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水春秋》(作者:秋雨)       首页      序言     目录      作者介绍      封面      后记    书评

 

第一百一十五回 梦中似闻伤心曲 瞻斐亭塑倩影碑

                  第一百一十五回 梦中似闻伤心曲 瞻斐亭塑倩影碑


    “你要是让地球减慢转动的速度,地球表面的万物都会沿着切线方向飞向太空深处,比当年芭蕉扇煽猴儿时飞的要快得多,毫秒微秒之间就是数万光年,不知道你自己会跑到太空的哪个角落,那时候咱哥俩咋在一起喝酒?”歪歪斜斜的那人说。


    “太可怕了,俺再不敢撬地球了。以后谁再说撬地球的事情,俺躲得远远的,俺更不会真的行动,俺不想当撬地球那样伟大的英雄,会留下千古骂名的!谁认为自己伟大,不可一世,可以叱咤太空,俺会十分敬佩!人类的家园不能再随便撬起来,刚刚过去的汶川、玉树地震灾难已经够大了,不要再有灾难发生了,人类期盼平安幸福!”要撬地球的那位说。
“两个醉鬼真有意思。”吴承恩说。

“都是哥哥的《西游记》闹的,地球真要发生了被撬的情况,问题就大了,追根求源哥哥可是始作俑者!”叶嫦娥说。


    “咱们走,不看了!”吴承恩拉着叶嫦娥离开了。
    叶嫦娥回到瞻斐亭,又在看她喜欢的《红楼梦》,看着看着竟然进入梦乡。梦中说是崔莺莺芳魂西归,大能人王熙凤带着宝玉和秦钟前来淇奥吊唁,住进了瞻斐亭。服务人员服侍大能人,秦钟看到其中一个服务员总是发呆。秦钟自言自语:“那位可不就是智能儿嘛,小姑娘自幼在府里长大,记得我出于顽皮,趁没人抱了她一下,那种感觉让我永生难忘!”


    瞻斐亭月色浓浓,隐约亭外墙下谁在操琴弹曲。秦钟躲进花丛偷听,曲未尽似是弦断,弹琴的女子十分惊讶,莺歌燕语似地问了一声:“谁在偷听我的琴音?”
    “姑娘不必惊慌。我原本心情沉闷,随便走走,不想惊扰姑娘雅兴,罪过罪过!闻姑娘琴音,哀哀怨怨愁肠千结,令人垂泪。”秦钟答道。
    女子听秦钟出言不俗,请秦钟近前。秦钟不认得她,她也不认得秦钟,可她落落大方地问秦钟可懂琴之来历。秦钟壮着胆量回答:“始为五音七弦,后添加文武;听之清幽哀怨,内中悲壮悠长;姑娘弹奏之琴音,令我听之温柔如在梦中。”


    女子惊奇,不信秦钟能答出此言。于是女子问秦钟:“听我琴音,可能猜度我的心事?”秦钟回答:“姑娘心事,我怎会得知。”女子也不答话,只管重整琴弦,弹奏一曲。秦钟随口称赞:“呀!你怎么会弹此曲?一个是水中月,一个是镜中花,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琴音又起,似花飞花谢,凄美哀怨,如听天籁。秦钟随着琴音低声歌唱:“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秦钟见女子哭了,月光下她是那样的迷人!
女子推琴而起,追问秦钟究竟是谁,婀娜地给秦钟还礼,悔恨相见太晚,还给秦钟议论起崔莺莺。女子说:“你看过《淇河岸边》吗?狼心狗肺的张君瑞把莺莺小姐抛弃,小姐欲哭无泪。王实甫的《西厢记》虽被评为奇书,却深深地伤害了莺莺和红娘的心,让他们在淇河岸边曾对着罗贯中血泪倾诉。这笔就是一把利刃,对恶人不能手下留情,对良善之人可不能刀笔横戳,一定要手下留情,持笔人一定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横眉刀笔讨黑心,泼墨挥毫赞善仁。嫉恶如仇嬉笑骂,同情良善是诗魂。我也是为了躲避婚姻,才来到这淇奥瞻斐亭。”


