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淇河文化研究第一卷(2005-2006)

 

铜炉沟纪行

石同勋

9月4日下午,我们在纣王殿村支书逯海群带领下,兴致勃勃游览了铜炉沟。铜炉沟在上纣王殿村南,是纣王当年屯兵炼铜铸兵器的地方。
  越过纣王湖大坝,沿山坡小道迂回盘旋。沟壑两侧诸峰耸翠,松柏参天,花椒离离,列柿流丹,是处生机勃勃,好一派升平盛世。正走着,支书突然停下脚步,指着沟中一块四亩大的梯田说:“这里就是铜炉台遗址。这一块叫上炉台,那一块是下炉台。50年代深翻土地时,这里出土了不少炼铜坩锅和箭头,还有大量的红烧土。当时群众不知它的价值,都扔掉了。”
  听了介绍,我们怀着遗憾的心情,纷纷踏上炉台遗址,聚精会神,低头漫步,想寻找到点什么。穿越历史的时空,眼前浮现出三千多年前的一幕--上下炉台上,布满了炉窑,火光熊熊,青烟缕缕,人声鼎沸,振聩欲聋,一派繁忙景象。有的把矿石倒入炉膛,有的双手忙拉风箱,有的续柴添火,有的把红彤彤的铜水倒入模具,顷刻间变成了戟戈兵器,各司其职,有条不紊,虽然挥汗如雨,却不懈怠。突然,纣王出现在炉前,伟岸庄严,令人敬畏。躬身拿起一件铸好的兵器,仔细端详一番,会心地笑了……当我回过头来,当我穿越时空,再看纣王时,觉得他高大了许多,更具镇懾之威。
  走出炉台,远望西峰,令人瞠目。陡峭的山峰下,宛如雕塑着一躯顶天立地的巨人,头戴官帽,身着官服,舒衣广袖,绦带飘逸,风韵翩翩,双目睽睽,遥视炉台。据传这是纣王的留守将军。当年纣王发兵东夷,把他留在这里看守炉台。他专注一心,天长地久,化作石人,永驻人间,
  山重水复,穿越草丛,披荆斩棘,聆听着蝉虫的鸣叫,吮吸着野花的芳香,踏着硌脚的乱石,在峡谷中穿行,倒也令人心旷神怡。谈笑风生,一路欢歌,不时还背起毛泽东同志的诗句:“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走着走着,山腰一片石塔凸现眼睑。乍一看,宛如柬埔寨吴哥寺中的宝塔,参差交错,错落有致,另有一番风趣。不知谁说了一句:“想不到在铜炉沟中还能领略异国风情!”
  溪水伴我游,飞鸟送我行。穿过一片密林,来到水泊冲。令我们愕然。群峰犬牙交错,直插云汉,峻峰之巅,松柏遒 劲,在岚气中时隐时现,幻异万状,妙趣无穷,恰似海市蜃楼,又如一幅上乘的山水画卷,令人百看不厌。如果吴道子在世,也一定驻足不前,佩服得五体投地,深感自愧不如。
  我们沉浸在陶醉中,逯支书兴奋地说:“李树南沟还有个奇观——一线天。”我们来了精神,异口同声说:“向一线天进发!”
  迂回着来到李树南沟,真乃“枊暗花明又一春”。沟壑间,万木葱茏遮天蔽日,丛林中,蝉鸣鸟啼悦耳动听。峡谷幽邃,如进入原始森林,不知不觉来到一线天。驻足仰望,峡谷两侧的山峰犹如两个巨人,四目对视,把守进入峡谷的大门,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寓意。峡谷两壁,陡峭如切,令人生畏,相对高度约300米,最宽处5米,窄的地方不足2米,谷深500米,呈斜坡状,沿此谷可达山巅。站在谷中仰视蓝天,却象碧落中飘逸的一条玉带,又窄又长,令人咋舌。
  归途中,纣王的形象一直在脑海里浮现,不仅敬佩他的才华,也扎服他的眼力。三千年前,他的一双慧眼就看中了这个风景如画的地方,的确不易。联想世人对他不公正的评说,心里总是不平衡,怃然良久,真想大声呐喊问苍天?公正何在!
  仅赋小令《卜算子·问苍天》以陈心志。
幽邃铜炉沟,闺中一线天,险奇秀幽人罕至,来者不知返。应约帝辛宴,罢酒问苍天,千秋公案谁评说,洗雪在何年?!

前一篇<---本篇--->返回主页

 

返回主页     留言评论


 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181169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 老农   网页制作:欧丽技校 关良梅 赵乾杭
技术支持:
淇县之窗    豫ICP备09020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