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河文化研究  第十一卷 2017-2018年 今天是:
 

返回网站主页

淇河文研11主页 文史资料 文化新闻 景点名胜 淇卫名人 评论探讨 文艺作品 >  
       

文史资料 - 一张当年的《河南日报》引起的回忆
一张当年的《河南日报》引起的回忆

 
作者:郝洪山  加入时间:2018-7-9 0:18:35  点击:

 

  前一段日子,偶然间在孔子旧书网上发现了一张1979年2月11日的《河南日报》。尤其是当我看到它的内容介绍中居然刊登有经省委批准为我父亲平反昭雪并召开追悼会的消息时,这不禁更是让我有了好一阵子的惊喜。需知,这一张与我和我们全家都可以说是休戚相关的《河南日报》,至今连我自己的家里都不曾有留存。所以,当我在网上一看到这份报纸的时候,便立即请办公室里的一个熟悉电脑操作的年轻人帮我在孔子旧书网上订购了当年的这一份据说也已经是惟一的一张《河南日报》。

     没有过了几日,这份已经泛了黄的《河南日报》也终于到了我手里。而当我急不可耐地翻阅着1979年2月11日的这张既熟悉又陌生的老报纸时,记忆也是一下子又把我带回了当年的那个难忘的岁月……

上图,久违的一张《河南日报》

上图,关于为父亲平反昭雪的消息报道

  1978年的冬天,我们新疆军区体工队在成都冬训。而当时我们的冬训地点就在成都军区的司令部大院里。那一个阶段里,可能对我们家、甚至是对我们的国家来说,都可以说是一个重大的变革时期。随着当时拨乱反正的各项政策与制度的逐步恢复和落实,已经含冤去世多年的父亲也在这一年由河南省委下发了为其平反昭雪恢复名誉的147号文件,并且还准备择时为父亲召开平反昭雪大会恢复名誉。

     大约是在1979年1月中旬左右的时候,正在成都训练的我收到了河南省鹤壁市有关部门发来的电报告知,经省委批准拟在1月21日为父亲召开隆重的平反昭雪大会。随后,经军区体工队领导批准我也是立即从成都赶往河南。一路上,在火车上二十多小时的返乡途中我也可谓一直是沉浸在了百感交集与浮想联翩之中。

上图,1978年河南省委关于为父亲平反昭雪的147号文件

上图,父亲的生平介绍

还记得早在1973年12月的那一天,当时我们军区体工队也是在大西南的昆明冬训。那天在我刚刚到了篮球场训练时,就收到了父亲在焦作市“隔离审查期间“病故的电报。因当时的政治大气候等原因,匆匆赶回去的我甚至连父亲最后一面都没有能够见到。而最终赶回去的我也只是在新乡市的殡仪馆里看到了父亲的骨灰盒……  可能谁也不曾想到的是,在五年之后的我同样是在外地冬训、同样也是与父亲有关的消息,但不一样的却是此时我已经有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心情……

      那次父亲的平反昭雪大会开的可以说是隆重而简朴。当不仅是河南省委及各地市送了花圈,而且父亲在全国各地的老战友甚至是父亲在战争年代时期的警卫员、区村干部和老房东等,也都是应邀或闻迅从各地及山东老家赶到河南来送父亲一程。记得那一年父亲的平反昭雪大会是在鹤壁市的文化宫举行的,那也是我们全家自1973年离开鹤壁市后第一次重返此地。而且,在父亲平反昭雪大会的当天,还有不少本市闻讯赶来的群众是站在文化宫外边含着泪“听完“了父亲这个迟到了五年之久的平反昭雪大会的。

上图,焦作建市六十周年的史料

上图,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在焦作时的父亲(后排中)

记得那次为父亲开过追悼会之后已是临到过年了。为了陪伴母亲过一个对我们家来说都是有着特殊意义的春节,我特意打长途电话到成都给队领导请假。不过,当时在成都的李副队长电话中告诉说,因春节期间我们新疆军区体工队有与成都市当地军民联欢和慰问表演的任务,所以要求我还是尽快归队。接到电话后,我二话没说便匆匆告别了母亲与家人只身返回成都。说那一次我是“只身“返回成都还并非只是个形容的说法,因为临近年根的原因,那时的火车上几乎已经是空空如也。记得当时我坐的那节臥铺车厢中仅有我们两位乘客,所以,我们一路上几乎可以说是一直享受着乘务员们“前呼后拥“与“关怀备至“的服务。

      那次当我赶回成都时已是大年三十了。还记得当我匆匆回到我们居住的成都军区第一招待所的时候,全队人员刚刚会过餐回去休息。放下行李后,我便匆匆到李副队长房间去销假。进去一看,李指导、傅扬、老乔及男女篮不少人都在李副队长心坐着聊天。正是兴致勃勃的我见状随即也是坐下后便热聊了起来。此时李副队长婉转地打断我说:“洪山,我们正在开个党员会,咱们一会儿再聊吧。“ 若是在以往,我每次遇到这种自己经常性地身为“老兵群众”的尴尬时,也都会很是有些无地自容的感觉的。而那一次却不然,因为我知道当含冤去世的父亲终于平反昭雪之后,自己也一定会走进这所让我朝思暮想的党员大门的。

上图,父亲母亲和我

上图,我最后一张与父亲母亲在一起的合影

    那以后在成都训练期间,我每到周日休息时都会到市图书馆去看书看报。因为,在四十年前可能惟一能够传递和了解信息的途径,也就只有广播、报纸和长途电话了。记得当时我到图书馆去主要关心的有两个内容,一个是当时刚刚开打的自卫反击战的战况,一个就是想从《河南日报》上看到父亲的消息。而当那一次我终于在成都市图书馆的阅览大厅看到1979年2月11日的《河南日报》上刊登了《郝明甫同志追悼会在鹤壁市举行》的消息时,我不由得有了一种难以自抑地兴奋、开心与喜出望外。甚至我当时都有了把那一份《河南日报》悄悄拿下来带走的念头。而且,在那一刻太多年的压抑、委屈、痛苦都已经是有了一种放下、一种过去和一种释怀。毕竟,从那一刻起,我以后终于也可以挺胸抬头并且肩并肩地和大家站在一起和走在一起了。

……

      说起来,这些都已经是有近四十年的往事了。而且,别说这些个人的家事,即便是已经过往的那么多大事、国事和天下事在如今也已是有太多被在现实里所淡忘或尘封了。然而,就我个人而言,1979年那一年里的一切却都是我自己永世难忘的。因为,这一年可以说是我在自己人生道路上一个新的转折、新的起步和新的开始。所以,它亦也是我这一生都千万不能忘记和永远也不会忘记的了……

上图,父亲临终前留在一张遗弃药袋上的遗言

上图,几十年后终于又站在父亲照片前留念





 

       

河南省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621230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站由淇县之窗网站运行和管理。  站长:老农(信箱qxzhd@126.com)  QQ:1036847795   网站电话:0392-7226249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豫ICP备09020854号          豫公网安备 410622020000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