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王与酒色
淇河名人 - 纣王与酒色
纣王与酒色
 
作者:岳武佐  加入时间:2009-3-15 16:03:37     点击:

纣王与酒

酒是一种用粮食釀成的饮料,在古代,粮食是造酒的基础。只有农业生产发展了,人们除了吃饭,有了剩余的粮食,方可做酒。

从某种意义上说,酒的多少也标志着一个国家生产发展的水平。一个国家,如果生产力低下,粮食少,国君为了保住老百姓不被饿死,就要限酒或禁酒。如周,生产落后,劳动人民辛苦一年仅可维持生活。没有多余的粮食做酒。作为国君,也不得不禁酒,以免由于大量做酒,消耗更多的粮食,造成人民的更大贫困,甚至饿死。所以,西伯昌禁酒,把酒作为侈奢品,禁止人民饮用。纣王时期殷的农业发达,生产水平高,人们有余粮做酒,所以,殷人多饮酒。纣王不用在民间禁酒,民间饮酒者也多。

 微子指责纣王"沈酗于酒"。﹙《微子》﹚周公指责纣王"惟荒腆于酒"。﹙《酒诰》﹚《史记》指责纣王"好酒淫乐","以酒为池,悬肉为林,使男女裸相逐其间,为长夜之饮。" 纣王不禁止民间饮酒,他自已也饮酒。但是否如微子、周公、《史记》指责的那样,嗜酒如命,如同酒鬼。"以酒为池,悬肉为林,使男女裸相逐其间,为长夜之饮。"呢?汉刘向在《新序 刺奢》开头就说:桀作瑶台,罢民力,殚民财。为酒池糟堤。纵靡靡之乐。一鼓而牛饮者三千人。刘向生于公元前77年,卒于公元前6年,晚于司马迁68年。刘向饱读经书,他就不同意司马迁的说法。关于纣王的饮酒问题,肉林酒池问题,这些问题早在汉代的王充就作出了可以令人信服的答复。不知为何两千年来,有人还是置王充的答复於不顾,仍然抓住这个问题,肆意攻击纣王?那么,纣王是否是一个酒鬼呢?王充是这样回答的,他说:《传》语曰:桀纣垂腴尺余。"纣为长夜之饮,糟邱酒池,沉湎於酒,不舍昼夜。是必以病。病则不甘饮食,不甘饮食则肥腴不得至尺。《经》曰:'惟湛乐是从,时亦罔有克寿。魏公子无忌为长夜之饮,困毒而死。纣虽未死,宜羸臞矣。然桀纣同行则宜同病,言其腴垂过尺余,非徒增之,又失其实矣!" 王充的意思是说,纣如果是个酒鬼,白天黑夜一直饮酒,必然会病,不思饮食,消瘦,甚至会死,肚上怎么能垂那么多肥肉呢?既然有那么多肥肉,他就不会是个酒鬼。纣王是酒鬼的说法,不仅是夸大,而且是失实。 "传语又称,纣力能索铁伸钩,抚梁易柱,""倒拽九牛"," 言其多力也"。既然纣王有这么大的力气,他就不会是个酒鬼。纣王是否以酒为池呢?王充说:《传》语曰,纣沉湎於酒,以糟为邱,以酒为池,牛饮者三千人,为长夜之饮,亡其甲子。夫纣虽嗜酒,亦欲以为乐。令酒池在中庭乎?则不当言长夜之饮。坐在深室之中,闭窗举烛,故曰长夜。令坐於室乎?每当饮者,起之中庭,乃复还坐,则是烦苦相踖藉,不能甚乐。令池在深室之中,则三千人宜临池坐,前俛饮池酒,仰食肴膳。倡乐在前,乃为乐耳。如审临池而坐,则前饮害於肴膳,倡乐之作不得在前。夫饮食既不以礼,临池牛饮,则其啖肴不复用杯,亦宜就鱼肉而虎食。则知夫酒池牛饮非其实也。《传》言曰:纣非时与三千人牛饮於池。夫夏官百,殷二百,周三百。纣之所与相乐,非民必臣也,非小臣必大官,其数不能满三千人。《传》书家欲恶纣,故言三千人。增其实也。

  纣王是否悬肉为林呢?王充说:《传》又言,纣悬肉以为林,令男女裸而相逐其间。是为醉乐,淫戏无度也。夫肉当内於口,口之所食,宜洁不辱。今言男女裸相逐其间,何等洁者?如以醉而不计洁辱,则当共浴於酒中,而裸相逐於肉间,何为不肯浴於酒中?以不言浴於酒,知不裸相逐於肉间。《传》者之说,或言车行酒,骑行炙,百二十日为一夜。夫言用酒为池,则言其车行酒非也。言其悬肉为林,即言骑行炙非也。或时纣沉湎覆酒,滂沱於地,即言以酒为池。酿酒糟积聚,则言糟为邱,悬肉以林,则言肉为林,林中幽冥,人时走戏其中,则言裸相逐,或时载酒用鹿车,则言车行酒、骑行炙,或时十数夜,则言其百二十,或时醉不知间日数,则言其亡甲子。周公康叔,告以纣用酒,期於悉极,欲以戒之也,而不言糟邱酒池,悬肉为林,长夜之饮,亡其甲子。圣人不言,殆其非实也。王充认为,把纣王说成酒鬼"非徒增之,又失其实矣!"说纣王搞肉林酒池,都是"其非实也"。王充既否认纣王是酒鬼,又认为肉林酒池,牛饮者三千人是不可能的亊,是对纣王的污辱。《传》语曰:"文王饮酒千钟,孔子百觚。""唯酒无量,仲尼之能也。"如果真的如此,文王孔子比纣王还沈酗于酒,最低也称得上大酒徒,或者说大酒鬼。如果说这一说法太夸张了,那么最少说明文王孔子爱喝酒,而且酒量大。 "姬旦酒殽不撒,故能制礼作乐。" 同样一种行为,文王、周公、孔子做了就好,就无罪,殷纣王做了就不好,就有罪。这是哪家的逻辑?文王周公自己随便喝酒有功,群众喝酒就有罪,就该杀。由此看文王周公,其公平何在?其圣人何称?公平何在?功罪何分?如果从公平的角度说,当年文王与纣王同饮,纣王不如文王的酒量,文王可作纣王的酒保镖。论酒量,纣王不及文王孔子,论对酒的独享,纣王不及文王。纣王既不是酒鬼,也没有肉林酒池之亊。在酒的问题上纣王无罪可言。

