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淇河文化研究第一卷(2005-2006)

 

《管子 轻重戊》p-0414 中的“淇”

姚慧明搜索

 
      桓公问于管子曰:「轻重安施﹖」管子对曰:「自理国虙戏以来,未有不以轻重而能成其王者也。」公曰:「何谓﹖」管子对曰:「虙戏作造六,以迎阴阳,作九九之数,以合天道,而天下化之。神农作树五谷淇山之阳,九州岛之民乃知谷食,而天下化之。黄帝作钻鐩生火,以熟荤臊,民食之无兹胃之病,而天下化之。黄帝之王,童山竭泽。有虞之王,烧曾薮,斩群害,以为民利,封土为社,置木为闾,民始知礼也。当是其时,民无愠恶不服,而天下化之。夏人之王,外凿二十虻,韘十七湛,疏三江,凿五湖,道四泾之水,以商九州岛之高,以治九薮,民乃知城郭门闾室屋之筑,而天下化之。殷人之王,立皁牢,服牛马,以为民利,而天下化之。周人之王,循六,合阴阳,而天下化之。」公曰:「然则当世之王者何行而可﹖」管子对曰:「并用而毋俱尽也。」公曰:「何谓﹖」管子对曰:「帝王之道备矣,不可加也,公其行义而已矣。」公曰:「其行义奈何﹖」管子对曰:「天子幼弱,诸侯亢强,聘享不上,公其弱强继绝,率诸侯以起周室之祀。」公曰:「善。」

前一篇<---本篇--->后一篇

 

返回主页     留言评论


 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181169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 老农   网页制作:欧丽技校 关良梅 赵乾杭
技术支持:
淇县之窗    豫ICP备09020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