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河文化研究  第五卷 2010 今天是:
  淇河文研5主页 文史资料 文化新闻 景点名胜 淇卫名人 评论探讨 民俗创作 文艺作品 东鱗西爪 留言评论  

 

   

 

文艺作品 - 淇奥曾经的伤逝(7-9)
淇奥曾经的伤逝(7-9)
――被氓抛弃的妻子日记
作者:秋 雨  加入时间:2010-12-11 10:03:56  点击:

淇奥曾经的伤逝(1-6)

2010-12-11 00:05:40  

“卫国的武公卫和之后武公和之后是庄公扬、桓公完、庄公子州吁。庄公扬是卫国第十二代君主,在位二十三年。卫庄公曾娶齐庄公的女儿庄姜为妻,庄姜不仅长的漂亮,而且温柔贤惠,但却没有生育,卫国人作了《硕人》诗来赞美庄姜。卫庄公还娶了陈国的姊妹花历妫、戴妫,历妫生了孝伯后就死了,戴妫生了姬完,就是以后的卫桓公,庄姜对桓公视若己出。”干爹对我说。

“原来《硕人》是在赞美庄姜啊,记得我还用干爹串好的竹简写自己心中的《硕人》,您老人家看后想起我的干娘,惹得您老伤心落泪,孩儿真是不该!”我对干爹说。

“这孩子,说些傻话!只要你肯学肯写,我高兴还来不及,如果你能把家里的竹简都看完,每篇都能写出自己的心得,咱们淇奥后世一定会传诵你的诗篇,淇河文化会更加灿烂,淇河文化会给你记上一份功劳。忘却那些淇奥曾经的伤逝吧,让那个二三其德的氓在朝歌作孽吧,你是淇奥的一朵奇葩,氓抛弃了你,他真是有眼无珠!”干爹激动地说。

“孩儿不想再提他,听到朝歌街头对他的议论,说他一窍不通 ,百无禁忌,人而无仪,作威作福,恶贯满盈,离心离德 ,玩物丧志,众叛亲离, 我为他感到耻辱!有人说庄姜是华夏历史上第一位美女诗人,相传《燕燕》就是她写的,孩儿比着也写了一篇。”我开始背诵自己写的《燕燕》:

燕子翻飞兮翔碧天,凌空淇奥兮水蓝蓝。庄姜远嫁兮行郊野,瞻望孤单兮泣泪涟。

燕子凌空兮破雾岚,穿飞似箭兮白云间。庄姜远嫁兮茫茫路,身影孤单兮泣泪咽。

燕子穿梭兮翠竹间,叫声婉转兮柳如烟。庄姜远嫁兮来淇奥,倍感孤单兮泪眼观。

戴妫诚信兮姐妹间,宽广心胸兮品行端。温柔良善兮人贤惠,常与庄姜兮谨慎谈。

“《燕燕》所传递给我们的情感,撼人心魄。庄姜嫁给卫庄公后,夫妻不和,婚姻很是不幸,她心中非常痛苦,于是她写了《柏舟》、《绿衣》、《燕燕》、《日月》。《柏舟》是写庄姜长期与庄公分居,不在一起生活,虽然庄姜人才出众,但却好比柏木之舟,孤单地飘荡在淇水之中。庄姜忧愁的情绪,摆脱不掉的苦闷,别人是无法体会的。庄姜很想与庄公搞好关系,然而却是‘薄言往诉,逢彼之怒’。”通过提炼的这一细节,庄姜的痛苦被表述得清晰无疑。‘忧心悄悄,恫于群小’,庄公对庄姜不好,身边那些小人也一齐落井下石,庄姜只能‘忧心悄悄’,只能是‘静言思之,不能奋飞’,只能是仰望淇奥的天空,希望自己能象淇奥天空的小鸟那样白由飞翔。”干爹在给我讲解。

