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河文化研究  第十一卷 2017-2018年 今天是:
 

返回网站主页

淇河文研11主页 文史资料 文化新闻 景点名胜 淇卫名人 评论探讨 文艺作品 留言评论  
       

文艺作品 - 过淇水
过淇水

 
作者:哔叽文学  加入时间:2018-6-22 23:17:36  点击:

 2018-05-25  分类: 散文  

    今人说淇水,总结出诗河、爱河的雅称,源自《诗经》里的《卫风》,再后来每过淇水的文人,常有文艺作品。

  每忆淇水处,总不禁想起李煜的《相见欢》: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留人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想念什么,又说不出,在纸上随意写:一春秋水。越看越欢喜,觉得跟命中注定一样,青梅竹马的欢喜也不过如此。忽而联想到李叔同的感叹,合在一起:一春秋水,悲欣交集。实在以为是淇水的绝配。

  春秋悲欣,一水交集。

  淇水卫风,春秋人作了几十篇诗。其实那个时侯,在水边走走,就是后人眼里的诗人。

  这种人,沿天下最干净的水,颠沛流离,不知何处为终点。落花溪流着芙蓉汁,柳梢头的月色洇红在津渡。唱几度夕阳红的人痛断肝肠,而,你要在我身旁微笑到老,写下青铜柔软,烽烟似炊。

  恢复春秋,秦汉,断续的铜绿和残云,竹编的窗外挂着的桑叶,恢复失传的针线。寄给你,说这是可以避寒的,一千层绢啊,一千层绢。

  所谓诗人,不过是在水边,说了几句我是这样想你的话。淇水边的女子,悄悄跟我说,离诗近一点,离诗人远一点。

  南宋探花李昴英,隐居淇水。隐居起来,别人以为他不过是流落在水边。

  于是自己赞美自己说:竛竮山癯,搭飒野服;煮茗松根,煨芋岩曲;且农且渔,非仙非俗;淇傍何有,秋鹤霜竹。这首诗刻在出淇滨向西几里的淇水北岸,正是农渔相近仙俗难辨的地方。秋鹤霜竹,在许多地方都能见到。淇旁的不同,是见过春秋,而依然保留着对春秋不同的看法。

  在一个污浊的地方赞美自己,须得有不能污染的坚贞。在一个干净的地方赞美自己,须得有再入污泥的从容。

  春四月,流水绕桑园,桑田寻不见。板桥浮水,浣妇捣衣,敲一声,山谷应一声。一生就留这两声。头一声尾一声,远一声近一声,欢喜一声悲哀一声,清冽一声悠长一声。

  有一天我们都老了,确实老了,老得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水一样流过的年华,谁知道呢。我们隔着帘子互相打量对岸,你在我眼里,我在你眼里。外面奔走相告的人,说春天花如海。

  这是谁家的桑园,可曾结义过春风。

  这是谁家的姐姐,站在哥哥的凉亭。

  夜宿桑园。山村寂静,晕月朦胧。水面如玉,月光如灯。坐板桥观流水,如灯下观聊斋人。流水似吐,私私耳语,又不知说的甚么,只令人如坠五里雾中,忍不住浮想联翩到天上。

  今日之流水,莫不是他日之云雨。清晨回忆,不过一草一木风月,一人一章笔记。

  花盛为悲。

  夏至淇边,花开渐如盛唐。蕊正千丝妙龄,弱不禁风,飘落在地上,就像在纸上书写一场伟大的花事。花蕊常作药引,笺上常作序言,片纸上眉目一动,人世间花草一生。不可在花前问花,不可在花前问人,不可在花前问诗。落在笺上为字,落在眉间为纹,落在风中为尘。那些惜花的话怎么能说得出口啊,你看看我一天比一天老的容颜。

  作诗人常如花之一种。

  鹤影

  入淇水湿地,逢散散淡淡的雪。春风将过未过堤,寒枝欲别未别冬。此刻,踏春人潮前的清冷,大红万艳前的雪白。片片飞羽,轻如鸿毛,再轻也得落到实在的地方。雪魂知其不能住,在人间风中化作霓裳舞。能听见雪花叹息,如一场春前梦,一杯明前茶。

  爱惜这纯洁,又不能长久于这纯洁,蕊终有落,花总化泥,且为其覆雪,不去想也会难收。落雪是天地之间的最后一次拥抱,从此季节将轮回到新的重复,这一次相拥,无色,冰清,所有锦锈黯然,而清淡之气如仙。

