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淇河文化研究第一卷(2005-2006)

 

《太平御览》卷六十四中的“淇”

姚慧明搜索

(共1000卷) 

 中国历代基本典籍库--隋唐五代卷 <太平御览>内容提要

卷六十四 

  ◎地部二十九

  ○河北诸水
 
  淇水

  《说水》曰:淇水,出河内共北山,东入海。
 
  《诗》曰:毖彼泉水,亦流于淇。
 
  又曰:要我乎上宫,送我乎淇之上矣。
 
  又曰:瞻彼淇澳,菉竹猗猗。
 
  又曰:籊々竹竿,以钓于淇。淇水悠悠,桧楫松舟。
 
  《韩子》曰:昔纣为甲卒百万,左饮马于淇,右饮马于洹,洹水竭,淇水不流,武王甲卒三千破之。
 
  《隋图经》曰:清淇西自魏郡朝歌县界入,分为二派,一在郡东,一在郡西,俱南流入河。郦道元注《水经》云:“淇水南与清水合而入白沟。”石会、宿胥皆渎之名。淇又一名王莽河,王莽时所穿也。
 
  《冀州图经》曰:河水西从河内郡界入,至黎阳而东,北至临河,西至王莽河出焉。又东经澶渊东入武阳,河南即东郡界是。
 
  《水经》曰:淇水,出河内隆虑县西大号山。注曰:《山海经》曰:淇水出沮如山,水出其侧,颓波漰注,冲激横山,山上合下开,可减六七十步,巨石磥砢,交积隍涧,倾澜莽荡,势同雷转,激水散气,暖若雾合。
 
  又曰:诗云:“瞻彼淇澳,菉竹猗猗。”毛云:“菉,王刍也;竹,编竹也”。汉武帝塞决河,斩淇园之竹木以为用,寇恂为河内,伐竹淇川,治矢百馀万以输军资,今通望淇川,无复此物,惟王刍褊草不异。
 
  黄花水

  《隋图经》曰:黄花水,出隆虑县西北崖上,高十七里,去地七里,悬水东南注壑岩下,状若鸡翅,俗谓之鸡翅水,盖天台、赤城之流也。至谷潜入地下十里复出,名曰柳水者,是黄花水重发源也。其谷号为黄花谷,内有仙母冢,谷西有洞穴,谓之圣人窟。
 
  洹水

  《隋图经》曰:洹水,出隆虑县西北,俗谓安阳河,即声伯梦涉之所,源出林虑山东平地。
 
  清水

  《水经》曰:清水,出河内修武县之北黑山。注曰:黑山在县北白鹿山东,清水所出也。上承诸陂散泉以成川,南流西南屈曲,瀑布垂岩悬河,注壑二十馀丈,声震山谷。左右石壁层深,兽迹不交;隍中散水雾合,视下见底。其水历涧流飞,清泠洞观,谓之清水矣。
 
  滏水

  《水经注》曰:滏水,发源出石鼓山南,岩下泉奋涌,若釜水之汤矣。其水冬温夏冷。崖山有魏世所立铭,水上有祠,能兴云雨。滏水又东流注于漳,又谓之合河。
 
  《浮图澄别传》曰:石虎时,自正月不雨,澄诣滏口祠,稽首曝露,即日二白龙降于祠下,於是雨遍千里也。
 
  《山海经》曰:神国之山,滏水出焉,东流注于欧水。郭璞注曰:金滏水,在临水县西釜山,经邺西北至列人县入于漳,其水热。
 
  漳水

  《说文》曰:浊漳,水出上党长子鹿谷山,东入清漳。清漳,出沾山大要谷,北入河。
 
  《吕氏春秋》曰:史起引障水灌邺田,民初大怨,后转获利,相与歌曰:“邺有圣令曰史公,决漳水灌邺旁,终古斥卤生稻粱。
 
  《风土记》曰:南易水,本名漳水,源出三门山。案《赵地记》云:六国时,此水名易水。《埤仓》及《水经》云:洺水之目,不知谁改,俗谓山之下地名洺,水因经之,故曰洺水。按《燕赵记》云:其分有三易,漳为南易水。
 
  《邺县图经》曰:浊漳水在县西,水东北津有永乐浦,浦西五里俗谓之紫陌,河北处即俗巫为河伯娶妇处也。
 
  《水经注》曰:清漳水,东经沙县,故有沙河之称。
 
  又曰:浊漳水,出上党长子县西发鸠山。
 
  又曰:漳水出麓谷山,与发鸠连麓而在南。《淮南子》谓之发苞山,故异名互见也。左则阳泉水注之,右则散盖水入焉,三源同出一山,但以南北为别耳。
 
  又曰:《尚书》所谓覃怀底绩,至于衡漳也。孔安国曰:衡,横也,言漳水横流也。
 
  易水

  《水经》曰:易水,出涿郡故安县阎乡西山。
 
  《燕丹子》曰:荆轲入秦,不择日发,太子送之于易水之上。荆轲起为寿,歌曰:“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
 