“我只知道我有淇奥曾经的伤逝,只知道民间女子有血泪哀怨,却没想到生在王侯之家的女子也有血泪,也有淇奥曾经的伤逝。”我说。

“可恨的卫庄公被壁妾迷惑,致使庄姜贤而失位,庄姜悲愤地写下了《绿衣》。‘绿兮衣兮,绿衣黄裳,心心忧矣,曷维其已。’庄姜用绿衣黄里言贱妾尊显,正嫡幽微。庄姜在卫国宫中的处境,通过《绿衣》表露无遗。《日月》是庄姜受庄公虐待唱出的伤痛歌声,‘日居月诸,照临下土。乃如之人兮,逝不古处?胡能有定?宁不我顾。’你可以试着写写这三首。”干爹说。

“哀叹淇奥曾经的伤逝。听干爹的,我一定要比着写写。”我说。后来的几天里,我也写了《柏舟》、《绿衣》、《日月》:

柏舟

柏舟淇奥荡悠悠,任水漂流天尽头。耿耿情怀不寐夜,满怀伤逝涌心头。一杯举起向天诉,不如淇奥坐船头。

我心不似镜亮明,难比淇河水影清。小弟长兄我也有,谁知兄弟枉依凭。一腔哀怨想倾诉,怒目出言拒绝听。

我心不是太行石,雕凿成圆被滚踢。我亦非如席草软,任人翻卷任人欺。威仪娴雅庄姜女,岂可贪生泪暗滴。

忧伤缕缕意悄悄,鼠辈谗言夺命刀。淇奥善良民古朴,小人奸邪未曾消。静心细想扪心问,以手拍膺醒悟了。

淇河日月照长空,鬼影阴风角落中。心事茫茫生厌恶,淇水荡涤濯归清。静心细想扪心问,欲想高飞万不能。

绿衣

绿衣黄里乱尊卑,阵阵忧伤魂欲归。贱辈君前风月弄,正宫冷遇泪空飞。绿丝缕缕思成缕,宫阙楼头伤逝悲。淇奥秋风萧瑟景,西风落叶化尘灰。

日月

旭日霞光淇奥红,长空月照太行峰。朝歌冷遇庄姜怨,丧德无良忘旧情。养育深恩感父母,别离远嫁泪悲声。盼穿秋水春回暖,消解忧伤醉梦中。

我把写的竹简拿给老人家看,老人家对我说:“咱们卫国并不是弱国,但是在春秋战国的争霸中,咱们一直都是二流的诸侯国,没有进入一等强国之列,这是为什么呢?考究其缘起,还得从州吁之乱说起。”

“卫庄公之后不是卫桓公吗?怎么说起了州吁?估计又是淇奥曾经的伤逝。咱们淇奥都爱说‘识碏不识敬’,是什么意思啊?”我问。

“这要从卫庄公对宠妾的儿子州吁宠爱娇惯说起。”干爹开始讲解:

原来,卫庄公对州吁不加任何约束, 让他任意而为。庄姜也将州吁视为己出,很是宠爱,后来庄姜见州吁不成器, 开始不再喜欢州吁。卫国有个贤大夫石碏对庄公说:“臣常听人说, 爱护儿子方法要得当, 不要让他走邪路。骄奢淫逸是会导致人变坏的,骄奢淫逸的产生是因受宠过分。君上要立州吁犹疑不决,当又如此宠着他,这会使他招灾惹祸。当君父的,应当避免祸乱发生。”庄公不听,依然宠爱纵容州吁。石碏见劝庄公的话不被采纳,心中很烦闷,但也无可奈何!