    “真是没有天日的世道,哪里还有公平!俺也有个不敢说是青梅竹马,不知她去了哪里?”秦钟仰天惆怅。秦钟与那女子谈得很晚,很投机,女子约秦钟明晚再来此处叙话。


    漫漫长天,度日如年,终是暮鸦归巢,日落黄昏,月色明澈照上瞻斐亭。王熙凤知道秦钟昨晚外出,甚是恼怒,责令晚间要宝玉看管秦钟,不得外出。秦钟费尽周折,骗过宝玉,终得脱身,径自走向昨晚芬芳之处。女子已在自弹雅曲,然商弦哀怨,悲音低回,秦钟听了,黯然落泪。
    “你怎么哭了?”女子回头看到秦钟,温柔地问了一声。
    “俺被宝二叔死死看管,不得脱身,听你琴声,想起自身,俺孤苦伶仃,依靠谁去?”秦钟回答。
    “你可是秦钟?”女子问。
    “你怎么知道?你是……”秦钟十分迷惑。
    “秦哥哥,我是智能儿,几年不见,竟都不认得了!”女子高兴地说。
    “你就是智能儿?你就是俺朝思暮想的智能儿?”秦钟如在梦里。
    二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这是秦钟第二次拥抱智能儿了。第一次遭到了智能儿的断然拒绝,这次是智能儿主动扑入秦钟怀抱的。啊!即使天上的神仙也没有享受过秦钟此刻的幸福。时间停顿了,秦钟骨头都在燃烧,血液在沸腾,云遮住了明月,秦钟感觉在同智能儿一道飞翔。智能儿芳香矫情,喘息一般的细语,如同淇奥清泉,涓涓流进秦钟的心田。


    “俺得走了,一会儿宝二叔会找我的,王熙凤太凶了,随后你去偷偷地找我吧,我像是住在牢笼里,身不由己呀!”秦钟走了,智能儿痴痴地站在那里,目送着秦钟……


    后来智能儿偷偷地去过金陵,没见到秦钟,听说还让秦钟为此挨了顿毒打,智能儿痛不欲生。智能儿有天晚上在瞻斐亭墙边弹了一夜的琴,忧伤的琴声穿云破雾,整个瞻斐亭沉浸在悲云笼罩之中,叶嫦娥梦中为智能儿放声痛哭。


    天将黎明,只听智能儿哭着高喊:“今日重来弹瑶琴,不见秦钟心上人。恍惚影子站身侧,惨然凄凉伤我心!伤心复伤心,断肠送我魂。来欢去何苦,漫天起愁云。悲中喊秦钟,你我是知音。天涯无足语,不复弹瑶琴。”
    天亮之后,叶嫦娥果然看到了墙边有摔碎的瑶琴残骸,瞻斐亭再没有看到那个服务员的身影。叶嫦娥后来为此挥泪执笔写道:“摔碎瑶琴摔碎心,千古绝唱不听琴。春风回归群芳艳,不见亭中柔情人。”
     自此,瞻斐亭侧多了一处“摔琴处”,为那位服务员塑了雕像,还有叶嫦娥的墨宝。南朝文学家江淹观雕像后写道:

予将礼于太一,乃雄剑兮玉钩。日华粲于芳阁,月金披于翠楼。

  舞燕赵之上色,激河淇之名讴。荐西海之异品,倾东岳之庶羞。

  乘鱼文兮锦质,要灵人兮中州。

    接着又赋诗一首:
秋夜紫兰生,湛湛明月光。偃蹇灵芝采,容裔紫华堂。
林木不拂盖,淇水宁渐裳。倏忽南江阴,照曜北海阳。
摔琴诀别去,离恨亘古长。从此无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