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河文化研究  第五卷 2010 今天是:
  淇河文研5主页 文史资料 文化新闻 景点名胜 淇卫名人 评论探讨 民俗创作 文艺作品 东鱗西爪 留言评论  

 

   

 

文艺作品 - 淇奥曾经的伤逝(1-6)
淇奥曾经的伤逝(1-6)
——被氓抛弃的妻子日记
作者:秋 雨  加入时间:2010-11-19 21:53:34  点击:

2010-11-19 18:14:22  

 
 
    曾经信誓旦旦,抱定要白头偕老的山誓海盟,就像淇奥曾经繁茂鲜嫩的桑叶,经寒霜苦打,已是满目萧瑟,随着凄凉的秋风凋谢漫卷,零落成泥。如果我能够,我要鞭挞那个二三其德,变了心的他,我要写下我的悔恨和悲哀,为了淇奥姐妹未来的幸福,也是为我自己。
  朝歌郊外,淇河蜿蜒东去,翠竹两岸,桑林茂密,我与他相识在淇奥。农家小伙子总是笑眯眯的表情,抱着绸布说是要到朝歌集市来卖布换丝。后来我才知道,他哪里是要卖布换丝呀,原来是喜欢上了我,故意找借口,总是在想着法儿与我接近。每次看到我,远远的便开始唱歌,我听他唱道:
  牙白唇红齿瓠犀,光滑脖颈似蝤蛴。
  肌肤粉黛凝脂气,巧手纤纤如嫩荑。
  浅浅酒窝两面颊,弯弯柳叶娥眉细。
  秋波倩影芬芳女,淇奥牵魂目盼兮。
  我终于被他的歌声所感动,他惠然肯来,我也就开始投桃报李,我们二人在淇水岸边载笑载言,载歌载舞。淇奥月光如水,景色如痴如醉,如梦如幻,淇奥翠竹摇曳,桑林之中隐现着我的燕婉身影。时光过得真快,我爱他,我与他携手同行,有过几多桑中之约,中冓之言,柏舟之誓。他信誓旦旦,他对我曾经说:“我欲与君长相厮守,天长地久,长命无绝衰。直到太行山无棱,淇河水涸竭,冬雷滚滚,盛夏飞雪,天地相合,地老天荒,乃敢与君绝。”
  泣涕如雨感人肺腑的山誓海盟,悠悠我思的少女情怀,激动的我向他敞开了爱的心扉,我要爱我所爱,决心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爱他千年万古,我开始盼望燕燕于归的那一天。想着他几次送我涉渡淇水,我送他几次到他家所在的钜桥粮仓,我总在等待着之子于归的佳期。夜来枕边感到寂静和空虚的时候,我们的爱情延续已经满一年了。
  就在那年秋天,淇竹依然翠绿,桑叶有绿有黄,秋日里的淇水东流碧玉,火红的淇奥秋风舞动着我的羽衣霓裳,芦花漫天卷起,野菊弥漫着芳香。一行白鹭,一群野鸭,仙鹤飞来飞去,鸟儿枝头唱鸣,游人荡舟赋诗,淇奥秋景如画。我身着拖地的玉洁婚纱,胸前戴着一枝淇奥花窝培植的玫瑰,翩跹起舞,之子于归,歌于淇奥如诗如画的秋风之中,父老乡亲,还有我的爹娘和兄弟姐妹,送我到淇水岸边。
  我登上对岸,登上高高的火龙山岗,想着我就要成为他的新娘,想着从此我就要离开生我养我的朝歌,我回头远遥,盼着能够望穿秋水,能够看到我别离的梦中朝歌。我对着茫茫的云遮雾岚,心中掠过一丝悲凉,我哭了,暗自泣泪涟涟,恋恋不忍离去。他欢笑着让人搬上我的嫁妆,他把我抱上娶我的车子,也许是抬我的花轿吧,我蒙着红盖头,又是哀伤又是欢喜,悲喜交加,像是身处幻梦之中。一路唢呐吹奏,锣鼓喧天,终于把我送进花烛洞房。
  幸福婚姻已经伴我度过了三个春秋,桑树繁茂仍未凋零,树的嫩叶新鲜深绿,鸟儿欢歌在枝叶茂盛的桑林里,贪吃着甜蜜成熟的桑葚。鸟儿呀,你们可不要忘乎所以,不要不顾一切地贪吃那甜蜜的桑葚!淇奥的姐妹们啊,当你们欲要执子之手的时候,可要慎之又慎,可不要像我这样轻易就相信了他,他让我开始懊悔,懊悔在三年之后的日日夜夜!
  桑叶经风剑霜刀渐已凋落,又枯又黄的桑叶一任凄风苦雨,随淇奥秋风漫卷,霜天的枝头纷纷飘落。事情就那么蹊跷,他竟然以同样的方式爱上了别的女子,当我发现的时候,我的枕边再无他的鼾声,花烛洞房里的欢声笑语已成往昔,凄清空荡房子里的夜晚,只有我独自对着烛光流泪。我作为他的妻子,三年来吃苦贫穷,我无怨无悔,一如既往,我愿与他同甘共苦,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作连理枝,不因贫穷艰难而改变我的所爱,我依然深深爱着他。
  淇水汤汤依然东流,流不尽我的泪水,流不尽我的悲哀苦愁,我站在淇水岸边回忆着爱的曾经。我作为他的妻子,立志要做一位孝敬公婆的儿媳,要做一位贤妻良母。我有什么过失啊?是他坏了良心,见异思迁,喜新厌旧,把往日的海誓山盟忘的一干二净,把过去的信誓旦旦权作儿戏。二三其德的他非要把我抛弃,他要赶我离开钜桥,要让我独自涉渡淇水回我娘家朝歌。无情的淇水啊,打湿了我的车幔,打湿了我的衣裳,打碎了我对未来美好的憧憬,击碎了我的一颗心,击毁了我曾经拥有坚信不疑的爱情。
  依然是淇奥的秋天,秋雨里的淇竹泪儿滴滴,秋霜里的桑叶凋零飘飞,秋日里的淇水默默东逝,萧瑟的淇奥秋风舞动着我的破衣烂衫,芦花漫天卷起,野菊花抗不过就要到来的严冬,枯萎死去。一行白鹭无力的鸣叫着远去,一群野鸭依偎在寒风阵阵的淇奥水面,仙鹤不再飞来飞去,鸟儿无声地落在光秃的枝桠上,没有了游人荡舟赋诗,淇奥秋景凄凉的让人落泪。我衣不遮体,首如飞蓬,枯草卷起搞得我蓬头垢面,一脸的愁苦和茫然,带着覆水难收的终生懊悔,像是众叛亲离的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孤独地面对衰草遮蔽着的一座坟墓,我知道这是后来者崔莺莺的坟墓,她也被张君瑞无情地遗弃了。想象着我就是墓中的孤魂野鬼,眼中多少血和泪恨,观着这淇奥秋流到冬尽,春流到夏,不知以后我将如何了此残生?
  面对着这秋的凄凉和空虚,回想三年之前,当初并不是这样,那时我常常含着期待,期待着携手同行,期待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那时间我常常站立淇水岸边,起舞歌唱:
  朵朵枝头艳丽花,桃林似火晚红霞。姑娘淇奥芙蓉面,喜气洋洋盼着他。
  朵朵枝头艳丽花,累累硕果满枝桠。姑娘出嫁婴儿育,耕读诗书岸上家。
  朵朵枝头艳丽花,绿水青山是我家。姑娘贤惠玲珑貌,巧手勤劳个个夸。
  我太天真了,说什么同心同德,永不相忘,同心协力,用自己的勤劳双手,总能建起自己向往的幸福家庭,多么的愚不可及啊!是谁又在淇奥歌唱?歌声远远的被淇奥秋风吹来:
  问人间情为何物,不能生死身许。天长地久双飞鸟,恩爱三年寒暑。欢乐尽,遭弃苦,就中更有痴心女。曾经话语,忘海誓山盟,桑中月下,怨女向谁去。
  悲淇奥,满目苍茫绝路,荒烟依向何处。千夫所指说无德,厌旧喜新人恶。天也怒,君不见,贤妻泪洒云天暮。哭声泪诉,劝世上诸君,莫抛结发,携手共甘苦。
  我期待着他的回心转意,在久待的焦躁中,回首遥望着钜桥粮仓那边,希望能有一个曾经爱我的身影向我走来。做为他的妻子已经三年了,三年来我忙里忙外不得空闲,每一个日升日落,我都是起早睡晚,没有一天偷过懒。虽然忙碌,虽然贫寒,能够这样安定地生活,我已经知足了,我觉得苦中有乐,我还是幸福的。谁知他却偷偷地爱上别人,对我突然露出了他的残暴与狰狞,他要将我抛弃,要把我扫地出门,逼我回归娘家。他带着冷嘲热讽,骂我不知羞耻,侮辱我的人格与尊严,是我自己瞎了眼睛,是我看错了人,我应该无声地吞下这颗苦果,我已经默默无语,只有血和泪恨!
  汤汤东逝的淇河之水啊,秋风中摇曳的淇竹啊,漫天霜雪中飘零的枯黄桑叶啊,请把我一颗破碎的心带去吧,把我带往天涯海角,给我起一座香丘,让我的魂灵离恨归去,化作亘古洪荒,永永远远!曾经的桑中笑声,曾经的激情拥抱,曾经淇奥的花前月下,曾经的海誓山盟,都让他随着淇奥的秋风而去吧!
  我站在秋的淇奥岸边,只有寂静和空虚依旧,他决不会再来了,而且永远,永远地不会再来了!
 
