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淇河文化研究第一卷(2005-2006)

 

对纣王的评语

高水然

   
                         《鹿台泪》连环画卷首语

        殷王帝辛实际上并非后来的一些人所污蔑的那样坏。相反地,他是我国古代帝王中一个比较有作为的人。我国著名史学家郭沫若先生称赞他:“统一神州肇此人”,并非虚妄之词。据史料记载和出土文物分析,纣王为政期间,废除了许多不合理制度。他取消残害奴隶的殉葬制,反对巫术,不信鬼神,不拘一格任用人材,让有才干的平民参政议政。他亲自率军队平定了长期骚乱中国东南边陲的夷乱,并让夷人和殷人同化,开发了中原和沿海的经济和文化。为巩固、发展和统一中华民族的疆域奠定了基础。尽管他在后期有过一定的错误,比如不能够正确用人,丧失对敌方的警惕,刚愎自用等,最终成为一个国破身亡的败国之君;但他并不失为一个失败的英雄,一个悲剧性的人物,一个值得中国人民永远同情和怀念的人。

                                                      《鹿台泪》连环画编绘有感

                                                            满腔忧愤绘殷辛,
                                                            三千年内被陷人。
                                                            伪谬《周书》姑妄话,
                                                            堂皇《史记》莫须文。
                                                            中华一统丰功在,
                                                            夷蛮四伏祸患沉。
                                                            恶善奸忠总有辨,
                                                            历史从不泯真纯。

        注:(周书),(尚书)中的篇名。篇中许多诬骂纣王的话都是周人妄加上的。见(尚书全译·前言)。(史记),中国纪传体史书。书中有许多史料是取之于“旧俗风谣”而且“残缺盖多”,所以书中的有些话也不能全信。见(史记索隐后序)。莫须:“似乎”之意。郭沫若诗“殷辛之罪有莫须。”

                                                                                高水然于竹石书屋
                                                                                  二OO五年三月十五日
      
                                                              古人对纣王的评语(文白对照)

        子贡曰:“纣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君子恶居下流,天下之恶皆归焉。” (摘自《论语·子张19·20》)
        子贡说:“殷纣王的坏,并不象传说的那么严重。原因是,讨伐他的君子(“君子”含讥讽意)讨厌身居低下的处境,怕的是天下的坏处都归到自己身上,所以极力宣扬自己而诋毁别人。   

        孟子曰:“尽信书,则不如无书。吾于《武成》,取二三策而已矣。仁人无敌于天下,以至仁伐至不仁,而何其血之流杵也?”(摘自《孟子·尽心下》
        孟子说:“完全相信书,那还不如没有书。我对于《武成》这篇文章,就只相信其中的二三罢了。假如周武王真是仁人君子,那天下是没有敌手的。现在为了侵夺殷地,发动不义战争,竟然让将士们为他拼命,因战争而流的血竟然可以将木棒子漂起来。这怎么能让人相信西周是正义的化身呢?”    

        唐朝史官刘知几……“任史官达三十年,对剥削阶级的明争暗斗,互相倾轧的黑暗内幕感受较深。所以他敢于怀疑尧舜禅让的美好传说。不相信桀纣等亡国之君真如描绘的那样坏。”    
                                                                (摘自《老于(子?——姚)新译》25页)

                                                              今人对纣王的评语

        毛泽东说:“把纣王、秦始皇、曹操看作坏人是错误的。其实纣王是个很有本事能文能武的人。他经营东南、把东夷和中原的统一巩固起来,在历史上是很有功劳的。纣王伐东夷,打了胜仗,但损失也很大。俘虏太多,消化不了。周武王乘虚进攻,大批俘虏倒戈,结果使商朝亡了国。”
        “当时微子是里通外国,为什么纣王灭了呢?主要是微子反对他,还有箕子反
对他,比干反对他。纣王去打东夷,把那个部族征服了。纣王是很有才干的。后头那些坏话都是周朝人讲的,就是不要听。”
        “纣王那个时候很有名声。商朝的老百姓很拥护他。纣王自杀了,他宁死不投降。”
        (摘自《毛泽东读书笔记解析》1157页)

        郭沫若说:“其实就拿殷代的最后一个亡国之君来说吧,这个被周以后的人虽说得来万恶无道,俨然人世间的混世魔王,其实那真是有点不太公道的……象殷纣王这个人对于我们民族发展上的功劳倒是不可淹没的。殷代末年有一个很宏大的历史事件,便是经营东南。这几乎完全为周以来的史学家所抹煞了。这件事,在我看来,比较起周人的翦灭殷室于我们民族的贡献更要伟大。
        (摘自《青铜时代·驳(说儒)》)

        郭沫若《豫秦晋纪游二十九首》诗中说:“偶来洹水忆殷辛,统一神州肇此人。百克东夷身致殒,千秋公案与谁论?”“此当尚在殷辛前,(指纣王之前的奴隶殉葬制)观此胜于读古书。勿谓殷辛太暴虐,奴隶解放实前躯。”“武王克殷实侥幸,万恶朝宗集纣躯。中原文化殷创始,殷人鹊巢周鸠居。”“秦始皇帝收其功,其功宏伟古无侔。(音谋,相等意)但如溯流探其源,实由殷辛开其初”“殷辛之功迈周武,殷辛之罪有莫须。殷辛之名当恢复,殷辛之冤当解除。”“固当厚今而薄古,亦莫反白以为污。非徒好辨实由以,古为今用斥虚无。”“方今人民已作主,权衡公正无偏诬。谁能有功于民族,推翻旧案莫踟躇。”
        (摘自《郭沫若全集·文学编》32页)

        顾颉刚说:“指出现在传说的纣恶是层累积叠地发展的。时代越近,纣罪越多,也越不可信……姐己的形象,原来得自西汉末年刘向的《列女传》。纣王淫暴,原来出于《封神演义》等小说的艺术加工。”
        (摘自《千古之谜·帝王篇》)
 
        “纣王对中国社会发展有过重大贡献。其地位驾乎武丁(殷商第二十代国君)、周武王之上。“暴君”的帽子是敌对派强加给他的。所谓“罪恶的记载”多出于“寓言十九”的战国,以及后人的尽情夸大……要正确评价纣王,应当依据《尚书》,而《尚书》中所提出的六条罪状无一属实,乃周人为达到宣传目的所进行的人身攻击。”
        “那么,商朝何以亡于纣?……主要有四条原因:第一,纣王族内部爆发了大分裂,帝乙把王位传给了次子纣而不传给长子微子启,朝廷随分两派。微子启一派不断向纣发起进攻。他们进行了种种卑劣的活动。如造谣中伤,发动内讧,阴谋行刺,卖国求荣等等。第二,纣王力克东夷后,兵力损耗大半,未及休整训练,即遭意外袭击。第三,大阴谋家周武王乘机起兵伐商,这支军队经过长期准备,强悍而有组织,并有杰出领导。第四,牧野一战,俘虏兵临阵倒戈,动摇分子一哄而散。”
        (摘自《千古之谜·帝王篇·(殷纣王是暴君吗?)》)

        民谚:“殷纣王江山,铁铜一般。”“喝纣王水,不能说纣王无道。”
        (“铁铜”,铜?筒?桶?这两句谚语缺乏解释,让人不可思议——姚慧明)

前一篇<---本篇--->返回主页

 

返回主页     留言评论


 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181169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 老农   网页制作:欧丽技校 关良梅 赵乾杭
技术支持:
淇县之窗    豫ICP备09020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