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淇河文化研究第一卷(2005-2006)

 

凭吊纣王墓(附:走近纣王殿村)

作者

          秋风如泣如诉,秋雨缠绵悱恻。桑塔纳驶出淇县城几分钟,便停在淇(县)、浚(县)公路上的淇河大桥西侧。雨雾中的纣王幕即刻展现在我的眼前。
        这就是商纣王之墓吗?真令人不敢相信。它没有秦始皇陵的威严,更没有明清皇陵的壮观,它太不起眼了,太不像一代帝王的陵墓了,看上去只不过是一大土堆而已。土堆上荆棘从生,荒草萋萋,几只乌鸦腾地从草丛中飞起,喳喳远去。土堆的北面还有两个小土堆,一曰姜皇后(娘娘)墓,一曰妲已墓。
        “不向高岗建玉茔,却来潭窟作佳城。”纣王何以葬淇河滩中?何以如此凄凉?传说纣王之子武庚好与父亲唱反调,武王伐纣时,纣王感到大势已去,鹿台自焚前,他将儿子叫到身边嘱咐道:“我死后,就将我葬到低洼的淇河之中吧。”纣王本想让儿子葬于高山之上,想到儿子常跟他唱反调,便正话反说,如此嘱咐儿子。而武庚想,自己常与父亲唱反调,父亲死后,岂能再这样?这次一定要满足父亲的遗愿。于是,纣王自焚后,武庚便派人将父亲的遗骨葬于淇河滩中。纣王在开之灵若知如此后果,只有死而遗憾了。
        数千来来,《尚书》、《史记》和《封神演义》等书及民间传说,都将纣王描绘成一个刚愎自用、荒淫无耻、手段残忍、残害忠良的暴君昏君,酒池肉林、炮洛之刑、剖比干之心、囚箕子于  里……使纣王成为一个不齿于人类的狗屎堆,纣王墓岂能不如此荒凉?
        如此荒凉之墓,淇人却没遗忘它。1990年,县文物旅游部门在此树起巨碑一通,碑阳为原全国人大副委员长、著名历史学家周谷城先生题写的“纣王之墓”四个遒劲有力的行书字号,碑阴为中国社科院历史研究所副教授孟世凯于1986年撰文,并由教授杨向奎润色,河南著名书法家王澄书丹的“商纣传”。该传称纣王“聪慧敏捷,能言善辨,体壮力强,能格猛兽,……嗜酒好乐,爱财重宝。因聚财而加重贡赋,为玩乐而有靡靡之音。……建离宫别馆,苑囿亭台,常从美姬往来其间,作长夜之饮。用谀臣……施重刑,有炮烙之法。……比干、商容、微子、箕子等先后谏,纣怒,命剖比干囚箕子……”可见该传对纣王毫无褒扬之意,该碑实乃纣王遗臭万年之碑!秋雨打在黑色的墓碑上,纣王是否感到是打在自己悲哀沮丧的脸上?那顺碑而下的雨水,是否是纣王在抱憾终生以洗面?一代帝王,就这样在凉凉秋风秋雨中,面对着鸦声时鸣的寂寞荒野,没有香火,没有像其他帝王陵墓前那样的人声鼎沸。昔日的美酒,如云的美好,豪华的离宫别馆、苑囿亭台,包括一呼百应的至高无上的权力……一切都化为烟运云,一切都在秋风风雨中化为片怜的落叶。
        回城走进书斋,翻开《毛泽东评点二十四史》,却看到一代伟人曾这样精辟论述:“把纣王、秦始皇、曹操看作坏人是错误的,其实纣王是个很有本事、能文能武的人。他经营东南,把东夷和中原的统一巩固起来,在历史上是有功的。”历史考古学家、原中科院院长郭沫若,更是在毛泽东之前就在《驳〈说儒〉》中说:“像商纣王这个对于我们民族发展上的功劳倒是不可淹没的。商代末年,有一个很宏大的历史事件,便是经营东南,这几乎完全为周以来的史家所抹杀了,这件事在我看来,比较起周人的剪灭殷室,于我们民族的贡献更要伟大。”他在职959年月到安阳考察时,也曾题诗为纣王鸣不平:“我来洹水忆殷辛,统一中州赖此人。百克东夷身自殒,千秋公案与谁论?”
        孰是孰非,孰功孰过,只有留待史学家去进一步研究、争论了。不管如何,韩国一研究会已两次来纣王墓实地察看,并有意投资兴建。到那时,纣王墓将会以新的面孔面对世人。 
        2002-9-18 鹤壁日报

