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淇河文化研究第一卷(2005-2006)

 

爱江山更爱美人的商纣王(附图、相关链接)

周云芳

 http://lz.book.sohu.com/serialize.php?id=3198
        殷商是中国历史上极为强盛的时期,其疆域广袤,经济发达,国力强大,但到了纣王时期,却被周所灭。商朝最后一个国王帝辛,叫做纣,是历史上有名的暴君。纣为帝乙少子,帝乙正妻所生,得立为太子。帝乙死后,纣继位为王。纣王定都朝歌,国号商。"纣"是"残义损善"之意,"纣王"是后人对他的贬损评价。史书上记载的纣王的罪行有:沉溺酒色,奢糜腐化。残忍暴虐,荼毒四海。
 
        他虽是一个暴君,但并不是一个酒囊饭袋,而是一个极聪明的人,从小就有过人的才智,能言会道,特别善于辩论,他只要跟人辩论,是很少输的,他能把死的说成活的,能把错的说成对的,这一套本领日后帮了他的大忙,他的如簧的巧舌,曾经征服了很多糊涂的诸侯。他又长得身材高大,力大无比,史书上说他能轻轻地将巨石举起,他还能空手和野兽格斗,亲手杀死过许多豺狼虎豹。传说他曾倒拽九牛,而面不改色心不跳。
 
        这种天资也给他带来极大的负担,他总认为自己超人一等,别人都不如自己,在宫廷长大的他,更养成一种骄纵的习性,常以文武双全、智勇兼备来标榜自己。
 
        纣王登位之初,天下人都认为在这位精明的国君治理下,商朝的江山一定会坚如磐石。事实上,开始时,他的确显示出自己超人的才干。他曾经攻克东夷,把疆土开拓到我国东南一带,开发了长江流域。
 
        当时的东夷常向商朝发动进攻,掳去大量百姓作奴隶,对商朝是个威胁。纣王的父亲帝乙就和东夷大战一场,但没有取得胜利。纣王登基之后,铸造大量兵器,亲率大军出征东夷。东夷各部联合起来进行抵抗,但挡不住纣王的攻势。 

        纣王一方的箭镞是青铜制造的,精巧而锋利、射程远、杀伤力大。两军对阵时,东夷的军队一批批倒了下去。据说,商军如秋风扫落叶一样,一直打到长江下游,降服了大多数东夷部落,取得大胜。从此以后,中原和东南一带的交通得到开发,中部和东南部的关系密切了。中原地区的文化逐渐传播到了东南地区,使当地人民利用优越的自然地理条件发展了生产。实事求是地说,这个历史贡献,应该记到纣王身上。 

        可惜,好景不长。不久,纣王命人用象牙做了一双筷子,被纣王的叔父箕子见了,劝他收藏起来,而纣王却十分高兴地使用这双象牙筷子就餐。这本是一件很平常的小事,满朝文武大臣都不以为然,惟独箕子从此忧愁起来。别人莫名其妙,就问他。箕子回答说:"纣王用象牙做筷子,必定再不会用土制的瓦罐盛汤装饭,肯定要改用犀牛角做成的杯子和美玉制成的饭碗;有了象牙筷、犀牛角杯和美玉碗,难道还会用它来吃粗茶淡饭和豆子菜叶煮的汤吗?国君的餐桌从此顿顿都要摆上美酒佳肴了;吃的是美酒佳肴,穿的自然要绫罗绸缎,住的就要求富丽堂皇,还要大兴土木筑起楼台亭阁以便取乐了。想到这样的后果,我感到不寒而栗。"箕子的预言果然应验了,蜕变后的纣王恣意骄奢,暴虐无道,仅仅5年时间,便断送了商汤绵延500年的江山。        
 
