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淇河文化研究  第七卷 2012年 今天是:
  淇河文研7主页 文史资料 文化新闻 景点名胜 淇卫名人 评论探讨 民俗创作 文艺作品 东鱗西爪 留言评论  

 

   

 

文艺作品 - 以《诗经·氓》为话题
以《诗经·氓》为话题
 
作者:南昌二中  加入时间:2012-3-26 9:05:21  点击:

 南昌二中2012年3月高一中加2班学生语文优秀作文
2012-3-22 22:39:24   

诗经·氓
原文
氓之蚩蚩,抱布贸丝。匪来贸丝,来即我谋。送子涉淇,至于顿丘。匪我愆期,子无良媒。将子无怒,秋以为期。
乘彼垝垣,以望复关。不见复关,泣涕涟涟。既见复关,载笑载言。尔卜尔筮,体无咎言。以尔车来,以我贿迁。
桑之未落,其叶沃若。于嗟鸠兮,无食桑葚!于嗟女兮,无与士耽!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
桑之落矣,其黄而陨。自我徂尔,三岁食贫。淇水汤汤,渐车帷裳。女也不爽,士贰其行。士也罔极,二三其德。
三岁为妇,靡室劳矣;夙兴夜寐,靡有朝矣。言既遂矣,至于暴矣。兄弟不知,咥其笑矣。静言思之,躬自悼矣。
及尔偕老,老使我怨。淇则有岸,隰则有泮。总角之宴,言笑晏晏。信誓旦旦,不思其反。反是不思,亦已焉哉!
 
翻译   
无知农家小伙子,怀抱布匹来换丝。其实不是真换丝,找此借口谈婚事。送你渡过淇水西,到了顿丘情依依。不是我要误佳期,你无媒人失礼仪。希望你不要生气,我们以秋天为期。
登上那堵破土墙,面朝复关凝神望。复关遥远不得见,心里忧伤泪千行。情郎忽从复关来,又说又笑喜洋洋。你去卜卦问吉祥,卦象吉祥心欢畅。赶着你的车子来,把我财礼往上装。
桑树叶子未落时,挂满枝头绿萋萋。唉呀那些斑鸠呀,别把桑叶急着吃。唉呀年轻姑娘们,别对男人情太痴。男人要是迷恋你,要说放弃也容易。女子若是恋男子,要想解脱不好离。
桑树叶子落下了,又枯又黄任飘零。自从嫁到你家来,三年挨饿受清贫。淇水滔滔送我归,车帷溅湿水淋淋。我做妻子没差错,是你奸刁缺德行。做人标准你全无,三心二意耍花招。
婚后三年为你妇,繁重家务不辞劳。早起晚睡不嫌苦,忙里忙外非一朝。你的目的一达到,逐渐对我施凶暴。兄弟不知我处境,个个见我都讥笑。静下心来想一想,独自黯然把泪抛。
白头偕老当年誓,如今未老生怨愁。淇水滔滔终有岸,沼泽虽宽有尽头。回想少时多欢聚,说笑之间情悠悠。当年山盟又海誓,哪料反目竟成仇。不要再想背盟事,既已恩绝就算了。
 