2010-11-28 14:31

http://chinalib.blog.163.com/blog/static/89820262010102823127563/

 

我回到了别后三年的淇水对岸,回到了生我养我的朝歌,伴着日夜东流不息的淇水,感怀着我的人生,感怀着我的不幸婚姻。长流不断的淇河之水,又怎能流尽我的一腔哀怨,我懊悔那段错爱的婚姻,往日的青春都赋予这东去不返的淇水了。我站在淇奥岸边,无尽哀思,不能自我控制地唱道:
  思不尽哀伤梦断人消瘦,哭不回春怨秋悲满目愁,
  锁不住淇河烟雨霜寒露,抹不去心头上眉头,
  情不再错爱悲离空泪流,恨不完如今懊悔羞回首。
  想不该的难休,离不归的别后。
  呀!满目这春不再的秋风阵阵,流不断的淇水悠悠。
  最终我还是被他扫地出门,回到了生我养我的朝歌,爹娘为我流泪,每日愁眉不展。我躲进我的破屋里,什么也不想看见。在哀伤与空虚中,顺手抓过少女时代读过的几本破书,是许穆夫人的诗集也好,是卫女怀乡的诗句也罢,横竖什么都一样。
  许穆夫人可是桑梓的一位才女,她少女时代就深为自己的国家安危担忧,总想着如何为卫国作出自己应有的贡献,自小我就对她倾慕。她是卫宣公儿子姬顽的女儿,卫国君主卫懿公的堂妹。我们所处的时代,诸侯各国之间的通婚联姻,可是一种国家政治行为,许穆夫人不比我们这些民间自由婚姻,那也是她无尽的悲哀。齐国很是强大,又是我们卫国的邻邦,许穆夫人原是想要嫁给齐国的,为的是卫国一旦危难,便能得到齐国的救助。谁知许国重礼打动了许穆夫人的爹娘,于是也就把她嫁给许国国君为妻。许穆夫人一定在婚姻问题上有自己的伤感吧,那一定也是淇奥曾经的伤逝。我开始看她写的《载驰》:
  载驰载驱归心似箭,吊唁卫侯快马加鞭。驱马悠悠路途遥遥,抵达漕邑望我淇园。许国来人追赶跋涉,阻在归途我心愁怨。
  反对异议劝我回返,故国旦夕勇往赴难。见死不救尔等无德,还我山河故国情牵。反对异议劝我折回,心切志坚渡河驰援。见死不救尔等无德,奔赴国难故国情牵。
  登高望远山丘冈峦,采得百草医治伤感。女子善怀情牵故土,保家卫国各怀心愿。许国来人责难挡道,狂妄幼稚天怒人怨。
  田园旷野载驰载驱,麦绿花黄大好河山。战国烟云谁主沉浮,凭谁相助凭谁救援?许国来人妄称君子,不救卫国反倒生怨。瞻前顾后不予相助,只好亲往战场相见。
  我们的卫国遭到北狄的入侵,许穆夫人终于冲破许国的各种阻力,渡济水返回卫国奔赴国难,她为拯救自己的祖国不顾个人安危,视死如归,勇往直前,矢志不移。最后在齐国的帮助下,终于复兴卫国。这首诗字里行间充满着她对故乡卫国强烈的爱,震撼我这悲伤的心扉,堪夸绝世红颜敢迎淇奥风雨,当赞舍死忘生挺身奔赴国难。看下去,继续看下去,我又看到许穆夫人所写的《竹竿》:
竹竿细长兮做鱼竿,垂钓淇奥兮碧水边。少女时代兮多回忆,远嫁许国兮路途远。

泉水潺潺兮流于左,淇水汤汤兮在右边。燕燕于归兮离父母,燕婉姿柔兮天涯远。

淇水滚滚兮流于右,泉水涓涓兮在左边。齿如瓠犀兮嫣然笑,佩玉傩舞兮别淇园。

淇水东逝兮情悠悠,桧木作浆兮松舟船。一叶扁舟兮游淇奥,宣泄心中兮多幽怨。

许穆夫人的《竹竿》也是淇奥曾经的伤逝,身在异国的她,是多么地留恋自己少女时代的生活,留恋故乡淇奥山水,她一定很是思念养育自己的父母,思念自己的淇奥故土。看下去,继续看下去,我又看到许穆夫人所写的《泉水》:

泉水潺潺碧细流,流归淇水浪击舟。情牵故土梦悠悠。淇奥家乡思旧事,儿时少女爱多愁。居安远虑为国谋。

泲地归来可住留,举杯祢水有追求。悲伤出嫁久魂游。别离父母兄弟远,天涯姐妹泪空流。千山万水是情愁。

漫漫归途路逗留,杯杯美酒醉心头。请将车轴满涂油。车轿南行出嫁怨,马车北返恋乡愁。归途不远卫都楼。

想我肥泉故土流,常思碧水意难收。朝歌城阙唱楼头。情愫悠悠魂梦里,驱车疾驶我出游。飞驰宣泄我心愁。

我多想也能驾车飞驰在淇奥荒野,宣泄我心中的无限苦闷,但我又如何能够,只能任由这淇水东逝,日日夜夜,永永远远。一夜北风呼号,枕上难眠,恍惚中似乎身飘淇奥上空,但见太行山峰峦叠翠,淇河蜿蜒,淇水山色,绿荫环抱,烟柳笼纱。一片翠竹,一片桑林,一水碧波,一抹白云。绿水青山,仙鹤飞来,朦朦胧胧,扑朔迷离。许穆夫人淇奥垂钓,隐隐约约听她在那里独唱:

懿公昏君兮玩物丧志,卫国途穷兮民怨载道。声色狗马兮好鹤失国,北方狄族兮入侵淇奥。背井离乡兮漕邑避难,凄凉悲惨兮多舛父老。雪山太行兮风霜雪雨,望断乡关兮淇水迢迢。

国破家亡兮梦中噩耗,痛彻心肺兮坐卧难安。恳求援救兮穆公胆小,披挂上阵兮姐妹向前。举目黄河兮北望淇水,乡人逃离兮漕邑偏安。载我物品兮救济难民,戴公兄长兮复国长谈。聚我难民兮习武练兵,许国来人兮劝我回还。责怪嘲笑兮蔑视女子,有失体统兮大家抱怨。

国难当头兮男女有责,挺身而出兮决不反悔。红颜一怒兮横眉北狄,引火烧身兮鞠躬尽瘁。许国大臣兮无礼取闹,怒不可遏兮言辞相对:既不我嘉兮不能旋反,视尔不臧兮我思不远;既不我嘉兮不能旋济,视尔不臧兮我思不闷。复国之心兮岂能禁锢,拯救卫国兮赤心难追!

戴公病殁兮迎回文公,联齐抗狄兮兵戍漕邑。宋许参战兮击退狄兵,收复河山兮重建城池。诸侯立国兮历史延续,复兴故国兮淇奥赋诗。爱国情感兮诉诸笔端,恋我山河兮如醉如痴。

回首青春兮当年婚姻,我持主见兮父兄不允。保家卫国兮和亲远嫁,联姻他国兮来使求婚。许国弱小兮远离淇奥,齐国盛强兮咫尺比邻。高瞻远虑兮我欲嫁齐,父母君主兮嫁我许君。为妻许穆兮远离家乡,大河滔滔兮满目烟云。

许国远嫁兮骨肉抛闪,金枝玉叶兮风雨三千。故国遭难兮载驰载驱,啼泪途中兮归唁卫候。驱马悠悠兮言玉于漕,大夫跋涉兮我心则忧。陟彼阿丘兮言采其虻,女子善怀兮亦各有行。许人忧之兮众稚且狂,我行其野兮芃芃其麦。控于大帮兮谁因谁极,大夫君子兮无我有尤。百尔新思兮不我所之,云烟苍茫兮寄我魂牵。

桃花东风兮春归来,雨打窗外兮敲心间。云飞飘飘兮向北去,东风夜夜兮思乡关。群山茫茫兮难远眺,路途漫漫兮何时还?春荣秋谢兮相思苦,桃红柳绿兮年复年。私情怎比兮社稷重,鞠躬尽瘁兮无怨言。

追思淇竹兮忆钓于淇,岂不尔思兮遥想当年。泉源在左兮淇水在右,女子有行兮父母情牵。淇水在右兮泉源在左,巧笑之瑳兮佩玉傩欢。淇水滺滺兮桧楫松舟,驾言出游兮宣泄我怨。

瞻彼泉水兮亦流于淇,有怀于卫兮靡日不思。娈彼诸姬兮聊与之谋,出宿于泲兮饮饯于祢。女子有行兮远离父母,问我诸姑兮遂及伯姊。出宿于干兮饮饯于言,载脂载辖兮还车言泣。遄臻于卫兮不瑕有害?我思肥泉兮兹之叹息。思须与漕兮我心悠悠,驾言出游兮宣泄我思。

夜阑寂静兮明月星空,心难止水兮今夜无眠。相遇巾帼兮说我情愫,微风吹起兮追思华年。浪迹天涯兮落叶归根,千里万里兮恨海云天。许国他乡兮魂归故土,淇奥歌舞兮魂绕梦牵。回望故土兮爱我淇奥,展望未来兮独依栏杆。

昏昏沉沉中睁眼天已黎明,窗外院子里像是我娘家嫂子的声音,是在同我的爹娘说话。


2010-11-30 15:23

http://chinalib.blog.163.com/blog/static/898202620101030323449/?latestBlog

 

昏昏沉沉中听着黎明窗外的对话,我不敢相信他家会背着我来了人,想不到会对我栽赃陷害,无中生有,颠倒黑白,混淆是非。难道爱和恨真的在同一个深度吗?窗外院子里我娘家嫂子仍在同我的爹娘说话。

“妹妹婆子家昨天来人,她们说的都是真的吗?”嫂嫂在问爹娘。

“她嫂啊,你可不能听他们信口雌黄!你妹妹的人品谁人不知,可不能听信他们的鬼话!”娘在对嫂嫂说话。

“她娘啊,他们这是要把咱闺女往绝路上逼,咱闺女的命好苦啊!”爹的声音。

“我去找他们拼了!”哥哥的声音。

“小声点儿!别让你妹妹听见了!”娘的声音。

“小声什么呀?自己敢作敢为,不孝敬公婆也就罢了,还想把人家的老人折磨死,太歹毒了!趁着自己男人不在家,光天化日竟敢招蜂引蝶,买能风骚,妓女娼妇不如,还什么人品!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朝歌城都传遍了,还什么小声点儿,以后让我们的脸面往哪里搁?人言可畏呀!”嫂子像是在撒泼。

“她娘啊,我不行了!我……”爹的声音。

“孩子们啊,你爹……”娘的声音。

我跑出房间,爹娘已经昏倒在地上,哥哥一手拉着爹,一手拉着娘,怒目对着嫂嫂,嫂嫂看见我像是看到了仇人。我的小侄子和小侄女趴在他们爷爷奶奶身边哭个不止,一声声“爷爷!奶奶!”让人心碎。

人的生命很是顽强,但也很脆弱,年迈的爹娘竟然一病不起。面对病床上的双亲,我想起来《凯风》那首诗:

凯风自南, 吹彼棘心。棘心夭夭,母氏劬劳。凯风自南,吹彼棘薪。母氏圣善,我无令人。爰有寒泉,在浚之下。有子七人,母氏劳苦。晛睆黄鸟, 载好其音。有子七人, 莫慰母心。

就在双亲的病床前,就在嫂嫂每天的白眼和羞辱中,我一心一意地守护着爹娘。我的小侄子和小侄女竟然也知其(指着)我的鼻子,口口声声骂我是猪狗,骂我是坏女人,我只有泪往肚里咽,我给小孩子说不清楚。我唯有在双亲床前尽孝,只等爹娘病好以后再洗清我的不白之冤。看着爹娘奄奄一息,我心中吟诵着自己写的一首《凯风》:

南来万物绿春风,酸枣苗芽嫩叶生。

嫩小幼苗长茁壮,母亲养育感恩情。

凯风吹送越南北,苗长成才满树红。

慈母盼儿能大器,枝头黄鸟似哀鸣。

我的爹娘最终还是去了,都是因为不孝的女儿,才使我的爹娘过早地含恨九泉,爹娘更是淇奥曾经的伤逝,令我悲痛欲绝!想我嫁往他乡,爹娘总是心中牵挂,就像《二子乘舟》写的那样:出嫁乘舟,淇奥其景。愿言思子,中心养养。出嫁乘舟,淇奥水逝。愿言思子,不瑕有害?爹娘呀!不孝的女儿让二位老人家死不瞑目,我有什么脸面见二老于地下啊!人们呀!你们为什么要听信他们家信口诬陷,天理何在啊!