石碏有个儿子名叫石厚,同州吁很要好。石碏不能劝得庄公改弦更张,也管不了公子州吁,就要求石厚与州吁断绝往来。可是石厚根本不听,反而和州吁更要好。卫庄公死后,太子完即位,是为桓公。卫桓公即位二年,因州吁骄奢,桓公把州吁赶出了卫国。

州吁与郑国的共叔段结交,收拢卫国流亡的人,发兵攻打卫国,弑杀了桓公。州吁自立为卫国国君,并打算出兵帮助共叔段攻打郑国,同时还请宋、陈、蔡等一同出兵。州吁弑君而自立,卫国人不拥戴他。州吁见人心不服,就和石厚商议征服民心、稳定君位策略。

他们谈论来,谈论去,也没商讨出个好主意,州吁就叫石厚回去向他父亲石碏讨教。石厚回到家里,编了一套忠于国家、爱抚百姓的谎言,骗着向父亲请教稳定君位的办法。石碏听后沉吟良久说:“可以去朝见周天子,得到周天子的认可,定了名分,君位就可以稳固了。”石厚得到父亲教给的稳定君位之策,便入宫去奏知州吁。州吁听后说:“朝见周天子,要先得到周天子的允许啊!如何能得到周王允许去朝见他呢?”

石厚想来想去想不出好主意,只好又去问父亲,石碏早有所料,果断地说:‘这有何难? 现今陈、卫交好,陈桓公很得天子宠信,何不请陈桓公代求周天子? 那一定会得到允许的。’州吁便选定吉日良辰前往陈国,石厚自然跟着同往。

石碏见州吁和石厚起程往陈国,便派人骑上快马赶到陈国,对陈桓公说:“石碏老了,无有能力,州吁、石厚是弑君乱国的人,请借此机会将他们拿下。”陈国君臣听了州吁和石厚的罪过,都很气愤。于是,一面派人将州吁、石厚捉住,一面通知卫国,由卫国人出面,处置州吁和石厚。

卫国大臣商议,由石碏到濮地将州吁斩首。陈国人又问石碏对石厚怎样处理? 石碏下了决心说:‘州吁死了,石厚为虎作伥,罪也当死。’于是派了家臣到陈国去,杀了石厚。人们称赞石碏是一心为国的忠臣,说他大义灭亲,挽救了卫国。后来也就有了歇后语‘识碏不识敬’,这里面也隐含着一段淇奥曾经的伤逝。

2010-12-12 00:30:48 

http://chinalib.blog.163.com/blog/static/89820262010111203048303/

 

“卫前废公州吁死后,迎立卫庄公之子、卫桓公弟晋,史称卫宣公,是卫国第15代国君。”干爹对我说。

“听说卫宣公宠幸夫人夷姜,于是立夷姜所生的公子伋为太子,让右公子作太子的师傅。右公子为太子迎娶齐国女子,却被宣公占为己有,并纳于新台,齐国女子还为宣公生下了两个儿子寿和朔。帝王之家,新台之丑,乱伦之事算不得什么。”我插话说。

“有人为此写了个《新台》:‘新台有泚,河水渳渳。嬿婉之求,籧篨不鲜。新台有洒,河水浼浼。嬿婉之求,籧篨不殄。鱼网之设,鸿则离之。燕婉之求,得此戚施。’我也写了一首,给你读读。”干爹开始读它自己写的《新台》:

新台碧水兮春淇奥,嬿婉身姿好。儿媳昨夜兮配爹公,一夜醉魂风月兮几多情。

新台亭榭兮朝歌在,淫荡儿媳爱。艳葩红翠兮泪楼头,儿子痛心疾首兮恨难休。

“我要向您老人家学习,也要学着写个《新台》。”我插话。

“很好,应当写!夷姜死后,宣公的正夫人宣姜与公子朔合伙密谋,在宣公面前说太子伋坏话,使得宣公更加憎恶太子伋。宣公十八年,宣公买通盗贼计划在出使齐国途中暗杀太子伋,太子伋被混蛋的父侯夺走心上人,混蛋的父侯又要杀人灭口,太子伋太冤枉了!事情被公子寿发觉告知太子伋,太子伋决意杀身成仁,成全自己的父侯。但公子寿以送别为名灌醉了太子伋,公子寿冒充太子伋被盗贼杀死,酒醒后的太子伋也被盗贼杀害。事后卫宣公立公子朔为太子,第二年宣公死去,太子朔即位,史称卫惠公。《乘舟》说的就是这件事,我也写了一首,给你读读。”干爹开始读它自己写的《乘舟》:

