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河文化研究  第十一卷 2017年 今天是:
 

返回网站主页

淇河文研11主页 文史资料 文化新闻 景点名胜 淇卫名人 评论探讨 文艺作品 >  
       

文史资料 - 河南获嘉:武王盟誓坛 姜尚封神地
河南获嘉:武王盟誓坛 姜尚封神地

 
作者:冬夏 王伟斌  加入时间:2018-1-13 14:40:16  点击:

   中原小县获嘉,有“山”数米高,名同盟山;有庙只三进,名武王庙。中原名山大庙众多,论其形貌,这一“山”一“庙”,全不出彩,却被河南省社科院历史专家马世之称为“王侯第一坛”“西周第一庙”。

  回到三千余年前的商末,公元前1046年初春,周武王姬发率诸侯军牧野一战定乾坤,狂飙起而商朝灭。而后世代绵延,繁荣发展,周朝八百年天下就此启幕。

  牧野大战前,武王和八百诸侯结盟伐纣,堆土成盟誓台,后世称为“同盟山”。在“同盟山”上,武王做了一次著名的战前总动员——《牧誓》。

  牧野一战,惨烈无比。战后,武王与姜尚(姜子牙)对生者划地封侯,对(双方)逝者中的72位重要人物,垒冢祭祀,安位封神。周代商之后,同盟山始建武王庙,从此香火不绝。

  战后,周武王与姜尚联手“封神祭祀”,这是中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创举。获嘉,成为中国封神文化“策源地”,中国“百神之乡”。不以“山水见长”的获嘉,因“封神”名世。当代民间传说,每年腊月二十三,诸神回来述职。到了年三十晚上,获嘉天上,黑压压的都是神。

  明代许仲琳据此演绎成神话小说《封神演义》,他借助明清最通俗、最具传播力的方式,使得老百姓无人不知姜子牙、周武王,无人不晓纣王、妲己······

  从通俗文学回到历史文化的范畴,“现在获嘉境内,除同盟山、武王庙等遗存外,还有照镜、马厂、彰仪、东仓、西仓、大洛纣、小洛纣、文王冢、吕尚冢、妲己冢、纣王嬖妾冢等遗存。这些商周文化古迹,实为周武王伐纣克商之历史印痕。”马世之著文分析。

  让我们一起回到那个王朝更替的历史时刻,回到征马萧萧,战车辚辚,飞矢流镝,剑戟鸣吟的牧野战场,回到庄肃凝重的封神场景吧!

  

  武王庙大殿

  “八百诸侯”堆土成山

  同盟山位于获嘉县城东北2.5公里处,是一处龙山和商周文化遗址,高六七米,面积约3.75万平方米,文化层厚约6米,发现有灰坑、墓葬、红烧土及大量陶片与石器等遗物。现为河南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获嘉县文化馆馆长韩志强介绍,同盟山原是一个黄土堆,俗名叫“疙瘩山”。当年四周一马平川,周武王部队在此地安营扎寨。又有蜀、微、鄘、卢、濮、彭、姜等许多小部落首领,带部队加入伐纣大军,史称“八百诸侯伐纣”。

  “众诸侯为表伐纣决心,各带将士,每人捧一捧土,堆积夯筑成盟誓台,命名为同盟山。”获嘉县文化馆退休专家刘锡元说。武王盟誓,历代文献多有记述。唐代《元和郡县图志》记载:“同盟山,在县东北五里,武王伐纣,与诸侯同盟于此山。”明末清初大儒顾炎武在《天下郡国利病书》中说:“武王伐纣,盟于获嘉。”

  今同盟山上尚存武王庙,山前及山之左右,尚存姜太公校阅台、诸侯演武场、诸侯井、饮马池等古迹遗址。

  2017年岁末,笔者来到同盟山。登台阶步入武王庙。它坐北朝南,有三进五院,以山门、二门、大殿、配殿为中轴线,主要建筑有四十余间,皆明清风格。“据庙内碑刻记载,庙始创于周代,元代毁于兵燹,重建于明洪武初。民国时,多处建筑被破坏。新中国成立后,又重新修缮。”韩志强说。