  《固安图经》曰:易水,又名安国河,亦名北易水。
 
  汾水

  《说文》云:汾,水出太原晋阳山,西南入河。
 
  《山海经》曰:管涔之山,其山无木,而下多草,其下多玉。汾水出焉,而流注于河。
 
  《十三州志》曰:出武周之燕京山,亦管涔之异名也。其山重阜修层,有草无木,泉源导於南麓之下。
 
  《庄子》曰:尧治天下之民,平海内之政,往见四子於姑射之山,汾水之阳,窅然丧其天下焉。
 
  《说苑》曰:智伯围赵襄子于晋阳,决晋水以灌之,晋阳之城不没者三版。智伯曰:“吾始知水之可以亡人国,汾水可以灌安邑,绛水可以灌平阳。”
 
  《淮南子》曰:汾水濛浊而宜麻。
 
  《水经》曰:汾水,南过冠爵津。注曰:津,汾名也,在介休县之西南,俗谓之雀鼠谷,数十里间道隘,水左右悉结编梁阁道,累石就路,萦带岩侧,或去水一丈,或高五六丈,上戴山阜,下临绝涧,俗谓之鲁般桥。盖通古之津隘,亦在今之地险。
 
  文水

  《水经》曰:文水,出大陵县西山文谷东,东入于汾。注云:县西南山下,武氏穿井给养,井至幽深,后一朝水溢平流,东南注文水。
 
  又曰:文水又南迳县右,会隐泉水口,水出竭泉山之上顶,俗云旸雨愆时,是谒是祷,故山得其名,非所详也。其山石崖绝险,壁立崖半,有一石室,去地可五十馀丈,爰有层松饰岩,列柏绮望,惟西侧一处,得历级升陟,顶上平地一十许顷,沙门释僧光表建二刹。泉发于两寺之间,东流,沥石沿注山下,又东津渠隐没而不恒流,故有隐泉之名也。雨泽丰澍,则通入文水,又南经兹氏县故城东,为文湖,东西一十五里,南北三十里,世谓之西河,在县直东一十里,湖之西侧,临湖又有一城。
 
  澮水

  《水经》曰:澮水,出河东绛县东澮交东高山。注云:澮水东出详高山,亦曰河南山,西南迳翼城北,合诸水,谓之澮交。《左传》曰,晋悼公谋去故绛,欲居郇瑕,魏献子曰:“不如新田,有汾澮以流其恶。”遂居新田。又谓之绛,盖在绛澮之阳。又西南过虒祁宫南,入于汾。
 
  晋水

  《水经注》曰:《山海经》曰:“悬瓮之山,晋水出焉。”今在县之西南,昔智伯之遏晋水以灌晋阳,其川上源,后人踵其遗迹畜以为沼。沼西际山枕水,有唐叔虞祠,水侧有凉堂,结飞梁於水上,左右杂树交阴,希见曦景,晋川之中,最为胜处。
 
  妫水

  《地理记》曰:河东郡首山之东北山中,有二泉,水南流者曰妫水,北流曰汭水,二水西经历山下,异流同归浑流而注入于河。
 
  《水经注》曰:《尚书》所谓“釐降二女于妫汭”。孔安国曰:“舜居妫水之汭。”王肃曰:“妫汭虞地名。”皇甫谧曰:“纳二女于妫水之汭。”马季长曰:“水所入曰汭。”然则汭似非水名,今则见有二水异源同归,浑流西注而入于河。
 
  沁水

  《水经》曰:沁水,出上党涅县谒戾山。注云:沁即洎水也。
 
  《水经注》曰:沁水南迳石门。石门是晋安平献王司马孚之为魏野王典农中郎将之所造也。案其表云:“孚言,臣被明诏,兴河内水利。臣既到检行,沁水源出铜堤山,屈曲周回,水道九百里,自太行以西,王屋以东,层岩高峻,天时霖雨,众谷走水,小石漂迸,水门朽败,稻田泠滥,岁功不成。臣辄按行去堰五里以外,方石可得数万馀枚,臣以为累方石为门,若天旱增堰进水,若天霖雨,陂泽充溢,则闭防断水,空渠衍涝,足以成河。云雨由人,经国之谋,暂劳永逸,圣王所许,愿陛下特出臣表,敕大司农府给人工,勿使稽延。”诏书听许。於是夹岸累石,结以为门,用代木门矣。
 
