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淇河文化研究第一卷(2005-2006)

 

朝歌(玄幻小说 附:书评、专访、作者与本网站长的通信)

沐 童

                                 玄幻小说——奇幻史诗

                                        朝歌作者:沐童

                                          作者简介:
      沐童,生于八零年代,曾为爱情背离家庭,曾为旅行荒废学业,曾为文学放弃事业,因这三者乃其生命的支柱。北京大学毕业,留学丹麦,徒步游历欧洲,彻头彻尾的物质主义者,现居北京。电邮:mtzss@yahoo.com
                                           内容简介:
      故事发生在4000年前东方最繁华的都城——朝歌。殷商的末代帝王纣君临天下。一个偶然的机会,他的一首情诗亵渎了至高无上的女神——女娲,在女神的震怒下,一场席卷整个天下的圣战拉开帷幕。一位倾国倾城的神秘女子苏妲己,怀着她对阴谋与爱情的矛盾,翩然走进了人类帝王的生命……

      《朝歌》以殷商的都城为舞台,以颠覆性的笔触重新诠释了这场中国神话中最叵测的历史。作者沐童赋予诸位人神以崭新的诠释和深度的人性剖析,将说教意味的神话重新阐释成了一首关于人性光明与阴暗的史诗。

                                                                      朝歌
                                                                     沐童 著
                                                                      目录

第一章  女人是祸水

  三月中旬驾进香,吟诗一首起飞殃。
  只知把笔施才学,不晓令番社稷亡。

    ------1、2、3、4.

第二章  杀戮游戏

火焚宝剑智何庸,妖气依然透九重。

可惜商都成画饼,五更残月晓霜浓。

      ------5、6、7、8.

第三章  为了忘却的纪念 

剜目飞灾祸不禁,只因规谏语相侵。

早知国破终无救,空向西宫血染襟。

      ------9、10、11.

第四章  无知是天赐之福

十里长亭饯酒卮,只因直语欠委蛇。

若非天数羁羑里,焉得姬侯赞伏羲。

      ------12、13、14、15、16.

第五章  猎人与狐狸的故事

音和平兮清心目,世上琴声天上曲。

尽将千古圣人心,付与三尺梧桐木。

       ------17、18、19、20、21、22.

第六章  妖精的友情

御札飞来实可伤,妲己设计害忠良。

比干依仗昆仑术,卜兆焉知在路傍。

      ------23、24、25、26、27.

第七章  伟大的进军

雉鸡有意能歌月,玉石无心解鼓声。

断送般汤成个事,依然都带血痕薨。

      ------28、29、30、31.

第八章  止战之殇

忆昔欢娱在鹿台,孰知姜尚会兵来。

纷飞鸾凤惟今日,再会鸳鸯已隔垓。

       ------32、33、34、35.

  九尾狐的微笑

凤枕已无藏玉日,鸳衾难再拂花眠。

悠悠此恨情无极,日落沧桑又万年。

        ------v36.

序言:苏妲己拿破仑与中国的文艺复兴

  为何写作及其他  

自序    奇幻史诗:朝歌

 


 
                                   《朝歌》作者沐童誓为"红颜祸水"立传
                                                                     2006年04月24日 
                                                     http://book.qq.com/a/20060424/000002.htm
       “我就是要为那些承受了不公正指责的红颜祸水们立传。”这是著名网络长篇历史奇幻小说《朝歌》的作者沐童在日前举办的新书首发式上说的一句话。如此“离经叛道”的想法,引起了在场读者和记者的强烈好奇。《朝歌》摈弃中国古典神话小说《封神演义》中武王伐纣的主线,改以纣王和妲己之间的爱情悲剧贯串全文。内容具强烈镜头感,并包含了大量深刻的人性剖析。神话人物女娲、纣王、妲己、姜子牙等人均一改原著中善恶分明的形象,而具有复杂、立体的现代人性。爱情取代政治成为神话故事的基调。是近年来少有的奇幻文学佳作。 
        此外,《朝歌》一书唯美的语言风格和类意识流的叙述方式也备受评论界推崇。 
       《朝歌》一经面市即引发轰动,许多书店甚至出现脱销状况。资深图书发行人马东旭在接受采访时称:"对于一个尚无名气的作者而言,这样既叫好又叫座的成绩,已经是个奇迹。" 
        此外,《朝歌》在网络上被超过30家综合类和文学类网站转载,迄今点击量已超过千万。对近30余家网站的非法转载一事,作者沐童声称:“自己会诉诸法律手段解决。” 作者为《朝歌》所写的序言《苏妲己、拿破仑与中国的文艺复兴》一文,被称为"中国旧式神话的终结篇",并被海内外多家媒体转载。 
        沐童称,目前只有包括腾讯在内的5家网络媒体得到了自己的转载授权,其他网站均系非法转载。沐童称:"这是一种网络盗版行为,必要的时候,我会通过法律手段来解决这个问题。" 
        由于《朝歌》的成功,作者沐童也在一夜之间成为京城书界炙手可热的人物。这位出生于1982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新闻系的年轻作家被一些媒体誉为"80后文学的新希望"、"提高了整个80后文学的文化层次"。沐童颇富传奇色彩的人生经历,比如曾是吉林省高考文科状元、徒步游历欧洲等,也引发了众多读者的浓厚兴趣。在接受采访时,沐童称:"我只是按照我喜欢的方式生存。" 
        当被问及高考状元一事,沐童笑称:"我的确可以算是这个阵营中的模范青年了。" 
        据《朝歌》一书的责任编辑傅娉透露,沐童年中还会推出一部新的长篇力作,不过风格可能会跟《朝歌》全然不同。 
        此外,中国工人出版社将于4月29日下午一点,在地坛书市为《朝歌》举办首次签售活动。

