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淇河文化研究第一卷(2005-2006)

 

说“箕子之明夷”

王立

        读过《周易》的人都知道“明夷”是六十四卦之一,“六五:箕子之明夷,利贞”是一条爻辞,但两千多年间没有一个人正确地解释“明夷”。到了现代,学者们根据考古和古文学资料,才弄清“明夷”原来是“朝鲜”。
       古人不仅对“箕子”二字加以曲解,而且“明夷”也有五花八门的释义,比如主明夷是一种鸟,明夷表示了解夷人,明夷如言明灭......“之”,动词,去、往,却被当作“箕子的狩猎区域”。翻开新出的讲《易》著作,大都坚持上述明显的错误说法,令人慨叹:历史终究不能与现实相结合。

        箕子是纣王的亲戚,一般说是哥哥,有的说是叔父。《尚书》、《史记》等详载其言行,是一位贤人。他向纣王进谏而不被采纳,于是“被发佯狂而为奴”,“隐而鼓琴以自悲”(《史记.宋微子世家》)。《三国志.魏志.东夷传》说“箕子既适朝鲜”,《尚书大传》说箕子“走之朝鲜”,与“箕子之明夷”一致。箕子出走朝鲜,留下卜辞,采入《周易》,正说明这是一件重要事。武王克商,访问箕子,传世文献《洪范》记录他的理论。“武王封箕子于朝鲜而不臣也”,但“其后箕子朝周”,并非没有来往。

        “明夷”怎么会是朝鲜?甲骨文“朝”字构形与现代字形相似,两个“十”合成草字头,所以郭沫若释为“萌”。因此,“明”为“朝”的简写。明夷即朝鲜。甲骨文、金文中表示“明亮”的“明”写成日在上、月在下,而写出作“明”的是“朝”字。《说文解字》:“日月为易,象阴阳也”。表示日月写作左日右月、上日下月是相通的。有人认为易水流域很可能就是“明夷”的地望。燕国货币“明刀”的“明”与“易”均与“明夷”有关。

        甲骨文中有“老箕侯”(箕字本来写作上已下其,为打印方便改),就是说箕子为商朝的侯。在辽西发现的箕侯遗物,时间为商代末期,主人应为箕子。这说明箕子在商代就被封地辽西一带,武王克商以后仍不其地封于朝鲜。在尖首刀上的铭文有“竹”、“箕”、“鱼”等国名。竹即孤竹国,伯夷、叔齐为孤竹君二子,不肯当周朝臣民,活活饿死。后人认为事出儒家伪造,实际上孤竹国已得到证实,不必怀疑。箕与之并列,为国名无疑。朝鲜本来在中国,不在今天朝鲜半岛。《山海经》关于朝鲜的两条记载都是有力证据。

        《海内经》:“东海之内,北海之隅,有国名曰朝鲜、天毒,其人水居,偎人爱之[人}。”东海指黄海,北海指渤海。辽西才在渤海之隅,朝鲜半岛与渤海不相邻,而被黄海围绕,天毒指印度,在此明显失当,可能是误写或别的国家。

        《海内北经》:“朝鲜在列阳东,海北山南,列阳属燕。”张博泉先生认为这样断句不妥,当作“朝鲜在列阳,东海北山南。”“列阳属燕”不是正文,后人所增,应删。列阳即梁水,现在叫太子河。朝鲜地域北达今吉林省境内,在长白山以南是事实。汉、晋以当时的情况注解朝鲜地望,与箕子朝鲜在辽西的史实不符。朝鲜正史、辞书都提到“箕子朝鲜”,其实这是中国的事。

        张华《博物志》:“箕子居朝鲜,其后燕伐之,朝鲜亡,入海为鲜国师。”这段记载清楚地表明了朝鲜的变迁。箕子朝鲜灭亡的原因是“燕伐之”。《史记.朝鲜列传》:“自始全燕时,尝略属真番、朝鲜,为置吏,筑障塞,秦灭燕,属辽东外微。”北夺取朝鲜,朝鲜侯逃到朝鲜半岛,才有“入海”之说。箕子后人去朝鲜半岛是在战国时代,而不是公元前11世纪。朝鲜半岛与中国有关的文物集中出现恰在战国时代。如果箕子在商末周初去朝鲜,必然会留下丰富的文字证据,事实上没有。近人以为“鲜”字是日本人蔑称,据《博物志》知道“鲜”自很早为国名,与“朝”、“韩”同为古老的称号。

        朝鲜本来在中国,后来迁往朝鲜半岛。这说明,“明夷”这个封名取处“朝鲜”这一国名。因为爻辞记载箕子决定去朝鲜的整个经过,不能割裂开来分析。孔子对明夷封的解释已经脱离“箕子去朝鲜”这个史实,义理之学不失为一套完整的理论,其根基却是不牢的。

   (转自《古今文 化网》)

前一篇<---本篇--->后一篇

 

返回主页     留言评论


 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181169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 老农   网页制作:欧丽技校 关良梅 赵乾杭
技术支持:
淇县之窗    豫ICP备09020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