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淇河文化研究第一卷(2005-2006)

 

野趣横生石门峡

王守振

        据友人介绍,石门峡是云梦山五里鬼谷景区新近发现的一个景点。那里有涓涓不断的溪流,有蓊郁苍翠的原始林带,野花馨香四溢,野趣勾人魂魄。友人绘声绘色的渲染,使我再也按捺不住激动和好奇,决心做一次探险“驴”游,于是邀上三五同伴,带点野外生存的用具,趁着星期天的闲暇,便直入石门峡这个天然大峡谷。
        石门峡原名石门沟,由于其位于五里鬼谷孙膑墓的上峰,入口处极像两扇洞开的石门,门内四季清溪沐浴,终日泉水丁东,雾气氤氲不散,加之坡陡路险,峰岭峻秀,古藤缠绕,玄妙莫测,所以附近百姓也很少光顾,是一处保存完好的原始生态峡谷林带。“沟”和“峡”都是山峰耸峙相夹、流水淙淙的峡谷,只是山低为“沟”、峰高为“峡”而已,按其规模,景区将其改名为石门峡,有画龙点睛之妙。
        初入峡谷,迎面而来的是生长在崖壁之上密密麻麻的手腕粗细的黄荆林木,两侧都向峡谷上方倾斜,把峡谷盖得严严实实。我们小心翼翼地走在谷底,拨开绿叶、躲开荆针,在时而平坦时而坎坷,时而巨石挡道时而绕溪避潭的峡谷里缓缓前行,攀过一沟又一沟,爬过一坡又一坡,但有时会一不小心惊起一树的鸣蝉,那些体现“蝉噪林愈静,鸟鸣山更幽”的精灵们,因祖祖辈辈在这里都不曾受到人们的惊扰,看到我们几位不速之客的到来,便扑棱棱地起飞,拖着绵长的叫声,飞出峡谷,飞向遥远的山涧,把我们的惊奇带出好远。而那些给蝉们伴奏的蝈蝈,一直在无怨无悔地躲在幕后演奏,只有当你想睹其芳踪时,它们才霎时钻入深深草丛,给峡谷带来瞬时的宁静。沿着光滑的巨石前行,一不小心会有滑下去的危险,时而会让人心惊肉跳,时而又会让人有“哥伦布发现新大陆”般的惊喜,那就是凸现在眼前的石缝中生长出来的一簇簇鲜嫩碧绿的野韭菜,或者是滑石上簇生的密密麻麻的苔藓。拔一根野韭菜口中细品,其浓烈的韭菜香味超过任何一种大棚的、旱栽的甚至其他地方野生的韭菜,其香气久久挥之不去。而布满千百年雨水冲刷形成的硕大青石板上的苔藓,让人想起了“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的诗句,顿悟安于幽静、安于孤僻是一种享受,是一种修养,是一种境界,只要有“鸿儒”交谈,无“白丁”出入,已足够清高雅致,也算得上修身养性。精神的愉悦不完全在于风景,心中有足够的理解和感受便是进入了境界。
        正当我们沉湎于原始生态群落和缤纷芜杂的次生林中时,不觉已是峰回路转。矗立眼前的是擎天傲岸的棋盘峰。据说当年孙膑、庞涓就是在这里博弈对垒、争强斗智,尽管经历了三千年的风风雨雨,但这里仍保留着当年的状如石桌、石凳的原始石块,也许孙膑、庞涓的灵魂还在用心智遥控着这里的棋局,孰胜孰输,不言而明。转过棋盘峰,便是一幅巨型天然钟乳石壁,数万年来形成的“摩崖”,有的状如金熊探月,有的如观音倒坐,有的似白猿盗桃,有的则更像唐僧师徒西天取经。画面大气恢弘,即便请最优秀的山水写意画家,也难描摹其大气、其雄伟、其端庄、其典雅,偌大的“壁画”惟妙惟肖,栩栩如生,亦真亦幻,妙趣横生。在摩壁旁边,有一天然石泉,一年四季,汩汩清流不断,泉水淙淙如弦,像大山的血脉,给林木花草们输送着活力,凝聚着朝气,充盈着形象,藏匿着张力。泉水周围,则长满了丛丛芦苇,大片的苇丛,随山风摇曳,与白云共舞,为山涧峡谷平添了几许野趣,幻化出了浪漫,张扬着生命的活力。
        石门峡之旅,是一次充满野趣之旅、探险之旅。此旅使人深深地感受到,古都朝歌有神秘莫测的中华第一古军校,有风吹草低见牛羊的云梦大草原,有灵气萦绕碧水盈怀的女娲炼石补天处古灵山,以及殷纣王铸造兵器屯兵百万演练铁骑的纣王殿和西周重臣吕尚姜子牙封众神的鹿台。历史积淀深厚,文化源远流长,处处充满了奥妙、悲壮和离奇。这里的每一个地名,都是一部丰厚的史书,每一个朝代的更替,都演绎了历史的豪放。于是我想起了有位哲人的感悟:生活中并不缺少美,缺少的是对美的发现。那么,石门峡这样野趣横生的美,养在深闺人未识的景,必将迎来观光旅游新热潮,为更多的游客所青睐、所追慕、所惊叹,让更多钟情于野外探险的“野驴”一族,触摸原始,感受空灵,探寻奥妙,回归自然。
        美的确无处不在,关键是需要用聪慧之眼、用欣赏之心去发现、去探索、去感悟! 
        2006-8-24 鹤壁日报
 

前一篇<---本篇--->后一篇

 

返回主页     留言评论


 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181169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 老农   网页制作:欧丽技校 关良梅 赵乾杭
技术支持:
淇县之窗    豫ICP备09020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