                                     评玄幻小说《朝歌》  

                                      腾讯读书   任海龙
                                  http://book.qq.com/a/20060424/000001.htm

        "80后"这个概念在中国也炒作了很多年了,已经成为一种大而化之的文化现象。无论主流文坛对这个年轻的作者群体如何批评,"80后"作家都已经成为一个不可忽视的文化表征。这些年轻人取悦了图书市场中相当数量的读者,自然也为中国当代文学的发展带来了一定程度的争议。 
        不可否认,绝大多数"80后"作家都是很有才气的。这些孩子少年老成,成名也很早。但是过早成名也并非是好事。相当多的年轻作家甚至没有接受过基本的高等教育,中学时起就辍学创作。这些孩子的作品初入市场便受到欢迎,在很大程度上和作者的个人经历炒作有关。比如有的作者为了吸引媒体的注意,经常故作惊世骇俗之论,更有作者才华消耗殆尽之后便以包括暴露身体、出唱片之类具极大争议性的行为取悦市场。这便造成所谓的"80后文坛"极度娱乐化的倾向,优秀的作品凤毛麟角,作家心态浮躁,文化底蕴浅薄而又不图进取,更有抄袭一类恶劣的现象存在。这些现实让那些对中国新生代文学寄予很高期望的人们不同程度的失望。 
        不过近期一本题为《朝歌》的"80后"小说的热销却丝毫没有招来主流文坛的批判,反而在评论界引起了一片好评。小说在年轻读者中也相当受欢迎,尤其是在大学生和白领这个群体中,这是一个很有趣的现象。 
        其实,如果读过《朝歌》,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这部小说为何能一下子取得如此"叫好又叫座"的反响了。从题目看,小说的题材应该是和商代有关,因为朝歌是商代的都城。事实也确实如此。小说是对《封神演义》的重新诠释。可是如果以为这也是一本所谓的"玄幻小说"那就大错特错了,因为《朝歌》对《封神演义》的改写几近颠覆。《朝歌》虽然沾了玄幻、古典和爱情的边,但实际上却更像一部心理小说。作者在古典文学和西方现代派技法上的造诣相当深厚。《朝歌》全文写得美轮美奂,却很少有庸俗的对话和耸人听闻的情节,而基本都是由深刻心理剖析搭建而成的。全文下来,每一个历史或神话人物都成为了具有象征和影射意义的符号。女娲、纣王、妲己、姜子牙这些人超越了自身的局限,俨然就是后现代社会中的一个个涵义复杂却又逻辑简单的孤独个体。作者籍此表达了一种后现代的人性观。 
        《朝歌》的成功是"80后"文学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因为这是这个年轻的作家群体中第一次尝试从古老的中国文化中汲取题材,并且结果也相当成功。大部分"80后"作家因缺少生活经验而要么一味的写作校园题材、青春题材,要么便在江郎才尽后向娱乐圈靠拢。而《朝歌》则为"80后"文学的发展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方向:那就是积极充实自己的文化底蕴,从中国文明中吸取精华。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弥补作家自身阅历的浅薄。 
        当然,《朝歌》出自年轻作者之手,自然也存在一些瑕疵。但是在我看来,《朝歌》成功最重大的意义并不完全在于作品本身。当然有些人指责《朝歌》语言过于唯美,让人过多欣赏语言的美丽而忽略了情节上的漏洞。可是难道将中文写得美丽些不正是那些无论是生活阅历还是文化底蕴都尚浅薄的年轻作家们需要的么?社会上对"80后"的批评决不仅仅针对那些暴露身体或抄袭等行为,更有对这个作家整体文学素质的质疑。试问如果一个作家既不能写出有深度的作品,又不能把中文运用流畅,那还怎样称其为作家? 
        《朝歌》的缺点自然也同样应该批判,但是对于《朝歌》这样的作品绝对应该鼓励,因为无论它自身毁誉如何,这都是"80后"群体从浮躁、娱乐化向脚踏实地转化的一个有勇气的尝试。  

                                                   《朝歌》:让《封神演义》的文学价值升华 

                                                                            2006-07-12  
                                               http://life.icxo.com/htmlnews/2006/07/12/877322.htm