                                                                        走近纣王殿村

                                                                           王国平

        纣王殿村位于淇县、林州市、卫辉市三地交界处,是淇县黄洞乡的一个行政村,面积约87平方公里。该村依山而建,群山环抱,植被葱郁,百鸟啾鸣,气候宜人,是我市境内一处极具开发价值的旅游宝地。
纣王殿村有着丰厚的历史文化积淀,据记载,殷纣王早在3000多年前曾在这里屯兵训练,积蓄力量以图大业。殷纣王在位时,穷兵黩武,连年发动对夷之战,而作战的士兵则多是被俘虏来的奴隶。纣王为了把掠来的奴隶训练成能够打仗的将士,同时又为防止奴隶逃跑,便选择了今天纣王殿村所在的山谷。这条山谷四面环山,只有东面两条山溪交汇处有一个山口可供出入,而这山口三面靠山,一面临崖,山高谷深,地势险要,因此成了殷纣王训练奴隶的最佳场所。
         在纣王殿村南的山岭上,有四条山沟,这些山沟分别以当年纣王练兵时所派的用场而得名。如骑兵、步兵驻扎训练的两条沟分别叫马军峪、步军峪;打造铜制兵器、铁兵器的两条沟分别叫铜炉沟、铁炉沟。至今,铁炉沟里还有两块相对的梯田,一曰南炉台,一曰北炉台。1958年,当地村民曾在此挖出过铜、铁箭头和冶铁用的坩锅等商代遗物。在步军峪内的步寨岭上,现仍留有一条人工开凿而成的石台阶,直通悬崖下的一块平地,传说这里曾是当年殷纣王的西宫下院所在地,解放初期尚有古建筑群,文革时期遭到破坏。
        翻过纣王殿南山,有一条东西走向的山谷,谷中有泉,泉汇聚成溪,溪边垂柳成荫,彩蝶翻飞,传说这条美丽的山谷是当年纣王之妹居住地,因名皇姑沟。后来皇姑病死并安葬在这条山谷半山腰的绝壁下,这条山谷又改名皇姑庵。在皇姑庵附近有一片酸枣林,酸枣树上针刺都是直的,没有倒钩。相传皇姑在此居住时,每当外出欣赏这里的山川美景时,美丽华贵的衣裙常被酸枣倒钩挂破,皇姑为此十分生气,随口说道:“这里的酸枣树不长倒钩该多好啊!”从此,这里的酸枣树上便不再生长倒钩刺了。
        优越的旅游资源是纣王殿村的又一大特色。纣王殿村所在的山峰,是鹤壁境内最高峰,海拔1019米,它集泉、瀑、洞、穴、奇石、绝壁于一山,形成了特有的风景奇观。马军峪、铜炉沟、高山沟沟沟有泉,且常年不涸。现在纣王殿村民饮用水都是从铁炉沟、马军峪引来的泉水。在马军峪有五门洞和狐仙洞,五门洞在半山腰,洞口朝北,五座山门一字排开,这种奇特的地质构造实属罕见。洞深约百米,洞内有土黄色的钟乳石,栖息着许多种鸟雀。狐仙洞在五门洞里侧的山腰间,洞深约10米,高约6米,分上下两层。铁炉沟的透气洞也在半山腰,洞的前门朝西南,洞高约4米,深约15米,进洞后穿山而行,另有洞口通往后山绝壁,站在后面的洞口可鸟瞰纣王殿村全貌。铜炉沟的鸡精洞因传说住有成精的山鸡而得名,洞口不大,约有80公分见方。村中有人曾用绳索捆腰进洞掏过山鸡。
        纣王殿村的奇石也堪称一绝。当你走近纣王殿村时,抬头西望,可看到高山秀岭似仙女临风庇佑着山脚下的村寨。来到纣王殿村,往西南看去,山上的奇石群会让你惊叹不已。在这个奇石群里,有的像虎、有的似熊、有的如金猴揽月、有的似银蛇出洞,其中一个高大的,酷似一个口中念佛的长老。另外铜炉沟的绵羊鼻、铁炉沟南崖的哼哈二将石、北岸的擎天石柱等奇石也都充分展示着其独特的魅力。
        在高山沟瀑布崖头处,有一以上水石构成的奇特景观,崖高约50米,宽约100米,崖头向前探出,形成一个凹形的半圆状雕塑群。站在崖下不同的位置,你会欣赏到不同的艺术造型。到了雨季,几处崖头又会形成美丽的瀑布群,若挨崖体而站,瀑布群便又形成了极具情趣的水帘洞。
        纣王殿村四周的山上长满了茂密的树木和花草,植被覆盖面积约占95%。主要树种有黄栌、侧柏、黄棕、五角枫、紫荆、皂角、泡桐、毛白杨等几十种,还有比较少见的油桐、楸树等经济树种。果树有山楂、李子、桃、杏、核桃、板栗、柿子、石榴等。野生植物有野皂角、马角刺、荆条、冬凌草、枸杞、薄荷、山韭菜、野葡萄等上百种。
         葱郁的山体植被,自然成了鸟类的天堂和动物的家园。鸟类有喜鹊、斑鸠、猫头鹰、大耳鹑、啄木鸟、野鹌鹑、寒号鸟、长尾山鹊等。动物有野兔、松鼠、刺猬、獾、草狐狸等。早些年还有金钱豹等珍稀动物出没。
         纣王殿村因在一个四面环山的狭长山谷中,当盛夏来临,谷外烈日炎炎,山谷中却凉爽宜人。当严冬将至,谷外寒风怒呼,谷内冬意却姗姗来迟。尤其是春秋两季山野风光美不胜收。春季千树吐翠,万木竞发,粉红的桃花、杏花,洁白的槐花、山楂花,金黄的油菜花一簇簇、一片片交相辉映。夏秋季节,桑椹、桃、杏、李子、樱桃、山楂、柿子、酥梨、核桃等山果挂满枝头。迈步山间,果香随风而至,令人心旷神怡。霜降以后,黄栌、枫树、柿树叶鲜红似火,漫山遍野,层层叠叠,与夹杂其间的青松翠柏红绿相间,颇似一幅巨大的浓彩水墨画,站在高山之颠眺望,其气势蔚为大观。  
                                                         2002-8-7 鹤壁日报
 

前一篇<---本篇--->后一篇

 

返回主页     留言评论


 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181169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 老农   网页制作:欧丽技校 关良梅 赵乾杭
技术支持:
淇县之窗    豫ICP备09020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