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河文化研究  第十一卷 2017年 今天是:
 

返回网站主页

淇河文研11主页 文史资料 文化新闻 景点名胜 淇卫名人 评论探讨 文艺作品 留言评论  
       

文艺作品 - 金不换传《金不换——金声玉振》一书出炉
金不换传《金不换——金声玉振》一书出炉

 
作者:草根蚂蚁  加入时间:2017-9-27 10:41:43  点击:

 一年多的磨合,金不换传《金不换一一金声玉振》一书终于出炉。饶某大半年的心血在其中。祝金不换在艺术的道路上不断进取,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达到至臻至美的境界。

 
【题记】
 
2016年5月的一天,金不换告诉我,他想把自己写成一本书。那一天恰好是母亲节,他先是给妻子做了早餐,然后我们一起启程到一个县的乡下去演出。在路上他给在封丘县农村的母亲打了一个电话,他说娘啊,我想你了。
 
后来一路上他就没有再说什么,我猜他是在回忆和父母在一起的日子。他9岁起就开始学戏,走南闯北几十年,如今他已经48岁了。在一篇报道中我了解到,他现在每年都要在乡下演出200多场,余下的时间要管理剧团,要参加社会活动,参加各种评比,还要进行戏曲研究、戏曲教学、戏曲创作,他根本没有时间去陪陪年事已高的父母。他是在愧疚吗?一个艺术家,在父母面前也是孩子。
 
快到目的地的时候,他感叹了一声,说,当初我学的是小生,一种很正直很英俊的角色。后来老师们去让我学丑角,做丑角的第一件事就是剃光头。那时我刚成年,说实话,当钢铁的剃刀剃去我满头的黑发时,我感到头皮一阵发凉,我很屈辱。尽管这些年,我深深的理解到,丑角并不是丑陋,但内心还是有一个难以解开的疙瘩。不管愿不愿意,从那时起,我的人生就与丑角结下了不解之缘。
 
几天后,我发了一条微信给他:司马迁在《史记》.《滑稽列传》中将丑角评价为“不流世俗,不争势力,上下无所凝滞,人莫之害,以道之用”,是 “岂不亦伟哉”的大丈夫。不久,他给我回了一个笑脸。
 
金不换——金玉丑角》/草根蚂蚁
 
第一章
 
1968年夏天,金不换降生在河南省封丘县孙庄乡钟銮城村一户金姓的农民家里,父母给他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叫玉领,在家里五个男孩儿中行三。
 
在贫苦的金家,孩子们的昵称都带有一个玉字,这个世世代代都过苦日子的农民家庭,梦想着金玉满堂的好时光,希望这些美好的词汇能改变孩子们人生的命运。
 
但是,玉领人生的第一步就踩在苦难的路途上。打记事起,小玉领印象最深的就是家里的三间破瓦房和一间破土坯房。东屋住着父母,西屋住着大哥、二哥。小孩子总是最受父母宠爱,捧在手里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了的时光虽然短暂,但那是他永远都无法忘怀的甜蜜记忆,和爸爸妈妈在一个床上的日子是小玉领一生中最幸福的日子。当玉领稍微长大一些的时候,他的弟弟出生了。连走路都有些蹒跚,还没有完全断奶的小玉领只有给弟弟让位,被“发配”到哥哥们的屋里,父亲用门板在一张床上又架起一张床,这样,他们哥仨才勉强能睡下。
 
封丘县属于黄泛区,中銮村离黄河只有三五里地,喜怒无常,桀骜不驯的黄河几千年来就没有一条固定的道路,她不停的改道,而中銮村就是她经常“光顾”的地方。
 
有好几次,正在酣睡中的小玉领突然被父母叫醒,他听见街上惊人的锣声狂响,有人大喊:——快跑啊,快跑啊,黄河决口子啦。一家人顾不上带走家里的东西,好在家里从来也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财产,爸爸妈妈最宝贵的财富就是弟兄五个,一家人相拥着跑到村外的高岗上,然后等待,等待幽灵一样的黄河水悄悄的来,又慢慢的褪去。
 
再回到家的时候,整个家园都被染上了黄色,那些从黄河身上沉落的泥土粘性极强,一脚踩下去,鞋就别想提起来。等到天晴泥土干了,就会变成细细的尘土,像飞絮一样轻,稍有动静就会尘土飞扬,漫天的黄沙。
 
屋里屋外都是黄土,家里种的一小片菜地也被黄土掩埋,田里的庄稼更不要说,辛辛苦苦种下的庄稼颗粒无收。一切都要从头开始,房子塌了,重新翻盖,土地毁了,重新耕种。千百年来,这些与黄河结下恩恩怨怨的农民已经习惯了苦难的日子。也养成了吃苦耐劳,乐观豪放,苦中作乐的习性。
 
至今,玉领的心里还留有那些苦难的记忆。
 
 
 
 
 
 
 
 



 

       

河南省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621230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站由淇县之窗网站运行和管理。  站长:老农(信箱qxzhd@126.com)  QQ:1036847795   网站电话:0392-7226249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

豫ICP备09020854号          豫公网安备 41062202000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