纣王与色

《史记·殷本纪》:纣"好酒淫乐,嬖于妇人。爱妲己,妲己之言是从。……以酒为池,悬肉以为林,令男女裸而相逐其间,为长夜之饮。"并且举例说:"九侯有好女,入之纣。九侯女不喜淫,(集解徐广曰"一云无'不喜淫' 。")纣怒,杀之,而醢九侯。" 周武王在《牧誓》中把"惟妇言是用" 作为纣的第一条罪状。《帝王世纪》云:纣王宫中的妇女"衣绫纨者三百余人"。关于纣王与色的记载大约就这些。仅就这些,我认为还不能得出纣王好色的结论。告子曰:"食色,性也。"(告子章句)食色是人的本性。不但人如此,动物也如此。如果纣王不食色,或者不会食色,那么,他连个儍瓜也不如。齐宣王曰:"寡人有疾,寡人好色。"(孟子)对曰:"昔者太王好色,爱厥妃。……王如好色,与百姓同之,于王何有?"(《梁惠王章句下》)齐宣王自己说自己好色,孟子连批评他都没有。纣王自己也没有说自已好色,仅凭"嬖于妇人"、 "惟妇言是用" 就能得出纣王好色的结论吗?就能成为纣王的罪过吗?更有人将纣王看成一个色鬼,这是对纣王的污辱。 "嬖于妇人" 。嬖,宠爱的意思。妇人即女人。为什么不说女人而说妇人呢?妇,《康熙字典》曰:"《说文》:妇"服也。"《尔雅·释亲》:'子之妻为妇。又,女子已嫁曰妇。妇之言服也,服亊於夫也。'《礼·昏义》:'妇人先嫁三月,教以妇徳、妇言、妇容、妇功。'又《郊特性》:'妇人,从人者也。幼从父兄,嫁从夫,夫死从子。又,冢妇、长妇、介妇,众妇也。见《内则》。'"可见妇人是指女人,一个弱势群体。嬖于妇人并非单纯是宠爱女人,同时也表现出纣王对女人这个弱势群体的同情与遵重。 "商王受惟妇言是用" 的说法是不成立的。"帝纣资辨捷疾,闻见甚敏。"他怎么会没有主见,惟妇言是用呢?"惟妇言是用" 是对纣王的诬蔑。因为纣王同情妇人这个弱势群体,他能认真听取女人这个群体的意见是可能的,但绝不会是"惟妇言是用" 。武王借古人的话把女人比成牝鸡,认为听女人的话就会家败。对女人充满了鄙视、充满了厌恶。就对待女人这一问题而言,纣王和武王谁是谁非?谁可敬谁可气呢?难道纣王对妇女有同情心,有尊重感就说他好色吗?

 据说纣王的宫中的妇女"衣绫纨者三百余人。"(《帝王世纪》)孟子曰:"……食前方丈,侍妾数百人,我得志,弗为也。般乐饮酒,驱骋田猎,后车千乘,我得志,弗为也。" 可见孟子当时,一个诸侯国的国君,甚至一个大夫都会有"侍妾数百人" 。既然是数百,就不是一百或两百,殷纣王"衣绫纨者三百余人。"又算得了什么呢?皇帝们三宫六院七十二妃,是正常的,而纣王宠一个妲己,为什么就成了大罪过呢?更何况《牧誓》、《康诰》、《酒诰》等周公写的文诰中都没有妲己的名字,更有人认为历史上并没有妲己这个人。文王"相女童" 都不是罪过,宠妲己怎么能成为纣王的罪过呢?

 "礼三十而娶,文王十五而生武王,非法也"。(见《淮南子·汜论训》)文王三十才有资格结婚,但他十多岁就有了性生活,十五岁时就有了第二个儿子武王。违法没问题,这算不算好色呢?纣王只有一个儿子。群众都知道文王百子,《史记》记载文王的儿子,有名子的同母兄弟就有十个。文王又有多少妻妾呢?文王和武王相比,谁好色谁不好色,难道还不清楚吗?谁应该有罪过呢?

  纣王在酒与色的问题上都没问题,更没有罪过。倒是应该考虑在这一问题上如何评价文王




返回主页       发表评论

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181169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管理: 老农          
技术支持:淇县之窗    豫ICP备050004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