        毁了他自己也毁了商代江山的,还有他的另外一个大毛病,那就是好淫乐,图享受,纵酒无度,沉迷音乐。自从他得到一个绝世美女妲己以后,这种习性就发展到难以收拾的地步。每个王朝的灭亡,几乎都与一个红颜祸水的传说有关。最著名的例子就是“妲己亡殷”。相传妲己以美色迷惑纣王,掩袖工谗,狐媚惑主,把殷纣王搅得魂不守舍,使得纣王沉醉于声色犬马,不理朝政,最后连好端端的江山也给弄丢了。因此,后人常以“红颜祸水”来比拟以色乱政的后宫姬妾,而“剖腹观胎” 则成了历代朝廷闻者足戒的警示。不过,国家灭亡,纠其原由,应首推国君的治国不力,把一个政权的灭亡完全算到一个女人的头上是不公平的。
      有一次攻打有苏氏,有苏氏为了和商交和,就让大臣们到全国选美女,妲己就是这样作为礼品而贡献给纣的。还有的传说妲己是在被其父护送入朝歌的途中,由狐狸附身而成为妖妇的。妇而为妖,似乎为商朝的灭亡找到一个理由。
        纣王太宠爱妲己,当他第一次看到妲己的时候,心里就想,有了这个女人,商朝的江山对我还有什么意义。而妲己也着实妖冶动人,有闭月羞花之貌,沉鱼落雁之容,她墨云秀发,杏脸桃腮,眉如春山浅黛,眼若秋波宛转,胜似海棠醉日、梨花带雨,身段纤柔,动若弱柳含风,又天生会作娇媚之态,令纣王丧魂落魄。
      纣王自进妲己之后,朝朝宴乐,夜夜欢娱,对妲己言听计从。同时,厚敛赋税,把殷都向南扩大到朝歌(今河南淇县),向北扩大到邯郸、沙丘(今河北平乡东北),在这广大地区修建离宫别馆、苑囿台榭。他花了七年时间,在首都朝歌(今河南淇县)建了一座占地方圆三里、高达千尺的鹿台。鹿台上有巍峨的摘星楼、精致的亭阁,比夏桀的瑶台还要壮观。他命乐师师涓作“北里之舞”、“靡靡之乐”等淫声怪舞,通宵达旦地饮酒作乐,不理朝政,不祭鬼神。
      他还特别喜欢吃肉喝酒,便学着当年夏桀的样子,在宫院中挖了个大池子,里面灌满了酒,称做“酒池”,据说酒装满后可以行船,又在池边的林木上挂上肉块,称做“肉林”。纣王和妲己在“酒池”、“肉林”中尽情享受。
      相传妲己不仅荒淫狐媚,而且性情残忍,怂恿纣王设计出种种令人触目惊心的残忍酷刑,以欣赏别人被凌迟折磨至死的情景来刺激自己的欲望。
      有一天,纣王与妲己在鹿台上欢宴,三千六宫妃嫔聚集在鹿台下,纣王命令她们脱去裙衫,赤身裸体地唱歌跳舞,恣意欢谑。纣王与妲己在台上纵酒大笑。只有已故姜后宫中的嫔御七十二人,掩住脸流泪,不肯裸体歌舞。
                妲己说:“这是姜后以前身边的官女,怨恨大王杀了姜后,听说私下打算作乱,以谋杀大王!妾开始不相信,现在看她们竟敢违抗大王的命令,看来谋反的传闻不假,应当对她们施以严刑,好使其他人不敢起谋逆的心!”
      纣王问:“什么才称得上是严刑呢?”妲己说:“依小妾之见,可以在摘星楼前,在地上挖一个方圆数百步,深高五丈的大坑,然后将蛇蝎蜂虿之类丢进穴中,将这些宫女投入坑穴,被百虫噬咬,这叫作虿盆之刑。”
      纣王大悦,立即照妲己的话做了一个虿盆,将这七十二名宫女一齐投入坑中,一时间坑下传出揪心的悲哀号哭。纣王大笑:“要不是爱妃的妙计,不能灭此叛妾!”
      太子殷郊听到这件事,忙去鹿台进谏纣王说:“法令是为有罪之人而设的,现在众妾并没有谋逆之罪,却加以极惨的刑罚,这都是妲己误惑圣聪,致使天下百姓知道父王是无道之君。请斩妲己,以正朝纲!”妲己说:“太子与众妾同谋,妄图诋毁小妾,请大王做主。”纣王当即喝令侍卫锤死殷郊,比干慌忙劝阻说:“太子是国家的根本,不可随意加刑。”纣王这才没有杀死太子,但依旧把他贬谪到了荒远的地方。
      梅伯入觐见纣王说:“姜皇后没有过错却被处死,太子无罪过而被贬谪。请大王召回太子,复立东宫,臣愿代死!”妲己谗言道:“梅伯是太子一党,因此才狼狈为奸。”
      纣王问:“那怎么对付这些人?”妲己说:“群臣轻侮大王的尊严,都是因为刑法轻薄的原因。依妾之见,可铸一个空心的铜柱,里面烧火,外涂油脂,让犯人裸体抱柱,皮肉朽烂,肋骨粉碎,如此他们才知道畏惧,朝中也不再有奸党了!”纣王立刻依言竖立铜柱,将梅伯的衣服剥光,绑在铜柱上,顷刻间烧得肉焦骨碎化为灰烬。这就是炮烙之刑。
      妲己又说:“可以再制一个铜斗,也加火在里面。罪轻而不至于处死的,就让他们手持熨斗,手足焦烂,这样可以区别法律的轻重。”妲己听到犯人的惨叫,就像听到刺激感官的音乐一样发笑。纣王为了博得妲己一笑,滥用重刑。于是纣王立铜柱、铜斗各数十,置于殿前,凡有罪的大臣,即加此刑。
            他对待那些诸侯王也十分残忍。当时有不少诸侯不满于纣的暴虐,那些奸佞小臣就把这种情况反映到纣王那里,纣王为了加强统治,就任命了三公,让他们管领诸侯,这三公就是西伯昌、九侯和鄂侯。
      九侯领受了这个监视别人的任务,心里很不高兴,他对纣的做法恨之入骨,但是又不敢不接受,他有个漂亮的女儿,看到父亲整天愁眉不展,就向父亲打听原因,他知道父亲的心病后,就说:“父亲别急,女儿可以帮助您解除烦恼,我有办法去劝解纣,让他改变目前这种不得人心的做法。”九侯就同意了。
      九侯女儿来到京城,她的容貌使得纣王一见倾心。但是九侯的女儿天生不是个风流货色,所以她不能满足纣的淫乐要求,九侯的女儿的劝解,纣王根本不听,有一天,他干脆把她杀了。
      九侯知道这一情况后,心如刀绞,就求见纣王。九侯知道自己早晚也会死在这暴君的手下,干脆豁出去了。
  九侯在纣面前大胆陈言道:“你这个昏庸的君王,现在国家老百姓都给你逼到了死亡的边缘,我的女儿完全是为了社稷来劝解你,你反而杀了她……”可怜九侯的话还没有说完,纣王就命令手下拖出去杀了。
      鄂侯一看到纣竟然杀了为国家做出重大贡献的老臣,不禁老泪纵横,跪到地下说道:“君王,九侯所说的话并没有错,你怎么就为了这点小事而杀了有功的老臣?”
      纣王听完,勃然大怒,说道:“难道你们还想串通起来造反吗?给我推出去斩了!”这样又杀了鄂侯。
      他觉得杀了还不解气,还命人将九侯和鄂侯剁成肉泥,做成肉饼,派人送到各个诸侯国,并传言道:“以后再有谁违抗,就与两侯同论。”诸侯们一个个噤若寒蝉,谁也不敢再向纣进一言了。
      纣王与妲己见群臣畏刑不谏,更加恣意妾为,旦夕荒淫欢宴,他们常常在摘星楼举行盛大的宴会,每次宴会饮者多至三千人,令男女裸体混杂其间,追逐戏谑。妲己道:“这样玩时间长了没意思,不妨在台下挖两个坑穴。一个引酒为池,一个悬肉为林,令各嫔妃裸戏于酒池肉林,互相扑打,胜者浸死在酒池中,败者投于虿盆内。”纣王大笑,依其言而行,每天宫女因此被折磨至死者不计其数。
        纣王好酒淫乐,寸步不离妲己,妲己所称赞的就以之为贵,妲己所憎恶的就加以诛灭。纣王又在朝歌与邯郸之间纵横数千里内,每隔五里建一所离宫,每隔十里建一个别馆,与妲己同乘逍遥车,白天在车上欢谑,夜里张灯结彩,管弦歌韵,做长夜之饮。一天,他俩正在摘星楼上欢宴,时值隆冬,天寒地冻,远远地看见岸边有几个人将要渡河,二三个老年人挽裤腿正在水中,但一些年轻人却逡巡不敢下岸。
      纣王问妲己:“河水虽然冰寒,但老人尚且不畏,年轻人却那么怕冷,这是怎么回事?”
      妲己回答:“妾听说人生一世,得父精母血,方得成胎。若父母在年轻时生子,那时他们身体强健,生下的孩子气脉充足,髓满其胫,即使到了暮年,耐寒傲冷。假如父老母衰时才得子,那他们的孩子气脉衰微,髓不满胫,不到中年,便怯冷怕寒。”纣王极为惊讶:“竟然有这种事?”
      妲己说:“大王不信的话,就将此一起渡河的人,砍断他们的胫骨看一看便知。”纣王就命人将过河的几个人活捉到楼下,一人一斧断去两腿,果然老年的那些人髓满,年少的却骨空。
      纣王大笑说:“爱妾料事如神!”妲己说:“妾不但能辨老幼的强壮,即使妇女怀孕是男是女,妾一看就知道!”纣王问:“怎么才能知道?”妲己说:“这也与父母的精血有关,男女交媾时,男精先至女血后临,属于阴包阳,因此会生男;如果女血先至男精后临,就属于阳包阴,生下的孩子必为女。”
