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淇河文化研究第一卷(2005-2006)

 

古都神韵——河南省淇县古都文化一瞥

徐爱民

 http://vcom.hnby.com.cn/wenxue/go.asp?id=5546
        在巍巍的太行山东麓,在悠悠的淇河西岸,有一座美丽的小城------河南淇县。一副对联道出了这里的幽静和雅致:“东临淇水观鱼跃,西依太行闻鹿鸣”。这边“鱼跃”,那边“鹿鸣”,唯有中间的淇县小城默默不闻,静如处子,端如淑女。你如果是路过淇县的一位火车上的旅客,你对小小的淇县县城也许一点都没有兴趣。你如果是一位公路上的汽车驾驶员,你对像淇县这样的小县城也许根本就没有停下来玩赏的雅兴。但是,你如果听了这里美丽的故事,走进她那深邃的文化底蕴,你就一定会为这座静默的小城而瞪大眼睛,屏起呼吸,雅兴大增,甚至会流连忘返,乐不思蜀了。
        俗话说:“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其实,城市也不在大小,只要有了文化,这座城市就有了神韵。敢夸如此的海口,是淇县这座县城确实不平凡。这里古时候叫朝歌,一部《封神榜》就足以让这里声名大噪。这里有三千年前殷纣王的一串串故事,一个个遗迹。这些故事和遗迹透过尘封的历史,向我们发散着灼人的光芒。这里不就是殷纣王与爱妃妲己一起寻欢作乐的酒池肉林吗?那里不就是殷纣王与妲己一起观星赏月的摘星台吗?一片片衰草瓦砾,依稀可以触摸到旧时的繁华和奢侈。这里不就是殷纣王让人砸开一老一少的腿取乐的折胫河吗?那里不就是殷纣王让人剖开比干胸膛的的摘心处吗?一个个寻常巷陌,分明就是一个个血泪凝结起来的残忍和凶恶。这里不就是殷人倒戈的牧野吗?那里不就是纣王自焚的鹿台吗?一个个平川山岗,仿佛还会听到古时候的战马嘶叫鼓角争鸣。
        淇县在古时候被称为沫乡,曾为殷末四代帝都、卫国国都,是河南省历史文化名城。之所以被叫作朝歌,大抵是取迎着朝阳尽情歌舞之意。此地人能歌善舞,很久以前就有了霓裳之类的美妙音乐,妲己在鹿台翩翩起舞,与纣王一道在摘星台的高楼上赏月,还有极其奢华的酒池肉林,赤身裸体的男男女女在其间寻欢作乐,就是当今的纽约夜总也会自叹弗如,东京的红灯区也难与之比肩。在这里殷纣王与他的爱妃苏妲己穷奢极欲,干出了池酒肉林之类的坏事,以至于若干年后的春秋战国时期,此地还为“圣人们”所不齿。其中“墨子回车”与“弟子掩目”就是其中的两个典型事例。“墨子回车”在《淮南子》、《水经注》等古籍有记载。战国初,宋国大夫墨翟(墨子),坐着简朴的马车,带着学生到各国宣传自己的学说,到了卫国,问学生前边是什么地方,有人说是朝歌。墨子一听是殷纣王的过去的首都,是一代暴君因为腐化堕落而丢掉江山的地方,大惊失色,像是看到了不祥之物,连忙让人调转车头绕过朝歌而行。此外,在《水经注》《续博物志》等书中还有个“弟子掩目”的故事。一次,孔子的徒弟颜回、子路、宰予等驾车出游,宣扬他们的周礼雅乐,到了一地天色已晚,本来应该住下歇息,不料颜回听说此地是朝歌,赶忙让车夫催马快行,其他几个同行的人在车上纷纷用手捂住眼睛,不视朝歌这个“凶地”。其中有一位叫的宰予被在淇河边游玩的红男绿女迷住,不肯掩目。子路发现后,大骂宰予“朽木不可雕也”,“正气凛然”地一脚把他从车上揣了下来。
      殷纣王叫帝辛,年轻的时候胸怀大志,力大无比,传说可以力曳九牛。他开疆辟土,功业昭著。然而,胜而生骄,强而滋狂,骄奢极欲,泰极否彰。比干等忠臣的直言他听不进去,奸佞之士的谗言他很喜欢,他用妇人之仁对待文王,放虎归山留下了祸端。当周文王伐纣的大军兵临朝歌城下的时候,殷纣王德保国将士在远方开辟疆土,仓促之间只好把朝歌城里的战俘武装起来,在牧野应战,据传说是血可漂杵,战场场面相当惨烈,战俘们临阵倒戈冲向朝歌的纣王政权。看到自己败局已定、大势已去,无可奈何的纣王登上鹿台自焚身亡亡。昨日的繁华还历历在目,歌乐声响还在萦绕在耳旁。纣王在火中渐远世间事,化作尘埃飘零四散。后世传吟唐朝白居易的《长恨歌》,恐怕纣王在火中吟唱的也是迟到悔恨和惆怅。
