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淇河文化研究第一卷(2005-2006)

 

东周列国志第十二回 卫宣公筑台纳媳 高渠弥乘间易君

姚慧明搜索

却说卫宣公名晋,为人淫纵不检。自为公子时,与其父庄公之妾名夷姜者私通,生下一子,寄养于民间,取名曰急子。宣公即位之日,元配邢妃无宠。只有夷姜得幸,如同夫妇。就许立急于为嗣,属之于右公于职。时急于长成,已一十六岁,为之聘齐僖公长女。使者返国,宣公闻齐女有绝世之姿,心贪其色,而难于启口。乃构名匠筑高台于淇河之上,朱栏华栋,重宫复室,极其华丽,名曰新台。先以聘宋为名,遣开急子。然后使左公于泄如齐,迎姜氏径至新台,自己纳之,是为宣姜。时人作新台之诗,以刺其淫乱

附:
           新 台  

    新台有泚,河水瀰瀰。
  燕婉之求,蘧篨不鲜。
  新台有洒,河水浼浼。
  燕婉之求,蘧篨不殄。
  鱼网之设,鸿则离之。
  燕婉之求,得此戚施。

注释
  刺卫宣公筑新台强占儿媳的丑事。
  泚(音此):鲜明貌。河水:黄河。瀰瀰(音米):大水茫茫。
  燕婉:燕,安;婉,顺。指夫妇和好。蘧篨(音渠除):鸡胸。一说蛤蟆。鲜:善。
  洒(音催):高峻。浼浼(音美):水盛貌。
  殄(音舔):善。
  鸿:蛤蟆。离:通罹,遭受。
  戚施:驼背,一说蛤蟆。

详情请见:《公主是怎样生活的?》(二、齐国一对姐妹花 ):http://www.roodbook.com/books/63937/1/3.html
     公主是怎样生活的? >> 二、齐国一对姐妹花 
--------------------------------------------------------------------------------
“岂其娶妻,必齐之姜?” 

这句诗歌,从侧面反映了周朝时诸侯联姻的一个有趣情形:齐国姜氏以出美女著称,当时的上流社会男子,都以迎娶齐国姜家女子为人生乐事。——齐国姜家先祖姜子牙先生,似乎形貌有些古怪,怎么后代女娃们却生得那么娇艳? 
最出名的姜家女儿名庄姜,诗歌赞颂她的绝世姿容道:“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庄姜既美,而且操行也很好,令男人心驰神往,可是继她之后的姜家女儿却似乎在操行方面每况愈下,还因此惹出了天大的祸事。 

   公元前七世纪初, 齐鲁大地上, 有一对超凡脱俗的姐妹花, 她们是齐国国君齐僖公的女儿。她们在历史上都没有留下真正的名字。 
   当然,她们姓姜, 姐姐嫁给了卫宣公, 被称为宣姜, 妹妹被称为文姜, 嫁给了鲁恒公。 
   照道理说, 嫁得门当户对呀, 可是这对姐妹的人生悲剧, 就是跟她们的婚姻同时开始的。而她们的婚姻悲剧, 又影响着公元前七世纪初的东周历史。 

  公元前718年,年方十五岁的宣姜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 
  夏天,卫国派来了使者,为太子向宣姜公主求婚。 
卫太子姬伋的身上也流着姜家的血液。他的母亲名夷姜,曾经是卫宣公之父庄公的妃子,可是卫宣公却与这位庶母私通,生下了这个儿子,偷养在宫外。当宣公终于继位为王的时候,他便正式将夷姜纳入自己的后宫,并立夷姜与自己的儿子为太子。 
姬伋这年不过十六七岁,和公主的美貌闻名于世一样,太子的俊美儒雅,也是诸国间有名的。虽然身世方面有些小小问题,但是并不妨碍他的未来国君身份。 
  齐僖公当然立刻就答应了这桩十全十美的婚事。 
  嘿嘿,可惜卫国人材辈出啊,为太子求婚的使臣就是其中的表表者。回到国内,这个家伙就立即向国君卫宣公禀报:公主简直比花儿还诱人,主公啊,这样的绝色美女,你老人家不如自己摘了吧。当然,臣子我如此忠心,你可不要忘记喽。 
  ——小储君要想当国王,还不知是哪年哪月的事呢,当不当得上也未见得,还是现成的国王马屁要拍好喽。 
   老色鬼姬晋想当年无权无势时,就敢在父王的眼皮子底下勾引庶母,德行之劣和色胆之大可想而知,如今一朝权在手,更是没了忌惮。立即就对没过门的儿媳妇口水直流,君臣两个一番密商,把骗亲的计划整得妥妥贴贴。 
   期待迎娶心上人的太子被派出使宋国,老头儿赶紧在淇水河边修了一座行宫,名为“新台”。 
   小公主盖着盖头,糊里糊涂地和老东西行了婚礼。 
   直到进入洞房,宣姜才发现,当初来相亲的俏郎君变成了一个胡子花白的老头儿。 

  《诗经 新台》,将这出乱伦悲剧如实地记载了下来。 
新台有砒,河水淋渺:燕婉之求,“遵涤”不鲜! 
鱼网之设,鸿则离之。燕婉之求,得此戚施! 
通涤、“戚施”都用以形容宣公老丑狠恶的形貌,宣姜本是满怀才貌佳偶的愿望来到卫国的,却没有料到最后自己的归宿却是这样个老丑无德的家伙。 