      纣王不信,妲己曰:“大王不信妾的话,可以搜取城中的孕妇验证。”纣王立刻令兵士捉数十个孕妇,集中在楼下。妲己一一指着说,哪一个怀的是男胎,哪一个怀的是女胎。纣王令人剖开孕妇的肚子视之,果真像妲己说的那样。
      纣王淫乱日甚一日,他的庶兄微子不忍坐视国家灭亡,苦劝纣王而不得,只好逃离纣王,隐居民间。纣的叔父箕子对纣的暴政早有不满,他装成疯子,混在奴隶之中。纣王发现后,命武士将其囚禁起来。
      纣的叔父比干亲眼见微子逃隐、箕子佯狂为奴,非常伤感,又觉得他们未能尽到人臣责任,认为人主有过错而不劝谏,就是不忠;怕死而不敢进谏,就是不勇。于是他以死相争,接连三日苦苦劝谏纣王,不肯离开一步。他劝谏纣王说:“不修先王的典法,而用妇人之言,大祸不远了。”纣王恼羞成怒,要杀比干。妲己说: “妾听说圣人的心有七窍,比干自诩为圣人,剖开比干的心看看如何?”于是纣王就将比干活活杀死剖开,看他的心是否真有七窍。众朝臣见纣对自己的亲人都如此残暴,更加恐惧。于是商王朝中两个管理祭祀的乐官——太师疵和少师疆抱了宗庙中祭祀时使用的乐器逃出商都,投奔了周。自此朝廷上忠良的大臣几乎已荡然无存。
         相传,比干在朝歌被纣王挖心以后,面如土色,掩袍不语,愤而跑出朝歌,纵马南行。他知道到了心地(今河南新乡)就会长出新的心来,不料行至牧野遇上妲己变成的老妇拦路叫卖无心菜,比干问:“菜无心能活,人无心如何?”老妇答曰:“菜无心能活,人无心该死。”比干听后,口吐鲜血,坠马身亡。骤然间,天昏地暗,狂风大作,飞沙走石淹埋了比干的尸体,形成墓冢,故称“天葬墓”。坟墓四周,无心菜圈圈环绕,柏树随着呜呜悲鸣之声,弯了树干、断了树冠,有的还从树干中心裂开变成了“开心柏”。
      世传当年孔子亲率弟子临墓凭吊,挥剑刻字立石于墓前。孔子把“墓”写成“莫”,意为“借地为土”。后来,有一个不学无术而好为人师的县令看到这块墓碑,讥笑孔夫子写了错别字,就当着身边的随从们说,“今天我把这个字给改正一下,我就是孔圣人的一字之师了。”县令把 “莫”字下面添了一个土字。刚刚刻好,忽然乌云密布,雷声震天,只听“轰隆”一声,土字又被轰掉了。直至今日,这块石碑断裂的痕迹依稀可见,碑上的“莫” 字仍然没有“土”。据专家考证,此处确为国内惟一一处孔子真迹。
      商纣王拒谏饰非,残害忠良,使得朝中大臣、贵族以及诸侯和周边方国也都离心离德。西伯姬昌(即周文王)因看到纣王残暴,暗中叹息几声,便被纣王囚禁在羑里监狱,好几年才被放出来。纣王还将周文王的长子伯邑考杀死并剁碎,和在食物中送给文王吃,还得意洋洋地说:“谁说西伯是圣人?吃了自己的儿子肉还不知道呢!”
      为转移人民的视线,纣王发动对周边各国的连年征战,后又把全部兵力用于对东夷的战争。战争加重了人民的负担,激化了已经尖锐的阶级矛盾。商王朝已经危在旦夕,不可收拾。
      与日薄西山、奄奄一息的商王朝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商的西方属国——周的国势正如日中天、蒸蒸日上。经过公刘、古公亶父、王季等人的积极经营,周国迅速强盛起来,其势力伸入江、汉流域。
        文王姬昌即位后,任用熟悉商朝内部情况的贤士吕尚,“阴谋修德以倾商政”,积极从事伐纣灭商的宏伟大业。
      在政治上,他积极修德行善,裕民富国,广罗人才,发展生产,造成“耕者九一,仕者世禄,关市讥而不征,泽梁无禁,罪人不孥”的清明政治局面。他的“笃仁、敬老、慈少、礼下贤”政策,赢得了人们的广泛拥护,巩固了内部的团结。
      在修明内政的同时,他向商纣王发起了积极的政治、外交攻势,争取最大限度地孤立纣王。文王曾公平地处理了虞、芮两国的领土纠纷,还颁布“有亡荒阅”(搜索逃亡奴隶)的法令,保护奴隶主的既得利益。通过这些措施,文王扩大了政治影响,瓦解了商朝的附庸,取得了“伐交”斗争的重大胜利。
        在处理商周关系上,文王表面上恭顺事商,以麻痹纣王。他曾率诸侯朝觐纣王,向其显示所谓的“忠诚”。同时大兴土木,“列侍女,撞钟击鼓”,装出一副贪图亨乐的样子,欺骗纣王,诱使其放松警惕,确保灭商准备工作能够在暗中顺利地进行。
  在各方面准备工作基本就绪之后,文王在吕尚的辅佐下,制定了正确的伐纣军事战略方针。其第一个步骤,就是翦商羽翼,对商都朝歌形成战略包围态势。为此,文王首先向西北和西南用兵,相继征服犬戎、密须、阮、共等方国,消除了后顾之忧。接着,组织军事力量向东发展,东渡黄河,先后翦灭黎、邘、崇等商室的重要属国,打开了进攻商都——朝歌的通路。至此,周已处于“三分天下有其二”的有利态势,伐纣灭商只不过是一个时间问题了。
      周文王在一次战斗中生了病,带着未能实现灭亡商朝的遗憾就死去了。他的儿子姬发继承了王位,就是后来的周武王。他继续拜姜太公为军师,并用自己的弟弟周公旦等为辅傻。君臣同心协力,上下齐心,抱定了有朝一日灭商复仇的决心。
      为了检验一下伐纣的时机是否成熟,公元前1026年(一说前1056年),周武王和姜太公率领大军来到黄河南岸的孟津(今河南孟津县东北)。消息传开,邻近部族首领们纷纷前来参战,据说有八百路诸侯之多。武王面对滔滔的黄河,对周军将士和各部族的首领们说道:“我们周国接受上天的使命,从先王起就致力于顺天灭商,拯救万民。先王不幸早逝,归天前将重任托付于我。你们要全力助我,上顺天意,下合民心。我们一起来完成这伟大的功业!”说罢下令渡河,只见人人奋勇,个个争先,千舟齐发,不一会儿便到了对岸。
      不料周军刚渡过河,武王又下令退了回来。这样一来,不仅那些前来助战的各路诸侯觉得奇怪,就连周军武士们也闹不清,不知出了什么事。
      原来,武王别有计较。他想:“商国内部虽然腐败,但到底还是有一定实力的。真打起仗来,只靠周军难以取胜。”他今天率兵来到孟津,一是举行一次渡河演习,查看一下周军备战的情况;二是借此机会,观察一下众诸侯国的态度,看他们是否真的愿意与周联盟伐纣。他看到周军令行禁止,进退有序,而前来助战的诸侯国首领们,有的带来了参战的队伍,有的只是来看看风向而已。周武王认为,伐纣还不到时间。
      回去后,周武王一方面扩充军队,积极备战,另一方面又派出侦察人员,去探听情况。周武王出兵渡河的消息让纣王大吃一惊,慌乱过后,正准备派军队迎战,又听报告说周军不战自退,于是以为周武王怯战退缩,不敢与他抗衡,就放松了警惕,继续过着那荒淫靡烂的日子。 
        过了一段时间,周国派出的侦察人员相继回来,把侦察到的情况报告给武王。周武王看到出兵条件基本成熟,决定进攻商朝。
      公元前1027年(一说前1057年)正月,周武王统率兵车300乘,虎贲3000人,甲士4万5千人,浩浩荡荡东进伐商。同月下旬,周军进抵孟津,在那里与反商的庸、卢、彭、濮、蜀(均居今汉水流域)、羌、微(均居今渭水流域)、髳(居今山西省平陆南)等方国部落的部队会合。武王利用商地人心归周的有利形势,率本部及协同自己作战的方国部落军队,于正月二十八日由孟津冒雨迅速东进。从汜地(今河南荥阳汜水镇)渡过黄河后,兼程北上,至百泉(今河南辉县西北)折而东行,直指朝歌。周国大军沿途没有遇到商军的抵抗,故开进顺利,仅经过6天的行程,便于二月初四拂晓抵达牧野。
      在牧野,周武王召集部队,立起讨纣大旗。他站在高高的王车上,当众誓师大声说道:“尊敬的友邦国君、诸位官员和所有远征的将士们,暴君纣王败坏朝政,杀害忠臣,茶毒百姓。天怒人怨。现在,我遵照上天的意志来讨伐商纣了。所有参战的将士们,拿起你们的武器。奋勇作战吧!你们要勇猛向前,我们是正义之师,是任何敌人也不能战胜的!勇敢的将士们,在这场战斗中建立你们的功勋吧!”誓师完毕,就挥动旗帜,发出命令,千军万马开始了进攻。
      这时候,商纣王正带着他的宠妃和一帮大臣,在鹿台上醉生梦死,吃喝玩乐,丝毫没有准备。手下的人把周军进攻的消息报告纣王,他这才着了忙,连忙召集大臣商量如何应战。商朝的军队当时正在东南地区对付少数民族,即便调动回来也远水不解近渴。纣王只好下令把大批奴隶和俘虏编入军队,号称七十万人,极为仓促地向牧野进发,与周军对阵,于是爆发了历史上著名的牧野之战。