爹娘走了,没人再肯相信我的为人,我的人格遭到了前所未有的侮辱,我泪已哭干,苦无处诉,只有默默地忍受。哥哥也被嫂嫂说变了心,终于把我扫地出门,我就在朝歌郊外,淇水岸边,搭起一间破茅庐,就在这桑林之中准备度过我悲惨的余生。我的内心世界就像《诗经·国风·鄘风·墙有茨》写的那样:

墙有茨,不可扫也。中冓之言,不可道也。所可道也,言之丑也。

墙有茨,不可襄也。中冓之言,不可详也。所可详也,言之长也。

墙有茨,不可束也。中冓之言,不可读也。所可读也,言之辱也。

我是心中扎着芒刺,拔也拔不掉呀,桑中之约的甜言蜜语,不可相告别人呀,如能相告给别人,说出来丑死人了呀。我心中的芒刺拔不掉呀,桑中之约的海誓山盟,不可张扬呀,如果张扬出去,更会遭来蜚短流长。我心中的芒刺,使我没有勇气继续我的人生,我被那个二三其德的人无情抛弃,为此又气死了我的爹娘,我已经没有脸面再讲述了呀,还有被哥嫂扫地出门,我不能再讲述了,如能讲述出去,在淇奥传开,真是感到羞辱呀。

一日夫妻百日恩,对他来说却是不成立的,把我抛弃,把我扫地出门,又要栽赃加害,气死了我的爹娘。如今回想起来他抱布贸丝的情景,她当时追求起女孩子来是百无禁忌的,只是我没太在意,我爱上了他就要相信他,谁知他与我成婚后却与我离心离德,依然是对别的女孩子用心。有人就曾经提醒过我,要我当心受骗,还给我看了一首《桑中》,如今我还能背诵:

采桑淇奥女芬芳,水碧山岚沬邑旁。

好似云中仙影美,相思倩丽是孟姜。

桑中约会令魂醉,祠庙声言日月长。

欢爱情深永携手,别离淇水有余香。

 

金黄麦浪夏收忙,沬邑田园风送香。

心上人儿红翠影,相思孟弋丽端庄。

桑中约会令魂醉,祠庙声言日月长。

欢爱情深永携手,别离淇水有余香。

 

蔓菁当采那边行,沬邑东边卫地忙。

思念翠红无限雅,孟庸美丽世无双。

桑中约会令魂醉,祠庙声言日月长。

欢爱情深永携手,别离淇水有余香。

他当时正在找寻心上人,可能会有些出格的事情,我原谅了他。其实当初也曾有几个青年追求我,他们对我倾心,说我美丽俊俏。可谓行者见了我,下担捋髭须,少年见了我,脱帽着帩头,耕者忘其犁,锄者忘其锄,来归相怨怒,但坐观我魂飞云霄处。可是我情有独钟,唯独爱上了他,谁知他竟这般的二三其德,见异思迁,以怨报恩。

懊悔我在为渊驱鱼,为丛驱雀,真是愚不可及!耻笑自己当初的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谁知他竟是人而无仪,人而无止,人而无礼, 如今回首痛心也已经覆水难收了。我想起了那首《相鼠》:

相鼠有皮,人而无仪。人而无仪,不死何为?

相鼠有齿,人而无止。人而无止,不死何俟?

相鼠有体,人而无礼。人而无礼,胡不遄死?

他很像一只恶鼠,一只害人的恶鼠,本应痛遭人人喊打,然而淇奥升起的一阵烟雾却迷住了人们的眼睛。我的爹娘死得好惨,淇奥的乡亲们呀!那个二三其德的他把我扫地出门,又气死了我的爹娘,如今我又被哥嫂扫地出门。乡亲们呀,乡亲们!我心中的血泪恨,我这满怀的冤屈向谁诉说?看来是要把我逼上绝路,想要逼死我。那个二三其德的他,瞎了他眼窝,我是淇河流不干的水,我是桑林中扑不灭的火,火不灭,水长流。我要看看他会遭到什么样的报应!似乎有人在唱歌为我听,我听到了来自远方的歌声:

老鼠充人假画皮,充人恶鼠少威仪。

充人恶鼠威仪少,恶孽雷轰鬼夜啼。

鼠辈狰狞白齿龇,充人廉耻尽丢失。

充人廉耻丢失尽,恶孽魂归地狱时。

枉化人形有四肢,充人不懂礼稀奇。

充人不懂何为礼,淇奥魂归鬼影西。

 2010-12-01 23:58:57

http://chinalib.blog.163.com/blog/static/89820262010111115857237/?latestBlog

朝歌郊外的淇奥深秋,凄凉的黑夜寒冷的秋风肆虐着。秋风在落叶萧瑟的桑林中呜咽,呜咽着撕扯我的茅草庵棚,撕扯我滴血的心灵。

萧瑟秋风北来南侵,源于天山之巅,舞于昆仑之上,跨越秦岭,飞渡太行,其势猛烈,凋零淇奥桑林,原野寒彻。威猛寒冷的秋风,乘凌于太行颠峰,徘徊于原野之上,飘飞于卫国乡村,回环于朝歌重楼,漫卷于淇水岸边,盛怒于淇奥桑中。

萧瑟秋风助霜添威,尤似刑官,凋零百花,吹落枝头,怒而强劲,引冬迎雪。强劲秋风,出塞北纵贯淇奥,初来缠缠绵绵,清凉飒爽,缓缓渐冷,愈来愈强,终成势力,于是秋尽冬来。

自然秋风吹出世间秋风,吹出人间万象,吹出众生百态,吹出喜怒哀乐,吹出苦辣酸甜。哀乐基于贫富,那些衣食无忧人生一帆风顺的人们,总是歌于秋风之中,凭借秋风青云直上。像我缺吃少穿,几多忧愁,人生坎坷,身受不白之冤,总是悲伤在秋风之中,触景而落泪。秋风紧吹,枯残的落叶卷着衰草翻飞,我像是身处黑雾与妖风之中,像一只冤屈的黑色幽灵,魂随秋风在淇奥游荡。

感叹世间秋风,总在帮助富贵人家,侵袭贫穷百姓,残忍的秋风,如同不公的世人。物欲横流,可悲的人心难测,可叹的秋风日下,秋风中见异思迁二三其德的他,当受万夫所指,人间唾弃!愿秋风尽早散去,冬尽春来,呼唤人间的春风四季吹送,吹得万紫千艳,吹得淇奥祥和。

残忍的秋风啊!怎么能给我雪上加霜,怎么能吹倒我赖以生存的茅草庵棚!茅庵破陋偏遇无情的秋风,命运多舛又见升起的阴云。我欲哭无泪,呼天无助,只有在这凄凉的黑夜里,向着苍茫的淇奥倾诉我的一腔悲愤和哀怨:

淇奥深秋兮风夜半,漫卷凄惨兮茅草庵。

庵倾草飞兮洒霜天,零落水逝兮心中寒,夜色滴泪兮淇河岸。

朝歌无人怜我兮岸边泪,奈何面对兮东逝水。

含悲找寻兮洒草处,飘零乱草兮魂欲碎,桑中搜索兮难找回。

破晓风定兮云墨色,深秋雨落兮叶飘飞。

薄衣遮身兮冷似铁,哀伤冻饿兮心欲裂。

茅庵吹散兮无处去,可恨阴云兮雨未竭。

自经丧母兮被弃抛,枕上沾湿兮难眠夜。

悲愤良善兮灾祸遭,但愿尘世兮将孽消,冤枉得雪兮悲伤抛。

冤啊!何时世间兮除尽作恶徒,今生盼望兮死也不闭目!