 
高一语文作业:
请根据《诗经·氓》的内容,写一篇关于“氓”的话题的文章,要求有创意,允许想像和虚构,但不能仅翻译原文。 
优秀习作一
 
离婚协议书
作者:高一中加2班汪野
 
男方:氓,春秋时期出生
常住户口所在地:卫国复关
 
女方:卫女,春秋时期出生,工作单位:室
    常住户口所在地:卫国
 
双方于3年前登记结婚,现因贫富差距、家庭暴力、男子变心等原因,夫妻感情破裂,双方均自愿要求离婚。
 
 
附:
致 氓
    咱也不开头,结尾留个贺词了。你也知道,这多违心。以后咱俩就都是陌生人了,记住了吗?
    咱这婚姻呀,都怨我太傻太天真。当时年华犹在,不过说真的,你耽误我的三年青春怎么算?我知道你家穷,家中的脏活累活都是我干,请个保姆都怕超出家庭预算,所以我就不逼着你付那青春损失费了,纯当花钱买个教训上了一课。
三年前的我咋这么傻呢!明知你不怀好意,明知你乃面忠心奸之辈,明知你心性狂暴,偏我这傻姑娘把它当成了情调,当成了腹黑。只可惜生活不是连续剧,最后的结果也不是王子与公主快乐的生活在一起,毕竟,童话里都没讲他们婚后柴米油盐的琐事。现实很残酷,都说门不当户不对的你我怎能偕老。可我不顾父兄反对,在你随便请个媒人时,把自己给嫁了,从此由富家小姐变贫家新妇,踏踏实实的愿意陪你过一辈子。
七年之痒,七年之痒!你我连一半还未过,缔结书早已分拆两半。我知,你嫌我姿色渐衰;我知,你嫌我娇蛮任性;我知,你和你的小情人背后称我为悍妇。日夜的操劳家务,养蚕、缫丝,怎能不成黄脸婆;我虽不是高门千金,但也家道殷实,嫁与你贸丝郎只不过图你一片真心,二人相守。我不知,你的“一生一世一双人”是从那泛黄的书页上硬凑到你的甜言蜜语中;我不知,你说爱我眉梢眼角染上的碧纹是时光对我们的见证,统统狗屁。
我再三挽留,你不回眸;我夙夜祈盼,你未回应。当初总角之谊已在这岁月里折磨得面目全非,分崩离析的不只是情还有爱。你当我真不知,我终究是没这能耐,斗小三的戏码不适合我。一纸离婚协议书,你签是不签!
 
男方签名:                 女方签名:卫女
年   月   日                年   月   日   
优秀习作二 
氓的故事
作者:高一中加2班艾心悦 
这是一个清晨,微弱的阳光正努力着透过桑叶的缝隙照在人们脸上。带着些微风,树梢上的鸟儿像是在嘲笑还没有起床的懒人。的确,这样的天气是早起干活的人们最喜欢不过的了。这是一个能让人们心情变愉悦的日子,而唯有她不同。
这女人五官很是清秀,若是在三五年前一定是个被众人追随的美丽女子,只可惜岁月不饶人。而更无情的,恐怕是她心里迈不过去的坎。她的脸上没有笑容,头发枯得像秋日的桑叶没有生气,感觉像多日没有梳理。大概是因为她不知道梳理给谁看吧。她的脸上写满了绝望与悔恨,对于生活完全没有期望。干活的时候面无表情,遇见家人才掩饰着笑笑。这时的人们的生活大多很无趣,她没有活干时也只能独自一人坐在树下,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们,眼里没有光。她身边的人多少都听闻过关于她的故事,也都能理解她,可是束手无策。她每一天都会回忆过去,哪怕这会让她越发难过。
那是很多年前的一天,她也忘记了是多久。他笑嘻嘻来到她家换丝,其实她知道,他是来商量婚事的。可他没一个好媒人,她父母又嫌弃礼品不够多。她只好送走他,请求他别生气。他说就在秋天,他会装满礼品来把她娶回家。她说她会等。于是她每一天都在等,期望有一天能看见他从边关回来。可日复一日却没有把他盼来,沮丧、担心、怀疑充斥着她这些日子的生活,她每天以泪洗面,却依然在等。终于他来了,有说有笑。提亲前他还去占过卦,卦象吉祥。而她更开心得不知说什么好,脸上笑得像开了花。搬了嫁妆上了前来接她的车,满脸笑容地开始期待她梦寐已久的生活。
每次想到这儿她都会笑,发自内心。她笑得太美了,只可惜一天只能看见一次。
她一度认为嫁给他就是世上最幸福的事,直到后来很久她都不肯承认自己错了。人们都说女人不要轻易爱上一个男人而无法自拔,就像斑鸠爱上桑叶,它们并不知道桑叶枯萎的样子。可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倔强,也正是这般傻傻的执着将她拉入深渊一般的苦海。
桑叶不久就落了一地,叶子枯黄。她也思绪翩飞,慢慢变得失落起来,她来他家这么多年一直忍受着贫苦的日子,睡得晚起得早,做了所有的家务活,数年如一日。即便这样却还遭他虐待,他的家人不了解情况,时不时还会嘲笑她。她想了很多。这并不是妻子的错,她没有错,而是他,他一次又一次地欺骗她,把她的感情当个玩笑。
这时她闭上了眼睛,欲哭无泪。她想着当初他给的承诺,想着那一年无知的自己,不相信身边人说的话,还固执地幻想着和他在一起的幸福生活。那一年她被爱冲昏了大脑,可她再也不能回头了,她越想越难过。天也快黑了,她又这样浑浑噩噩地过了一天。
这只是她几年来生活的缩影,每天都是这般。她的心中充满悔恨,她恨自己的无知,恨男人的背叛,恨社会的不公。可她没有后路,只能继续痛苦地前行。而与往常不同的是,在这个深夜,她干完所有家务之后,坐在屋里写下了她内心的想法。她只有通过这种方式发泄。最后她给这些话拟了个题目“氓”。
然后她深深地睡去了。几小时后迎接她的,又将是一成不变而没有止尽的的贫苦日子。
 