二人舟中兮淇水游,两岸风光兮满眼收。想起当年兮兄弟俩,愁思无限兮涌心头。二人破浪兮泛舟影,碧水粼粼兮东际流。淇奥曾经兮伤恨逝,开来万代兮祝千秋。

“寿、朔两个亲兄弟可谓天壤之别,一个应当歌颂,一个应当鞭挞!寿与太子伋真是天下奇冤,千年奔流不息的淇奥啊,曾经有过多少伤逝?”我说。

“惠公四年,左右公子因感觉很不公平而起事,百官中有相当一部分人响应,结果赶走了惠公,立太子伋的弟弟黔牟为国君。八年后,齐襄公帅诸侯伐卫,杀左右公子,让卫惠公归国。黔牟逃到了周,卫惠公怨恨周天子收容黔牟,于是与燕国一同发兵伐周。周惠王逃到温地,而卫惠公立惠王弟颓为周天子,可见周王室衰微的几乎名存实亡。”干爹接话。

“听说卫宣姜淫乱宫闱,致使百官中有相当一部分人响应起事。惠公朔去了齐国,要求舅舅齐襄公出兵辅助自己归位。齐襄公出于政治方面的考虑,暗中告诉卫宣姜,要她与自己名分上的儿子公子硕结为夫妇。”我又说。

“是这样。”干爹插话。

“卫宣姜竟然不知羞耻地就答应了,而公子硕出于顾忌母子伦理不敢答应,被灌醉与卫宣姜同宿,后来也就答应了。卫宣姜公然与宣公的庶子硕姘居,生下了齐子、戴公、文公三个儿子和宋桓夫人、许穆夫人两个女儿。但根据宗法社会的礼制规定,卫宣姜不能私自返回齐国,做为母亲的她又不能看望三个儿子和两个女儿,她在感情上当然是很痛苦的,因此她作《河广》:谁谓河广?一苇杭之。谁谓宋远?跂予望之。谁谓河广?曾不容刀。谁谓宋远?曾不崇朝。《河广》应该是卫宣姜淇澳曾经的伤逝。”我开始吟诵自己写的《河广》:

谁言淇水兮广无边,一苇扁舟兮对岸连。谁道宋国兮千里外,步行咫尺兮到城前。谁言淇水兮宽无边,一叶扁舟兮两岸连。谁道宋国兮千里外,清晨抬腿兮到城前。

“卫惠公之后就是他的儿子卫懿公,就是好鹤失国的那个。他平时除了养狗驯鹰外,还经常邀一帮公子哥游卫国浚地大伾山,戏水淇奥。当国君后更加放纵,养鹤成了嗜癖,为鹤建造豪华的鹤笼,到各地请名师为鹤作精食细料,请名医为鹤治病防疫,招来宫女伺仆为鹤梳毛理羽。进餐有鹤相陪,出门有鹤紧随,上朝有鹤作伴,下殿有鹤欢送。每只鹤都有雅号,仙马、神乘、玉女、银童、黑龙、丹凤、大元帅、二将军等等,所有的鹤都要学会高唱、清鸣、群舞、独跳。鹤死后有棺有椁举行隆重鹤葬,还把将军们的战车让鹤坐,把士兵们的战马让鹤骑,把练兵场当训鹤场,把军需粮当鹤饲料。甚至在懿公要出兵的时候说,为什么不派鹤去打仗呢,鹤才是真正享有俸禄的啊,群臣义愤填膺举国怨声载道。” 干爹很是气愤。

“听说骄奢淫逸的懿公终于被北狄入侵杀害,当时没有人愿意抵抗北狄,都说他喜欢鹤,就让鹤去打仗吧!”我插话。

“卫懿公执政八年,玩物丧志,不理朝政。是年冬,北狄挥戈南下,直取邢国,威逼卫国。他若无其事,仍在宫中观鹤舞,听鹤鸣。直到北狄打入卫国境内,他才传令召集群臣商议对策。没等人员到齐,北狄已攻到城下。卫懿公这才惊慌失措,吩咐将士快披甲上阵,但将士们无动于衷,并说:‘你哪里用得着我们,还是让鹤大元帅、鹤二将军骑上鹤仙马、鹤神乘,带着鹤银童、鹤玉女出征吧!’懿公凄然泪下,悔之莫及,只好亲自出马迎敌。结果懿公被活捉杀死,卫国都城被北狄攻破。公子申被立为国君,史称卫戴公,卫都也从朝歌临时迁往黎阳津南岸的漕。”干爹说。