      牧野之战是我国古代史上规模空前的一场大战。虽然在军队数量上,周武王的讨伐大军远远少于殷纣王的部队,可是论士气,周武王的伐纣大军同仇敌忾;论战斗力,周武王的伐纣大军训练有素。这就不是纣王的乌合之众所能比拟的了。
        大战开始了。周军的先锋队像下山猛虎,冲向商军,惨烈的战斗一触即发。就在这紧要关头,商军前排的兵士们突然掉转矛头,朝后排冲去。原来这些都是被强征的奴隶和俘虏。他们早就恨透了殷纣王,根本不愿为他作战。商军前排倒戈,队伍顿时大乱,溃不成军。
      商纣王本以为人多势众,周武王哪是自己的对手,满以为稳操胜券。突然传报商军大败,周军正向朝歌攻来。商纣王闻讯大惊,知道自己的末日到了,可他临死还不肯放弃他的财宝,于是命人将宫里的珍宝全部搬到鹿台上,自己用菱罗缠身,躺在珍宝中,点火自焚而死,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
      周武王带着伐纣大军冲进了朝歌。朝歌的老百姓都来到外面,迎接和慰劳周武王的军队。周武王一进城,百姓齐声欢呼,感谢他把他们从商纣王的暴政下解救了出来。
      武王来到鹿台,不禁大吃一惊。鹿台上的亭台楼谢已成一片焦土,没烧烬的宫梁殿柱还冒着缕缕青烟。武王便下令士兵们寻找纣王的下落。不一会儿,武士们果然发现在灰烬里有一具尸体。那尸体倒在许多珠宝玉器堆中,相貌还依稀可辨,正是罪大恶极的商纣。武王怒不可遏,对着这个死去的敌手连射三箭,并用剑砍纣王的尸体,然后命令士兵用“黄钺”将纣王头颅砍下,挂在大旗杆顶上。稍后,他又碰到两个上吊自杀的纣王之妾,武王又对着这两具女尸连射三箭,用剑砍击尸体,然后换了一柄“玄钺”将她们的头割下,挂在小白旗上。
      随后,周武王庄严地宣告伐纣战争胜利结束,商朝已经灭亡。他建立了周朝,自称为天子,定都于镐,得到各诸侯国的拥戴。周朝是我国历史上第三个奴隶制国家,在周朝,社会生产力又有了很大发展,是奴隶制社会最兴盛的时代。
      传说武王令刽子手斩妲己的时候,因为妲己容颜过于娇媚,以致刽子手都不忍心下手。另换刽子手也是如此。刽子手都不忍心杀妲己,愿意替她死。姜太公说: “我听说妲己是妖怪,不是人。”就命人高悬起照妖镜,妲己这才显露出真相,原来是个九尾金毛狐狸。刽子手手起斧落,斩杀了妲己。
      20世纪初,考古学家在河南省安阳挖掘出土许多殷商时期的甲骨,根据上面所刻的“卜辞”,后人对妲己和纣王时代生活风俗等资料才有了比较确切的认识。有人据此认为纣王热衷于声色是事实,杀比干也有甲骨文上确切的记载,然而砍掉人脚看骨髓、剖开孕妇之腹就难以令人理解,因为当时巫风颇盛,任何重大举措都要求神问卜来决定吉凶休咎,纣王更可能取决于占卜,而不是妇人之言。但这么推测也不可靠。因为砍掉人脚看骨髓、剖开孕妇之腹在一个暴虐的国君看来并不是什么大事,何况敬鬼神的人不一定就是一个慈悲为怀的人。历代昏君不一定不相信鬼神,但残暴起来却连鬼神都为之胆寒。
      还有人认为倘若妲己在被宠幸的那些年月之中,具有无限的政治权力,何以有苏氏一族人始终没能得势呢?由此推断妲己的恶名是后人宣传的结果。
        今日我们既不能说那些有关妲己的传说是假的,也不能断定历史上实有其事。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商朝的亡国决不是因为妲己一个女人的缘故。
      周军取得牧野之战的彻底胜利决非偶然。首先是周文王、周武王长期正确运用“伐谋”、“伐交”策略的结果。它起到了争取人心,翦敌羽翼,麻痹对手,建立反商统一战线的积极效果。其次,是做到了正确选择决战的时机,即乘商师主力远征东夷未还,商王朝内部分崩离析之时,果断地统率诸侯联军实施战略奔袭,从而使敌人在战略、战术上均陷于劣势和被动,未暇作有效的抵抗。第三,适时展开战前誓师,历数商纣罪状,宣布作战行动要领和战场纪律,鼓舞士气,瓦解敌人。第四,在牧野决战的作战指挥上,善于做到奇正并用,予敌以巧妙而猛烈的打击,使之顷刻彻底崩溃。
      商纣王之所以迅速败亡,根本的原因自然是因为殷商统治集团政治腐朽,横行暴敛,严刑酷法,导致丧尽民心,众叛亲离。其次是对东方进行长期的掠夺战争,削弱了力量,且造成军事部署的失衡。三是殷商统治者对周人的战略意图缺乏警惕,放松戒备,自食恶果;四是作战指挥上消极被动,无所作为。加上军中那些临时仓促征发的奴隶阵上起义,反戈一击,其一败涂地也就不可避免了。
      牧野之战是我国古代车战初期的著名战例,它终止了殷商王朝的六百年统治,确立了周王朝对中原地区的统治秩序,为西周奴隶制礼乐文明的全面兴盛开辟了道路,对后世历史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而其所体现的谋略和作战艺术,也对古代军事思想的发展具有不可低估的意义。
      商纣王是中国古代暴君的典型,似乎已成定案。近年来,以暴君纣王为趣材的文学作品和电视剧纷出,影响更广。史实乘真如此吗?尚难下定论;历来评价纣王,存在两种截然相反的观点。
      一是暴君说。此说始于战国,流传至今。《史记·殷本纪》谓纣王“重刑辟,有炮格(烙)之法”;“九侯女不薏淫,纣怒,杀之”;“脯鄂侯尸”,“剖比干,现其心”。自是之后,历代史家官暴君必数夏桀、商纣。魏晋时代,纣为暴君说仍流传,并出现许多离奇的情节。当时出笼而伪托西周太公望所作的兵书《六韬》和皇甫谧撰的《帝王世纪》,将暴君商纣王化为杀人成癖、嗜血成性、以炮烙之刑为乐的恶魔。至北魏郦道元为《水经》作注,又增加了新的说法。西晋永嘉之乱,《今文尚书》荡然无存,至南朝梁武帝时,出现汉代孔安国所注《孔传古文尚书》,又为暴君说增添所谓商周时代的文献依据。然而,真正商周史料《今文尚书》之《商书》、《周书》诸篇中,均未见商纣王失道失国的罪状,也无焚炙忠良、滥杀无辜、嗜血成性之类记载。
      二是非暴君说。早在二千余年前,孔门弟子子贡就曾指出,纣的罪行并不像史书所言那样厉害,只是后人把罪行都推在纣的身上而致。清朝李慈铭也言,纣王的显著罪行,如杀比干、囚箕子、宠妲己、偏信崇优、拘押文王等,比起后世的暴君来,还算不得罪恶深重。近人顾颉刚更撰《纣恶七十事发生的次第》,指出现在传说的纣恶,是层层累积发展而来的,时代愈后,纣罪愈多,也愈不可信。到1960年,郭沫若在《新建设》撰文《替殷纣王翻案》,以为纣王其实是一个很有才能的人,他对古代中国的领土开拓有其贡献,所谓“纣克东夷”,就是开拓淮河流域和长江流域。西周正是乘“纣克东夷”的机会东进灭商的。
      对这一观点,毛泽东表示赞同。1958年11 月,毛泽东在讨论斯大林的《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时,说到商品生产时,他顺势发挥:商朝为什么叫商朝呢?是因为有了商品生产。这是郭沫若考证出来的。把纣王、秦始皇、曹操看作坏人是错误的,其实纣王是个很有本事、能文能武的人。它经营东南,把东夷和中原的统一巩固起来,在历史上是有功的。纣王伐徐州之夷,打了胜仗,但损失很大,俘虏太多,消化不了,周武王乘虚进攻,大批俘虏倒戈,结果商朝亡了国。史书说:周武王伐纣,“血流漂杵”,这是夸张的说法,孟子不相信这个说法,他说:“尽信书不如无书。”
      1959年2月25日在济南召开的一个座谈会上,毛泽东又说,龙山文化很有名啊!商纣王是很有本领的人,周武王把他说得很坏。他的俘虏政策做得不大好,所以以后失败了。
      最近王慎行在《纣为暴君说献疑》一文中,对暴君说再次提出质疑,指出战国秦汉时人,因纣之世近,且纣恶之事传之较详,故以纣之恶比附桀者必多,以桀之恶比附纣者必少,此乃附会之由也。
                                                                                       
