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淇河文化研究  第七卷 2012年 今天是:
  淇河文研7主页 文史资料 文化新闻 景点名胜 淇卫名人 评论探讨 民俗创作 文艺作品 东鱗西爪 留言评论  

 

   

 

文艺作品 - (短篇)糟糠之妻
(短篇)糟糠之妻
 
作者:山城区 白 鹤  加入时间:2012-11-11 9:54:19  点击:

  妻容貌秀丽,沉稳端庄。我们第一次见面,她羞涩腼腆,少言寡语,只顾低头纳鞋底。我问:“你愿不愿意?”她柔声说:“你问俺姑吧。”她姑是媒人。其实我们的婚姻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双方早已定好了,我们见面只是个形式。

  妻很贤惠,也很孝顺。嫁到我家后,总是低眉顺眼,柔声细气。每日烧火做饭,我们吃稠,她喝稀。那时生活困难,粮食短缺,她每顿都给我父亲捏个黄窝窝,我们都吃糠饼,她连糠饼也舍不得吃,却从不抱怨日子艰难。我母亲是小脚,妻经常给她洗脚,剪趾甲,没说过臭,没嫌过脏。

  妻有骨气,有志气。刚分开责任田,队长跟别人说:“她男人在城里工作,家中没有种地的,一个娘儿们家能弄好庄稼?瞧她家往后吃啥吧。”妻听后不言不语,去县良种站买了麦种耩到地里,遵照技术员的吩咐,按时浇水施肥。到收割时,数我家的麦子收成高。

  妻有时胆小,有时胆大。我晚上给她讲鬼怪故事,吓得她直往我怀里钻。平时杀个鸡,宰个羊,她连看也不敢看。但她也有胆大的时候。有次我感冒了,半夜烧到四十度。她二话没说,就去邻村找医生,要路过狐鬼坟,还得蹚一条河,平时夜里没有人做伴,大男人也不敢走。那一夜,妻为了我豁出去了,愣是咬着牙壮着胆闯过了狐鬼坟。过河时,她几次跌倒,又爬起来,终于及时请来了医生,给我输液退烧。事后我问她,经过狐鬼坟时你怕不怕?她说当时只想着给你请医生,哪还顾上害怕不害怕?不过,后来想想身上还起鸡皮疙瘩,后怕死了!

  妻手很巧,蒸出来的馍,又白又软;烙出来的饼,又焦又香;擀出来的面条,又长又筋;包出来的扁食,皮薄馅多;摊出来的煎饼,软绵可口,熬出来的稀饭,又甜又黏。三天不吃妻做的饭,我就觉得浑身不舒坦。

  我在城里工作多年,与妻长期两地分居。不少人给我介绍对象,让我跟老家的妻离婚,在城里找个年轻漂亮的女人。说实话,城里的女人确实长得好看,论模样,论身材,论文化,都比我那个糟糠之妻强一百倍。城里女人细皮嫩肉,干净整洁。妻却是手脸粗糙,穿戴随便。然而,城里的女人长得再好,也不会使我心动。假如我与妻离婚,找个城里女人,她会像妻那样,给父亲端饭,给母亲洗脚吗?她会像妻那样,让我吃稠,她喝稀吗?要是我穷困潦倒,一文不名,她会像妻那样,毫无怨言,不离不弃吗?在我生命垂危时,她会像妻那样,豁上性命,挺身而出吗?我估计她们都不会。这些事,只有我的糟糠之妻才能做到。妻才是我称心如意的伴侣,是我一生中最合适、最理想、最亲密、最可靠的人。




 
     
(短篇)糟糠之妻

河南省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181169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设计策划:老农       ☆ 

ICP090208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