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淇河文化研究第一卷(2005-2006)

 

爱情,穿越三千年的眼泪

拈花独笑

                        
氓之蚩蚩,抱布贸丝。匪来贸丝,来即我谋。送子涉淇,至于顿丘。

匪我愆期,子无良媒。将子无怒,秋以为期。
乘彼垝垣,以望复关。不见复关,泣涕涟涟。既见复关,载笑载言。

尔卜尔筮,体无咎言。以尔车来,以我贿迁。
桑之未落,其叶沃若。吁嗟鸠兮,无食桑椹!吁嗟女兮,无与士耽!

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
桑之落也,其黄而陨。自我徂尔,三岁食贫。淇水汤汤,渐车帷裳。

女也不爽,士贰其行。士也罔极,二三其德。
三岁为妇,靡室劳矣。夙兴夜寐,靡有朝矣。言既遂矣,至于暴矣。

兄弟不知,咥其笑矣。静其思之。躬自悼矣!
及尔偕老,老使我怨。淇则有岸,隰则有泮。总角之宴,言笑晏晏。

信誓旦旦,不思其反。反是不思,亦已焉载!
                                                                                    ——题
  我是三千年前那个种桑养蚕的女子
  你是淇水边上一个普通的农家子弟
  淇水宽宽青梅竹马
  浅水池塘两小无猜
  那时候的爱情讲究空口无凭
  一捆布匹就可以代替山盟海誓

  却从此换我的相思  泛滥
  如淇河之水漫过了顿丘
  被厚厚的复关城墙阻隔
  思念草爬上高高的城墙
  用泪光驱赶  盼曰出曰落
  占卜禾苗稼穑  待秋色月圆
  你驾着马车来把我迎娶

  山色早已经怅惘  
  在我眼里变幻不同的季节
  心也跟着转了两千年
  桑树叶儿还在飞舞
  枝上鸟雀轻轻啼唱
  再也不忍心触碰还未成熟的爱情
  我的目光依然忧郁
  随时都会化一场雨
  淇水滔滔
  却始终挽不住你见异思迁的步伐

  其实也不怪哥哥弟弟对我冷热嘲讽
  这世上哪有什么天荒地老
  我用三年时间去拼一个破碎的美梦
  风雨同舟的传说  却被人贻笑了三千年
  薄薄的话语轻易击中我太多的隐忧
  你只是在下雨时候借走了我的伞
  留断肠人在天涯
  用几生几世爱的遭遇
  证明我对你的无怨无悔
           来源:http://teabreak.qq.topzj.com/viewthread.php?tid=148536

前一篇<---本篇--->后一篇

 

返回主页     留言评论


 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181169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 老农   网页制作:欧丽技校 关良梅 赵乾杭
技术支持:
淇县之窗    豫ICP备09020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