“我明白了,卫懿公的堂妹许穆夫人这才救卫国于危难之中,她冲破许国的各种阻力,渡济水返回卫国奔赴国难,为拯救自己的祖国视死如归,勇往直前,矢志不移,最后在齐国的帮助下,终于复兴卫国。”我恍然大悟。

“卫戴公申在位一年而死,又立戴公的弟弟毁为国君,史称卫文公。文公初立,为了复兴卫国,他轻徭薄赋,时常自省。此时晋国公子重耳为了避祸而流亡各国,卫文公十六年,重耳来到卫国,但是文公却对重耳无礼,为卫国埋下了隐患。”干爹对我说。

“重耳不是春秋五霸之一的晋文公吗?”我问。

“问题恰恰出在这里,重耳回到了晋国,开创了晋国的霸业。文公没有领教自己留下的祸事就死了,而继位的卫成公对于晋国出兵救宋,不肯借路,也不肯出兵相助,结果被自己的大夫元咺攻打,出逃楚国。因为卫文公当年的无礼以及卫成公的不配合,晋文公了结了宋国的事情后,开始发兵讨伐卫国,卫成公逃到陈,而元咺立瑕为国君。两年后,卫成公到周,请周天子帮忙让自己与晋文公修好。最后,卫成公回国,杀元咺,赶走了瑕。”干爹继续讲解。

“唉!这些可都是淇澳曾经的伤逝。听说淇澳的寒食节与重耳有关系,是真的吗?”我问。

“是有关系,听说晋献公妃子骊姬为私毒计谋害太子申生,申生被逼自杀。申生的弟弟重耳,为躲避灾祸流亡出走。流亡期间,重耳饿晕过去,介子推从自己腿上割下一块肉,让重耳吃。十九年后,重耳做了君主,成为春秋五霸之一的晋文公。晋文公对当年同甘共苦的臣子大加封赏,唯独忘了介子推。晋文公后来猛然忆起介子推,马上差人去请,而介子推已经背着老母躲进了山西介休县东南山中。”干爹开始详细给我讲解。

“看来只能与国君共患难,不能同富贵呀!介子推堪称高瞻远瞩,把国君的心算是看透了。”我插话议论。

“晋文公命御林军搜山,无果后便下令举火烧山,大火烧了三天三夜,终究不见介子推出来。上山看时,介子推母子俩抱着一棵烧焦的大柳树已经死了。晋文公望着介子推的尸体哭拜一阵,然后安葬遗体时,发现介子推背后堵着个柳树树洞,洞里好象有什么东西。掏出一看,原来是片衣襟,上面题了一首血诗。”干爹很是虔诚的开始吟诵: 

割肉奉君尽丹心,但愿主公常清明。柳下作鬼终不见,强似伴君作谏臣。倘若主公心有我,忆我之时常自省。臣在九泉心无愧,勤政清明复清明。

“为了纪念介子推,晋文公下令把山改为介山,在山上建立祠堂,并把放火烧山的这一天定为寒食节,晓谕全国,每年这天禁忌烟火,只吃寒食。卫国也很敬重这样的忠君义士,也随着晋国过起了寒食节。这些年淇澳在过寒食节时,两岸民间成了扫墓祭奠的日子,寒食节气温回升,或阳光明媚,或春雨霏霏,正是外出踏青的时候,也是春耕春种的好时节。听说圣人们正在研究农事节气,节气是淇澳乃至大河流域物候变化、时令顺序的标志,同时又包含着一定的风俗活动和某种纪念意义。寒食节祭拜祖先,悼念已逝亲人的习俗估计会逐渐盛行,后世一定会将寒食节定成一个什么节气,我看借用介子推诗中的‘清明’二字就很好。”干爹像是也参加了农事节气的研究制定。听了干爹的一席话,我突然想起了我的爹娘,情不自禁地吟诵道:

  无尽永怀念兮,夜夜泪兮梦梦喊,娘听不见。

  孤身望西天兮,山山连兮遥遥远,阴阳两边。

  岁岁清明复清明兮,遍地哀思向天倾。

  年年寒食伤心泪兮,总忆先辈养育情。

  多少牵挂阴阳隔兮,祭拜坟冢哭魂灵。

  人生总要归黄土兮,留取后人祭清明。

  华夏同祭逝者兮,鲜花墓前兮亲情。

  缕缕哀思清明泪兮,风吹花动兮坟茔。

  怀念在世音容兮,悲恨永绝兮魂灵。

  淇澳寒食祭先祖兮,淇河两岸兮振兴。

2010-12-15 15:04:37

 

http://chinalib.blog.163.com/blog/static/8982026201011153437207/

 

卫宣公霸占儿媳卫宣姜为妻,卫宣姜又与公子硕姘居,淇奥黎民深以为耻,真的成了新台之丑。有人就此事写了《鹑之奔奔》:

鹑之奔奔,鹊之彊彊。人之无良,我以为兄!

鹊之彊彊,鹑之奔奔。人之无良,我以为君!

干爹他老人家就《新台》写了一首诗,我也不甘落后,也就《鹑之奔奔》写了一首:

鹌鹑哺育兮紧相随,喜鹊成双兮比翼飞。无德人君兮行不端,枉称兄长兮乱伦悲。

成双喜鹊兮紧相随,连理鹌鹑兮比翼飞。不贞少妇兮女无德,枉称知音兮骨化灰。

自从与老人家说起寒食节,我才注意到淇奥的冬天,白昼似乎很短,夜却是那么漫长,窗外子夜里的北风推着我的门窗,呜咽凄厉的风声吹送着我的无眠。我站在冬夜的窗前,望着弥朦的太行群山,风云压阵自北而来,鹅毛大雪飘然而起,茫茫淇河两岸旷野银装素裹。想想着淇奥儿时的冬景,数着岁月飘落的日子,风雪交加的淇澳冬夜里的一怀情愫就那样轻轻地随风远逝。

听干爹对我悄悄说,目前卫国政治十分黑暗,时局异常动荡。氓那帮小人得志,残酷地欺压淇奥的黎民百姓。淇河两岸黎民敢怒不敢言,为了避祸,不得不背井离乡。老人家给我介绍了一篇《北风》,说不好就是干爹他老人家写的:

北风其凉,雨雪其雱。惠而好我,携手同行。其虚其邪?既亟只且!

北风其喈,雨雪其霏。惠而好我,携手同归。其虚其邪?既亟只且!

莫赤匪狐,莫黑匪乌。惠而好我,携手同车。其虚其邪?既亟只且!

 

 诗的前句在极力渲染雪的气势,写的好像就是夜的窗外淇奥正在纷纷飘落的大雪,如此大的风雪之夜逃离淇奥,可见朝歌城中黑暗到了极点;北风凉、喈,大雪雱、霏,是在写逃亡时恶劣的环境,暗喻朝歌的残暴与黑暗;三章末句总在重复,像是在说出逃的同行者难舍难离,一步三回头,而“我”却一再提醒情况紧急,要赶快逃离。我也比着写了一首:

淇奥北风兮雪夜,朝歌寒彻兮严冬。出逃避祸兮任飘零,携手风中兮身影。

远遁他乡兮心碎,别离故土兮伤情。淇河东逝兮雁长空,雪舞冰封兮凄冷。

干爹对我说,今夜是淇奥全年中白天最短、黑夜最长的一天,过了今夜,白天就会一天天变长。他老人家说,这是淇奥观测日月星象的候楼多年观测到的结果,说是过了今夜,淇奥就进入了数九寒天。北风漫卷的淇奥冬夜,令我为淇奥曾经的伤逝而落泪,也为我自己的人生遭际而落泪,漫长的寒夜啊,不知何时才能迎来人间的春天!