  山门面阔三间,绿琉璃瓦覆顶。进二门,是武王大殿,为单檐歇山顶,台基为须弥座式。建筑是明代风格。殿内,周武王端坐正中。院内有明清碑刻十余通,大殿前有唐槐一株,传说是武则天随唐高宗去泰山封禅,途经获嘉,拜谒同盟山时亲手所植。白居易曾为它题诗:“吊民伐罪事已空,落日荒台动秋风。八百诸侯今安在?独留乔木恨未穷。”武王大殿前有拜殿,为当年诸侯觐见武王跪拜场所,历代有修缮。武王大殿后,有文王太公殿,殿内供奉周文王、姜太公、周公旦、伯邑考等西周先贤。武王大殿两侧,有武臣殿、文臣殿,供奉老百姓喜闻乐见的诸位神祗。有趣的是,文臣殿供奉着三个文曲星——散宜生、文昌公、毕公。“分管学业各阶段,这是别处没有的。”韩志强说。

  同盟山,“王侯第一坛”;武王庙,“西周第一庙”。这一山一庙,历代祭拜者甚多。在武则天之前,还有个大名鼎鼎的祭拜者李世民。“武王庙山门外,原有一口大钟,相传是秦王李世民派人铸造的。今已不存。”《获嘉记忆》主编赵海峰说。同盟山作为获嘉县的文化地标,历代多有歌咏。明人王翤美写诗:“誓师盟会几千年,修武遗名此尚传。漂杵不闻商纣迹,倒戈犹记武王贤。邙山古道生衰草,孟渚长堤锁暮烟。惆怅古今浑一梦,空留荒冢夕阳边。”清人郑笺做《同盟夕照赋》:“……

  华盖初临,盟书誓毕。东瞻牧野,统万姓而归心,西望盟津,想六军之驻跸。”

  

  武王庙内唐柏

  一场改变历史的战役

  牧野之战,对垒者,是周武王和商纣王。

  商纣王是商王朝最后一个统治者,名子辛,又称“帝辛”,“纣王”不是正式帝号,是后人加在他头上的“恶谥”,意思是“残义损善”。后人普遍认为纣王是暴君。其实从已知史料看,纣王也有雄才大略。司马迁在《史记·殷本纪》中称纣王天资聪颖,有口才,行动迅速,接受能力很强,气力过人,能徒手与猛兽格斗。但他又拒谏、嗜酒、放荡,宠爱妲己,“酒池肉林”,荒淫无度,加重赋税,还发明“炮烙”之刑,残杀大臣。这些,司马迁也都讲了。纣王登基后有政绩,郭沫若认为他平定东夷,开拓淮河和长江流域,对古代中国疆域开拓有贡献。另一方面,他坏事没少干。虽然历代都有史学家质疑周人有意“妖魔化”帝辛,比如古史辨学派创始人顾颉刚认为,纣王恶行随时代推移逐渐增加,时代愈晚,其罪越多也越不可信。但在“完美人设”的周武王对比下,更多的史学家认为,纣王罪状确有其事,暴君形象无可辩驳。

  周武王,西周创建者,姓姬名发,谥号武王。他继承父亲姬昌(周文王)遗志,推翻了商朝,建立西周。他表现出卓越的军事、政治才能,成为中国历史上一代明君。姬发为一统天下,韬光养晦,励精图治,国力、军力强盛一时。纣王觉察到周的威胁,决定对周用兵。计划中的军事行动,因东夷族反叛中止。纣王倾全力攻东夷,西线兵力极为空虚。对于武王来讲,千载难逢的战机到了。周武王挥师东征,他带戎车三百乘,虎贲(先锋部队)三千人,甲士四万五千人,又联合了西南方各族武装(八百诸侯),长驱直入,于公元前1046年二月甲子日黎明,直达朝歌城外七十里的牧野。据说商纣王发兵七十万抵抗。马世之认为数字存疑,当时殷商总人口不会过百万,哪能发兵七十万?但纣王兵力远超武王,是没有问题的。武王伐纣途经宁(获嘉古称),在此勒兵修武,并改宁为修武。文献记载,西周修武故城,在今获嘉县北。“相传周武王伐纣过宁期间,与诸侯在同盟山盟誓,做战前动员准备工作。”马世之说。这个“战前总动员”,就是《尚书·牧誓》,主要有两方面内容:一是历数纣王罪状,指责其听信妇人,不祭祀祖先,不信任亲族,对四方罪人逃犯信任、提拔、任用,让他们当官虐待老百姓。二是鼓励大军士气,周武王说:“努力吧,将士们!你们要威武雄壮,像虎、豹、熊、罴一样勇猛,在商都郊外大战一场。”誓毕,周军先由姜尚带数百精兵挑战,武王带主力跟进冲杀,打乱对方阵型。纣王虽有大军,但多是从东夷掳掠来的奴隶和败军囚徒,他们纷纷倒戈,甚至给对方带路。纣王大军,一击即溃。纣王快马加鞭,逃离战场,返回朝歌,在鹿台上自焚而亡。