凄风苦雨中,我连冻带饿昏厥在淇奥桑中,昏迷之中似乎我遇到一个女子,她自称卫女,说是曾遭冷酷的深宫拘禁,十分思念淇奥故乡。她对我说:“长流不断的泉水,最终还要流到淇河,冷酷的深宫拘禁,也阻不断我对家乡的思念。”然后她像是即兴赋诗,我听他吟诵道:

涓涓泉水流于淇兮!有怀于卫,靡日不思执节不移兮!行不隳!砛轲何辜兮!离厥菑,嗟乎何辜兮!离厥菑。

涓涓淇水流于淇兮!有怀于卫,靡日不思执节不移兮!行不诡随!坎坷何辜兮!离厥菑。

卫女说吟诵的是《思归引》,原来她也一怀淇奥曾经的伤逝。我对卫女说:“从您的《归思引》中,我听出了您对故乡的思念,听出了您坚守节操的高洁品行。诗句中有您对淇奥故乡的思念,有您对世道不公的满腔控诉。您的诗哀而不伤,由委婉到激昂,情感真挚感人。”

“你听说过郑卫之声、靡靡之音、弟子掩目、墨子回车吗?”卫女问我。

“听说过。郑指的是郑国,卫就是咱们卫国;‘之声’说的是咱们民间的音乐。咱们东边的鲁国孔丘,字仲尼,他在曲阜讲学,他的贤徒十哲中有个名叫端木子贡的,就是咱们这里的人士。家乡皆为子贡而自矜,因他经商显赫,曾资助恩师周游。子贡庐于孔墓服丧六年之久,情感天地!孔丘认为,郑卫民间音乐淫靡,不同于雅乐,属于桑间之音,乱国衰德,故斥之为淫声。”我回答。

“他的看法我实难苟同。说什么郑卫之音是亡国之音,不比钧天之乐,自西周初年至春秋中叶五百多年的诗歌共有三千多篇,孔丘以‘思无邪’的标准大肆删节,留下了‘可施于礼’的三百零五篇,他还一篇一篇地‘皆弦歌之’,以求和谐雅颂之音,似乎被他删掉的都是郑卫之声、靡靡之音。你知道靡靡之音吗?”卫女说。

“靡靡是说柔弱,萎靡不振。靡靡之音就是使人萎靡不振的音乐,也指颓废的、低级趣味的乐曲。靡靡之音可是亡国之音。传说殷末纣王命令乐师延作靡靡之音,乐师延不肯,纣王恼怒要杀延,延无奈只好谱曲。说是纣王很是喜欢听所谱乐曲,夜夜肉林酒池 ,朝歌暮舞,通宵达旦,后来牧野战败,引火自焚,隧失天下。乐师延抱琴乘舟东去,顺水而下,至濮投水而死。延死后,水中常有音乐声靡靡传出。后人以讹传讹,说是乐师延所作,是为了供纣王靡靡之乐。”我回答。

“真是墙倒众人推,破鼓万人锤。纣王失败了,殷朝亡国了,追随周朝武王的一些文人,一些孝子贤孙们,他们墙倒一面推,落井下石,绞尽脑计编排纣王,总想帮着武王给纣王头上扣屎盆子,尽干些缺德的事!听说你是被那个二三其德的氓扫地出门的,氓现在抱住了粗腿,他们臭味相投,氓得势了,于是也有人在帮着氓编排你。”卫女说。

“纣王可是殷商第三十代君主,他继位后重视农桑,发展社稷民生,国力强盛。殷商的灭国,首先是因为内部的大分裂。微子启是同父异母的哥哥,但帝乙把王位传给了纣而不传给微子启,微子不得立,自然不甘心,纣即位后,便形成了两派。微子一派和纣王作对,处心积虑对纣王造谣中伤,纣王的所谓六大罪状应该是出自他的手笔。微子启与敌方的武王里应外合,内外夹攻,殷朝内部敌国的代言人就是微子启,他比敌人更险恶。周武王是个大阴谋家,他使用鬼谷之术,通过微子启获取殷商内部情报,策动东夷反叛,调动纣王兵力,造成纣王西线兵力极大空虚,从而导致牧野惨败,纣王也当是淇奥曾经的伤逝。那个二三其德的他也是个阴谋家,他也把我推上了绝路,他得势又怎么样?他全不念曾经的夫妻恩情,枉披了一张人皮!”我说。

“孔丘还以什么‘思无邪’的标准大肆删除他眼中的‘郑卫之音’,应当先把氓删除,让氓丢官罢职,囚禁缧绁!孔丘搞的诗歌总集,具有周武王文化的特点,有着浓厚的道德和政治色彩,用社会理智而克制个人情感。其实,除了咱们大河流域淇奥文化发展,长江流域也在孕育着自己的文化,楚文化华美多采,具有丰富的个人感情,多奇思异想和神话色彩,不同于孔丘搞的诗歌总集,仅局限于人与事的范围,楚文化篇幅比较长,诗词除使用四言句外,五、六、七言句使用的更多。”卫女说。

“说什么未嫁从父,既嫁从夫,夫死从子,要讲什么妇德、妇言、妇容、妇功,还要‘嫁乞随乞,嫁叟随叟’,好像这几年演变成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原本是想糊里糊涂跟着他了此残生算了,我没有独立的经济地位,不跟随着又如何能够?可那个二三其德的他竟然要扫地出门,出了门还要将我置于死地,孔丘倡导的是个什么人间世道啊!这就是孔丘说的‘思无邪’吗?他怎么不把箕子的《麦秀歌》收入诗歌总集?麦秀渐渐兮,禾黍油油,彼狡童兮,不与我好兮。”我说。

“认为淇奥多郑卫之音者并非只有孔丘一人,不是还有墨子回车、弟子掩目吗?墨翟曾在淇奥许家沟居住过多年,因此徐家沟那里的金山又称墨山。墨翟应该知道箕子的才华,箕子把才华赋给了琴弦,弹出了天籁之音,《箕子操》出自箕子之手,当属雅篇,还有《宁戚扣角歌》,是民间之曲,当属风篇。可墨翟带着学生出游,听说前方来到朝歌,他大惊失色说这是‘新声靡乐’的地方,是不祥之地,于是掉转车头而去。孔丘的弟子颜回、子路、宰予出游路过朝歌,天色已晚,本应在朝歌城住下,颜回听说这里是朝歌,于是忙命令师弟催马驱车快跑,并让人们用手捂住眼睛,因为他们认为朝歌曾是纣王的都城,是块‘凶地’,不可视之。只有宰予偷偷看了淇河岸边正在歌舞的红男绿女。子路发觉宰予偷看偷听,一脚把他从车上踹了下去。子路如果掩目,如何能知道宰予偷看偷听?颜回故做酸文人的姿态,真是可笑之至。”卫女说。

“一帮迂腐酸文人,假惺惺,故作姿态,形而上学,假装正经,全是伪君子,与那个二三其德的他没什么区别。”我说。

“不说了,不知淇奥有过多少曾经的伤逝,不说了,我很想唱歌。”于是卫女一展歌喉:

诗歌总集理智兮克制情感,江南文化华美兮多采国殇。古诗三千兮孔子不存,古老淇河兮澎湃激昂。淇河文化兮影我卫女,为水击伤兮诗篇断档。

曾经朝歌兮繁华淇奥,卫国都城兮河凭城贵。傩舞民间兮卫地歌乡,刚柔且和兮民歌淇水。粗犷激昂兮委婉隽永,风韵独具兮如痴如醉。郑卫之音兮决非乱世,圣人封杀兮今已难追。张扬自由兮男女情爱,感情奔放兮音绕景美。

燕婉卫女兮手如柔荑,领如蝤蛴兮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兮巧笑美目,倩影丽质兮岸边凭依。桑间淇上兮美目流盼,淇水汤汤兮盼子涉淇。死生契阔兮与子成说,一见钟情兮不离不弃。执子之手兮与子偕老,山盟海誓兮结为夫妻。

追求爱情兮千年如斯,桑园美景兮淇河岸边。采桑笑声兮传出竹园,种桑养蚕兮淇奥千年。云谁之思兮卫女红翠,桑园舞台兮爱情诗篇。送我淇上兮燕燕于归,舟中之约兮乐在桑间。

卫女幽会兮春日吟咏,深婉恋情兮桑中朝歌。氓之蚩蚩兮抱布贸丝,匪来贸丝兮来即唱和。秋以为期兮良媒姻缘,遭遇婚变兮弃妇为何?卫女悲愤兮恩断义绝,二三其德兮氓遭谴责。

太行巍峨兮淇水蜿蜒,亘古奔流兮波恶冲氓。卫女淇上兮遥望碧空,淇水汤汤兮女也不爽。淇则有岸兮隰则有泮,恩怨忘却兮不思其伤。群山茫茫兮无心远眺,路途漫漫兮何处家乡?

当我从昏迷中醒来时,却躺在一位善良的白胡子老者家里,他们一家人见我醒来,很是高兴。

2010-12-05 11:51:15 

 

http://chinalib.blog.163.com/blog/static/89820262010115115115440/?latestBlog

 

老人家一家人对我很好,老人家很有学问,家里存有不少竹简,无意间我看到一篇《淇奥》,说不定就是老人家自己写的,也许是老人年轻时的作品。只见竹简上写道:

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瑟兮僩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瞻彼淇奥,绿竹青青。有匪君子,充耳琇莹,会弁如星。瑟兮僩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瞻彼淇奥,绿竹如箦。有匪君子,如金如锡,如圭如璧。宽兮绰兮,猗重较兮,善戏谑兮,不为虐兮!

老人家见我在认真地看《淇奥》,便对我说:“《淇奥》看似是在写淇竹,其实也是在写世间君子,君子犹如淇竹。君子虚怀若谷,处世泰然,利人利己,心中公平,君子的气度、举止、学识、品质、淡定、从容、儒雅,堪称人中楷模。不妨你也写写淇竹,聊以自我解忧消愁。”

“感谢老人家指点,我很喜欢咱们淇奥的竹子。”然后我吟诵着说:

竹青绿叶兮长淇奥,遥对苍松兮傲雪葱葱。霜剑风刀兮仍挺胸。

未出泥土兮节先有,雅士丹青兮君子身形。飒爽虚心兮风雨中。

“很好!我也就《淇奥》赋诗一首。”老人家捋着白胡须吟诵道:

淇河碧水兮眏竹青,竹影明月兮岸边生。

文采风流兮君子美,淇奥春秋兮共月明。

修身养性兮如切磋,玉器精雕兮细打磨。

威武庄严兮仪表端,正大光明兮形磊落。

君子淇竹兮无何求,颂德歌功兮千古留。

淇奥波清兮眏夜月,夜月长空兮照楼头。

淇河两岸兮歌君子,月色朝歌兮竹相比。

竹青君子兮竞芳菲,但见淇河兮碧流水。

冰清玉洁兮性情柔,毓秀钟灵兮品自优。

从容举止兮真君子,气度非凡兮天地收。

太行淇奥兮月天外,月照淇河兮美文采。

处世泰然兮心淡定,虚怀若谷兮良德才。

胸襟宽广兮厚柔温,倜傥洒脱兮文采君。

谈笑风生兮尤博学,心慈德善兮广施恩。

昨夜桑中兮泣落花,可怜遭弃兮泪无家。

淇水流春兮梦欲尽,秋风淇奥兮卷庵塌。

秋月沉沉兮秋雨雾,雨打风欺兮魂断路。

不知千古兮几人冤,月落情怀兮向谁诉。

“……不知千古兮几人冤,月落情怀兮向谁诉。”我在重复老人家的诗句。

“你的情况我知道,不用多说。氓是什么人我也知道,朝歌也都知道,他决不是君子,让他踩着别人往上爬吧,让他丧尽天良吧,他爬的越高摔得越重,他伤天害理会遭天谴!想开些,你就住在我家,我认你做我的干闺女,没有过不去的路,要向淇奥的青竹学习,淡淡孤叶,永不凋零!”老人家又说。

听了老人家的一席话,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是伤心的泪水,更是感激的泪水。我扑通一声跪在老人家面前,发自肺腑地和着泪水喊了一声:“干爹在上,受女儿一拜!”干爹一把把我拉起,流着泪说:“闺女,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家里的竹简任由你看。”

淇奥的冬,飞雪飘飘,太行白雪皑皑,两岸银装素裹,淇水冰封。我呆在家里除了针织纺丝,闲暇就看干爹收藏的竹简。夜晚独自灯下,我看到一篇《木瓜》: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字面上看写的是男女两个人之间相互赠送,其实歌颂的是人类高尚情感,这种情感包括爱情,也包括亲情、友情,这可是人间大爱,大爱无疆。人要懂得感恩,不能像那个二三其德的他学习,我要真心孝敬干爹,是他老人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又看到一篇《有狐》:

有狐绥绥,在彼淇梁。心之忧矣,之子无裳。

有狐绥绥,在彼淇厉。心之忧矣,之子无带。

有狐绥绥,在彼淇侧。心之忧矣,之子无服。

初读此诗像是在说寡妇见鳏夫而欲嫁之,再反复阅读,又感觉是在抒写女子对流离在外亲人的思念和关怀,情感细腻,情深意切。我已聊无牵挂,那个二三其德的人把我扫地出门,已经恩断义绝,不值得我去牵挂了。

听干爹对我讲,《淇奥》明着写淇竹,其实是在写如竹一般的君子,而《硕人》确是在明着写女子。我终于找到了《硕人》那捆竹简,只见上写:

硕人其颀,衣锦褧衣。齐侯之子,卫侯之妻,东宫之妹,邢侯之姨,谭公维私。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硕人敖敖,说于农郊。四牡有骄,朱幩镳镳,翟茀以朝。大夫夙退,无使君劳。

河水洋洋,北流活活。施罛濊濊,鱣鲔发发,葭菼揭揭。庶姜孽孽,庶士有朅。

淇奥竟有如此绝美的女子,可人家生长在王侯之家,来自齐国,婚配卫侯,令人羡慕。想象我自己生在民间,婚配了个二三其德的人,我的命运多舛,怎能与人家相提并论,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天地之差,还是自我调节吧,人与人是不会一样的。我躺在床上思来想去,怎么也睡不着,我爬起来又在看《硕人》,然后用干爹串好的竹简开始自己写《硕人》:


齐国有女兮倾朝歌,衣锦轻纱兮姿秀色。

齐侯爱女兮淇奥来,嫁卫新娘兮人未识。

齐国太子兮称阿妹,一朝伴在兮君主侧。

邢侯恭敬兮喊小姨,譚公姐丈兮情亲切。

春荑嫩手兮纤纤细,皮肤白皙兮洗凝脂。

光滑脖颈兮蝤蛴丽,齿白唇红兮牙整齐。

云鬓娥眉兮柔倩腰,嫣然一笑兮更多娇。

秋波婉转兮摄人魄,多少男子兮醉魂飘。

英姿飒爽兮如朝霞,春游车停兮看郊野。

马车良骏兮天河魂,天河骏马兮驾祥云。

红绸妆成兮绳系马,彩车缓驶兮淇园春。

朝歌文武兮皆回避,退朝勿扰兮君夫妇。

碧水淇奥兮白茫茫,入海东流兮浩荡荡。

鲫鱼淇奥兮任欢游,戏水鱼儿兮碧水翔。

竹青水影兮鱼攀竹,两岸歌声兮起四方。

姑娘陪嫁兮倩丽容,男子随从兮貌堂堂。

第二天干爹看到了我写的《硕人》,他老人家看着看着竟然老泪纵横,吓得我躲在一边不敢吱声。干爹回头见我很是害怕,老人家擦了一把眼泪后对我说:“孩子,别怕!我是一时回忆起来往事,悲从中来,不由自主地落泪。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往事已矣。”

“干爹,孩儿不懂事,惹得您老人家伤心,孩儿不孝。”我说。

“说哪里去了,我是想起了你的干娘。你干娘年轻的时候和你一样漂亮,就像这《硕人》里写的一样。我们相识在淇水岸边,我们二人在淇水岸边载笑载言,载歌载舞。淇奥月光如水,景色如痴如醉,如梦如幻,淇奥翠竹摇曳,桑林之中隐现着她的燕婉身影。她曾经对我说:‘我欲与君长相厮守,天长地久,长命无绝衰。直到太行山无棱,淇河水涸竭,冬雷滚滚,盛夏飞雪,天地相合,地老天荒,乃敢与君绝。我愿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唉!人生自古谁无死,但老天不该让她先我而去,把我留在这淇水岸边。”

原来干爹也有淇奥曾经的伤逝,我没见过干娘,干娘一定是一位美丽贤惠的女子。否则,干爹不会如此地思念干娘。只听干爹像似在自言自语:

淇水咽兮,朝歌梦断城头月。城头月兮,桑中琴瑟,世间兮伤别。

曾经淇奥兮欢声悦,追忆窈窕兮音尘绝。音尘绝兮,兰香空绕,找寻兮天阙。

2010-12-09 23:49:06

http://chinalib.blog.163.com/blog/static/8982026201011911496197/

 

老人家给我推荐了一篇《抑》,说是卫武公95岁时所作。我看后不甚明了,曾听有人说《抑》有自警也有讽刺,卫武公那么高的位置,他所讽刺的对象是哪一位?老人家对我说:“想到你就会这样问,不知是谁就《抑》写了一组诗,名叫《律己律人》,你先看看,然后咱爷俩再议论。”我开始看一组长诗,只见写道:

言行仪表兮重修身,品德优良兮高尚人。古语有言兮说得好,贤君智圣兮有时昏。平民难免兮时常错,不有高瞻兮误假真。智圣位高兮不远望,芸芸尘世兮定寒心。

国有贤能兮国盛强,四方归训兮得安康。修身重德兮做贤圣,域外诸侯兮结友邦。安邦治国兮有大计,唯才唯德兮用贤良。民间楷模兮威仪树,众志成城兮万古长。

诸侯征战兮起群雄,社稷遭灾兮乱政风。败坏德行兮国引祸,酒色荒淫兮怨声声。唯知淫乐兮业荒废,继往开来兮化做空。忘却先人兮创业路,不知法治兮枉称明。

皇天不肯兮佑根基,好比清泉兮流入淇。相望君臣兮空悔恨,淇河东逝兮命归西。治国继业兮需勤政,正气民间兮万众齐。居安忧患兮常备战,思危防范兮敌国欺。

黎民安乐兮太平生,法度求恒兮谨慎行。应急时常兮防祸事,言谈举止兮要从容。民生心系兮万民敬,功德流芳兮千古名。白玉有瑕兮尚可磨,人身污渍兮永难清。

胡言乱语兮甚唐突,真假难分兮装马虎。话语既出兮莫反悔,布恩施德兮奸诈无。推心置腹兮君臣爱,悼死抚生兮百姓福。子子孙孙兮传伟业,年年岁岁兮庆欢呼。

待客心诚兮笑脸迎,和颜悦色兮敬宾朋。三思谨慎兮少过失,无愧人神兮贤圣明。莫道不知兮身暗处,人人头顶兮有神灵。世间作恶兮遭天谴,造孽凡尘兮必被惩。

修身明德兮养情操,仪表端庄兮人品高。举止言行兮求完美,有礼彬彬兮君子貌。光明磊落兮心慈善,高尚情怀兮名远飘。以怨报恩兮无道德,投桃报李兮有情操。

坚柔木质兮作弦琴,琴瑟丝弦兮调妙音。恭顺温良兮人品好,立德根基兮固根深。古来贤圣兮听相告,明智身行兮自认真。错把好言兮劝愚蠢,好言枉费兮落伤心。

青春年少兮气方刚,好歹难分兮自逞强。身教言传兮多苦口,耳提面命兮用心良。无知年幼兮情方可,已做人君兮难久长。知错必纠兮贤哲圣,情知早慧兮却荒唐。

苍茫造化兮有神明,可叹人人兮志不同。气恼糊涂兮难礼遇,心烦意乱兮放悲声。痴情一片兮良言劝,冷落良言兮竟不听。反唇讥讽兮失礼数,骂声老迈兮自多情。

幼稚无知兮年少王,不听古训兮目空狂。诚心谋略兮任听用,用我良谋兮国必强。祸起萧墙兮天降罪,家亡国破兮枉悲伤。只凭邪恶兮德沦丧,社稷黎民兮遭祸殃。

“看完了吧?说起卫武公,不妨咱们从周文王开始。周文王正妃太姒生有十个儿子,他们分别是:伯邑考、武王发、管叔鲜、周公旦、蔡叔度、曹叔振铎、成叔武、霍叔处、康叔封、冄季载。伯邑考在文王之前去世,死因不详。男子总是按照伯、仲、叔、季、显、惠、雅、幼排序,女子不在其列,伯邑考是长子,所以就称‘伯’,而他被封官为‘邑’,故全称为伯邑考。”老人家说。

“传说纣王妃妲己见伯邑考长相俊美、琴艺绝伦,心生淫念,不想却遭伯邑考正言羞辱,气愤之下,妲己诬告伯邑考调戏自己,还说伯邑考的琴声是在暗骂纣王无德。纣王一听勃然大怒,即刻杀了伯邑考,并做成肉丸子,将肉丸送给文王食用。文王终于施计得以回归西周,当他刚刚踏上西周的土地,便觉得一阵恶心,张口吐出三只小白兔。他知道这是伯邑考魂灵所化,痛心的流下眼泪。”我说。

