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河文化研究  第十一卷 2017年 今天是:
 

返回网站主页

淇河文研11主页 文史资料 文化新闻 景点名胜 淇卫名人 评论探讨 文艺作品 留言评论  
       

文艺作品 - 散文:鹤城雪月花开时
散文:鹤城雪月花开时

 
作者:李 民  加入时间:2018-1-18 13:16:44  点击:

 2018-01-12 11:22:08

因“仙鹤栖于南山峭壁”而得名的鹤城,太行余麓巍巍绵延,淇河碧水汤汤不息,如晴空一鹤排云而上动九天。

何其幸运,我,和鹤一起生活在这里。迷恋鹤,尤其是寒冬时节,最宜河边寻鹤。

住在另一座城市的老父亲和弟弟,和我聚少离多。刚刚送别他们,心绪烦乱,我独自沿着淇河踟蹰,蒹葭苍苍,溯回求之,看到鹤翩然飞舞,看它们轻翔苍穹,一展羽衣就从《诗经》飞到了今天,有一番逍遥而游的自在。

雪花竟然在此时自天空翩然飘落,这冬之精灵,至柔至刚,至寒至暖,刚强的六瓣冰花骄傲地选择在冷冬中绽放,温柔的花瓣飞触红唇瞬间融为一滴透明清露,漫天弥漫飞飞扬扬笼万物于形,轻暖覆盖朵朵片片拥大地于怀抱。映着沿河农家透来的灯光,雪花儿晶莹翻飞,似碎琼,似乱玉,又如一个个美好的梦。我一时呆住了,不敢呼吸,害怕惊了这纯洁的梦。

仰望飞雪,她忽而羞涩地停在树梢微微颔首,忽而穿过树枝浅笑飞旋,间或调皮地停在我的睫毛上,含花祈祷,化作一滴喜悦的泪滴。远处的村庄隐约传来几声犬吠,大约是在这风雪的夜晚迎接晚归的主人吧。

我如晚归,有谁迎我?年少时喜欢吟诵:“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一夜飞雪,明朝必有诸多开窗的诗意和惊喜。且体味飞雪随风的快乐,且让我御风而行。

道路、原野渐渐洁白,映着霓虹闪烁的夜空,淇河汤汤的水声,让我想念竹林间的明月了。王右丞的松间明月静好,我的竹林明月亦别有意蕴。千年淇河,岸边总是不乏翠绿竹林。“瞻彼淇奥,绿竹猗猗”,那一带修长翠竹,伴着淇河蜿蜿蜒蜒,是鹤城四季皆佳的淇奥翠境,也是我屡屡徜徉驻足的所在。

春日可听竹笋初生牛犊角暗搓搓破土拔节,夏日可享竹林清凉爽润泽淙淙微风抚琴,秋有林间鸟雀呼朋唤友喳喳喧哗,冬有修竹梢头明月渐升绽放光华。岁月也在我彳亍竹林时暗暗地消逝着,那轮抚平我离别亲人忧伤的明月也曾照亮几多古人的心房。那位年少时即通脱人生“应是飞鸿踏雪泥”的苏东坡,再如何旷达,想起明月夜短松冈,亦是唯有泪千行,何况我辈?

母亲啊,你是我心头永远的乡愁……今夜虽然飞雪,明月却自在心间,稍待雪霁,观积雪从翠竹上悄然滑落,弯下的竹竿又亭亭直立,看月华如盖,任斯人憔悴。

有雪怎可无梅,今夜乘兴,踏雪寻梅,赴那与风雪的约定。寒冬已近腊月,丛生斜逸的枝条上,密布着小小的蜡梅花蕾,恰若枝头粒粒圆润的金色珍珠。双手合十,将数粒“珍珠”捧在手心暖着,我来了,你可愿绽放?

鹤城多植梅花,河畔公园,广场校园,白梅粉梅红梅各色斗艳,朱砂梅绿萼梅姝态争奇。但我每每固执,最爱因花黄似蜡而名的蜡梅。那个梅妻鹤子的林和靖,一生挚爱梅花,“暗香浮动月黄昏”活生生勾勒出冷月花魂。众多梅花中,我坚持相信这凌寒不凋的蜡梅最宜月夜,芬芳浸透心脾。想起读高中时晚自习后走过百年蜡梅树旁的日子,那厚厚的冬雪,那清亮的明月都化作暗香,浮动在青葱年华。那些闹着投掷雪球笑着拂我长发落雪的同伴,也都蹚过了各自岁月的河,天各一方。

今夜,容我在这蜡梅树丛中放声长歌。手心的温暖,慢慢唤醒三两朵蜡梅,开始羞涩地吐露清芳。放手,看雪花儿落上梅蕊。

雪落无声,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雪芹细述红楼,曾有集梅花落雪烹茶雅事,今夜若集梅上香雪,纵然不能再得一青瓮,清浅两盏又有何难?只是去岁一起品茗的友人,去了不会飞雪的温暖海岛,只留下梅花与我此夜品雪。风中传来朴树的《送别》,那个唱着“长亭外古道边”泪落如雨的朴树,彼时又想起了谁?雪飞雪融,月缺月圆,花开花落,亲聚友离,皆是人间留不住啊,忽然忆起白乐天“琴诗酒伴皆抛我,雪月花时最忆君”,瞬间懂得那是怎样的感时溅泪心曲,恨别惊心的低婉。

淇河悠悠东流,太行亘古沉默。今夜鹤城,白鹤已栖南山,心中明月皎洁,苍穹飞雪飘扬,掌上梅花绽放。

  我,在风中伫立………





 

       

河南省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621230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站由淇县之窗网站运行和管理。  站长:老农(信箱qxzhd@126.com)  QQ:1036847795   网站电话:0392-7226249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

豫ICP备09020854号          豫公网安备 41062202000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