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河文化研究网  第十二卷  2020


牧野之战是一次长途奔袭
 
牧野之战是一次长途奔袭
---关于牧野之战的再思考之四
添加时间:2020-6-24 17:30:20  作者:夏伟田 阅读:


 

牧野之战是一次长途奔袭

---关于牧野之战的再思考之四

伟田

 

牧野之战不仅是中国历史上一场以少胜多的辉煌战例,同时也是一场长途奔(偷)袭战和闪电战的典型战例。

一、复仇心切,远离本土,周兵长途奔袭朝歌

根据《荀子·儒效篇》《韩诗外传》《上博楚简<容成氏>注译考证》等文献记载,武王行军路线所经地点有孟津、汜、怀、宁、共头、戚、百泉商都朝歌牧野,出发地点为镐京。《尚书·武成》:“惟一月壬辰,旁死魄。越翼日,癸巳,王朝步自周,于征伐商。”此处的“周”指周国的新都城,即周武王在丰京以东建的镐京,《诗经·文王有声》中有清楚的记载。

据桂明珍《<逸周书>所载武王伐纣史事述论》考证,周武王从镐京到朝歌用时十八天。按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甲骨文殷商研究中心副主任彭邦炯《武王伐纣探路——古文献所见武王进军牧野路线考》所述计算,镐京至朝歌南郊牧野约一千一百里。古时行军则日平均走三十多里,而周武王则是倍道而行,在天降雨雪、道路泥泞情况下,连日急行军,平均每日行军六十里左右。周武王之所以敢于长途奔(偷)袭宗主国,是因为从商旧贵族那里得到了商军主力在东夷前线,商纣王回商都朝歌过年,身边只有少量护卫部队等重要情报。并与商旧贵族“相约”里应外合。否则,周武王绝不会赌上国运一搏。

二、东进伊始,凶象叠现,周兵仍行军不辍

商周时期,人们非常迷信鬼神,凡事均要占卜。国家发动战争,是军国大事,自然要占卜、观天象,吉则行,凶则止。然而,武王伐纣是在凶象叠现情况下进行的。为什么不按常理行事?背后必有隐秘。

《齐太公世家第二》:武王将伐纣,卜,龟兆不吉,风雨暴至。群公尽惧,唯太公强之劝武王,武王于是遂行。十一年正月甲子,誓于牧野,伐商纣。纣师败绩。纣反走,登鹿台,遂追斩纣。



《荀子·儒效》:武王之伐纣也,行之日以兵忌,东面而迎太岁,至汜而泛,至怀而坏,至共头而山隧。霍叔惧曰:“出三日而五灾至,无乃不可乎?”周公曰:“刳比干而囚箕子,飞廉、恶来知政,夫又恶有不可焉!”遂选马而进,朝食于戚,暮宿于百泉,旦厌于牧之野。鼓之而纣卒易乡,遂乘殷人而诛纣。盖杀者非周人,因殷人也。②

《说苑》:武王伐纣,过隧斩岸,过水折舟,过谷发梁,过山焚莱,示民无返志也。至于有戎之隧,大风折□。散宜生谏曰:“此其妖欤?”武王曰:“非也。天落兵也。”风霁而乘以大雨,水平地而啬。散宜生又谏曰:“此其妖欤?”武王曰:“非也,天洒兵也。”卜而龟熸。散宜生又谏曰:“此其妖欤?”武王曰:“不利以祷祠,利以击众,是熸之已。”故武王顺天地,犯三妖而禽纣于牧野,其所独见者精也。③

《韩诗外传》武王伐纣,至于邢丘,楯折为三,天雨三日不休,武王心惧,召太公而问曰:“意者纣未可伐乎?”太公对曰:“不然!楯折为三者,军当分为三也。天雨三日不休,欲洒吾兵也。乃修武勒兵于宁,更名邢丘曰怀,宁曰修武。

《淮南子》曰:“武王伐纣,至孟津,阳侯之波逆流而击,疾风晦暝,人马不相见。”

《博物志》卷七云:“武王伐纣,至盟津渡河,大风波。武王操钺,秉麾麾之,风波立霁。”