  澡雪成仙,如回魏晋山野。天上的琼宫,花树纷摇,人间最稀少的不是五彩的颜色,却是这昙一样的花非花。随其潜入卫风,把一颗纷扰心理断,把一段回春梦消痕,隐成寒沙粒粒,静看世世之非非。来年雪复如絮,佳人如意。

  桑园至竹园两村间,有一木制码头,破败得百年不遇。至此其平如镜,深绿成潭。对面一壁悬崖,不知登上码头者,可以去向何方散发。

  最早关于鹤的诗意的印象,在红楼里: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心凉半截。觉得鹤也是红颜薄命,任凭如何地清雅,出众地脱俗,终逃不掉一个孤字。也许正因如此,令人念念不忘。想像里鹤的叫声,天籁一样。天籁是什么样的声音呢,谁听过,上古琴曲。

  总是愿意记得如意,而记不得悲伤。

  淇水中游,鹤栖于南山峭壁。书里的话也如鹤一样,只是个影子。来往反复,轻易可见鹭雁野鸭,燕雀鸿鹄。李白王维,岑参高适,在淇上隐居流连,是人中鹤罢。苦无好诗,配得上一睹仙踪,作罢。

  淇水自上游山间聚淌,而至中游平阔,水草丰美,沼泽纵横,山势渐缓而平原无际。打探村居人:可见得过鹤?说:有的,有的,只是未必来了便能见到。非俗物,不易迹。而常又想起时,直至到水边,往往有时间无心情,有心情无时间,不易行。

  从朝歌城北高村桥头,顺水向西一拐,一忽就隐没在高岸下。淇水还有个最好的好处,岸边虽村落居多,但人影稀疏,仿佛都是在静悄悄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于是水上众鸟嬉戏,俨如天堂。此处无峭壁,鹤栖何处。

  鹤在淇水弯流僻静处,两只,水浅得刚没了鹤足。一只低头觅食,一只昂然舒颈。红顶,白羽,清瘦,沉稳。躲在远处,寻个角落,偷偷望着它们,欲想可以望得到一群。时而,一鹤起舞,水花清亮,白羽下的黑,片如浓墨,黑白分明,四野花容失色。

  当年卫公,在淇水边浩浩荡荡地爱鹤,委实俗了。鹤不需要高官厚禄,大红大紫。鸣于九皋,声闻于野的,世人只喻作是隐士,更是误会了鹤,抬高了隐士。

  淇上村老人知鹤,习以为常。他道:你看淇水边,沿水写那么多诗歌,我只看得懂其中几句,一看到就记下了:且农且渔,非仙非俗;淇傍何有,秋鹤霜竹。老人一笑:觉得是在说我。

  如果你呆得时间长,你就会知道鹤在什么时间出现,你寻个地方静静地等便是了。鹤一成年,离群索居,独自生活。离群,对于鹤来说,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无须标榜。而离群的向往,是要寻一个与它生命息息相关的魂魄。它会在一个食物丰富的地方,淇水里的鱼类有六十多种,超过黄河与淮河,所以淇水边的鹤,生在衣食无忧的地方了。

  于是起舞,尽情舒展它对异性的向往,表达对于爱情的理解,优雅得体。它不会去主动追着一只女鹤,撕心裂肺地,或者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之类貌似很有文化的调逗。它安静地在自然中等待着它的爱人,若是爱人来了,便迎上去引颈长鸣,对天发誓。女鹤低头绕颈,以示同意,再不离开。这个誓,只发一次,一直到死。

    若是一只鹤亡,另一只则独居终生。于是你若在淇水边,峭壁上,发现只有一鹤独立,真可以吟一句寒塘渡鹤影。鸳鸯的爱情俗气,雎鸠的爱情轻浮,淇鹤的爱情忠贞。淇水边是个生长爱情的地方,各式各样的爱情,大多看到如意,最后暗含悲伤。

    一个忠贞的悲伤,胜过一百个隐士的如意。





 

       

河南省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621230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站由淇县之窗网站运行和管理。  站长:老农(信箱qxzhd@126.com)  QQ:1036847795   网站电话:0392-7226249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

豫ICP备09020854号          豫公网安备 41062202000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