        公元前十二世纪,在平静中度过数百年的人类社会萌发了进入青春期般的率性、纵情与狂野,东西方世界同时掀起壮美而惨烈的波澜:同时代出现的两位绝世美女分别引发了流血和覆国的战争。
        西方美女海伦是希腊斯巴达王国的皇后,却跟土耳其半岛上特洛伊王国的国王私奔。为报这一奇耻大辱,希腊各城邦组织联军,进攻特洛伊。战争进行了十一年,最后希腊军队以“特洛伊木马”之计,攻陷了对方的城堡,抢回海伦。这位西方绝世美女的容貌通过战士们的举动折射无余——战争进行到第十年,当海伦亲自出来劳军时,大家都震惊于她的美貌,失声说:“我们为她再打十年也值得!”
        东方的美女名曰妲己,是商王朝最后一位君主纣王子受辛的妃子。子受辛聪明英武,可以徒手格杀猛兽,只身倒拉九牛,却不可救药地陷入了“红颜祸水”的旋涡。他终日沉湎于与这位美丽妃子的情爱世界,不仅废理朝政,甚至残杀为国请命的皇后、大臣,他的王国也便顺理成章地土崩瓦解。在周部落的进攻下,朝歌城沦陷,子受辛在堆满金银珠宝的鹿台自焚而死;妲己在传说中被周军俘获,却因其太美丽而无人忍下杀手,最后周相姜子牙也不得不将她美丽的面容用布蒙起来,才亲自把她处死。
        海伦的故事,到了公元前九世纪,产生了伟大的荷马史诗《伊利亚特》和《奥德赛》,而有关妲己与商王朝陨灭的神话传说,本应蕴涵着更为复杂、深刻的主题,却直到公元后十五世纪,才产生了文学价值很低的小说《封神榜》。这怎能不令今天的中国的文学创作者倍感惋惜而蠢蠢欲动?刚过弱冠的年轻作家沐童,以15天的疯狂写作,将积郁心中数年的夙愿化为《朝歌》一书——这部剥离了神话时代奇幻的战争场面,直入当事人内心世界的独白体小说,能化蛹为蝶,实现《封神榜》文学价值的蜕变吗?
        《朝歌》基本遵循了《封神榜》的故事逻辑,最根本的区别在于对人性的关注,而全以角色独白为特色的表现手法,无疑有助于最彻底地展现人物的内心世界。在小说中,不仅公认为暴君的纣王、奸佞的费仲、刚正的姜王后、比干等人物,乃至象征天道的女娲、本为妖孽的狐狸精、代表神类的姜子牙、姬昌等,都被赋予了复杂的人的性情。这些形象在各自的心灵独白中变得前所未有地鲜活、丰满,他们的命运在生命本能的解放与天道法则的困顿间或决绝,或坚守,或挣扎,或堕落,他们的善与恶都逃脱不了各自对生命本能的追问,而处在旋涡中央的,仍是妲己和纣王两人。
        有谁想过,在女人的阴毒狡诈或男人的乖张暴虐背后,还可能有如许隐隐的伤感与无奈?他们背负着千古骂名,却也承载着人性中最矛盾、最宿命的主题?神仙亦不能将天道与小我泰然处之,身负天下之累的国君与出身妖媚的女子又如何能在自由与责任之间游刃有余?情爱无疑是最率真、最宝贵的生命本能,当太多诱因在他们身上纠集,情爱便幻化为脱缰的野马,在践踏人类伦常同时,也将自己与周围的世界拉向陨灭的深渊。这是天道的必然逻辑,也是生命本能的最大悲剧。在这样的宿命面前,暴虐的国君和恶毒的王后纵然死得其所,也显得那样无助——人性的可爱与可悲均在于此——如同夏娃给亚当吃的那个苹果一样,生命的本能既是通向幸福的天使,同时又往往成为开启痛苦、罪过乃至毁灭之门的钥匙。
        一面是生灵涂炭的惨烈,一面是生命本能的悲怜,究竟是前者在后者面前显得微不足道,还是后者在前者面前显得委琐粗鄙,已然退居其次,重要的是这背后关于人类性情与命运的考问。对这一主题的关注使得小说字里行间都流淌着悲天悯人的情怀,这也应是其突破《封神榜》文学精神的最大筹码。唯一的美中不足,是小说在还复罪恶者以人性的同时,却抽去了正义者的灵魂,对姜子牙等角色的人为扭曲似乎有助于凸显作品的主题,但对人类道德伦常的刻意贬损也使得这部写作手法独特、描绘打动人心的小说多少带有矫情的色彩。
 