      星转斗移,沧海田桑。春秋卫国建都朝歌,传位到卫懿公。这个人喜欢养鹤,很有点儿当今的动物保护主义的风范。可惜,由于玩物丧志,做了亡国之君。后来卫国的公主许穆夫人呼号救国,卫国才延残喘。许穆夫人爱国爱乡,是中国第一位爱国女诗人,《诗经》中多篇传世之作,名声在历史的长河里耀若星辰。卫懿公堂堂男儿,志向还不如巾帼,才情难比娥眉。后世木兰替父充军,那比得许穆夫人力挽狂澜,高歌猛进朝歌城,笑谈驱走北狄兵。铁腕撒切尔,没有其豪情;黑妹赖斯,没有其柔肠。
      古来多少事,都付笑谈中。古往今来的过客如过眼云烟,已经被历史的长河冲淡,但是历史上的美丽景观和美好传说,今日却依然存在。你看那蜿蜒的淇河流水潺潺,两岸杨柳青青,《诗经》中描绘的那些风姿今天不是还完好如初吗?再看那绵延的太行山脉群山巍巍,山中林壑优美,鬼谷子的那些纵横神算不是还在人间流传吗?第一座皇家园林淇园仍然是郁郁葱葱,这座园林可谓源远流长;云梦山雾气蒙蒙,第一所古代军校名不虚传。鬼斧神工、自然形成的女娲石像惊现在悬崖陡壁上;谜团重重的纣王墓沉睡在淇河的河床之下。朝阳寺院迎着朝阳雄立在石壁上;清凉庵蜇卧深沟藏身在云深处。
      淇县的地势是西高东低,海拔最高处达一千多米,最低处不过海拔数米。西部山区盛产飞禽走兽大枣核桃柿子梨,平原上盛产家禽牲畜花生玉米小麦鱼。山中有冬凌草,虽说不是啥灵丹却绝对属于妙药,防癌治病功效奇特。水中有淇鲫鱼,虽说不是海味美超过海味,双脊肉嫩汤更鲜。树枝头有无核枣,虽说不是仙桃也属于佳果,甜美无核天然成就。淇县地窄人少,面积不过591平方公里,人口24万;不敢夸口历史悠久,但纣王遗迹处处在;不敢夸口人杰地灵,但名士风流万古存,养育了不少仁人志士,如被孔夫子誉为“殷有三仁”的箕子、微子、比干,纵横家 军事家、教育大师鬼谷子,义士荆轲,中国第一位女诗人——许穆夫人,高风亮节的甄济等。淇县基础设施完善,交通便达。京广铁路、107国道穿越县城纵贯南北,京深高速公路和正在修建的南水北调大运河傍县城东、西而过,柏油路密度名列全省前列。3000门程控电话与国内外并网直接,传真、移动电话方便快捷。水电资源充足,开发前景良好。 
        “成者为王败者寇”,身败名裂的殷纣王后来被得势的周人骂得体无完肤,只有在朝歌城老百姓世世代代的故事流传中,还会透出殷纣王曾经有过的英姿和伟绩。这些故事中尽管也有殷纣王的凶残和荒淫,更多的却是殷纣王的智慧和胆略、能力和才干。聆听这些故事,我们不禁会对历代人民朴素的辩证法思想而感叹。沧海桑田。如今的朝歌城尽管没有殷纣王时期的奢侈和浮华,也没有了那个时候的血腥和残暴,以静谧的神韵展现出迷人的容颜。伫立朝歌街头,看商贾云集,车水马龙,好一派繁荣景象;看高楼林立,街道宽阔,好一个瑰丽小城。政声人去后。为老百姓办过实事的领导,被人们眷恋着,怀想着。那些虚华的领导,早已经被人们当作流星一般忘却了。正如历代的皇帝,本来那该是多么庞大的队伍,但是到如今只不过是唐宗宋祖和成吉思汗等寥寥数人,还可以被人们记起。
        建设一个美丽富裕的新朝歌,是所有朝歌人的理想和追求。少一些喧嚣,少一些作秀;多干实事,多促发展。历史的老人作为成败得失的最终评判者,不会仅仅凝固在那飞短流长之上,也不被遮蔽于颂歌萦耳之中。看着这静静的朝歌城,回味着朝歌人在传说中对殷纣王的臧否分明,任何想投机取巧、哗众取宠的言行,都显得十分幼稚和可笑。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我们有理由相信,朝歌古都,神韵犹在;朝歌明天,更加美丽。 
         2005-5-31 

前一篇<---本篇--->后一篇

 

返回主页     留言评论


 鹤壁市《淇河文化研究》网   站长:姚慧明     电话  0392-2181169    电子邮箱: yhm450217@tom.com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 不得复制、翻印、镜像!    策划设计: 老农   网页制作:欧丽技校 关良梅 赵乾杭
技术支持:
淇县之窗    豫ICP备09020854号