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淇河文化研究第一卷(2005-2006)

 

淇河漫游

鹤壁一中 郑爱芬

                                                                  (一) 

        很早就想去淇河游玩,观赏美丽的仙鹤和天然太极图。但由于工作忙等诸多原因,一直没有实现夙愿。近日,几个朋友相约寄情山水,漫游淇河。
        一行几人,远离城市的喧嚣和污浊,沿河西行。
        风吹着,那般地轻柔;丝丝的风响,似是少女纤手下轻流出的琴弦,柔和了天与地。鸟翠翠地鸣唱,停留在枝头;绿叶迎风低吟,悠然抚琴伴和声。
        草儿笑着伸出小手,抚摩大地的脸庞,询问着游人的消息。
        株株白日红,红的像火,粉的像霞,随着微风在绿树丛中摇曳,像是欢迎远方的来客。
        蝴蝶飞着,舞着。时而花瓣轻颤,时而绕花翩翩,片片花飞风弄蝶,蝶儿恋花舞紫衣。
        “淇水悠悠,桧楫松舟,驾言出游,以写我忧”。迤逦的淇河,流金清玉,碧波荡漾,宛如玉带,晶莹剔透。
        大自然的美景令我心旷神怡,我的心在和风中沉醉。
        突然,朋友说:“看,仙鹤!”我顿时惊喜万分,急忙顺着朋友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在远处的芦苇处,一只仙鹤傲然驻立于砾石之上。
        白色的曲颈,褐色的羽毛,细细的长足,与绿色的芦苇,波光粼粼的河水相辉映,构成一幅及美的、静谧的图画。
        啊,梦中的仙鹤,我终于见到了你。你是那么的圣洁,那么的高雅。你与自然、人类和谐相处,是家乡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嘘!我们悄悄过去,不要惊动它,抓拍一张照片。”轻轻的、悄悄的、蹑手蹑脚的靠了过去,但还是不小心惊动了远方的它。
        顿时受惊的它振翅而起,拍打着水面,溅起点点水花,一个胡旋,向远方飞去。“哇!好漂亮呀,鹤舞白沙!”朋友慌忙举起相机,抢拍照片,但为时已晚,仙鹤已飞逝远方。
        我深感遗憾,问:“这里就这一只仙鹤,它不孤独吗?”
        “前面应该还有。仙鹤一般生活在有芦苇、有沼泽的地方。”“话音未落,就听朋友忽叫:“看,前面又有两只。哦,是三只!”
        我们顺着朋友手指的方向望去,果不其然,三只仙鹤悠然自得的散步在水中。
        “走近点,看的再清点。把它们拍下来。”朋友举起相机,快速拍照。“咔咔”,仙鹤美丽的倩影已成定格。
        奇怪的是这次拍照,它们没有像刚才的那只孤鹤一样,惊惶逃离。对于我们的到访出奇的镇静,旁若无人,在属于它们的领地里悠闲的徜徉。
        时而喃喃细语,时而在水面低旋飞舞。任你如何“骚扰”,它们依然安逸自得,你飞我舞,浓情蜜意,根本无视你的存在。
       “看来鹤和人是一样的:没有朋友做伴,孤苦零丁,缺少依靠,很容易受到惊吓;有了朋友做伴,大家互相扶持,互相照应,再大的风雨也不怕。”我说。
       “世间万物均讲究和谐,只有人类与自然万物和谐相处,只有人类用爱心呵护世间万物生灵,我们的生活才能多姿多彩,我们才能得到的大自然赏赐,看到如此圣洁、静谧的美景。”朋友由衷的感叹。
        是呀,造物主在创造世间万物时,就是希望世间万物和谐相处,希望世间处处有爱,充满温馨。人与自然的和谐不正是我们每个人所追求、向往的吗?

