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淇河文化研究第一卷(2005-2006)

 

淇水汤汤心头过

鹤壁市教育局 |刘志范|

    新区因淇河而富有灵性,淇河因新区而生机勃勃,我们因淇河而使生活增添了色彩。春来了,我畅游淇水;夏走了,我沿淇而行;秋回了,我溯淇而上;冬往了,我不顾霜打雪拥,依然前行。一次次沿淇河岸行走,这汤汤淇水已日日从我心坎上淌过,洗却尘世的喧嚣,带走昼夜的辛劳,给我绵甜的回忆与无边的遐思。今天,我又按捺不住内心的骚动,伴妻携子,起程出游。
        从淇河大桥西行数里,绕过一湾,水流湍急,中有乱石,下有浅潭;春风徐徐,水皱乍起;波光粼粼,水声哗哗;石板绿苔,游鱼往来。透水清晰可见大大小小的石头在探头探脑,我的心一下子就被眼前的景象征服了。河床中间,一大片千年石头连成一体,水绕石而过,舒舒展展地躺卧于此,上可睹淇水淙淙而来,下可观游人踏水而乐,极目远视,则可见仙鹤横空掠过。对岸有几位学生,支着画夹,专心作画。这条被迁客骚人赞誉不绝的悠悠淇水,在我眼前晃动着。 我打坐在石头上,真想使自己此刻变成一位古寺高僧,能道出一句偈语,悟出点淇河数千年的沧桑。清清淇水昼夜不息地奔流,自古至今,商灭纣亡,秦统汉兴,唐盛元强……江山易主,改朝换代,兴衰交替,淇河一点也不理会人世间的纷争,帝王将相的尊贵,风流才子的倜傥,窈窕淑女的妩媚,凡夫俗子的吟唱,日月星辰的孤寂,春夏秋冬的轮回,依然故我。汇汩汩溪水,经山西、河南七县市,沿万年河床,逶迤三百余里,不知痛苦,不知疲倦,不知忧伤,一如既往地前行。再强大的势力,于它也不值一提;再雍容的华贵,它也不屑一顾;再珍贵的金银珠宝,它也不贪分毫。即使金戈铁马、战旗猎猎的血腥历史也会被它在瞬间洗涮殆尽。它坚持与天地同长,与日月同辉;它不与名山大川争宠,不与古寺深刹争荣。因为它知道“盛极而衰,水满则溢,月盈而亏”,还不如这样不愠不怒、不喜不悲,笑对苍穹,泽被众生!
        望着两岸近年新植的、正在婆娑起舞的树木,注目岸边不远处正在施工建造的亭台,再回眸在河水中欢笑的游人,此刻我感到了身心从未有过的惬意和放松。午后的阳光憋足了劲,晒得人暖洋洋的,困乏和睡意悄悄袭来,再不想挪动半步,我软软地躺在这块大石上,任河水的流溅和孩童的嬉闹,昏昏然入了梦乡,恍惚中我仿佛看到诗仙李白吟唱着“魏都接燕赵,美女夸芙蓉,淇水流碧玉,舟车日奔冲”,飘然而来……  
        来源:2006-6-5 淇滨晚报
 

前一篇<---本篇--->后一篇

 

返回主页     留言评论


 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181169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 老农   网页制作:欧丽技校 关良梅 赵乾杭
技术支持:
淇县之窗    豫ICP备09020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