                                                              毛泽东对商纣王的评价 

                                              http://bbs.icxo.com/dispbbs.asp?boardID=133&ID=68337
       吴芝圃:现在开封附近都变成最好的地了。黄河水一灌,今年有的增产一倍,过去百把斤,今年两千斤。有的增产一倍还多,濮阳就是增产一倍还多。 
     毛主席:你这个汲县是夏禹封的,汲县人是大禹的子孙。商朝纣王亡了之后,微子被封为宋,就是现在的商丘。 
     吴芝圃:从封丘到濮阳、夏邑、商丘、杞县,一直到禹县,这都是夏朝活动过的地方。 
     毛主席:商朝起于商(现在叫商丘),后头它的后代搬到豫北殷(今安阳小屯村)。武王伐纣,还在朝歌(今淇县)封了纣王的儿子武庚。武庚后来跟武王的弟弟管权、蔡叔同盟造反,起来反对周朝。 
     吴芝圃:管叔就封在这个地方,郑州的老城就叫管城。 
     毛主席:蔡叔就封在蔡,后头变成上蔡。对于周朝说来.管叔、蔡叔都是叛乱分子。当时微子是里通外国。为什么纣王灭了呢?主要是比干反对他,还有箕子反对他,微子反对他。纣王去打徐夷(那是个大国.就是现在的徐州附近),打了好几年,把那个国家灭掉了。纣王是很有才干的,后头那些坏活都是周朝人讲的,就是不要听。他这个国家为什么分裂?就是因为这三个人都是反对派。而微子最坏,是个汉奸,他派两个人作代表到周朝请兵。武王头一次到孟津观兵回去了,然后又搞了两年,他说可以打了,因为有内应了。纣王把比干杀了,把箕子关起来了,但是对微子没有防备,只晓得他是个反对派,不晓得他通外国。给纣王翻案的就讲这个道理。纣王那个时候很有名声,商朝的老百姓很拥护他。纣王自杀了,他不投降。微子是汉奸,周应该封他,但是不敢封,而封了纣王的儿了武庚。后来武庚造反了,才封微子,把微子封为宋,就是商丘。

                                                                      毛泽东的智源 连载之一 
                                                   从姜子牙的“三件法宝” 到一分为二的评价商纣王
                                                                               成林   
                                               http://www.people.com.cn/GB/paper81/5872/590481.html