  中国历史上一场决定着改朝换代的战役,仅打了一天,“其亡也忽焉”。

  现在的同盟山武王庙台阶前左侧,立有一通六棱石碑,上刻《牧誓》全文及译文,为近年所立。《牧誓》,这个发生在获嘉的战前总动员,对牧野之战联军的胜利,有重要作用。中国军事科学院研究员刘庆认为,《牧誓》中针对各方军队,严申了战场纪律,这是取胜的关键点之一。当时周有嫡系部队,即“戎车三百乘,虎贲军三千人,甲士四万五千人”,隶属于周的诸方杂牌军,与周军编制战法不同,武王战前将其统一,确保指挥顺畅,以发挥主力部队——车兵的整体威力。郑州师范学院教授刘玉娥认为:“周军善于伐交,战前动员、思想宣传工作十分出色。告诫不杀降者,优待俘虏,开世界战争史上优待俘虏之先河。纣王士兵临阵倒戈,原因多种,但与周的政治宣传,有密切联系。”

  这场大战,还有个很容易被忽略的细节。战前,武王占卜,“大凶”。周公旦主张退兵,武王动摇。姜尚扔蓍草,踏龟甲,力主作战。他打破鬼神禁锢,以纣王恶行判断,认为战之必胜,力主决战。

  周代殷商,史称“周革殷命”。王国维先生在《殷商制度论》中说:“中国政治与文化之变革,莫剧于殷周之际……是殷周之兴亡,乃有德与无德之兴亡。”历史文化学者易中天“论西周”时曾说:“西周是我们民族文明的发祥地,中华文化、中华文明的真正起点在西周!君权天授、以人为本、以德治国、以礼维持秩序、以乐保证和谐,这都是西周的智慧!”

  “周革殷命”,中国历史上极为重要的“高光时刻”,获嘉有份参与,成为盟誓地,千古留名。

  

  苏妲己毁誉参半

  战后,周武王大军凯旋途经获嘉,为犒赏有功将领,慰藉阵亡将士,周武王和姜子牙举行了隆重的分封建制和封神仪式。

  “活着的赏给领地敕封侯爵,战死的收葬立冢,由姜子牙封神,据说天下三分之二的神,都是这次分封确定的。”赵海峰说。

  获嘉从此出现了“七十二冢”。随着岁月播迁,现存还有二十六冢。姜子牙给纣王也封了神立了冢。“纣王冢”在获嘉县大洛纣村村北,又称“喜神冢”,因姜子牙封神时,封纣王为天喜星,专司襄办民间嫁娶的大喜事,故名。

  纣王,吉神?管婚姻?姜子牙咋想的?

  《封神演义》上说,纣王到底是个帝王,姜尚怜其才兼文武却纵淫听谗,落得悲惨下场,因此才封神于他。

  妲己也被立冢封神,她被封为“悔过神”,主司人间悔过自新之事。其冢在获嘉县西南宣阳驿村,冢不高大,周边长满细瘦小树,冢上生满杂乱灌木,堆着干树枝。冢东侧,还有个半平方米大小、石棉瓦盖顶的小庙,摆着香炉纸供。在获嘉,老百姓对妲己看法并不统一。有赞的。“外地人骂妲己,获嘉人不骂。她是好人,后来的那个坏的,是狐狸精附身,不是真妲己。老百姓拜妲己,是拜求子女改错归新。凡拜,还能如愿。”宣阳驿的村民说。有骂的。“获嘉人吃酒席,最后一道菜是小苏肉。这个小苏肉,据说吃的就是苏妲己的肉。牧野大战后,在同盟山祭奠文王时,妲己被武王砍头悬于白旗之端,后来移葬到这儿。为震慑她的亡灵,离她的冢不远处,就有姜尚冢,好看着她。”《获嘉记忆》一书记载。

  对一个美女的矛盾看法,“既透视出古代史传的印痕,也表现出获嘉古代的风物民情以及民间的创作智慧。”《获嘉七十二冢传说》中说。

  (绘图:王伟宾)

  

            

  《河南日报》1月12日第13版





 

       

河南省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621230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站由淇县之窗网站运行和管理。  站长:老农(信箱qxzhd@126.com)  QQ:1036847795   网站电话:0392-7226249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

豫ICP备09020854号          豫公网安备 41062202000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