  鸯浆水

  《山海经》曰:解县南有坛道山,山下有水潜出,停而不流,俗为鸯浆水。水发于上而潜于下,厥顶方平,有良药。
 
  石臼河

  《水经注》曰:汉永平中,治呼沱、石臼河。案司马彪《后汉郡国志》,常山南行唐县有石臼谷,盖资承呼沱之水,转山东之费,自都卢至羊肠仓,将凭汾水以漕太原用实。秦晋苦役连年,转运所经,凡三百八十九隘,死者无算。拜邓训为谒者,监护水功,训隐括知其难,言于肃宗,从之,全活数千人。和熹邓后之立也,后叔父以为训积善所致也。
 
  滹沱

  《礼》曰:晋人将有事于河,必先有事于滹沱。
 
  《隋图经》曰:滹沱在深泽县界。光武为赤眉所追,至滹沱河欲渡,导吏还,乃言水深无船,左右惧。上使王霸陷,霸恐惊众,乃言冰坚可渡。比至,冰合,囊沙布冰上乃渡,未毕数车,冰陷。今名其处为危渡口是也。魏改曰清宁河。此水常有蛟,入五月恒暴变为人,於岸上与人并行,至悬岸处推之与人俱下。
 
  衡水

  《信都记》曰:衡水,亦曰长芦水,即浊漳之下流也。水有袁潭渡,历下博城北而逶迤东北注,谓之九争曲水,味咸苦,俗称苦河,亦谓之黄漳河是也。
 
  白沟水

  《信都记》曰:白沟水,地接馆陶界,隋炀帝导为永济渠,亦名御河。南自相州洹水县界流入,又北难河出焉。盖魏时河难所以导,以利行故渎,故此渎有难之称矣。
 
  屯氏河

  注《水经》曰:大河故渎北为屯氏河。
 
  《汉书沟洫志》曰:自塞宣防,河复北决于馆陶,分为屯氏河,广深与大河等。
 
  鸣犊河

  《汉书地理志》曰:河水自灵县别出为鸣犊河。
 
  《沟洫志》曰:元帝永光五年,河决清河鸣犊口,而屯氏河绝灭。
 
  滭发水

  《隋图经》曰:滭发水,今俗亦名妒女泉,大如车轮,水色青碧,百姓祀之,妇人不得艳妆衣新彩临之,必兴雨雹,故云妒女,介子推妹也。
 
  穷鱼水

  《竹书记年》曰:晋荀瑶伐中山,取穷鱼之丘。
 
  《水经》云:水出鱼山,山石若巨鱼,水发其下。
 
  漏水

  《水经》曰:漏水,一名澧水,一名鸳鸯水,俗谓之百泉,源出龙冈县东南平地,以道其源,纳总众泉合成一川故也。亦谓之鸳鸯水,《魏都赋》所云鸳鸯交谷是也。
 
  桑乾河

  《水经》曰:桑乾河水潜承太原汾阳县北燕京山天池也,天池一名大池,俗谓之衣连汭,在静乐县北百四十里。注《水经》云:桑乾河水潜承燕京之池,池在山东之上,周回里馀,其水澄停镜净,潭而不流,若安定朝那之湫池也,池内曾无片草,及其风箨有沦,辄有小鸟翠色,投池衔水出,若会稽之耘鸟矣。
 
  巨马河

  注《水经》曰:拒马河即涞水也,东北经郎山,西望众崖竞举若鸟翼,立石巉岩似剑戟之状。又南流经刀山,层岩直上于霄,望崖侧若积刀环。
 
  五渠水

  邢子励记曰:后魏延兴初,文安县人孙愿捕鱼于五渠水中,有群鱼从西来,共以柴塞之。忽有人谓愿曰,须臾当大得鱼,若愿多求,宜勿杀也。后愿下网,果得大鱼,其状如鲤而大,愿以为异物,遂杀食之,俄然风雨昼昏,惟闻鸟飞声。比风息雨霁,有人乘船至者,云前见群鱼无数飞入于海,愿遂不复渔矣。因呼入海之处为飞鱼口也。
 
  金河

  《郡国志》曰:云中郡有紫河镇,界内有金河水,其泥色紫,故曰金河。
     来源:http://www.guoxue.com/wenxian/leishu/0064.htm

前一篇<---本篇--->后一篇

 

返回主页     留言评论


 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181169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 老农   网页制作:欧丽技校 关良梅 赵乾杭
技术支持:
淇县之窗    豫ICP备09020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