                                                                          引言

      五千年文明古华厦,史籍之多,浩如烟海。“一篇读罢头飞雪”,虽皓首也难以穷经。
      韶山冲的晨曦,延水河的烛光,中南海的明灯。一册又一册古籍,一个又一个长夜。
      孔孟老庄,古诗史记,资治通鉴,二十四史;诗经梦辞,汉赋唐诗,韩柳古文,苏陆新词;
      三国西游,水浒红楼,封神东周;孙子兵法,文正家书……
      文山健步,史海扬帆,诗苑寻芳。
      学生时代,精研古籍,寻求真理;投身革命,学习马列,唯物辩证,法眼独具。研究历史,观今宜鉴古。借古喻今,古为今用。
      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1939年7月7日,华北联大举行开学典礼,校长成仿吾请毛泽东作报告。毛泽东在演讲中说“当年姜子牙下昆仑山,元始天尊赠了他杏黄旗、四不象和打神鞭三样法宝。现在你们出发(联大将迁到抗日根据地去——作者注)上前线,我也赠给你们三样法宝,这就是:统一战线,武装斗争,党的建设。”在这里,毛泽东引用《封神演义》中姜子牙的神话故事,借题发挥,十分精炼地将中国革命取得成功的根本经验概括成“三件法宝”,给人的印象十分深刻。毛泽东这番演讲,对即将奔赴抗日前线的师生们有很深的启发,他们从毛泽东的讲话中获得了思想,也获得了力量。
      《封神演义》第38回“姜子牙二下昆仑”中说姜子牙上昆仑山玉虚宫,拜见元始天尊。天尊为助他伐纣兴周,赠他三件法宝:一是“四不象”神兽一匹,骑之可“三山五岳霎时逢”,二是“打神鞭”一根,可打各路妖魔鬼怪;三是“中央戊已旗”一面旗内有简,简上有妙计,观简可逢凶化吉。  1939年12月9日,毛泽东在延安各界集会纪念“一二?九”运动四周年大会上发表了《一二?九运动的伟大意义》的讲话,指出:“大家懂得了帝国主义战争的性质是非正义的掠夺性的,懂得了日本帝国主义的阴谋诡计,懂得了投降派、顽固派的阴谋狠毒,懂得了民主宪政。他们认识清楚,要进步,要民主,要参政,而这民主宪政的真正实现还需要大家起来奋斗。只有全国青年学生、工人、农民一同起来作斗争。才能把事情搞成功。现在的人是聪明了,不容易被欺骗了,大家都光起眼睛看着:什么人不开放民主?什么人要分裂?什么人要投降?什么人要倒退?《封神演义》里有一个申公豹,是姜子牙的不肖师弟,他脸向后长,眼睛朝后看。现在在抗战阵营中,就隐藏有这么一群‘申公豹’,一批专门倒退的人,他们拖住中国要倒退。……现在大多数人……不准他们倒退,要坚持进步。这一群‘申公豹’,看他们怎样收场!”。
      《封神演义》第37回“姜子牙一上昆仑”写道:姜子牙手捧“封神榜”,行至麒麟崖,才驾土遁,就听到有人叫他。连叫几次,姜子牙回头看时,原是师弟申公豹。(其时申公豹与姜子牙正好对立,申公豹保商纣王,姜子牙保周武王)。申公豹想骗姜子牙烧毁手中的“封神榜”,便对姜子牙说:“你不过五行之术,移山倒海而已。我能将自己首级(头颅)取下,遨游天空,再入项上,还复能言。你有何道术,敢保周灭纣,不如依我烧了‘封神榜’,同上朝歌(商都)。”姜子牙为其所惑,认为此术绝不可能,就说:“你头到空中,复能依旧,我便把‘封神榜’烧了,同你往朝歌(保纣灭周)。”申公豹便将头割下,抛向空中,盘盘旋旋,一会儿只见一些黑影。这一切被尾随保护姜子牙的南极仙翁看见,怕子牙上当,烧了“封神榜”,忙唤童子化成一只白鹤,飞上天空,把申公豹的头叼走。仙翁告诉子牙:申公豹使用的小幻术,要诱你上当,现在他的头只消一时三刻不得返回,他就死了。姜子牙慈悲为怀,求仙翁饶他一命,仙翁便命童子将申公豹的头送回,不意落忙了,把脸落的朝着脊背。
      毛泽东说:“从鸦片战争起,中国人民已有一个百年的反帝反黑暗势力斗争的经验,再加上共产党十八年的斗争经验,什么事情还会办不到呢?这样看来,中国的事情比以前是更加好办了。我们一定要抗战到最后胜利,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创造出一个民主共和国!现在虽然还有帝国主义者和‘申公豹’们不断地阻碍我们这样做,但是不要紧的,我们现在是聪明了,是有力量了。我们已不是昨天的我们,而是今天的我们了。帝国主义者、‘申公豹’们,是你们滚蛋的时候了!”
      1949年8月2日,美国原驻华大使司徒雷登悄然离开南京。18日,毛泽东为新华社写了评论《别了,司徒雷登》,为这位“无可奈何花落去”的美国老爷送行。毛泽东在《别了,司徒雷登》一文中指出:“美国人在北平,在天津,在上海,都洒了些救济粉,看一看什么人愿意弯腰拾起来。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嗟来之食,吃下去肚子要痛的。”
      相传姜太公逃离商朝后,想投奔西伯侯姬昌(后来称周文王),又怕主动投靠,身价不高,就在附近的渭水之滨住下来,用一种无饵的直钩在水面三尺上钓鱼说:“负命者上钩来!”
      毛泽东用这个典故指出:美帝国主义在中国的施舍,是一种圈套,谁要去弯腰拾起来,谁就会“上钩”,就得跟着帝国主义走。
      毛泽东借古喻今,揭露了所谓“美援”的虚伪性和美国主义者对华政策的本质,真是一针见血。
      对封神演义中被讨伐的对象商纣王,毛泽东作了一分为二的评价。
      1952年11月,毛泽东沿黄河巡视,当他来到河南安阳古城殷墟时说:“这里,是中国最早的一个古都。殷纣王很有本事,是个能文能武的人。他经营东南,把东夷和中原的统一巩固了起来,在历史上,对发展文明的区域曾有过贡献,是有功的。可是他滥用职权,为自己享乐,在修造重重楼阁和金碧辉煌的鹿台中,不知耗费了劳动人民多少金钱和血汗,那些酒池肉林、折胫之说,证明了他的放荡、荒淫、独裁和残暴。”“大家知道,当年纣王与他的那个妲已,以砍断樵夫的脚胫取乐;比干冒死进谏,被他在摘心台剖腹挖心;周文王——姬昌,被他打入监狱,囚禁了七年之久。由于他的暴虐残忍,排拒批评,一意孤行,人心向背,终于被周文王的儿子周武王乘机进攻,率大军攻破殷都大门——牧野,刚刚组起的奴隶军反戈一击,导致了殷的彻底灭亡。……”
      “把纣王、秦始皇、曹操看作坏人是错误的,其实纣王是个很有本事、能文能武的人。他经营东西,把东夷和中原的统一巩固起来,在历史上是有功的。纣王伐徐州之夷,打了胜仗,但损失很大,俘虏太多,消化不了。周武王乘虚进攻,大批俘虏倒戈,结果使商朝亡了国。史书说:周武王伐纣,‘血流漂杵’,这是夸张的说法。”
      1958年11月,毛泽东在同吴芝圃(当时河南省委书记)等人谈话中说:“纣王是很有才干的,后头那些坏话都是周朝人讲的,就是不要听。他这个国家为什么分裂?就是因为这三个人都是反对派,而微子最坏,是个汉奸,他派两个人作代表到周朝请兵。武王头一次听到孟津观兵回去了,然后又搞了两年,他说可以打了,因为有内应了。纣王把比干杀了,把箕子关起来了,但是对微子没有防备,只晓得他是个反对派,不晓得他通外国。给纣王翻案的就讲这个道理。纣王那个时候很有名声,商朝的老百姓很拥护他。纣王自杀了,他不投降。微子是汉奸,周应该封他,但是不敢封,而封了纣王的儿子武庚。后来武庚造反了,才封微子,把微子封为宋,就是商丘。”
      评价历史人物,有一个方法论的问题。不纠缠细枝末节,要从大的主要的方面着眼,看他在历史进程中的作为。毛泽东对商纣王的评价,给后人以很多启发,对于历史上一些常受到责难的人,我们也应看到他好的一面;历史人物也应历史地看待,不要求全责备,也不能人云亦云。应该实事求是,一分为二地去看待分析每一个历史人物,对他们进步的、对历史作出贡献的一面,一定要加以肯定。
  
      《封神演义》
      作者:[明]许钟琳,明代魔神小说,以《武王讨纣年话》为基础,参考古籍和民间故事编写而成,总一百回。演述商末政治纷乱与武王伐商故事,“成汤气数已尽,周室天命当兴”的宿命观点,是《封神演义》一书的支架,斩将封神,强调神权皇权是全书的主要内容,其瑰丽无比的奇诞气象和气势磅礴的神话韵味,几千年来难有匹敌。在叙述双方战争的情节中,大量描写了神魔斗法,引人入胜。

      商纣王
      汤灭桀,建立商,商从盘庚开始传了十二个王,最后一个是纣。纣原是一个相当聪敏,并且勇力过人的君王。他早年曾亲自带兵,平定了东夷,把商朝的文化传播到淮水和长江流域一带。但后期的纣和桀一样,只知个人享乐,不知百姓死活。自听信佞臣费仲、尤浑的谗言,纳冀州侯苏护之女妲已为妃之后,朝欢暮乐,荒淫酒色。更令人吃惊的是,他在摘星楼上挖了左右两个大池。左池以糟丘为山,山上插满树枝,树枝上挂满肉片,名曰“肉林”;右池注满醇酒,名曰“酒海”。他与脱光了衣服的男女,整日整夜地在里面追逐嬉戏,渴了喝酒;饿了吃肉。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酒池肉林”。更有甚者,他听信妲已的谗言,造炮烙(将人缚在烧红的铜柱上活活烤死),设虿盆(将人投入藏蛇的坑内喂蛇)。先后被他处死的有大夫梅柏、胶鬲、首相商容、亚相比干等。逼反的有武成王黄飞虎、冀州侯苏护、大将方弼、方相等。
      纣王的荒淫残暴,激起了各诸侯国以及本朝文武和庶民百姓的愤慨,他们希望早日灭纣,周武王于公元前1066年,命令太公望(即吕尚,也称姜尚,后人多称姜太公)率五万兵马,渡黄河,在盟津与八百诸侯会师,共同征讨纣。纣得知后,亲率70万商军与周军在牧野大战。不想这70万大军多半是奴隶和俘虏,他们平时恨透了纣,当周军猛烈进攻时,他们掉转矛头,反戈一击,商军顿时便土崩瓦解了。太公望指挥周军,直捣商都朝歌。在朝歌的纣王,异常凄惶,眼看爱妃被杀,大臣逃散,宫女走失,知道大势已去,无可挽救,就命令身旁的太监朱升说:“联悔不听群臣之言,误被谗奸所惑。今兵连祸结,莫可救解,……联思身为天子之尊,万一城破,为群小所获,辱莫其焉。欲寻自尽,此身尚遗人间,……若自焚,反为干净,……你可取柴薪堆积楼下,朕当与此楼同焚。……”朱升听罢,再三劝阻不听。纣王自穿衮服,手执碧圭,佩满身珠玉,端坐楼中,看楼下火起,烈焰冲天,不觉抚膺长叹曰:“悔不听忠谏之言,今日自焚,死故不足惜,有何面目见先王于泉壤也!”  
        《大地》 (2002年第一期)
 