                                为十恶不赦的女人立传:作家沐童访谈
                                    2006年07月27日
                                    http://book.qq.com/a/20060727/000014.htm
        主持人:网友们大家好!欢迎您收看读书频道的访谈,我是主持人芬芬,今天在餐厅的时候,看到一个婴儿非常可爱,在妈妈怀里熟睡,我就想起他若干年之后,看《封神榜》的时候看到苏妲己形象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形象,这是一个题外话,这是我们作者为什么要把她进行改编,而且为历史中十恶不赦的女人进行立传。我们今天请到的嘉宾是沐童。 
        沐童:各位网友大家好! 
        主持人:我们看过《封神演义》或者电视剧《封神榜》,你当时看的时候,对苏妲己是一个什么样的印象。 
        沐童:我对文字的喜爱超过电视剧的喜爱。我第一次接触到苏妲己是看了《封神演义》。当时因为官方的原因,这本书以比较说教的形式出现,我不太喜欢,还有90年代电视台播的《封神榜》,也没有跳出小说《封神演义》里面既定的模式。我曾经在北欧念书,北欧的文化非常丰富,同时,学习的时候,会接触希腊、罗马神话,我接触了西方神话,觉得我们的神话一定都不逊于他们。我们不同于是没有产生伊利亚.奥特赛这样的人物,但一样是非常唯美、非常神话的文章。所以我就想用我的笔写出中国的神话大全。因为我时间的原因,我可能很难写出很完整的东西来,但是我希望以苏妲己为切入口,用比较叛逆,必须容易引起争议的人物来入手。 
        主持人:为什么选择苏妲己呢? 
        沐童:在小说里面,她是十恶不赦的人物,在中国的传统观念里面,她也是一个红颜祸水。其实她是一个复杂的角色,她引诱商纣王并不是出于她的本意,她是受女娲的指示而去的,她本来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女性。最后做出来什么事情,责任并不在于她,从人物来看,我们并不应该完全否认这个人,她只是在神话俗名中被摆弄的棋子。当然,这个人物有被否定的地方,但是我以比较激进的姿态表示对这个神话的理解和我对她的仁爱。 
        主持人:一些小朋友长大了,你担心不担心因为改编,使他们不知道哪些是真的,哪些是被改编的,或者这个人物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命运? 
        沐童:(笑),你刚才讲的非常有道理,但是就神话本身而言,给里面人物强势加上定势化的东西是错误的,比如说小孩子觉得苏妲己漂亮,她赢得了人类帝王的爱情并不是错误,不要在小朋友脑子里面就有一个约定模式,认为苏妲己就等于红颜祸水。神话是童年创造出来的最烂漫,最无忧无虑的篇章。这个小孩子读神话应该读最浪漫的部分,而不应该是最死板的丰富,我们不应该扼杀小孩子的联想力。 
        主持人:这样把神话更接近生活会更好,如果把神话写得过于刻板,或者模式化,可能大家并不容易接受。 
        沐童:对,这样不是小孩子自己理解的,而是外界自己强加给的,这样应该是扼杀了小孩子的思维,也扼杀了小孩子的天真。《朝歌》这部小说不能说是历史小说,应该是从神话过来的,这个人物的存在我认为没有什么意义。我当时脑子里面并没有想还原一代历史,或者以历史学家的角度去写这本书,而是以轻松愉悦的小说家来写这本书。 
        主持人:如果一味追求历史的真实也不会吸引大家,不会吸引大家的眼球,看完通篇的故事。 
        网友:你下一本书还会延续这样的类型吗? 
        沐童:我的下一本书马上要出来了,我下一本书会跟这本书风格完全不一样。有时候一个作家把这本书写完成之后卖得不错,就写第A、B、C集。我不会这样。我认为小说最基本是写自己最感兴趣的东西,而不是市场上好卖就写什么,或者写1、2、3、4、5,写到不知道怎么写为止。有人问你会不会写《朝歌2》,我说苏妲己已经死了,怎么写《朝歌2》。有人说你可以说她生了一个孩子,这个孩子长大了之后再怎么样。我不会凭空写这样的故事,以后我要不要写类似的,或者不写类似的,那要留待以后再回答。就《封神演义》来讲,里面最打动我的是苏妲己这个人物和纣王之间很难说明的爱情。我写了这部小说,对《封神演义》的喜爱就会结束了。以后也可能会写很残酷,或者很唯美的,我会根据我的兴趣来看。 
        主持人:我们来看一下网友的提问。 
        网友:为什么这本书为什么以独白式、对话式的方式来写作,目前国内这样的写作形式还是第一次。 
        沐童:这本书出来引起人们注意比较多的是这个特点,我认为这是我的遗憾,大家注意这个形式多余内容了,我采取这样的写作方式,我感觉是受了西方小说流派的影响,比如说意识流,20世纪心灵独白等等。西方小说非常重视对人类内心的挖掘,而现实小说比较注重对客观环境的描述。我写神话无非是想还原神话人物的人性。我写之前会揣测神话人物的思想,我认为这样是我的表达方式。 