干爹一定正在从事着农事节气的研究,前几天他老人家总在给我讲这些内容。他说我们居住的地球是绕着太阳运转的,运转的那个面叫作黄道面,地球自转的轴线与黄道面并不垂直,而是有一个夹角,且夹角基本恒定。当地球运行到黄道面“最北侧”那个点时,淇河两岸看到的太阳就移到了最南面,淇奥就成了冬半年,昼短夜长;当地球运行到黄道面“最南侧”那个点时,淇河两岸看到的太阳就移到了最北面,淇奥就成了夏半年,昼长夜短。当太阳运转到冬半年向夏半年过度的那个点时,昼夜等长;当太阳运转到夏半年向冬半年过度的那个点时,昼夜也等长。因为地球自转的轴线与黄道面夹角基本恒定,太阳南北的移动才有了地球上的春夏秋冬。于是,圣哲们想依次命名一年中那四天分别为:冬至、夏至、春分和秋分。但大家的看法还不一致,所以仍在争论。

其实,自从与老人家谈论过《淇奥》和《竹竿》之后,我就注意上院子里的几株淇竹,是干爹特意从淇奥移来的,老人家高风亮节,常以淇竹为楷模。我也很喜欢院子里的淇竹,每天看翠绿的竹子,总爱把竹影画在地面上。天长日久,我画的竹影在院子里的地面上成了个扇面,并且白天最长那一天我画出的扇面最大,白天最短的那一天我画出的扇面最小。干爹注意到我画的竹影,站在院子里看了很久,然后突发奇想地对我说:“闺女啊,你替干爹定出了冬至、夏至、春分和秋分。你画的最大扇面这一天就是‘冬至’,最小的这一天就是‘夏至’,取正中间的扇面这一天就是‘春分’和‘秋分’,我要让他们在淇奥观测日月星象的候楼那里立一根竹竿,这叫立竿见影,可以用日影的长度确定节气。”

“日影怎么能确定节气?”我问。

“当然能了。日影达到最北端那一时刻,说明太阳到了最南边;日影达到最短时,说明太阳到了最北边。”干爹说着,又自竹子根部向北画出一条线,然后又说:“竹影压住这条线时,就是淇奥的正午时,相对于黑夜就是正子时。有了,我可以用竹竿的影子确定时辰了。”然后我听干爹自言自语在说什么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搞得我莫名其妙。

听干爹说,一旦分出了春夏秋冬之后,随着淇奥农业繁茂和农事活动的增多,节气的划分逐渐会充实起来,计划每月分成六个候,每月设两个节气,最终会形成一年有二十四个节气。他老人家已经提出了“清明”这个节气,并把“清明”定为每年的第一个节气,想与寒食节合二为一。淇奥“清明”这一天气温回升,天气逐渐转暖,春风细雨,杨柳飘絮。这一天要求淇澳要禁火,可以为亡魂扫墓,可以外出踏青,还可以荡千秋,放风筝等。清明新春伊始,万物复苏,小草青青,人们可以种瓜种豆种菜,可以栽植树木。清明的淇澳,太行山雾岚朦胧,淇河水映金带,两岸村镇披上晚霞,一轮夕阳就要落山,淇奥原野遍地耕牛,淇奥的清明绝对是一道美丽的风景。

有一段时间不再做梦了,自从听了干爹谈论的节气、时辰,夜里真的做起梦来。梦中看到地球大气玄幻莫测,淇奥风雷云雨冷暖幻化,金、木、水、火、阴、阳,日月星辰运行,明月阴晴圆缺。淇河两岸钟灵毓秀,春夏秋冬循环不息,风生云起,雨落雪飞,绿黄红翠的桑林,雾漫霜染的太行。一会儿是酷暑盛夏,一会儿是寒冷严冬,真可谓春夏秋冬更替,迎和煦之阳春,四季冷暖交错,送凋零之清秋。一会儿是风调雨顺,一会儿是灾害频繁,真可谓干旱洪涝高温,暴雨低温寒潮,连阴细雨飘雪,大风大雪冰雹。虚空浩瀚,风雨雷电交加;淇奥原野,万千气象变化无穷。