                                                                     神秘的商纣王
                                                                         中国文艺   
                                                 http://www.wenyi.com/history/read.asp?id=2571
      很多人都认为商纣王是个典型的暴君,在正史,笔记,戏曲,小说中,随处可见殷纣王荒淫残酷的记载 。 
      如“剖孕妇而观其化”,“杀比干而观其心”,“以酒为池,悬肉为林,使男女裸相逐其间,为长夜之饮 ”,读之令人毛骨悚然。 
      但是也有许多人反对这一说法,孔子的得意门生子贡曾说:“纣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君子恶居 下流,天下之恶皆归焉”。近人顾颉刚认为:“纣王淫暴,原来出于《封神演义》等小说的艺术加工,可信 性差矣!” 
      其实从目前的史料来看,商纣王的确是个有才能的人,《史记·殷本纪》中曰:“纣,智辨捷疾,闻见 甚敏,材力过人”,不难看出这一点。据分析,纣曾平定东夷,开拓淮河流域和长江流域,促进北方文化向 南方的传播。对古代中国的统一和中华民族的发展有一定的功劳。因此,很多人就开始为他翻案。然而,自 有人提出四大依据,即:第一,纣王酗酒不容否定。第二,纣王登用小人亦非虚构。第三,“惟妇言是用” ,是周武王列举的纣的第一条罪状,决非毫无根据。第四,不用皇族而重用四方罪人,加剧了纣统治集团的 内部矛盾,并造成亡国原因之一。此后,彻底翻案之举,显然变得更加的艰巨,然而,商纣究竟是不是个暴 君;还是对中华民族的进步和发展起过不可磨灭的功勋,看来还是得有待于我们发现更多的殷商史料来证明 。 
      众家纷说,无疑给商纣王抹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呵呵。谁又能说得清呢?!
  
                                                                           殷纣王是暴君吗? 
                                                                                   邓婵玉 
                            http://www.baidu.com/baidu?tn=baidu&word=%C6%C0%BC%DB%E6%FB%CD%F5  
        殷纣王是中国暴君的典型.这似乎已成千古定案.早在《汉书·古今人表》中,就将他的人品列为下下.在正史,笔记,戏曲,小说中,随处可见殷纣王荒淫残虐的记载,如"剖孕妇而观其化","杀比干而观其心","以酒为池,悬肉为林,使男女倮相逐其间,为长夜之饮",读之令人毛发悚然.而近年出现的舞剧《凤鸣岐山》,再现了殷纣的暴君形象. 
        不过,在一片骂倒声中,偶而也会听到一两声异音.二千余年前,孔子的学生子贡曾说:"纣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君子恶居下流,天下之恶皆归焉."(《论语·子张》)也许是受到先哲的启示,清人崔述认为纣的罪状只有五条.近人顾颉刚更撰《纣恶七十事发生的次第》,指出现在传说的纣恶是层累积叠地发展的,时代意近,纣罪愈多,也愈不可信.顾颉刚为此作了详尽的考证,人们由此了解到,妲己的形象,原来得自西汉末年刘向的《列女传》,纣王淫暴,原来出于《封神演义》等小说的艺术加工.于是,传说中的殷纣形象遭到了不小的冲击波. 
        确实,要为殷纣王翻案,谈何容易,然仍有人愿作一尝试.开始,翻案者是小心翼翼的,认为纣很有才能,在历史上是个值得肯定的人物.你看,《史记·殷本纪》中纣的形象."资辨捷疾,闻见甚敏,材力过人",俨然是奴隶主中的英杰.纣曾平定东夷,开拓淮河流域和长江流域,促进北方文化向南方的传播,对古代中国的统一和中华民族的发展有一定功劳. 
        有人提出为纣王彻底翻案,纣王对中国社会发展有过重大贡献,其地位驾乎武丁,周武王之上.暴君的帽子是敌对派强加给他的,所谓罪恶的记载,多出于"寓言十九"的战国及以后人们的尽情夸大.翻案者认为,要正确评价纣王,应当依据《尚书》,而《尚书》中所提出的六条罪状无一属实,乃周人为达到宣传目的所进行的人身攻击.所谓酗酒,无非殷人本好酒,而纣酒量或许特别大些.所谓不用贵戚旧臣.是以纣王兄微子启为首的反对派,因丧权失势而强加于纣王头上.所谓登用小人,是提拔奴隶小臣为大夫卿相,这正是进步措施.所谓听信妇言,其实是因人少见多怪.商朝女性活跃,纣王妇可能是与武丁时代的妇好一样的杰出人物.所谓不留心祭祀,乃弥天大谎,出上卜辞证明,帝乙(纣父),帝辛(纣)时期的祀典最为完备.那么,商朝何以亡于纣?翻案者认为,殷商覆灭主要有四条原因.第一,殷王族内部爆发了大分裂.帝乙把王位传给了次子纣而不传给长子微子启,朝廷遂分二派.微子启一派不断向纣发起进攻,他们进行了种种卑劣的活动,如造谣中伤,发动内讧,阴谋行刺,卖国求荣等等.第二,纣王力克东夷后,兵力损耗大半,未及休息训练,即遭意外袭击.第三,大阴谋家周武王乘机起兵伐商.这支军队经过长期准备,强悍而有组织,并有杰出领导.第四,牧野一战,俘虏兵临阵倒戈,动摇分子一哄而散. 
        彻底翻案者还为纣王带上了千古英雄的桂冠.因为他平定东夷,开拓东南,用人惟才,重视俘虏,发扬光大传统文化,积极提倡音乐工艺.这些进步措施,促进了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和中华民族的形成. 
        难道纣王果真不是暴君?难道史籍记载都虚妄不实?人们开始深思,怀疑,辩驳. 
        多数人认为,纣王罪状确有其事,翻案文章缺乏依据.第一,纣王酗酒不容否定.纣王时奴隶主们酗酒成风,史料确凿,由此可见整个社会的腐败.事实上,武王代纣,未举纣王酗酒之罪.纣王酗酒资料,见于周朝的内部文告,是周公在事后教育康叔和成王的,何必故意夸大纣的罪状呢?这又怎能说成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呢?第二,纣王登用小人亦非虚构.翻案者说费仲"善于理财",以此证明纣王不是登用小人,而是"用人唯才".但史实呢,费仲好利,接受周人的美女.九驷等大礼,在纣前为周美言,以致周人已"三分天下有其二"了,纣还熟视无睹.因此,费仲之流恰恰是商朝的内奸.第三,"惟妇言是用",是周武王列举的纣的第一条罪状,决非毫无根据.据《尚书》,纣所作所为与妇言有关,而翻案者假设纣王妇是巾帼英雄,显然缺乏依据.第四,不用王族而重用四方罪人,加剧了纣统洽集团的内部矛盾,并造成亡国原因之一.显然,多罪逋逃绝非劳动人民,如何视为进步措施?总而言之,有关纣王暴虐的许多材料,见于周人内部文告,以此为鉴,追求长治久安,不能视此为周人宣传材料,而一笔否定. 
        反对翻案的人们进一步认为,纣王根本未建立煌煌勋业.据古本《竹书纪年》和《后汉书·东夷传》所载,东夷和夏族很早就有联系.征服东夷时代虽不可考,但至迟始于帝乙时期.纣曾重新征服东夷,武王伐商时东夷复叛,周公和伯懋父等又征服过.可见,征服东夷,既非始于纣,亦非终于纣.进一步说,征服东夷具有侵略性质,何能列为一大功劳.因此不能认为纣王征东夷是开了中国大一统的先河.至于说纣王及纣王以后殷人对落后的东南区域传播了文化,同样颇费考订.目前,尚无确凿资料证明殷民族及其同盟国曾发生大规模南迁,这一说法在史实上发生了破绽.进一步说,中国的东南区域在当时亦未必极落后.中国古代文化分布颇广.位于山东地带,淮河流域,长江流域的部族及国家,在纣王之前已享有很高的文化.山东,河南的龙山文化,远在史前,不必说了.湖北,安徽的青铜文化,时间相当于殷代,风格迥异于安阳,而工艺水平很高,决非纣伐东夷后开拓出来的.至于赞扬纣王发扬光大了殷人的传统文化,更加不足为据.因为,有关纣作璇宫,倾宫,鹿台,玉床的传说,正说明纣大兴土木,劳民伤财,不能作为功绩.而从"纣好酒淫乐"的记载,得出"纣王对音乐的提倡与创作"的论断,似乎有些穿凿附会.而从"纣有亿兆夷人"这句话,引出纣王"重视俘虏"的结论,似乎也缺乏史实依据.因为此语源出《尚书·泰誓》,是周武王伐纣时的誓辞.文中的夷,指纣王统治下的商族人民.总而言之,反对翻案者认为,殷王朝灭亡,具有历史必然性,而纣王荒淫残暴,穷兵黩武,加速了复灭的进程。
        在探讨纣王历史地位时,还引出了"微子启何许人"的问题.有人认为,微子启并非帝乙的长子,纣的长兄,而是朝中元老.其实,朝廷内历来形成纣和微子启两大派.《尚书·微子》篇记载,微子感到商朝将亡,想脱离王朝而避祸.悲观失望,怎能说是"造谣中伤"?计划归隐,怎能说是"派人投降"?去国无踪,怎能说是"发动内讧"? 
        在有关殷纣王是否暴君的论战中,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是,对立派双方所使用的史料惊人地接近.看来,在新材料未发掘之前,要解决数千年的悬案,只有对当时的社会状况作进一步研究,对史料详加考订,从而作出实事求是而令人信服的解释。
                                                                  燕昭安:云梦山寻梦(摘) 
                                                                               记者:冰…  
                                                                                2006-3-7  
                                                     http://www.qxzc.net/ggzyj/read.asp?id=433
        淇县的历史,是一部厚重的历史,从商纣王开始, 一层层沉淀,一层层堆积,便堆成了厚重的朝歌。殷末帝国的历史之轮,辗过了殷商王朝的强大与衰败,演绎了许多血迹斑斑的史实典故:微子出走,箕子佯狂,比干剖心,武王伐纣,鹿台自焚等等,朝歌是中国史载最为清晰的一笔。