        网友:这部小说的主角应该是姜子牙,为什么从苏妲己的角度来诠释《封神演义》,因为以大家看以往小说的经验来看,主角应该是姜子牙。 
        沐童:姜子牙是《封神演义》非常有魅力的人物,但是我要写的东西一定是我非常感兴趣的,这部神话里面我最喜欢而元素没有挖掘的就是苏妲己和纣王这两个人物。姜子牙在小说里面是第一英雄,正面因素已经交代得很多了,我不想再写这个人物了,第一没有什么可以表达的,另外我不是最喜欢这个人物,所以苏妲己和纣王在我心目中是主角,而姜子牙是一个陪衬。 
        主持人:每本书会凸显不同的主题。 
        沐童:网友或者读者会跟我有类似的想法,他们写邮件或者写博客的时候说过,我原来就想苏妲己和纣王是这样的,现在终于有人写出来了。我不是把大家的东西窃为己有,只是我手比较快把它写出来了。 
        主持人:成功是比别人走快一步的人。 
        网友:新书是什么类型。 
        网友:非常想知道沐童下一本书是什么内容。 
        沐童:经常有朋友或者记者问我,你不是要出新书了吗?为什么还没有拿到样书。因为出版社跟我沟通上有一些问题,这本书大概十天半个月左右面世,这本书跟《朝歌》是完全不同的风格,是现实主义的风格,这本书的成书比《朝歌》早,是我在丹麦留学期间写的一个作品。 
        主持人:我觉得像是做幸运五十二的抢答,我一一透露,让大家来猜,它是什么类型? 
        沐童:是我在北京大学读书为蓝本,近似于自传体的小说。 
        主持人:名字叫什么? 
        沐童:《亚当的苹果》,这本书是一部很现实的,跟我们现实比较贴近,也客观反映我这个年轻,我这个时代的人生存状态的书。 
        主持人:同龄人,我们很惨。 
        沐童:我里面写的是根据我个人的经历和想法改编出来的,不代有普遍性。
         网友:我非常喜欢这本书的心理描写,压有哪些经历才会描写出这样丰富的心理? 
        沐童:你在写作的时候,要里面的人物当做自己,作家要充分参与到作品当中去,如果你当做旁观者写,写出来的东西我认为是不真实的,我追求是心灵的真实,而不是表面、客观的真实。我用心写了,朋友们、网友们用心读了,我的目的就达到了,至于这本书受到什么批评,受到什么肯定对我来说并不重要。 
        主持人:用心去写,通过书这个媒介跟大家去沟通? 
        沐童:对。 
        主持人:你平时应该是很敏感的人,才能写出这么丰富的作品? 
        沐童:对,写作的人要写出丰富的作品,只能是心灵很敏感的人,这样写出来的素材也非常好。 
        网友:您作为一位年轻的男性作家,为什么把这本书定义为“献给女性的作品”? 
        沐童:这本书出来的时候,有一个广告语,像古往今来承受一切不公正指责的女性致敬。在这本书里面,把女性的生存状态放在比较高的角度来写,因为第一注解是苏妲己,我要给她立传,这样自然对女性的评价比较高。还有苏童也写了一些以女性为主的角色,符合时代的书,应该不会很别扭。但是我是男性,我在揣测女性心态的时候会有一些偏差,这也是我无法避免的,如果里面有一些瑕疵,或者很聪明、很敏感的读者发现,请大家谅解。 
        主持人:你身边有这样被大家误解认为是很漂亮,是红颜祸水的女性吗? 
        沐童:我身边这样的人不多,但是在这个时代里面涉及到道德和伦理的问题,我在这里不方便评价,但是这样的人都是很复杂,并非一个肯定和一个否定就可以涵盖的。我认为情感并不是道德可以凌驾得了,你也许为了道德、伦理抛弃了一段情感,但是这段情感也依然存在。像一些遵守情感的女性也应该受到大家的尊重,不要因为她是第三者或者别的什么就对她的看法有任何的改变。 
        网友:给我们介绍你在外国留学的情况吧。 
        沐童:我曾经被学校派到丹麦学习,这段经历对我来说非常重要。那是我第一次远离了母语的环境,到国外语言的环境去学习。那对我的语言丰富非常有重要。在欧洲,我从小就梦想到欧洲,我从就看希腊神话,罗马神话,我也急切想了解西方文化,他们跟中国文化不一样,但是也有无穷无尽小的文化个体,因为一个假期我跟朋友游历了大半个欧洲,从丹麦到希腊,又从希腊经过法国回答丹麦。这个经历对我的世界观的形成非常有好处,因为我的眼界放宽了,包括欧洲,法国、西班牙、意大利都有非常好的文学传统。这是我在中国接触不到的,我不是崇洋媚外,我们中国也有非常好的文学传统,我认为把中西文化融合起来,会形成独一无二的内容。有一些书评家说有点类意识流的写法,我并非想否认这些,里面西方化的东西不少,但是我又进行了中国化的改进。 
        那个时候我只专心读书、写作,所以不会担心考试的成绩,不会担心交友的事,因为你在国外本身就没有什么朋友,所以会专心思考要思考的恩情。这本书我在丹麦完成,回到国内进行修改。 
        主持人:书里面有没有受到国外文化的影响? 
        沐童:《朝歌》这本书的内容是很中国的内容,但是写作手法和风格都受了西方的影响,这是我到丹麦学习回到中国一个写作的一个很好的结晶,也给大家带来了一些新鲜感,也是我希望的,基本上达到了我的目的。
 