·刘恕《通鉴外纪》也有同样记载。

从以上记载可以看出,周武王伐纣时,出现四大凶象:第一是逆太岁;第二是龟甲占卜结果大凶;第三是卜筮占卜结果仍不吉利;第四是天上出现星象异象,为不吉利天象。并且种种灾难现象出现。武王讨伐纣王的时候,出发的那天用了兵家禁忌的日子,向东进军,冲犯了太岁,到达汜水时河水泛滥,到达怀城时城墙倒塌,到达共头山时山岩崩落。战鼓坏,军旗折等等,灾害连发。以上诸说虽然有些怪异,但总的指向一致。众人已经失去了东伐信心,但周武王、周公姬旦、联军前敌总指挥吕尚等几个核心人物心中有数,不愿失去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三、旧贵族放弃抵抗,沿途无战事,周军直抵朝歌城郊

    上篇已经论证了豫西晋南一带,多为商朝旧贵族封地,且旧贵族与周国已经勾结,所以周兵东进,沿途未遭遇商朝旧贵族抵抗。

《中国史纲要》武王的军队,顺利地渡过了黄河,没有遇到抵抗。不久即进据商都郊外的牧野(今河南卫辉北),这时商王纣发兵仓皇应战。

《中国通史纲要》(白寿彝主编)第四章《商周奴隶制国家》:武王的队伍顺利前进,在距纣都朝歌西南的牧野誓师,指责纣王不祭祀祖先,不信任亲族,包庇四方的罪人和逃亡的奴隶。周军跟纣军17万在牧野会战。由于纣兵倒戈,周军很快就攻进了朝歌。纣王自焚而死。⑥

四、天气恶劣、道路泥泞,周武王仍然择车选马而进



关于对武王伐纣途中遭遇恶劣天气,行军困难,除前边《齐太公世家第二》《荀子·儒效》《说苑》《韩诗外传》《淮南子》《博物志》等文献记载外,以下文献也有相似记载,周武王不顾卒病”,坚持“简车”“择车”“选马”疾行不辍

《吕氏春秋》卷八《仲秋纪·简选》:武王虎贲三千人,简车三百乘,以要甲子之事于牧野,而纣为禽。⑦

《墨子·明鬼下》武王以择车百两,虎贲之卒四百人,先庶国节窥戎,与殷人战乎牧之野。

《博物志》卷之八武王伐殷,舍于几,逢大雨焉。衰舆三百乘,甲三千,一日一夜,行三百里以战于牧野。

《吕氏春秋·贵因》载:“武王至鲔水。殷使胶鬲侯周师,武王见之。胶鬲曰:‘西伯将何之?无欺我也。’武王曰:‘不子欺,将之殷也。’胶鬲曰:‘曷至?’武王曰:‘将以甲子至殷郊,子以是报矣。’胶鬲行。天雨,日夜不休,武王疾行不辍。军师皆谏曰:‘卒病,请休之’。武王曰:‘吾已令胶鬲以甲子之期报其主矣。今甲子不至,是令胶鬲不信也。胶鬲不信也,其主必杀之。吾疾行以救胶鬲之死也’”。

《太平御览》(卷三百二十八)引《六韬》曰:“周武王伐纣,师至泥水牛头山,风雨甚疾,鼓旗毁折,王之骖乘惶震而死。”⑩

当时的天气还是雨夹雪。

《太公金匮》曰:武王都洛邑,未成,阴寒雨雪十馀日,深丈馀。甲子旦,有五丈夫乘车马从两骑止王门外,欲谒武王。······皆曰:“天伐殷立周,谨来受命。愿敕风伯、雨师,各使奉其职。”

《艺文类聚·雪》《太平御览·雪》《太平御览·麋粥》《太平御览·神下》《太平广记·四海神》均有类似记载。

五、不顾士卒疲惫,连夜冒雨布阵,确保奇袭效果

《国语·周语下》中记载:“王(周武王)以二月癸亥夜陈,未毕而雨。”周武王连夜布阵,当时还下着雨。

《集解》孔安国曰:“癸亥夜陈,甲子朝誓之。”

