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河文化研究  第十一卷 2017-2018年 今天是:
 

返回网站主页

淇河文研11主页 文史资料 文化新闻 景点名胜 淇卫名人 评论探讨 文艺作品 >  
       

文艺作品 - 我的二中记忆 (一)
我的二中记忆 (一)

 
作者:郝洪山  加入时间:2018-4-21 22:28:57  点击:

2018.04.20 郝言好语(洪山)

说起来,这些都是有近五十年前的事情了。早在那个时期,我们鹤壁二中就在我们当地是一所响当当的一流学校了。一般说来,一流的学校里面当然也应该都是些一流的学生。不过惭愧的是,当年我这个号称也是上过二中的人,却是无论从哪个方面说都算不上是一个一流学校当中的“一流”学生。
记得在当年在那个“停课闹革命”的时候,我才是个“被停在了”小学四年级的小学生。后来到了“复课闹革命”的时候,我便又一下子“被复课”到了二中成了一名初中生。尤其可能是令现在的小孩子们“羡慕嫉妒恨”的是,我们那个时候的“小升初”既没有“挤破头”又没有“拼了命”,甚至是连考试都没有的就“被初中”了。不过,后来在上到初二的时候,我就又到新疆当兵去了。所以,到现在我说到自己曾经是一名二中的学生时,底气还真是有些不足的。
  一、挖防空洞
 
  尽管当年我们到二中名曰是为了“复课”而上学,但是那时的“闹革命”还是一项不可或缺的内容。在我们到了二中上学的那个时期,除了上文化课之外,还是要经常开展大批判、小评论,备战备荒、学工、学农,还要忆苦思甜、关心国家大事的。
 
记得刚上到二中,大概是1969年珍宝岛之战不久的时候,为了“时刻准备打仗”,全国上下都在开始大搞防空工事。我们二中那时也毫不例外地在全校上下掀起了大挖防空洞、防空壕和个人掩体的活动。记得当年学校后面的一大片空地便成为了我们学生们的“防空工事区”。每天下了课或放了学,学生们都争先恐后地到那里挖防空掩体。我记得我们学生当时挖的防空工事是一条弯弯曲曲的防空壕,这条将近一人高的防空壕是由我们同学们一起共同完成的。不过,在防空壕内两侧的个人掩体,却是要“包干到户”,让我们每一个人自己去动手完成的。
 
在当年那个备战备荒为人民的大形势下,我们同学们当年的劳动热情那是相当的高涨,他们充分发挥了自己积极性和创造性,不仅按照时间、标准完成了任务,而且还在此基础上充分发挥了自己聪明才智把自己的个人掩体挖成了“姊妹洞”和“洞中洞”。或许是我个人的人懒手笨和三心二意,也或许是我太关于专注去别人那里“观摩学习”、“取经请教”,反正到了交工验收的时候,我仍然还是在“挖洞不止”。记得那天验收的时候,学校还搞了一次“防空演习”。当老师们检查到我这里的时候,因为自己的个人掩体还没有挖好,我只能顾头不顾腚地露了半个身子在外面。一个老师见状后还对着我的屁股象征性的踢了一脚。后来,我还是在同学们的帮助下才勉强完成了任务。
 

  二、在校园里的恶作剧

  由于家庭的原因,当年在我上二中的那个时期,心情是充满着悲观与压抑的。因为我觉得不管自己如何的表现都没有办法改变我的家庭与出身。在那时我的认识里,自己的所谓前途与命运也已是被注定的了,而且“政治出身不合格”的这个标签,也是不管我今后如何的努力与争取都是不可能改变的了。 
 
比如,我当年就喜欢打篮球,但是我没有资格进学校的篮球队;我羡慕别的同学能当排干部(那时的年级叫‘连’、班级叫‘排’)或者是可以进学校的“小工厂”去学习知识和本领,但我却可能是永远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所以,我在二中的那个时期里,也的确是有些心灰意冷和自暴自弃的。
 
当年在二中的时候,我父亲被关“牛棚”、母亲也去了“干校”,而哥哥姐姐不是常驻工厂、就是上山下乡。我那时在家里只有与弟弟妹妹相依为命,基本上就算是一个没有人管、也没有谁问的"野孩子"。记得那时在二中时,我被老师称为“三没学生”,“一没书包、二没书本、三没钢笔”。那时上课,别的“排”上语文课,我就借他们的数学书用;别的“排”上英语课,我就借他们的语文书用。好在我当时在我们“连”里的人缘还不错,所以,我每次也都会是拆了东墙补西墙的“好借好还再借不难”的。在那个时期里,我和我们学校几个与自己同病相怜的小伙伴也是经会常在一起抱团取暖的。比如,牛亚非、小五、毛孩儿、王明远等。不过,实事求是地讲,我们当年这些“地富反坏右”和“牛鬼蛇神”孩子,虽然经常是惹是生非的,但并不是会危害社会的。充其量我们当时也就是在学校调个皮、捣个蛋和搞一些恶作剧之类的事情。
 
记得有一个时期,我们学校经常搞忆苦思甜教育。而这个教育的其中一个内容就是吃忆苦饭。所谓的“忆苦饭”简单说,其实基本上就是糠菜团子和树叶汤。在每次吃忆苦饭的时候,我们都会故意去问那些个“排干部”和“先进学生”们“这个饭好不好吃”之类的问题。他若回答说“不好吃”,我们就“攻击”他和贫下中农没有感情;他要说“好吃”,我们就又“批判”他说解放前地主老财对贫下中农很好。不过,我们如此这般也并非是有其它目的,只是因为看到了他们面露窘态后,自己在心里就找到了一些平衡而已。
 
或许是当时是那样一个有些畸形的心态,我们经常会针对那些在政治上进步的干部或“骨干分子”搞一些恶作剧。比如,我们在他们快到教室的时候,当会提前在教室门框上沿放上一个垃圾袋,当他们推门进入时,一下子就会被洒上一身垃圾;再比如,在有的排干部发言或讲话时,我们还会故意大声喧哗或在同学们当中制造一些小情况,使其秩序大乱。至于像什么在课桌前面抹满粉笔,让前面的同学靠上一身白灰呀、在老师不注意时,拿粉笔头突袭某个人引起课堂骚乱呀,也都是我们惯用的伎俩。更有甚者,对有些当时我们认为曾经对自己冷视、嫌弃和伤害过我们自尊心的老师或者说高年级的大同学,我们有时还会趁他们在上厕所的时候,点着一个鞭炮扔进去后逃之夭夭……
(未完待续)
 
 
实事实说实话,真人真心真情。




 

       

河南省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621230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站由淇县之窗网站运行和管理。  站长:老农(信箱qxzhd@126.com)  QQ:1036847795   网站电话:0392-7226249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豫ICP备09020854号          豫公网安备 41062202000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