        网友:现在看自传比较无聊,你在国外看自传多吗? 
        沐童:不是很多,我认为不是所有的人都有资格写自传,有的人有资格写自传的时候,可能就不想写了。我很少读传记作品。那本书是第一人称来写的,因为是小说,情节基本上是虚构的,我说的是自传体,是以我为第一人称来写的,并不是我,因为我何德何能写自传,所以请大家不要误会。 
        网友:沐童是用手写的,还是用电脑来写作呢? 
        沐童:这是非常技术的问题(笑),一开始的时候我是手写的,我这个人是很保守的人,我接触一个东西需要一个过程,后来因为文告修改有诸多不便,我就用电脑写了,现在基本上都用电脑写作。 
        主持人:你上次说这本书你只花了15天就写下来了? 
        沐童:这本书成书非常快,15—20天就写完了,每天一万字左右。我认为作者思维只是情节的基础,但是动手很快的,比如说我花了十年、八年思考这部作品,但是你只要思考透彻,就写得越快,作品也浑然天成,要不然你写写停停,你的思维方式和经历会受到影响,那么这本书会是断断续续,很残破的东西。我非常崇尚长时间思考,短时间写作的方式。 
        主持人:从开始萌生这个念头给苏妲己立传到写这本书是花了多长时间? 
        沐童:最开始,我从初中的时候就开始有这个想法。但是上学的时候没有时间写,上大学的时候,又懒了,我在国外的经历非常重要,因为我抛弃了私心杂念,想去进行我做的事。所以我会学校办了手续,就专门去写作。 
        主持人:我上大学的时候,同学经常写论文,说老师我我对着电脑写不出来,只有对着纸才有灵感,然后再打到电脑上。 
        沐童:我认为这是个人习惯的问题,这是有区别的,我们小朋友都是用笔写字的,很多想法都是在纸上产生的,现在这个时代必须要用电脑,但是你对着电脑可能只想上网或者聊天,不过习惯了之后,你就会没有什么问题。 
        网友:你觉得北大的学习生活对你有什么帮助吗? 
        沐童:我是去年9月在北大毕业,今年接到北大研究生的通知书。我在《朝歌》后记里面写到这是我人文上的训练,它对我的教育是最基础,最重要的,但是要说我的灵感直接从北大攫取恐怕没有,因为我个没有住过大学宿舍,相对其他人而言比较残缺,所以我并不认为北大是我列干的源泉,我只能说它是对我人生影响非常深的学校。 
        网友:你曾经提到过这本书的写成要感谢一位朋友,您介绍一下这位朋友的情况吗? 
        沐童:我书后面写了感谢很多的人。我感觉很多出版社的朋友或者美术出版社的编辑是我很多年的朋友,他支持我很多年的事业,在我对出版行业不感兴趣的情况下,还是在他的帮助下出版了。其实除了他,还有工业出版社的那些先生们,还有封面插话的李素然先生。还有很多其他的人,我都要非常感谢他。
        网友:沐童,要不要打出具体的框架,先构思,再下手写内容,还是一气呵成。 
        沐童:你之前要有一个很细致的思考,思考得越详细越好,你在下笔之前要有一个很详细的腹稿,我认为是习惯的问题。这位朋友如果想问我的写作方式,我就是这样的写作方式,我希望在前期可以把框架、结构、人物思考清之后再动笔,这样你的思路就不容易被打断。 
        主持人:我接触很过写手或者作家都会对写自己的经历很多内容,而你在这方面比较少。 
        沐童:我跟读者主要是文字上的交流,读者没有义务了解你以前做过什么,你写过什么书等等。读者能读到我这本书的内容我就非常非常满意了。我们这20多岁的人成长中都会有一些经历,但是这些经历没有把它当做炫耀的资本。而且像我这么年轻的人在其他人面前谈什么经历,这是很正常的,也许等到我老了,我会说我沐童写过什么书,但现在没有什么必要。网友们、朋友们喜欢我的书,我非常感谢,读过我的书的人都是我的上帝。 
        网友:您如何看待对“80后作家”这一定义的说法? 
        沐童:80后如果以年龄划分我是认可的,因为这没有任何价值判断的色彩,只是出生于80年代后的作家,我是认可的。如果非要给这个加上什么标签或者流派我是不认可的。国内同龄人的书我基本没有读过,我在这里没有什么理由对人家做出评价,可能有一些作家有一些事情,我会通过媒体偶然间看到,我觉得这些事情对我而言,跟写作,也跟文学没有什么关系,我也不会关系。至于有人批评80后的写作群体过于傲慢和张扬,我认为这个批评是非常有道理的,我们这个年龄的人因为机缘巧合的因素,比如说我们都是独生子,或者赶上商业繁荣的文明,造成我们比较强烈的个性。但是我认为一些批评我们这个年龄的人还是应该接受的,比如说年长者或者业界长者,因为他们都是比你阅历丰富的长者,你应该理解他们的批评,至于接受不接受那是你的事情。 
        网友:沐童自己本身特别讨论80后的称呼。 
        主持人:把“80后作家”的帽子盖到沐童的头上,就相当于把“红颜祸水”盖到苏妲己的头上。 
        沐童:对,如果非要把80后扣在你的头上,说你比较张扬,比较浅薄,我认为没有什么道理,不过批评我这本书的人已经不少了,包括发表在网络上上、报纸上。 
        主持人:你怎么看待,也许正确的,我接受,不正确的我不置其否。 
        沐童:我觉得很气愤的是,批评的人都是拿80后说事,他没有看我这个作品,也不了解我这个人,就说我是“80后”的野心或者什么,我对这样的批评很不能接受,但是对这样的批评我也心怀感激,因为你把我当做一个现象,至少说明我还有一定的价值,接受不接受是我个人情绪的问题,客观上讲我要感谢这些批评者,请大家有批评的意见不遗余力告诉我,我非常感激。也许来自40、50岁的长者的批评我会接受不了。 