“纣王败给了周武王,胜家王侯败家贼,这都是跟着武王拍马屁的文人瞎编乱造,满口胡言乱语,蛊惑后世!其实伯邑考就葬在羑里城北。伯邑考提前去世,武王发顺理成章做了太子。文王驾崩,太子发自然继位,他以姜尚为师,周公旦为辅,召公爽、毕公高皆左右。纣王的同父异母哥哥微子一派丧心病狂,与纣王作对,竟然通敌卖国,与敌方的周武王一唱一和。纣王把注意力集中在平定东夷,使西线兵力弱化,周武王乘虚进攻,牧野一战致使商朝亡国。”老人家带着情绪说。

“听说牧野之战周灭商后,为了统治商朝的遗民,武王发把商王朝直接控制的领地分为四个区:封纣王的儿子武庚掌管殷都,祭祀祖先,管理殷遗民;将朝歌以东地区的卫,封给管叔鲜掌管;朝歌以南地区的鄘,封给蔡叔度掌管;朝歌以北地区的邶,封给霍叔处掌管。共同监视武庚,总称‘三监’。”我接着说。

“周灭商后第二年,武王发病死,其子姬诵即位,史称周成王。成王年幼,只好由周公旦摄政,代成王行事。管叔因企图继王位,对周公旦摄政极为不满,于是散布流言,并煽动蔡叔、霍叔,怂恿武庚及东部诸方国,以‘周公将不利于孺子’为借口,公开叛乱。周公旦面对来自内外两方面的敌对势力,多方权衡,决定兴师东征,史称‘平定三监之乱’。周公旦平定三监之乱后,将原来商都周围地区和殷民七族封给康叔封,让康叔迁徙至殷商故都朝歌,建立卫国,自此康叔立国,卫国问世。”老人家像是在给我讲课。

“康叔封可是卫国的第一代国君,听说他赴任时,周公旦作《康诰》、《酒诰》、《梓材》,这三篇是周公对其少弟康叔的谈话,谈的细致真切,从殷殷之情可以看出,周公对这个少弟是抱着不小期望的。‘呜呼,小子封‘这一称呼,殷殷之情可见,谆谆的告戒里,充满了一个兄长的殷切期待。周公告诫康叔封‘必求殷之贤人君子长者,问其先殷所以兴,所以亡,而务爱民。’康叔在卫国统治有方,很快就把商朝的殷都改造成了周的普通方国,成了卫国和卫姓的始祖。”我插话说。

“《酒诰》是周公命令康叔在卫国宣布戒酒的告诫之辞。殷商贵族嗜好喝酒,王公大臣酗酒成风,荒于政事。周公担心这种恶习会造成大乱,所以周公告诫康叔要坚决禁止卫国官民‘湎于酒’,要吸取殷朝灭亡的教训,指出‘人无于水监,当于民监’。就是说,一个人不要仅是在水面上映照自己的形象,而应该从民众中鉴照自己的形象。《梓材》是用比喻的方式向康叔讲述长治久安的道理,要想‘至于万年’,就要‘惟王子子孙孙永保民。’周公的治理社稷之道,放射着贤哲的思想光辉!”老人家做了进一步地讲解。

“自康叔封开始,卫国就是侯,但是康叔封几代人都为方伯,监察诸侯。康叔封之后是康伯,自康伯之后,考伯,嗣伯、疌伯、靖伯、贞伯、顷侯六代卫侯都称伯,是为方伯之伯,而非侯伯之伯,没有降爵。顷侯之后是釐侯、共伯卫馀、武公卫和。武公卫和出生于周夷王年间,周宣王16年至周平王13年在位,在位55年,在位期间能自责修德,百采众谏,常与下臣共勉。他95岁时,曾作《抑》,有人说《抑》有自警也有讽刺。”老人家继续讲解。

“卫武公是周朝的元老,经历了厉王、宣王、幽王、平王四朝,他所讽刺的对象是哪一位?”我问。

“周厉王是西周第十位国王,在位14年,‘厉王’乃暴虐之君的谥号,历史上可以称为‘厉’的数不胜数,可真正谥为‘厉’的却没有几个,‘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说的就是厉王的故事。周宣王为厉王之子,在位46年,他在位时任用召穆公、周定公、尹吉甫等大臣,整顿朝政,使已衰落的周朝一时复兴,史称宣王中兴,但为时短暂。周幽王是周宣王的儿子,在位11年,因废后另立,废嫡立庶,还有烽火戏诸侯,致使统治了约250年的西周王朝灭亡,自己也成为西周末代君主。周平王是周幽王之子,东周第一代君王,在位51年,因都城经犬戎侵袭,十分残破,为避犬戎,平王把都城从镐京东迁至洛邑。平王依仗晋、郑、虢等诸侯的力量,勉强支持残局,周室衰微,华夏历史从此进入春秋时期。”老人家在给我说厉王、宣王、幽王、平王时期。

“卫武公经历和目睹了厉王流放,宣王中兴,幽王覆灭,周室衰微。平王在位时,卫武公已是八九十岁的老者,当他看到周室衰微,一代不如一代,一定是在回首往事,感慨万千。‘靡哲不愚’,千虑一失,聪明人也会有失误,聪明人也要谨慎小心。普通人的愚蠢,是他们天生的缺陷,而聪明人的愚蠢,则显得违背常规,令人不解。周平王不是一个傻瓜,但却变得这么不明事理。目睹周王朝就要万劫不复,卫武公希望平王能够‘抑抑威仪,维德之隅’,可惜事实令他失望。”老人家继续说。

“如此说来,如果说《抑》是自警刺王,不如说是卫武公真心的劝谏,字里行间透着卫武公的深情,他是身在朝歌城中,心装天下大事,写出了他身处淇奥曾经的伤逝。”我说。

“说的是,卫武公垂暮之年的《抑》所讽刺的王应该包括有厉王、幽王、平王,而重点是在讽刺、规劝平王。其中有卫武公的一生回顾,更多的是他身在淇奥曾经的伤逝。目睹平王施政不当,卫武公还写有《君子于役》和《扬之水》,讽刺平王使‘君子于役,不知其期’,致使各国民间怨声载道。‘君子于役,不日不月’,申、甫、许国几多旷夫怨女,淇奥也曾经有过多少关于君子于役的伤逝。”老人家很是伤心地说。

“我看过了《君子于役》和《扬之水》,不知是谁也就《君子于役》和《扬之水》写了一组诗,我给干爹读来。”我开始读道:

日暮西山兮望远方,烟云一片兮雾凄凉。夕阳坠落兮鸡回舍,又见牛羊兮归宿忙。徭役夫君兮音信绝,风声夜雨兮泣哀伤。风吹雨打兮枕边泪,魂梦夫君兮还故乡。

服役夫君兮在远方,不知何日兮返家乡。一年过后兮又新岁,度日如年兮苦久长。窝内鸡栖兮木上卧,牛羊放牧兮下山梁。征夫徭役兮知何处,冷暖无人兮出手帮。

溪水流湍兮急速奔,难冲扎绑兮捆柴薪。天崖望尽兮心中爱,故里申国兮盼断魂。

溪水激扬兮有响声,湍流成捆兮草难冲。远方思念兮心牵挂,守盼归来兮甫地城。

溪水流湍兮有响声,柳枝成捆兮水难冲。相思遥远兮心牵挂,守盼归来兮许地城。

淇奥曾经的伤逝(7)





 

 
     
淇奥曾经的伤逝(1-6)

河南省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181169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ICP090208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