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淇河文化研究第一卷(2005-2006)

 

淇县探峡记

开封阳光户外

2006-1-22   来源:http://www.tripdv.com/news/html/200612220240051822209.html
        我们乘坐游历天涯的自用车赶往淇县. 
        车行风驰,一路上我们连空调都不用开,大自然的风从开着的车窗中唿唿地刮进来,在车中打个旋儿,然后争先恐后地带着我们的热量离去,不长时间大家就自动地将车窗关得只剩下一条缝儿.哲别大马金刀地坐在后排中间,121常常冷峻地望着外边,胖胖活跃地让大家出这样那样的节目,游历天涯一不小心积错了公里数----笑声,回荡在车中…… 
        入黑之时,车至淇县,公路旁一块大大的招牌,上书四个大字:"朝歌肾院",于是我们知道了此处的一个知名医院及其强势专科.再前行,路尽处,一块更大的招牌迎面绘出了本地及附近的知名景区(点)及路线指示,于是我们决定在招牌下的夜市吃饭. 
        淇县的夜是非常静怡的,虽然身处夜市,食客不少,却未让人感到吵闹.车静静的停着,路灯黄黄的照着,灯光下的树影呈现出别样的意趣,夜市上人们呼喝的分贝似乎也被降低了. 
        饮食夜市由一对夫妇经营,拉面实惠得惊人,我从未见过那么大的碗.老板的两个女儿羞涩,热情,却又不甚熟练地招呼着客人,座位间不时响起客人催菜的不耐烦的喊声.游历天涯一面掏出手机联络当地网友微风,一面向服务员询问夜市的具体所在:"我们这儿是在什么地方?"服务员不加思索:"淇县."于是飞起来一阵笑声. 
        微风正在晚会上表演节目.她所在的信用社勇夺全省第一名,领导一高兴,群众便有了表演和娱乐的机会.我们很想去看,但天已黑,路不熟,赶往云梦山的既定目标不能误.约好了次日会合的时地,我们揣着满肚的FB又登程了.在路上一个加油站我们加满了油,第二天我们才意识到这一举措是多么重要. 
        在交警的指示下,我们沿着正确的道路进山了,掠过了一个个村庄和宾馆后,人类的喧闹离我们越来越远.渐渐的,路边只剩下山崖,岩石和在车灯下呈现出绝然不同于日间风格的树.这些树以体态,造型,浓淡,明暗的语言,让路者领悟着大自然不愿在白天轻易告知人们的秘密.山上的夜太静了,百虫在山坡上,百草间尽情地歌唱,车行的风声也压不住它们的和鸣.车内的人们不再交谈,都将自己的身心漫向窗外的世界,姿意享受着这一刻大自然赐予的安谧.似乎无穷无尽向前蜿蜒上伸的路把人们的胃口吊得越来越高----前边还有什么?夜幕的后面,云梦山会有着怎样的美丽? 
        黑暗中的探寻自然是包括反复和错误在内的,当我们经过了寻觅,咨询,选择和决定,踏过绿绿而软软的草地选定了宿营地,走下车让甜甜的充满青草的清新气息的山顶空气充满心脾,让百虫的歌儿灌满耳道,让天空的繁星尽情地照耀着我们的时候,纵欲不醉,可能吗?当我们扎好宿营的帐篷,摊开隔潮的地席,戴着各自的头灯,围坐一起聚餐捉黑A的时候,真的,什么身外的都忘了!隐隐地只觉得聚在一起捉黑A确实有点浪费了如此的环境,浪费了这大自然赐予的美好享受.但是,身处其境,让你又会觉得,我们太富有了,这天,这地,这山,这水,这空间,这空气,这声响,这气息,难道不都是我们的么?我们太富有了,浪费一些,其他的,还多着呢!无穷的享受!(就在这享受的时刻,我们尚不知一个危机已经并仍在身边发生) 
        夜深了,在这太过美好的环境里,我们酣然入梦,也不知当夜青草的清新气息,百虫的歌儿是否曾经偷入我们梦里.天空的繁星眨着眼,端详着云梦山顶那几顶小小的帐篷.
        山顶的清晨是迷人的,草原的清晨也是迷人的,当山顶和草原结合在一起的时候,那种感觉就更迷人了. 
        随着山鸟清晨的鸣叫我醒了,听着帐外老驴们低低的交谈声和收拾卧具的窸窣声,我知道大家已经起床了.我忽然很不情愿起床----虽然坡地坑洼不平,但游历天涯(他确实是个很周到很友爱的人)特地递给我的充气睡垫还是让我舒舒服服地睡了一晚,避免了新驴第一次露营可能遇到的尴尬.但是,想到外边的山顶草原,我还是立即起身钻出了帐篷. 
       山顶草原的清晨不是仅用"青翠"或"秀丽"就能形容的:青青的草坡,无边无际地向四面八方伸展开去,随着山势,随着你的目光,它自由地,尽兴地蔓延着,你不知哪里是它的尽头.忽然,草坡随着地势一个跟头折而向下,但远处山坡上的绿及时地接了过来,和眼前绿原中的一株株桃树,一蓬蓬酸枣刺,一丛丛蒿草一起,在你眼前拼出一幅幅浓淡相宜的写意画.空中,薄薄的晨曦透过云层沁满天地间,你会感到它们简直如丝缕般在空中飘动,似轻烟,似晨雾,似浮动而凝聚的一个念头,又似仙界里的一股股仙气,也许它什么都不是,只不过是一时的错觉而已.但是,我还是深深地作了些呼吸,恨不得把它们全部吸了进去.