        网友:不应该给你冠以80后的称呼。 
        网友:你认为应该让谁来演苏妲己,千万不要让范冰冰来演。 
        沐童:这本书出来之后,有一些演艺公司联系过我,但是因为谈不拢,或者他们的拍摄计划跟我心里的想法不一致所以这个事还悬着,我还是比较倾向于把它拍成电影,电视剧就算了,因为这本书不是特别大手笔的作品,所以还是拍成比较短的电影比较好。至于谁来演苏妲己,我对国内影视界的演员不太了解,前端时间我在电视上看到的董洁还不错。 
        主持人:董洁比较清纯,而好象苏妲己是比较妖媚的人。 
        沐童:我的小说里面苏妲己被初送到宫里面的时候,是天真烂漫的人,她是对人类文明一点都不了解的小妖精,后来因为一些挫折,开始想通了,开始保护自己了,那是后来的事情,如果朋友们非要让我选谁来演,我会选一个清纯的人来演。
        网友:如果你不以写作作为专业,你会选择什么工作? 
        沐童:我现在还没有毕业,所以还不能肯定地说,也许我会从事创作性的工作,比如说写剧本这类的工作,有一些文化公司也这样联系过我,我比较喜欢创作性的劳动,必须发挥我的想象力,而不是做一些墨守陈规的事情。至于以后会不会写小说,也许我会写一本就不写了,或者也从事其它的创作性的工作也可能。也不排除我现在很年龄,还没有定下来。 
        主持人:这本书里也反映了你的一些爱情观。 
        网友:沐童,你现实中的爱情观是什么样子? 
        沐童:爱情这个东西,一见钟情是我非常恪守、非常信仰的,一个人不能给你带来非常好的第一印象,通过时间长的相处,那个爱情也没有什么值得推崇的,我身边有一些朋友,他们可能相处了7、8年,最后一两个月就分开了(离婚)。如果我非常热爱的人,应该是我非常尊敬或者我比较崇拜的人,像女神一样的人物,这是我的爱情观,她应该有一些思想让我尊敬,我有一些思想让她你尊敬,可能我们不在一个房子住,不在一个地方,也不也许我们的交流。 
        网友:这本书有签售仪式吗?什么时候发行? 
        沐童:这个事情由出版社来安排,我目前没有拿到通知,可能这本书还需要几十天之后面世,之后的事情等这本书面世之后决定。如果有什么活动,我会尽量满足大家。不过我要个表示,我不喜欢发布会,我认为真正喜爱写作的人因为是隐身在文字后面的,因为让大家看到你的文字再了解你的人,这是第一印象。在商业社会这种看法也许不太现实,对写作的人也是一个遗憾。我的第一次活动会告诉大家,大家可以登陆我的博客或者到腾讯网去可以看到我的消息。 
        主持人:你小时候是从什么开始写作的,从什么时候对写作特别感兴趣,想写出一本书? 
        沐童:对写作的兴趣应该产生于中学,我那时候文科比理科好,我考大学也选了文科,写作是我选文科的最主要的动力,我在大学的时候,在一些大赛中获奖,或者在一些文章发表于《小小说》,给了我一些信息。大学的时候,我写了一部长篇小说叫《寂寞的撒旦们》,腾讯网上也有登载。文化界的朋友都说写得非常好,给我非常强烈的鼓舞,至少现在还有两三个出版界都在海外奔波,希望能走到国外,令我非常感动。外界对我的影响非常大,我在北大念书,北大是崇尚独立思考、创造性劳动的地方,这对我的影响当然非常大了,如果只是我自己,我可能都不会走这样一条路,我当时选新闻系,也只是想做编辑、做记者,做主持人,像你一样(笑),做文字、传媒有关的东西,因为这些都是对我非常有影响的,使我产生了动力。 
        网友:其实我们从街头上看你的文字,看你个人写博客的内容,不知道你生活中大致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沐童:我生活中很基础的一点,就是待人谦逊,跟朋友关系很好,跟周围环境相处的很融洽的人,不会跟人破口大骂,抛去这一点,我想我也是有很强个性的人,我比较喜欢一个人生活,喜欢一个人做事情,但是我需要朋友的时候也会叫朋友。可能我现在比较年轻,所以比较崇尚比较现代的生活方式,比如说跑跑酒吧,喝一喝酒,或者玩玩杀人游戏。让我用几个词来界定我是什么样的人,会比较困难,包括我写作的时候也是这样想的,人的性格不能用几个词就能界定的,因为人是立体化的人。所以请大家记住我性格当中好的地方,不好、缺点的地方请大家忘掉。 
        网友:你的第一本小说出版的时候,你认为它对你的生活带来什么样的变化? 
        沐童:出了我的第一本书之后,我对的生活并没有什么带大的变化,可能我会请去做一些活动,或者受到一些好的评论或者议论,或者收到电子邮件或者来信这是很正常的,对我的生活并没有太大的影响,要说变化,就是朋友让我对写作的信心更加坚定。还有其它的变化可能就是我以前不喜欢读书,想自己开立公司等等,但是经过一段时间之后,我还是想坚持把写作走下去,虽然数量不多,但是对我是非常重要的。 
        主持人:不管怎么样,评论让别人去说吧,自然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网友朋友们,今天我们的访谈到这里就要结束了,欢迎您下次继续收看。 
        沐童:非常感谢网友对我的关注,也非常谢谢腾讯网给我这次跟大家交流的机会,谢谢! 
--------------------------------------------------------------------------------------------------
附:关于《朝歌》的通信:

慧明弟,您好!

   看到所载沐童小说评论,想起今年春天他曾给我写过两封信,特转给您:
---------------------------------------------
您好,冒昧给贵网站写信,请不要介意。 
     我是沐童,长篇小说《朝歌》的作者。我在贵网站的首页上看到了《朝歌》的链接。非常感谢您对我的作品的喜爱。你们的网站办得很好,速度很快,希望未来能越来越好!
      也希望我的小说能够丰富贵县的文化生活。
 
再次感谢! 
      祝您
工作顺意
心想事成
 
                                                                沐童
                                                                电话:***********
                                                                电邮:chjmt@sina.com
                                                                MSN:cjzs@msn.com
---------------------------------------------------------------
郑老:
 
    您好。请千万不要称呼我为先生,我才只有23岁,是您的晚辈。
   《朝歌》能够得到贵县人民的喜爱,我非常开心。有机会我一定去淇县玩!
    祝您
工作顺意
心想事成
 
                                                                 沐童
                                                                 电话:***********
                                                                 电邮:chjmt@sina.com
                                                                 MSN:cjzs@msn.com
------------------------------------------------------
沐童先生,您好! 
     惊喜的看到您的来信!
长篇小说《朝歌》写的很好,在淇县引起轰动,许多网友争相阅读。
因为淇县就是古都朝歌,是故事发生地,大家自然倍感关心。
本站是我主办的公益网站,目的是宣传朝歌。未经您许可就链接了,请见谅!
老朽是一个年近七旬的老人,得到您的支持感到非常荣幸!
有空来淇县玩!
  致
礼!
 
                                     郑厚德(老农)淇县热线 http://www.qxzc.net
                                                            qxzhd@126.com
                                                              2006-08-10

沐童先生,您好!
    长篇小说《朝歌》写的很好,在淇县引起轰动,许多网友争相阅读。
因为淇县就是古都朝歌,是故事发生地,大家自然倍感关心。
    有几件事打扰:
    1.淇县高水然先生, 想寄给你一套他编绘的大型连环画《鹿台泪》一套三册,询问您的通讯地址, 以便邮寄。
    2.鹤壁谭文忠先生,看了《朝歌》,有点感受, 发表在本站论坛上:
    http://qxzc.com/asp/guest0/index.asp
    3.老朽想把 《朝歌》重新制作, 直接放在本站不知可否? 现在放的只是一个链接页而已
    http://www.qxzc.net/dy/zg06xs/
    4.姚慧明先生编发一组文章在此处, 请过目
    http://www.qxzc.com/qhwhyj/read.asp?id=492

    盼回信!
    祝工作顺利,事业有成!

     致
礼!
                                                                   郑厚德(老农)
                                                                            2006-08-24

慧明弟,文忠弟 您好! 
      给沐童的信回复了, 转给两弟参考:
  
郑老:

     您好。我的通讯地址是:北京市昌平区回龙观镇龙兴园东区北京人家5号楼1单元601,常江收,邮编是102208。请代我向高水然先生表示诚挚的感谢!

     非常感谢您对我和《朝歌》的关注。我完全同意您重新制作朝歌放在贵网站上。

     能够得到贵县名士的青睐,我深感不安及荣幸。我只是个弱冠晚辈,希望以后能向各位前辈多多学习。如果方便,请您给我留下邮寄地址,我寄送几本《朝歌》成书给您,由您转交各位淇县前辈,以表达我的谢意。

    祝身体健康!

                                                                           沐童 即日
 
       致
礼! 
                                                                     郑厚德(老农)淇县热线      
                                                                                  2006-08-24
慧明弟,文忠弟您好!  
  转发沐童来信如下, 并附小说文档:
= = = = = = 下面是转发邮件 = = = = = = =
郑老:
        您好,《朝歌》电子文档请见附件。要劳您辛苦,很过意不去,兼万分感谢!若有我能效力的地方,请您不要客气。
        有一个小小的请求。请您不要在网络页面上透露我的MSN,因为我很少聊天,若有网友加了我,会有很多不便,多谢!
        还有,请不要再称我为“先生”或“您”,让我这个晚辈实在有些担当不起,呵呵
祝好!
                 沐童 即日


                                                                      郑厚德(老农)
                                                                           06-08-24 22:45:29
  沐童,您好!
        老朽作网页水平不高, 只会一种FrontPagt,费了几天功夫搞了个草稿, 传给你斧正!
        插图可能是画蛇添足, 去不去由您决定!
              致
礼!

                                                                    郑厚德(老农)
                                                                             2006-08-27

  朝歌第一稿.rar
1441K 下载 
 
沐童,您好!

       来信收悉, 暂时传上网, 第二稿放在  http://www.qxzc.net/mtzg/
处. 边运行边修改吧! 网页与印刷品不同, 可随时删改或添加,若有不妥之处, 或有修改添加之建议, 请来信告知。

======= 2006-08-29 09:14:22 您在来信中写道:=======
郑老:

        您太谦虚了,网页制作得非常棒!以您的年纪能将FRONTPAGE运用得这样娴熟已是奇迹。我没有什么意见,插图配得也很精彩,请务必保留并请带我向高先生表示感谢。
         >再次由衷地感谢您!
                                                                     晚辈 沐童 即日
        致
>礼!
>
>
>                                                                    郑厚德(老农)
>                                                               2006-08-27


 
 

前一篇<---本篇--->后一篇

 

返回主页     留言评论


 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181169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 老农   网页制作:欧丽技校 关良梅 赵乾杭
技术支持:
淇县之窗    豫ICP备09020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