                                                                        (二)

        一行几人继续西行,很快来到南山脚下。烟雾之中笼罩着淇水,氤氲而浩淼。河里的风轻轻地吹到脸上,顿时,一身的疲惫尽消。匆匆,租了一艘小船,就这样划进碧绿的淇河,划进我心仪已久的南山——青岩绝。
我们踩着船,顺着河水向北划去,溅起一串串晶莹透亮的水珠。掬一捧河水洗把脸,清凉惬意。习习河风迎面吹来,吹得人心里很清澈,又有点微凉。大片大片的水草在河底随着水波摇曳着,柔柔软软的,宛如姑娘的裙摆。一群群小鱼在水草间穿梭,自由自在,悠然自得。
        青岩绝上入青天,下插淇水。山与水自然交融,形神相依,既有通天拔地之势,又有神奇险峻之态,且含秀丽幽静之姿,宛如山水画的立体长卷,雄中含秀,幽奇相兼。
       “唱山歌哎,这边唱来那边和;山歌好比春江水也,不怕险滩湾又多……”兴奋的我不禁引吭高歌。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自然与心灵和谐统一,才是美的根本所在。
        很快弃船登岸,稍做修整后,开始爬山。山脚的石阶很陡,举头望去,一条灰白的天梯笔直的向上延伸着。路边绿盈盈的草丛中缀着许多不知名的野花,玛瑙似的野葡萄漫山遍野,相映之下煞是好看。
        陡峭的石阶使我气喘吁吁,什么时候才能登到山顶?仰头眺望绝之顶,千佛洞、观图台,巍然屹立,傲视群雄。
        朋友告诉我,登山不要看的太高、太远,要定下短期目标。这样才能很快体验成功的快感和愉悦,才能不感到劳累。
        登山如此,人生何尝不是?!
        一边说笑着,一边攀登着,很快就到达了我们的既定目标,那种欢喜无可名状。
        没有停留,继续拾级而上。这时眼睛里,除了碧波滔滔的淇水和满目苍翠以外,如果还有别的什么的话,就只剩下流露着的不尽的激动与兴奋了。
        很快登上当年周文王姬昌的观图台。放眼望去,百里淇河像一条舞动的白练,蜿蜒曲折,起伏跌宕,与红黄相间的游船交织成一幅五颜六色的瑰丽画卷。
        水影山光,融为一体,形成了具有鬼斧神工般的奇景妙色。荡荡淇水呈反S型环绕阴阳二鱼,阴鱼昂首向西、甩尾东北,阳鱼仰面向东、摆尾西南,纵恒坎离,威然天威。天然太极图就镶嵌在淇河两岸。相传周文王就是被囚禁在这里,眼望天然太极,研究八卦。这里也就成为我国易经文化的发源地。
        深邃、和谐、宁静,没有任何一丝刻意,没有一点瑕疵,大自然竟以如此意境诠释着完美的内涵。到了此处,我方才明白,现实中我们诸多的设计是如何的蹩脚,如何地不堪一击。
        走下观图台,进入千佛洞,洞中残缺不全的千尊石佛,像是在向世人沥述着世间的沧桑,人世的悲凉。
洞外的南天门与北天门相距一里远,门容一人过,路窄独人行。据说这里是古代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天然监狱。
站在此处,俯视山下,山峰倒立,淇水悠悠,喷珠溅玉,色泽如绘,原始的古朴和生命的灵动在这里活灵活现,一切都仿佛梦境一般。
        我抬头望天,分明已是夕阳当歌,时已幕色了。在迷一样的暮色里,青岩绝群峰对峙,错落有致,云萦雾绕,烟波浩淼,如行云流水,若白龙游谷,隐隐绰绰,令人暇思。
        我想振臂高呼,我想放声高歌,我还想写诗作赋。但这都不足以表达我此时的感情。从头到脚,似乎每一个毛孔都充斥着一种天地人和,一种返朴归真、回归自然的惬意。
        “天地人和,返朴归真、回归自然的惬意”,这不正是自己所要寻求的吗?

前一篇<---本篇--->后一篇

 

返回主页     留言评论


 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181169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 老农   网页制作:欧丽技校 关良梅 赵乾杭
技术支持:
淇县之窗    豫ICP备09020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