突然我变成了一只小小的蚂蚁,那个二三其德的他也变成了一只蚂蚁,只见看他手拿一根狼牙棒,从院子里竹子背后蹿将出来,追着我举棒就打。等我回过神来盯住看那狼牙棒时,哪里是什么狼牙棒,原来是一根人的头发。只见那根头发活似带刺的一根狼牙棒,而且每根刺下都有一个小洞,洞里还有水,他举棒打来时,似乎水洒了我一身,我感到很是奇怪。他仍追着我不肯放过,我喊了一声从梦中惊醒。

醒后百思不得其解,人的头发怎么会是带刺的形状?从自己头上拔下几根细细观看,并没有看出什么不一样。枕边放着一个小泥人,说是用浚泥捏的,我灵机一动,在小泥人身上写了个“氓”字,然后用我的长发拴上,将小泥人吊在了我床头的墙上。后来我无意中发现,只要淇奥风生云起,将要雨雪天气时,小泥人就会沿着墙下移,晴好天气时,小泥人就会沿着墙上移,这说明晴好天气头发会变短,雨雪阴天头发会变长。

于是,我在墙上画了几道线,每当看到小泥人下移时,我就会对干爹说,淇奥又要变天,将要下雨了,而且每次都很准,干爹感到很神奇,说我能给苍天算命。当我把这个秘密告诉老人家时,老人家高兴得合不拢嘴,要拿走我用长发吊着的小泥人,说是要放到淇奥观测日月星象的候楼去,老人家说我比甲骨文时代猜测的阴晴雨雪又准确了许多。

“甲骨文时期就能猜测阴晴雪雨了吗?”我好奇地问。

“怎么不能,甲骨文上就有先人猜测阴晴雪雨的记载,你看看我抄来的这个竹简。”干爹说着递给我竹简,只见上面写着:“日不雨。不雨。大雨。晨不雨。至中。食日。其遘。中日至。食日。自旦至。弱(双弓)田。”

也许是因为我与干爹议论节气、时辰和雨雪的事情被传扬出去,我的娘家知道了我的下落,哥哥嫂嫂找上门来,说我进了富贵人家,是他们一时糊涂听信别人的话,要我原谅他们。人非圣贤,谁能无过,哥嫂是我的亲人,他们生活也很是艰难,当时赶我出门自有他们的苦衷,都是一家人,说什么原谅不原谅,他们依然是我的哥嫂,我依然是他们的妹妹。

干爹不知为什么突然变得明显憔悴,显然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情瞒着我,哥嫂找来认我这个妹妹,老人家为此脸上才露出些笑容。后来哥嫂要随着我认老人家干爹,老人家说什么也不同意。但老人家知道哥嫂家里的情况,送给哥嫂不少衣物,还有一些粮食,哥嫂千恩万谢。

后来我才知道干爹为什么哀声叹气,原来是卫国要迁都,要从朝歌迁往帝丘,此前因北狄入侵,已经将都城迁往过楚丘,诸侯国之间战争频繁,卫国变得更加衰微,楚丘和朝歌城池已残破不堪,不足以防御敌人进攻,只得迁往帝丘。

老人家流着眼泪对我说:“原本我想把节气定下来,然后再下功夫研究时辰,还有你搞的猜测阴晴雪雨。如果能搞出来个结果,就可以为咱淇奥造福,谁知战争云烟四起,这一切都将化为泡影了,不知以后还有没有研究这些的机会,遗憾啊!这些也应该算作淇奥曾经的伤逝。”





 

 
     
淇奥曾经的伤逝(7-9)

河南省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181169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ICP090208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