   在别人的地盘上,她能怎么办呢? 
   就这样,公主成了意中人的后妈。 
   对于齐僖公来说,当然消息是让他愤怒了一阵子的。不过他毕竟是条政治老狐狸,女儿提前嫁给了国王,对自己的好处那更是大大地,所以他也就笑纳了这个比自己小不了多少的女婿。 

   但是,可怜的公主和太子呢? 
   老色鬼在自己的后宫里,挑了几个女人,送去给儿子,将其中的一个指定为太子妃。 
   太子失去了一见钟情的意中人,娶进门的是老爹姬晋的侍妾。你如果是一个男人,你会怎样? 
   根据史书上记载,从此以后,姬伋经常发呆,木讷无语。然而姬伋是个老实人,对父亲更是从小就敬若神明。他没有表示任何不满,默默地接受了这项屈辱的安排。 
   而女人最大的不幸,就是她即使被强暴,都会怀孕生子。 
   宣姜很快就生下了两个儿子:姬寿与姬朔。 
   真正的悲剧,就要在从前的情人间发生了。 

   女人可以不爱男人,却不可以不爱儿女。 
   而这两个血肉相连的儿子,更是宣姜全部的寄托和希望。 
  十五年过去了,宣姜的儿子都长大了。 
   老色鬼也是真的老了。 

   看着衰老的卫宣公,宣姜无时无刻不在为老头死后,自己和孩子们的前途担忧。慢慢的,她心中对那个少年身影温柔的记忆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恐惧。 
   宣姜的长子姬寿,是一个清秀善良的少年,可是他的弟弟姬朔,却不是一个什么好货色。 
  终于有一天,姬朔向母亲告密,说大哥从来就没有忘记过夺妻之恨,甚至还发誓在继位之后,要将他母子铲除干净。 
  没有哪个母亲不相信儿子的。 
  宣姜大惊失色,带着姬朔去找老头丈夫,希望能够救得儿子一命。 
  老头根本不觉得,这件事的祸根在自己身上,他把姬伋的生母喊来,痛骂她教子无方。 
  姬伋的母亲夷姜,就在这天夜里自缢了。   
  接下来,老色鬼要斩草除根了。 
  宣姜没料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她根本不愿意有谁死去,更不愿意死去的是姬伋。 
  然而,宣姜的哀求已经起不了作用了,姬朔告的这一状,对老色鬼的影响更大:他已经老了,害怕自己会死在正值盛年的长子手里。 
  卫宣公派姬伋出使齐国,并让太子使用一面特别的旌旗:“四马白旌尾”。以此为标志,派杀手在路上准备暗杀。 
  宣姜得知了这个消息,连忙让自己的儿子姬寿去给大哥送信。 
  可是姬伋怎么也不相信自己的亲爹,能对自己痛下杀手,坚持要出发。 
  姬寿决心为弟弟赎罪,在送行宴上,他将姬伋灌醉,自己代替他出发了。 
  杀手不分青红皂白,将姬寿杀死。 
  姬伋醒来,终于明白事实真相,连忙去追赶弟弟。 
  他赶到的时候,姬寿已经倒在血泊里。 
  姬伋痛骂杀手,叹道:“误矣!” 
  醒过神来的杀手一不作二不休,把他也乱刀砍死。 

   宣姜闻听消息,顿时昏死过去。 

   《诗经 二子乘舟》记载着宣姜对姬伋和姬寿的思念。 
   死而复苏的宣姜,从此也象当年的姬伋一样,面无表情,木讷无语。 
   在整个事件中,唯一的胜利者就是姬朔。 
   这小子躲在暗处,狂笑不已:杀手们真是了不起啊,一下子铲除了我两个对手! 

   老色鬼不久一命呜呼。 
   姬朔继位,是为卫惠公。 
   卫国的贵族们不能接受这个坏蛋当王,发动了政变,姬朔被赶到了姥姥家。临走的时候,他压根就忘了他的母亲。 

   宣姜落在了卫国左公子的手里。 
   她请求左公子杀了她。但是卫国的贵族们并不想得罪齐国,饶了她。 
   齐国此时的国君是宣姜的哥哥襄公。 
  齐襄公想出了一个妙不可言的好办法:让死去的卫太子姬伋的同母弟弟——公子硕,迎娶宣姜,以完哥哥的心愿。既安慰亡灵,又巩固两国交好。 
  卫国贵族都觉得这真是一个好主意。 
  于是,被灌醉的公子硕和宣姜,被关进了新房。 
虽然名为公主,实际上只不过国家间的联系工具,宣姜在茫然中接受了命运的安排。 
  后来她又生了三男二女:齐子、戴公申、文公毁、宋桓公夫人、许穆公夫人。 

   宣姜死于何年,没有记载。 
   一朵鲜花,凋谢在东周大地上。

前一篇<---本篇--->后一篇

 

返回主页     留言评论


 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181169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 老农   网页制作:欧丽技校 关良梅 赵乾杭
技术支持:
淇县之窗    豫ICP备09020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