392-7226249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

豫ICP备09020854号          豫公网安备 41062202000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