商代史》:然后大军出发,五日后癸亥到商郊牧野,连夜布阵,次日甲子昧爽,武王作《牧誓》,再次誓师。⑪

根据《汉书》,伐纣大军于文王受命十三年十一月戊子师初发,癸巳武王始发,丙午还师,戊午渡于孟津,二月四日癸亥,至牧野,夜阵,甲子昧爽牧野之战。

杨向奎曾仔细地研究了从丰镐过崤谷、渡黄河至朝歌的进军路线,还作了实地考察……因此武王伐商必以崤函尾部的洛邑为基地……孟津至牧野约二三百里距离,虽然道路较好,但文献记载曾遭恶劣天气,看来是一路急行军至牧野,连夜布阵,至甲子黎明发起进攻。⑬

战斗是在黎明开始的,利簋铭文载:“珷(武王)征商,佳(唯)甲子朝,岁鼎,克闻(昏)夙有商。辛末,王才(右)(?)(师),易(锡)又(有)事(司)利金。用乍(作)(方亶)公宝尊彝。”意思是:可译为:武王征伐商国,在甲子岁旦(甲子年正月初一的夜里,也有解释早晨6、7点)这天打败殷人,一大早就占领了商城。依此而论,周人灭商是乘商人过大年之机偷袭成功的。

可见,周武王复仇心切,抓住机会,置商纣王于死地。

六、周武王的联军进攻极为迅猛,为中国历史上最早有记录的闪电战

《逸周书·克殷》周车三百五十乘,陈于牧野。帝辛从。武王使尚父与伯夫致师。王既以虎贲戎车驰商师[4],商师大败。⑭

《史记·周本纪》“帝纣闻武王来,亦发兵七十万人距武王。武王使师尚父与百夫致师,以大卒驰帝纣师。纣师虽众,皆无战之心,心欲武王丞入。纣师皆倒兵以战,以开武王。”⑮

以上记载中,皆凸显“驰”字,驰本意车马等奔跑,在此为迅猛冲突。周武王驱使疲惫士卒快速进攻,以确保奔袭偷袭奇效。



《诗经·大明》中记载了这场“三千年前的闪电战”。“牧野洋洋,檀车煌煌,驷騵彭彭。维师尚父,时维鹰扬。凉彼武王,肆伐(快速进攻)大商,会朝清明……燮伐(偷袭进攻)大商。”

七、帝辛毫无准备,在内外勾结的兵变中身死国亡

《商代史》:以致牧野之战帝辛也毫无准备,兵临城下才发兵拒敌。

据有学者考证:殷历正月间,帝辛从山东人方回殷都朝歌过年。周武王趁机奔袭,免得放虎归山,蛟龙入海。可以说帝辛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况且军队主力在东夷征战,国内基本无兵。由于倒戈,周军很快就攻进了朝歌。英雄倒下了,一个东方大国的国运结束了。

注释

①《史记》,中华书局,2011年1月第1版,卷二,第1361页

②《诸子百家》,吉林美术出版社,2011年1月第1版,第三卷,第908页

③www.chinakongzi.org>诸子百家-快照,刘向《说苑》卷十三 权谋(中)

④www.guoxue123.com/jinbu/0101/03hsw...-快照-国学导航-《韩诗外传》卷第三‧第三章

⑤《中国史纲要》上册翦伯赞主编(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年9月第一版),第23页

⑥《中国通史纲要》,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6年5月第3版,第60页、第61页

⑦《吕氏春秋集释》,中华书局,2016年3月北京第1版,第157页

⑧《诸子百家》吉林出版集团,吉林美术出版社,2011年1月第1版,第二卷,第622页。

⑨《博物志》,重庆出版集团  重庆出版社,2007年10月第1版,第179页

⑩《太平御览》,中华书局1966年版,第1509页。

⑪《商代史·卷九·商代战争与军制,》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0年11月第一版,第355页

⑫《商代史·卷九·商代战争与军制》,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0年11月第一版,第349页

⑬《商代史·卷九·商代战争与军制》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0年11月第一版,第353页

⑭《逸周书文系年注析》,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发行,2015年12月第1版,第58页

⑮《史记·周本纪》,中华书局,2011年1月北京第一版,第111页

⑯(《商代史·卷九·商代战争与军制》,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0年11月第一版,第361页)

写作该问还参考了《上博楚简<容成氏>注译考证》《诗经》《<逸周书>所载武王伐纣史事述论》《武王伐纣探路——古文献所见武王进军牧野路线考》《淮南子》《通鉴外纪》《太公金匮》《艺文类聚》《太平广记》《国语》等文献

               

                      2020.5.25于朝歌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