       在这一幅如歌如诗的画卷里,一个勤奋的人早就忙碌起来了----摄影家哲别虔诚地捧着他那宝贵的相机,在草原上左挑右选,时俯时仰,忘情地徜徉于画卷中,一丝不苟地捕捉着光线的每一丝变化,选取最佳的角度,最美的构图.没办法,摄影家天生就是与美作伴的人.哲别喜欢说:"不是我们的身边没有美,关键是你怎么样发现美."怎么样,哲理吧?呵呵.通过自己的镜头把美凝固下来,把美物化于自己的作品中,是哲别最喜欢的事.当然,哲别最向往的事,恐怕还是能拿到个荷赛的大奖. 
        美是可以冲淡一切的,由于宿于山顶,洗嗽用水忽然间就成了问题.到附近的一处建筑工地讨水,工人们很热情,把他们50元一桶买的水让我们尽情使用,而他们大家一起洗脸用的水已经像酱油一样了.我不好意思地倒了半盆水,盆底马上就沉积了一些红红的粉末."野营就该是这样的吗."我对自己说.让水沉淀了一下后,用毛巾浸着上层的清水抹了把脸.谢过工人师傅们,我没舍得把水倒掉就走了. 
        云梦山是美丽的,如诗,如梦,如画,山顶草原是美丽的,有着令人梦萦魂绕的魅力.但这一切目前正遭受着以开发为名的破坏,一种人类以愚蠢的名义对自然的强*!在我们营地不远处,一群巨大的钢筋混凝土建筑物正拔地而起,据说是一位台商投资兴建的鬼谷子八卦宫及其附属宾馆.对面的两座山上,推土机,大吊车轰轰隆隆地轰鸣着,在岩石上又挖又填,硬是开辟出大片白花花像疤瘌一样的空地,两处大型建筑群眼看就要拔地而起.可怜在这些地方,草原被分割得支离破碎,山顶草原的美丽风光大大地被打了折扣.更可怕的是,据说这位老板要在那一片最美丽的8座山顶上每处修上一座庙(我晕,我倒!),那么,以后人们还来这里看什么呢?看那么些千篇一律的水泥疙瘩么?人文景观是美的,有着巨大的价值.但自然景观是更难得的,是大自然给当地人民留下的得天独厚的宝贵财富,这样毁了它,划算么?有山顶草原与鬼谷遗迹相得益彰,整个景区的吸引力会大得多哇. 
        我们进入谷口,短短的田间土路很快就被羊肠小道取代.成片的庄稼一会儿就不见了,举目皆是青灰陡峭的岩壁,满坡的大小滚石,层层迭迭的山林灌木和虬虬突突尽情舒展的树枝.不同的树叶给层林染上了五彩的颜色,岩间谷顶时常飞起或一对对,或三五只大大小小的山鹰或飞鸟.有时我们休息时研究:这是什么鸟?七嘴八舌不得要领之后,一个人重重地总结:"这是鸟!"于是大家哈哈一笑,继续驴途.随着峡谷的弯弯曲曲,每一次转折都呈现出一幅新的风景,说是步移景换,千姿百态,倒也不错,只是大同小异. 
        峡谷基本上是干涸的,只在入口和接近出口处有几处泉眼,倒象是上天专门安排给穿越者的慰问品.峡谷中有些地段绿得很浓,身处其中,连人也有一种要被融化了的感觉.胖胖一马当先走得很快,经常走在队伍的前头,好像是在自己的家中散步.不时地,峭壁间出现一个个崖洞,驴友们从欢天喜地到气喘如牛地沿着石阶攀上去,深入各洞一探究竟.洞中很凉爽,让人不想出去.洞顶有的地方凝结着一片片水珠,在头灯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像从岩石中露出的钻石矿.在峡谷中部有一段河床,由一整块平坦的大岩层铺成,似一张天然的石床,在乱石滚滚的峡谷中十分罕见.为了充分体会上天的美意,我们在这里停下来打尖,吃吃喝喝小嬉片刻. 
        行至约三分之二处,连小路也没了,余下的地段全是在河沟里大大小小的石头上跳跃.忽然间,一群山羊出现在我们面前,牧羊人惊诧地看着这么一群背着背包的外地人,我们则谗谗地瞧着牧羊人锅中翻滚的老玉米渣粥.渐渐的,两旁山上偶尔有了人声,互呼唤一通后,知道她们是专程上山采野韭菜的村妇.路上,我们经过了两处泉眼,赤脚浸入泉水中----哇,真//////舒服,有些发痛的脚神奇般地恢复了许多. 
        午后二时许,我们穿越了峡谷,来到了谷口的龙王庙.河对面,当地人建了观音庙,佛爷庙等三座庙宇,联想到云梦山上的娘娘庙等诸多庙宇,不禁觉得此地的精神文明确实还任重而道远.午后三时许,我们在峡谷外数里处一个拦河大坝形成的水库边扎下营寨,打起了扑克.这一次,哲别输得次数似乎要多一些. 
        着水库扎营是不可能不去洗澡游泳的,哲别游得很老练,一会儿就游到了水库的另一边,游历天涯,121就更绅士一些,游了一会儿也就上来了.这天晚上,我们吃到了游历天涯用炊具给大家做得方便面. 
        山里的夜晚真静,静得让人不想玩也不想睡觉.游历天涯和微风在帐篷边认真地探讨人生,121深邃地坐在石碌蝳上,望着浓浓的夜幕一看就是好一会儿,好像要把目光深深地钻透夜幕.偶尔的一句话,让你发现他的思想原来早已不在这儿的现实中,已经到很远的地方转了一圈回来了----- 

前一篇<---本篇--->后一篇

 

返回主页     留言评论


 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181169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 老农   网页制作:欧丽技校 关良梅 赵乾杭
技术支持:
淇县之窗    豫ICP备09020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