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河文化研究  第五卷 2010 今天是:
  淇河文研5主页 文史资料 文化新闻 景点名胜 淇卫名人 评论探讨 民俗创作 文艺作品 东鱗西爪 留言评论  

 

   

 

文艺作品 - 今古淇水赋秋色
今古淇水赋秋色
 
作者:白立功  加入时间:2010-10-13 12:57:42  点击:

  飒飒秋风卷走两岸荻花吹皱淇水,潇潇秋雨打落半坡桑叶依偎河畔,暄暄秋阳斜照三五白鹭翩跹屿渚。秋色无限飘落淇河,水蓝蓝,天蓝蓝,黄叶漫卷。

  如果说,春天的淇河花红柳绿、细流涓涓,夏日的淇河百舸穿流、碧波荡漾,那么,秋天的淇河就是水天一色、流金溢彩。

  淇河秋水依旧晶莹碧透,掬之欲饮。河中的鱼蟹腹满肉肥,游曳缓缓。水面上虽不见紫燕翻飞、黄鹂横渡,却有不少鸳鸯戏水、水鸟长歌。偶尔也能看见丹鹤起舞、群鹭腾飞。

  淇水秋畔迥异春夏。不必说峨峨绿竹质坚叶锐,蓊蓊芦苇拔穗扬花;也不必说参差的桑麻枝疏蔓萎,倔犟的酸枣树藤紫果红;不必说满山的野菊花婀娜多姿,遍地的火炬树叶如朝霞;也不必说耸立的白杨叶片半卷,匍匐的蒿草摇滚色变。单就那载歌载舞的游人,张网摇船的渔翁,收秋种麦的机械,运棉拖粮的车队,也足以把淇河锁定在二十一世纪的秋天。

  光阴荏苒,淇河在变,变在每一年、每一天,变在春天的奠基,变在秋日的庆典。

  较之十年以前,淇河水长了、底深了、质洁了。集蓄水、泄洪、灌溉、民用于一身的盘石头水库,成为淇河恒久普惠的第二个源头。纵然三秋无雨,奈我河水汩汩。疏浚减漏工程的震天炮响,驯服了河水,拓展了河床。一道道大坝顺流而降,像雨后彩虹卧在蓝天碧水之间。今年用高科技建造的高村橡胶大坝,拉长浩荡宽广的水面三千余米,河水像魔力一样随着可变的大坝升降可控。昔日两岸污染水质的猪场鸡场加工厂清除一空。红领巾、共青团、夕阳红、公务员,一批批志愿者常到淇河捡垃圾、除杂草、护苗苑。君不见,淇水岸边林立的奇石上镌刻着的“保护淇河,爱我家园”的橘红大字,面对秋阳熠熠生辉。

  秋日淇河游人镜头的变迁,是那两岸斑斓缤纷的景象。几度春秋栽植的芦苇翠竹已是一望无垠,黄绿相间的叶片鼓掌表谢忱;园林工人匠心独具屡屡从异地他乡引种的火炬、红枫、白果、蓼蓝等一百多种景观花木,赤橙黄绿绵延百里,淇河像幼儿戴着一顶多彩的虎头小帽,被包裹得花枝招展。淇河远离了上世纪末的秃颓荒芜、水瘦山寒。可谓“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鹤壁新区十年建设,收获的不仅仅是四季有绿、三季有花的宜居城市,而且把淇河初步建成了“成片的竹林,成块的湿地,成群的鸟禽”之游览胜地。

  在品味淇河新貌的缕缕醇香中,不禁联想,古代淇河的秋天是何样图景?仅仅类同于“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吗?在当今“恢复生态”的脚本上又如何援引借鉴?可惜古代淇河没有影视图片,尚能一叶知秋的,倒有诸多描绘淇水秋天的诗词歌赋。

  一千多年前的南朝文学家、诗人沈约在《去东阳与吏民别》中写道:“饰骖去关辅,分竹入河淇”、“霜载凋秋草。风三动春旗。”可见那时淇河两岸竹林茂密,一个“分”字活灵活现,并且蒹葭野草霜打凋零。南宋魏了翁的《竹亭》:“病身得所使,一阅神气聚。淇竹秋棱栾,洛花春布濩。”写淇河之竹虽值中秋,依然长势威严,令人神清气爽,甚或消疾去病。南宋岳珂《漫成四绝》:“岸傍几曲住人家,浅屿排门种荻花。纵使秋声常索索,断无司马听琵琶。”“北都旧产无淇竹,见说园池芦苇多。涨绿不妨夜来雨,更须别浦听鸣荷。”道尽了淇水人家广种芦苇,秋天荻花漫舞,蒲草婆娑。

  竹林芦苇蒲草,是古代淇河的醒目植被,是描写淇河秋天的绿色本象。然而描写秋季淇水之大、水流之速、水色之蓝的也不乏其作。唐代诗佛王维《淇上别赵仙舟》:“天寒远山净,日暮长河急。解缆君已遥,望君犹伫立。”一个“急”字写出淇水的汹涌澎湃,诗人解缆瞬间,客人的轻舟已遥遥远去。南宋魏了翁的“西山抱孤洁,淇水凝寒绿”;明代陈大宾的“淇源秋水萦如练,仰圣高歌绿竹吟”等诗句,赞美了淇水秋天河绿如练。

  古人笔下的淇水秋歌中,还有不少描写鹤鸣雁飞、牧童樵夫的佳句。唐代诗人高适的“水渚人去迟,霜天雁飞急”;宋朝司马光的“沙溆鹤争飞,波光可染衣”;李昴英的“淇傍何有,秋鹤霜竹”,展示一派鸟恋淇水、竹依湿地的水光山色。王维《淇上田园即事》“牧童望村去,猎犬随人还”;高适《淇上别业》“野人种秋菜,故老开原田”,反映出淇河先民耕耘猎牧的秋日景观,这也是淇水千年秀、人民万代春之绝响。

  水急波高碧透,竹林芦苇盈岸,鹤鸣雁飞人忙,是古代淇水秋色的经典歌赋。而库大坝多水长,奇花异木红绿,人与自然和谐,是今朝淇河的壮观图腾。淇水秋色,不变的是逶迤碧水,起伏山峦,蓬蓬秋草,翩翩鸟禽;变化的是,当代高科技既可截断巫山云雨,又能令淇水兴利除弊;既能广种竹苇桑麻,恢复亘古,又能遍种热带林木花草,四季如春;既能撒网垂钓悦目赏心,又能养殖淇鲫龟蟹远销四海。

  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籽。淇河的主人们鞠躬尽瘁,再展宏图。着手兴建了淇水诗苑、淇河乐园、淇河生态森林园等一河五园,沿淇奠基了淇鲫大厦、莲鹤大厦、冬凌草大厦等十大标志性建筑。那么,到了收获的季节,将是秋高气爽淇滨五园争奇媲美,天高云淡河畔十厦试比高低。

  淇水吟秋,清风碎霜薄雾——吹飞鸿雁白鹭,染红枫叶梨枝,氤氲绿水雪浪。淇水吟秋,晨钟暮鼓旌旗——惊醒仙鹤晴空直上,劲催骏马奋蹄千里,引领泉水润泽城乡。

  秋落淇河,落下的是“保护第一,恢复生态,造福群众”的累累硕果,落下的是鹤城赤子钟情淇水的拳拳之心,落下的是让淇河富饶鹤壁、闻名华夏的洪钟大吕。





 

 
     
今古淇水赋秋色

河南省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181169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ICP090208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