 
优秀习作三
作者:高一中加2班姜宇洁
 
氓与我是青梅竹马,自我记事时,氓就是一个忠厚温和的人,总是对我特别照顾。小时候,我和他就有一个约定:“我们要一辈子不分开!”每次想到这个约定,甜蜜就涌上我的心头。
时光飞逝,转眼间,就到了我们谈婚论嫁的时候。氓抱着布来我家换丝,他一直含情脉脉地望着我。恐怕只有我知道,他不是来买丝的,“醉翁之意不在酒”,氓之意不在丝,他这次是来与我商量婚事的。虽然我与他有约定,可没有媒妁之言,怎能私定终生?于是我温柔地劝慰他请媒人来提亲,把秋天订为我们的婚期。氓气得一句话也不说,他以为我故意拖延时间。为了安抚他,我送他渡过淇水,直送到顿丘。一路上,我一直在逗他开心。
转眼间,就到了秋天,可我久久没有见到他的身影,我的眼泪簌簌地掉下来。我每天登上那倒塌的墙,等待着他的到来,终于等来了他。他用龟板占卜,用蓍草占卦,没有不吉利的预兆。他用轿子来接我,我带着丰厚的嫁妆嫁给了他。
虽然日子过得很艰苦,但新婚生活,我们过得还是很幸福真希望这种幸福能够一直持续下去,然而好景不长,多年来的生活重担压得我不再年轻貌美,氓则对我日渐粗暴,往日的温柔已荡然无存,氓爱上了别人,无论我怎样挽留,他都不再回头看我,我们的未来变得虚无缥缈。
那年少时的约定,洞房花烛夜时说的:“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现在看来完全是个天大的笑话。
既然你已经不爱我了既然你已经违背了你的誓言那么我们就一刀两断了吧! 
优秀习作四                     
作者:高一中加2班黄暄
 
