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淇河文化研究第一卷(2005-2006)

 

朝歌楹联

燕昭安

    楹联是我国特有的传统民族文学品种,近年来重新受到重视。目前全国成立有楹联学会118个,楹联方面的刊物就有48种之多。研究楹联或汇集楹联的书籍,明清至建国前有550多种,建国后出版的有380多种,其中文革以后即占330多种。去年,中国友谊出版公司又隆重推出《中国对联大词典》,这部由赵朴初、魏传统题签,数十名专家编撰的1100多页286万字的巨书,无疑是楹联方面的集大成者和权威读物。这本大词典中收录了朝歌的两副楹联,一是云梦山水帘洞的“出水帘跨扶青牛,执拐杖驾起祥云”,一为孙膑洞的“会众英勘乱天下,扫群魔旋转乾坤”。

    朝歌素有品制楹联之俗,民间流传和名胜刊刻的楹联极多。云梦山及旧时的文庙、城隍庙、旧县衙、武公祠、灵山寺等处,都是楹联石刻较为集中的地方。明清时期,朝歌城南有朝阳门,北有拱极门,东有润泽门,西有起秀门;境内有攀蟾坊、搏霄坊、豹变坊、亚魁坊等大小71座牌坊,以及祭坛25处,庙宇74处,寺观30处,这些门、坊、寺、庙,少不了楹联为之点题、画睛。新春佳节,新房落成,店铺开张,结婚迎娶,更要贴上大红对联以示喜庆,品评楹联是庆贺活动中必不可少的一项。

    在蔚为大观的朝歌楹联中,难免相互模仿,形成各种程式。但也有很多极具地方特色的佳联,比如春联“东临淇水观鱼跃,西依太行听鹿鸣”,对丈工整,雅致而流畅,点清了朝歌肘山掖水的地理位置,描绘了山河的秀丽,又蕴含有五谷丰登、吉祥安泰的美好愿望。此联沿用之久,最初出自谁手已无考。朝歌常用春联“虎行雪地梅花五,鹤立霜田竹叶三”,在联法上属“锦屏格”,字面对丈,句面并立。著名的摘心台前,有纪念商末忠良比干的忠烈坊,上刻楹联“刚之忠之仁之勇之,惨也酷也悲也伤也”,虚字运用贴切,显得异常悲壮。旧时朝歌文庙石坊上有两副二言联,“金声、玉震”,“江汉、秋水”,为隐省联,“江汉”是“江汉司马”,“秋水”为“秋水文章”之意。曾见有人婚联写“共羡齐眉吴市案,相看挽手鹿门车”,含意深奥,令人费解,其上联用“举案齐眉”和“吴市吹箫”二典故,是相敬相偕,贫贱不弃的意思,下联概取“竹林七贤”鹿门聚会之意。

    朝歌楹联中,有些以内容奇特、字面怪诞而令人注目。比如云梦山的倒坐观音殿,其中观音石像北对大门面壁而坐,其门石刻楹联“问观音为何倒坐,因世人不肯回头”,耐人寻味,独特别致。摘心台碑林现存一块“扯淡碑”,上刻对联“不负三光不负人,不欺鬼神不欺贫;有人问我修行法,只在无为自然间”,碑阳刻横额“扯淡”、“再不来了”。该碑因这怪诞的对联和横额而名扬遐迩。云梦山原上圣殿楹联“日昍(xuān,明)晶{四个日}通靔(古同“天”)嶳(古同“地”),月明{三个月}灯朤(lǎng,古同“朗”)定乾坤”,故弄玄虚,过于追求形式荒诞,专用异体字,应为“日月晶华通天地,月明灯亮(朗-主持人注)定乾坤”。旧时酒馆挂联“穷也罢富也罢喝吧,天不管地不管酒馆”,横批“一醉方休”,内容消极,并不可取。至于十年动乱期间,造反派常给人刷“庙小神灵大,池浅王八多”一类白色对联,撒泼骂人,为广大群众所不齿。

    诗言志。楹联是律诗的浓缩,联理与诗理相通,自然应与人们的意愿和志向相合谐,与背景切贴。民国期间淇县县衙内有座玉石牌坊,上刻额联“尔奉尔禄,民脂民膏;下民易虐,上苍难欺”。但当时官吏所作所为与此联所标榜的相去太远,老百姓把它读作“尔奉尔,禄民脂民,膏下民易,虐上苍难,欺服老百姓”。当时一个姓张的县长,欺诈勒索,作恶多端,一次他指令地方绅士给其送去一块“功齐博望”的匾额,挂在衙门上,当夜就被中学学生给抹上了狗屎。

    朝歌历代都有品联、制联好手,近些年联事愈盛。当年县有关部门为旅游胜地云梦山征联,一时应者如潮。曾在朝歌工作过的河南省著名书法家王鸿玉撰写并手书篆书楹联

    前鬼谷,后孙庞,显赫兵家,沬邑朝歌惠贵客;
    北淇水,南凤凰,巍峨云梦,战国军庠迎佳宾。

    笔者也附庸风雅,撰了一副长联:

    引九霄云梦,遍山野映瑞呈祥,孟成甄济隐居习文,德昭国中,使满朝鼎臣服叩;
    奔千里太行,独此处藏龙卧虎,鬼谷王禅聚徒演武,风云海内,令天下诸侯目瞠。

前一篇<---本篇--->后一篇

 

返回主页     留言评论


 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181169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 老农   网页制作:欧丽技校 关良梅 赵乾杭
技术支持:
淇县之窗    豫ICP备090208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