        淇县的云梦山,是一座灵性的山,从战国时期起,一代纵横家鼻祖鬼谷子在这里禅隐云梦山聚徒讲学,培养出孙膑、庞涓、苏秦、张仪、毛遂、茅蒙等一大批叱咤风云的军事家、外交家、谋略家,左右了当时天下政治军事格局。云梦山当之无愧的被称作“中华第一古军校”,神秘的云梦山蕴藏了中国最古老的军事史。

        环绕朝歌的一条河叫淇河,是一条诗河、史河、文化河。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中,采自淇河两岸的诗有39首,其中直接吟咏淇河的就有6首。“淇水悠悠,桧辑松舟”、“瞻彼淇奥,绿竹依依”写尽了淇河的秀丽、柔美。淇河是华北地区唯一未被污染的河。

        更另人惊奇的是,身为淇县旅游局长的燕昭安先生是一名作家,他所著的《淇园随笔》文风淳厚,笔力稳健,不遗余墨横扫朝歌的历史,又触摸了朝歌递进的现代,娓娓道来,让人感受他对古朝歌研究的精耕细作,梳理了朝歌文化的来龙去脉,流淌一腔对淇县的赤子热血。

        然而,采访这位作家局长却非易事,他总是太忙,政务,景区,招商,考察,还有百忙中的读书写作,真是不亦乐乎。耕耘与成绩是孪生的,淇县旅游业的发展与时俱进,云梦山风景名胜区被评为“国家4A级旅游景区”。景区先后荣获“河南省风景区(点)管理先进单位”省级以上荣誉称号5个;1994和2001年先后两届“全国鬼谷子学术研讨会”,在这里召开。先后被“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确定为“中国古代军事思想教育基地”,被河南省人民政府定为“河南省国防教育基地”,被郑州、新乡、淇县等多所大中专院校和中小学确定为“德育教育基地”。5月27日,记者采访了这位儒雅的县政协副主席、淇县文物旅游局局长燕昭安先生。

        从商纣王开始  中国历史变得鲜活

        记 者:从著作中可以看出您对朝歌文化也是一位研究专家,怎样证明朝歌是殷纣王的都城?

        燕昭安:淇县是河南省首批命名的历史文化名城,古朝歌曾经作过殷商末期三代帝王的都城,西周时期又作卫国国都403年。史籍记载。我国二千多年来直至清末的历史经典著作,几乎众口一词,没有人对纣都朝歌提出过疑义。从《尚书·周书》、《竹书纪年》,到《史记·周本纪》、《汉书》,所载史实均可证明纣都朝歌;其实是史实佐证。作为在位五十二年又颇具个性的帝王,殷纣王留下许多史学家非常感兴趣的史实、典故,而这些史实典故又无一不与朝歌联在一起。比如殷末的《朝歌》之乐,微子出走,箕子佯狂,比干剖心,武王伐纣,牧野之战,鹿台自焚,周设“三监”;再次是地名。与纣都朝歌有关的地名,不是一个两个,十个八个,而是整整一个系列;第四是民间传说。在朝歌殷纣王的传说故事特多,人们孩提时代依偎在祖辈怀里,首先听到的便是又古老又新奇的殷纣故事。

        商代30个君王,加在一起没有商纣王的故事和典故多。因此说,从商纣王开始,从朝歌开始,中国历史变得生动、鲜活。

        记 者:文学名著《封神榜》中,殷纣王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暴君,然而在淇县老百姓的口碑中殷纣王似乎不是那么坏,您在著作中也提到了他的功绩,是否要给他翻案?

        燕昭安:不能说是翻案,是功过分明。殷纣王在史书和文艺作品中,是一个残酷暴戾昏君的典型,说他喜欢饮酒作乐,筑肉林酒池,信用小人,听说谗言,用酷刑残害忠良。但《封神演义》毕竟是小说演义出来的。

        客观地讲,纣王作为在位52年的帝王,不可能一无是处。孔子的学生子贡就曾说:“纣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君子恶居下流,天下恶皆归焉。”,认为纣王并不至于像大家传说的那样坏。孟子也认为纣王有“故家遗俗,流风善政”。《史记》这样描写纣王的形象:资辩捷疾,闻见甚微,膂力过人。说他膂力大得很,能赤手空拳跟猛兽搏斗。纣曾平定东夷,开拓淮河流域和长江流域,促进北方文化向南方的传播,对古代中国的统一和中华民族的发展有一定功劳。当代历史学家郭沫若也曾说过:“这个人是了不起的人才,对于中华民族的贡献非常之大。……中华民族之能向南发展,是纣王的功劳”。现在传说的纣王的罪过是层累积叠发展的,时代愈近,纣罪愈多,也愈不可信。妲己的形象来自西汉末年刘向的《列女传》;纣王淫暴的许多情节,源于周人为达到宣传目的所进行的人身攻击,并被后人尽情夸大。还有人撰文提出,所谓纣王爱酗酒,无非殷人本好酒,而纣酒量或许特别大些;所谓不用遗戚旧臣,是因帝乙把王位传给次子纣,而不传给长子微子启,朝廷遂分裂两派,反对派因丧权失势不断对纣攻击;所谓登用小人,是提拔奴隶小臣为大夫卿相,这正是进步措施;所谓所信妇言,是人们少见多怪,商朝女性活跃,不乏武丁时代妇好那样的巾帼英杰等。

       从以上可以说明,纣王是一个有争议的人物,有功也有过,据说,前三十年的纣王有为明君,后三十年的纣王是残暴昏君。我们从文艺作品上看都是纣王的后三十年。

前一篇<---本篇--->后一篇

 

返回主页     留言评论


 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181169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 老农   网页制作:欧丽技校 关良梅 赵乾杭
技术支持:
淇县之窗    豫ICP备09020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