某年春天的一日,她原本黑白的生活突然被染上了无尽的色彩。
一位男子双手抱着布匹,大汗淋漓地站在她面前喘着粗气。她微笑着,稍带温柔,久久地凝视着憨憨的他。他吞了吞口水,稍微润了下干涩的嗓子,抬头便要开口。可当他见着她微笑的时候,就像世间所有的空白全都灌进了他脑中,挤走了所有思绪。她继续微笑,没有让他发觉自己的心跳比刚跑完步的他还快。等待,依旧等待,直到母亲听闻他到来,他才颤巍巍地说是来交换布匹的。可谁都知道,他是在上门说亲。而她羞红了脸颊,羞涩地站在一旁,用纤细的酥手绞着手绢等待父母的应允。
可惜他终究只能带着难过而离开。
她送他渡过淇水,直到顿丘。他们商定秋天相会,两双明澈的眸子久久对视,有些害羞的她地轻轻拉了拉他的手,两情相悦的他们私定终身了。
七月流火,秋意渐浓,她每日登上那残损的墙头,翘首以盼。她坚信在落日之前,他的光彩一定能覆盖萧瑟惨败的黄昏,迎面走来。每次,每次她的泪水簌簌而下,她总会说,他只是因赶路而劳累,明天一定会来。因为,他对自己有过承诺。终于!她在模糊的薄雾中依稀分辨出他的身影,紧张地快速地眨了眨双眼,确认是他。没错,是他。是那个天天见的他。她笑了,紧拉着他的手,又是说来又是唱……
他开怀大笑,欣喜地用龟板、蓍草占卦。当然,那是个吉卦,否则她眼中的天空又怎会再一次模糊。
出嫁的那天,她穿着鲜红的嫁衣,盖头挡住了她娇羞的脸颊。乐队的庆鸣铺天盖地地将她环绕。期待,紧张,心脏加快了跳动。他的感受,一定跟她一样吧。因为,她是他即将过门的新娘。他的车就停在门口,家里的兄弟将嫁妆抬上车之后,她便开始了旅途。梦中的场景,和这一模一样。她轻笑出声。
而后,时光急速的从她身边穿过,划破了她的脸颊。人,又将越过盛夏。
路旁,新鲜润嫩的桑叶长得太好,心中不免为斑鸠着急。斑鸠啊,桑葚固然鲜美,可要是吃了下去,等待你的,便是心在迷醉之后的死亡!
呵,愚蠢的女子,一只脚陷入了爱的泥沼,另一只脚便只能紧随其后迈向沉沦。而男子却不一样,如同醉酒一般,酒精在他们的血液中挥发得很快很快,第二天,他的血液之中便完全没有了酒精的含量。
氓,那个男子就是你。
你留意过吗,桑葚的叶子早已败落。枯了,死了一般的棕黄色始终扎眼,而它们亦不肯腐烂。她只得每天将它们焚烧,直至灰飞烟灭。可,死叶是烧不完的。
她选择你,亦就选择了精神与身体的双重消磨。淇水浪涛汹涌,无情地打湿了车上的布幔。她改变了,但无非是日益憔悴,香消玉损;你改变了,却是不再爱那个曾爱过的她。她终于发现,男子的感情如火焚死叶之后的青烟,随风即逝。“和你一起慢慢变老”成了一个虚无飘渺的童话。
多年来,她作为你妻子生活着。家里的粗活苦活,你何时沾过手!夜黑如墨之时,她拖着疲惫的身子入睡;东方破晓之时,她带着疲惫的身子开始一天的劳作。而你,始终打着震耳的呼噜,睡的很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她心渐死。你想做的,早已满足,之后,便不管不顾,当初的憨厚与温柔荡然无存。你,光明正大地背叛她,当着她的面将她的心撕碎,而她却因痛而饱受折磨。“谁叫你当年不听父母的劝阻,草率托付终身?难道你还要我来供养你一生吗?”她的兄弟,一个个如你一样,冷若冰霜。
夜深人静,她也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萧瑟吞噬……
在梦中,你用宽大的手掌握着她的脸颊,相约白头偕老。当初她一定没有想到,“偕老”已是如今的她怨恨的根源。
氓,她当谢你!一纸休书结束了她的可笑无知!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枕上潜垂泪,花间暗断肠。年少许下的诺言,她铭记在心,发誓终身不渝。然而,她即使做梦也未曾想过,自己的美丽憧憬自你口中说出,就注定要随风飘散!
你——如此狠心,冷漠,不顾她的感受。
那么——就算了吧。
只怪斑鸠一时未能迈过桑葚的醉惑。



 
     
以《诗经·氓》为话题

河南省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181169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设计策划:老农       ☆ 

ICP090208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